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二、五階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全身靈力涌動,就是一發靈光炮!

序列士兵基礎攻擊為B級,但胡歡現在可是在使用三途火車,這張物神卡的基礎攻擊是A級。

這一記靈光炮,把這頭怪異類的異妖,給轟的全身一顫,灑落了大片血雨。

凌霄反應也算夠快,發動了摩托車,向胡歡開了過來,兩人之間的距離,在極速縮短。

被靈光炮轟了一記,這頭怪異的異妖,被炸出了一個大洞,它全身放出濃厚的血光,身軀的破損迅速修復,血光在身體的邊緣,化為絲絲縷縷的下垂,這些宛如絲縷的血光,輕輕滑動,讓這頭異妖速度驟然加快。

胡歡稍稍凝轉體內的靈力,暗叫道:“算上物神卡,也只能發射十發左右靈光炮,應該可以重創這家伙,但殺不死。”

“瞧這家伙的速度,只怕不輸給三途火車,我和凌霄姐姐來不及匯合了。”

“需要換個戰術。”

胡歡再次射了一發靈光炮,阻擋這頭異妖撲向,同時大喝道:“老朋友,幫我!”

灰蒙蒙的霧氣卷過,凌霄和哈雷摩托一起消失,那頭異妖撲下,卻什么也沒撲中,在地面撲出了一個深坑,又復轉折飄蕩上了天空。

胡歡遠遠的看到,這頭異妖身上除了濃厚的血光之外,還有一層薄薄的灰霧,忍不住罵了一句:“老朋友,你太不給力了。”

安第斯山的彩虹,究竟是主動,還是故意,胡歡都不用去想,他只能怪叫一聲,全身生出青白的翎羽,亦騰飛上了高空。

這頭異妖并不戀戰,掉頭向遠方飛去,胡歡也只能緊緊追趕,他連續又發射了兩次靈光炮,雖然每次都能重創對方,但這頭異妖全身都是各種生靈,宛如一頭究極縫合怪,哪里破損,血光一涌,就把哪里修補好。

區區重創!

簡直不值一提。

胡歡覺察到此點,就沒有繼續攻擊。

以他的經驗,這頭異妖如此怪異的軀體,必然有個中樞的核心,才能操縱如此多生靈雜湊起來的軀體。只有毀去了那個中樞和核心,才能殺死對方,繼續攻擊不過是浪費靈力。

胡歡幾次疾撲,靠近這頭異妖,嘗試催動虛影之爪想要抓回骨笛,但他幾次出手都無功而返。

老巫師不斷的散發灰霧,似乎在給他指點目標,但胡歡才不信,這個老朋友沒點別的心思。

他都能夠看到,這頭異妖的身軀上,被灰霧繚繞的部位不斷的萎縮,不斷的需要催動血光,涌動血肉去修補。

胡歡很是嘆息,他覺得這個老朋友,怕不是為了復蘇圖騰柱,快要瘋掉了。

之前安第斯山的彩虹,并沒跟他搶奪異妖,但這一次,老巫師真就是把“誰先下手就算誰的”的理念給貫徹了。

“這么大的異妖,你吃不下!”

“老朋友!快快離開,至少你把我凌霄姐姐放出來,我可以讓你跟這頭異妖一起去。”

胡歡喊的聲嘶力竭,老巫師卻微微一笑,法杖在地上輕輕一點,對目瞪口呆的凌霄說道:“我就是胡歡背后的老爺爺。”

“哦,對了,這個時候還沒有那種網絡小說,你不知道這個梗。”

老巫師意氣風發的說道:“我就是胡歡的老師,他的一身本領都是我教的。”

“你也可以叫我老師,看在胡歡的面子上,我會把一身本領悉數傳授。”

凌霄忍不住問了一句:“他慣愛蹭飯的本事,也是您教的?”

老巫師老臉一紅,急忙辯解道:“那個不是,那個是他祖傳的。”

凌霄回想了一下,關于胡歡的資料。

胡歡不是什么背景遮攔,家族雄渾的人物,所以凌霄輕松就把他調查了一個底兒掉。

凌霄想了想胡歡的家世,爛賭棍的父親,喜歡用菜刀砍人的老娘,似乎還真有培養出喜歡蹭飯的兒子的土壤。

這個家教,也真是沒誰了。

不等凌霄繼續追問,老巫師就趕緊補了一個bug,他笑吟吟的說道:“我是他們潛龍軍在美洲執行任務,帶回來中國的。因為跟胡歡相性相合,就把我分配給了他作老師。你也知道,我們這邊都是配給制,很多東西都是分配的。”

凌霄頓時就相信了,這位自稱安第斯山的彩虹的老巫師的確是胡歡的老師。這種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簡直是真傳一脈。

一個印第安的老巫師,居然能出現在中國,還收了一個潛龍軍的年輕戰士做徒弟。

這其中的曲折之處,簡直無法邏輯融洽,自圓其說。

但這位老巫師就能說的信誓旦旦,就好像真事兒一樣。

凌霄并不想去探究胡歡的秘密,胡歡想要跟她說,就一定會解釋,不想跟她說,自己問了也沒用,反而會鬧很多不愉快。

凌霄雖然表面性格叛逆,在家族也是有名的大小姐,做事風格大膽潑辣,但她本人也是接受過高等教育,以及大家族教育的現代女性。

絕對不會被沖昏頭腦,也不會去做耍性子的事兒。

老巫師不想糾纏這些糟心的問題,他伸手一指圖騰柱,說道:“這是我們安第斯一脈的巫術圖騰,你只要跟這些圖騰締結契約,就能獲得它們的力量。”

凌霄好奇的打量了一會兒,這些高高低低,形狀各異的圖騰柱,問道:“能夠如此輕易的獲得力量,它有什么缺陷?”

老巫師贊許的點了點頭,說道:“力量本身沒有缺陷,但這些圖騰屬于安第斯部落,締結契約只是借用,并不能徹底占有。”

“只要你擁有六種美好品質之一,并且誓死保護安第斯部落,就能任意使用這些力量。但你一旦失去了這六種美好品質,又或者跟安第斯部落為敵,這些圖騰就會收回力量,離你而去。”

凌霄仔細想了一下,說道:“胡歡不太像有什么人類美好品質的樣子,他是怎么獲得圖騰力量的?”

老巫師咳嗽一聲,差點把自己的歷史投影嗆死。這位老巫師仔細思考了一下,還真覺得沒發現,這頭老狐貍有什么人類美好品質,他甚至都不是人。

不管是從身體上,還是心理上。

這頭老狐貍,當年那就是個魔鬼,為了追求新法的意義,無所不用其極。

老巫師甚至想起來,自己當年是怎么被這頭老公狐貍折磨,兩人是真心交朋友嗎?并不是,那是俗稱打出來的交情,他被打了,不得不交情。

安第斯山的彩虹忍不住喃喃自語:“那還真是不堪回頭的往事,以及不堪入目的友誼啊!”

“他還是有些美好品質的,比如……誠實。”

老巫師替胡歡辯解了一句,凌霄越發的相信,他的確是胡歡的老師了,沒有這種不要臉的老師,教不出來滿嘴胡話的徒弟。

老巫師若是說,胡歡有其他的美好品質,凌霄還真就相信了,但說她的胡歡弟弟誠實……

就算她是個戀愛腦,都不敢相信這么扯淡的玩意,何況凌霄大小姐真的不是戀愛腦,她知道胡歡說了無數的胡言亂語,謊話連篇,只是不想揭穿。

再有七年,會有一個姓周的歌星,唱紅一首上上簽,里頭有會有一句歌詞:我得承認男人有時蠢話連篇,多虧有你處處留了顏面……

凌霄真的給胡歡留了顏面。

老巫師忽然有一種感覺,這個女孩子應該是安第斯一脈巫術的最好繼承人,他咳嗽一聲,說道:“安第斯神鷲就要復蘇了,你可以嘗試跟它溝通一下,看它愿不愿意把力量借給你。”

“我覺得你身上,肯定有人類美好的品質。”

胡歡把虛影之爪反復施展,只恨這項異能只有五十米的距離,本來他覺得五十米就已經夠了,普通手槍的有效射程,也就是這么遠。

但從地面戰,升級到了天空戰,距離動輒就是幾公里,稍稍一個轉折,五十米就不夠用了。

他也嘗試了激活飛鱗,但并不能增加三途火車的速度,又嘗試換回了許久沒用的殼28,如今他靈力充沛,靈力子彈倒是能瞬息充滿,威力雖然不如靈光炮,但胡歡計算了一下,自己的靈力切換成靈力子彈,最少能射出去兩百發。

低烈度的戰斗,殼28比靈光炮更合適,而且殼28的攻擊也是A級,以三途火車的虛冥火催動,威力亦有小小的增幅,雖然遠遠不到S級,但至少也有A。

胡歡一口氣打了五六十發的靈力子彈,想要把骨笛給炸出來,但那層灰霧就好像附骨之蛆,說什么也不脫離。

這頭異妖從頭到尾,似乎都沒有戀戰,雖然也幾次反撲,但攻擊欲望卻并不強烈,而且也不像是擁有智慧的樣子。

胡歡跟它一路追逐,兜了一圈,又遠遠的看到了靈泉眼。

但這一次,卻有些不同,胡歡遠遠的就感應到了,一股極其強烈的靈力,沖破云霄。

胡歡毫不猶豫就收了化羽奇術,落在地面,改換了噩夢紡織者,直接鉆入了地下。

他知道凌霄有老巫師保護,一時半會沒有危險,這頭異妖不斷在靈泉眼附近游弋,就算一時跟丟了,也能找得回來,只能先以保住自己的小命為優先。

靈泉眼的上空,一個身材雄峻的男子,全身鱗甲片片,都是從皮膚下生出來,他望著靈泉眼,眼神里充滿了憤怒。

靈泉眼里的靈泉少了太多,而且那口伴生的元氣之泉也不見了。

他遠遠的看到了那頭異妖,伸手一招,這頭異妖就煥發熾烈虹光,漸漸縮小,最后化為一口血色長劍,劍身之上,似乎有無數臉孔,陣陣若有若無,凄厲的慘嚎在劍刃上繚繞不散。

雄壯的男子,微微訝異,看了一眼劍刃上鑲嵌的骨笛,伸手一抹,取了下來,隨手扔到了靈泉眼里。

過了一會兒,神秘的少女付出了靈泉,抓住了骨笛似乎很有些好奇,嘰咕咕咕也不知在說些什么。

雄壯的男子慈愛的微微一笑,落了下來,伸手撫摸了一下,神秘少女的頭發,看著神秘少女取出來一根細細的銀色鎖鏈,把骨笛穿上,掛在了腰間。

老巫師這會兒,可就有些繃不住了,連灰霧都不敢放出去,他雖然只是一段歷史投影,但卻也能深切的感應到,外面有兩頭五階,雄壯男子的氣息恐怖至極,老巫師從來沒有想過,世上還有如此恐怖的生靈。

神秘少女的氣息,雖然極淡,但悠遠空靈,亦是貨真價實的五階,兩頭化為人形的異妖,簡直能夠翻天覆地,翻江倒海,翻山塌嶺……

總而言之,老巫師后悔了。

他不斷的用秘法,傳遞消息,試圖聯絡上胡歡:“老朋友,在嗎?在嗎?你在嗎?”

“回答我,應應我啊!”

“老朋友,我不該貪心,現在我知道錯了。”

“這可是落在五階的異妖手里,還是兩頭五階,比我們那的惡魔可恐怖多了。”

“老朋友?”

“你回應我啊!”

胡歡這會兒,借助噩夢紡織者,深入地下幾百米,這才略略安心。

他是真沒想到,靈泉眼居然會誕生兩頭五階異妖,而且還是人形異妖。

這可是大事件!

全球有幾個五階?

沒錯,就只有三個。

胡歡雖然不喜歡政治,但也知道一旦確定,這里有兩頭五階異妖,絕不會是全球三大五階聯手,配合一堆四階的職業者,前來降妖除魔,大家都只會為了保存實力,直接放棄這一處城市。

國家和國家之間,只有永恒的利益,沒有永恒的朋友。

也沒有任何國家,會為了別的國家,犧牲自己的戰略力量。

胡歡相信,一旦這個這消息傳出去,恐怕就要出大事兒了。

至于是什么級別的動蕩,那可就不是他所能預料。

胡歡現在也沒得空,去考慮那種人間大事兒,他就想趕緊救出來凌霄,至于安第斯山的彩虹,那個老東西,讓他去死。

如果不是老巫師貪戀四階異妖的血肉,如何會遇到這種大麻煩?

“老朋友,在嗎?在嗎?你和我凌霄姐姐怎么樣了?能不能脫離那頭四階異妖?”

“你回回我,回應我啊!”

胡歡也開始嘗試各種傳音秘法,從古典法到新法……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