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二十四、數據洪流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海克塞爾的驚駭,真不是偽裝,她可是知道邪靈何等兇橫,又是何等難殺。

靈魂教派身為職業者世界,三大教派之一,雖然沒有四階強者坐鎮,但憑著詭異學徒,魘,邪靈(兇靈),這一條進階路線,擁有遠超同階的實力,異能無數,繁復多變,又復擁有近乎不死之身,極難被殺死,仍舊讓全球每個政府,每個跨國組織頭疼,聞之變色。

尤其是靈魂教派雖然沒有四階坐鎮,但三階職業者的數量,卻居于全球第一,教派的規矩又復酷烈,一旦有人招惹到他們,靈魂教派就會把仇家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曾經有一句話,在職業者中流傳:得罪上帝,還可以托庇魔鬼,得罪魔鬼,還可以向上帝祈禱,但得罪了靈魂教派,上帝和魔鬼都會一起唾棄。

至今為止,海克塞爾就沒聽說,有人能夠擊殺邪靈。

周丘生微微一笑,說道:“好歹我也是四階,消滅一個三階的邪靈,還需要驚訝嗎?”

“我剛才把一個無限不循環的無理數,送入他的識海,并且強行占據了他大腦的全部算力,沒想到這小子腦子容量和運算力都不成,只算到一億六千萬位數,大腦就直接崩掉了。”

這一次,就算是擁有七百余年的智慧的胡歡,也頓感大開眼界,忍不住嘆息道:“數據洪流!你居然把數學玩出這種花樣了。”

“當年……這可還是理論上的東西。”

蘇蘇蘇已經徹底呆滯了。

海克塞爾亦是大腦宕機。

周丘生用充滿自信的語調,說道:“數學,就是這么的蔑視凡俗。”

“要不,你跟我改修自然哲學吧。我把畢生本事,傾囊相授,絕不藏私。”

胡歡呵呵一笑,用靈波傳遞了語音,這是古老的智慧,被稱作傳音入密,乃至古典法的方便法門,能夠當面傳遞聲音,卻不為旁邊的人聽到。

他給了周丘生一句話:“你的自然哲學,我又不是不會,只是我不想練罷了。”

周丘生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也是,智商不夠,修煉不到自然哲學精髓。”

若不是真有一百多年的交情,胡歡真的想翻臉了,他伸手拍了拍周丘生的肩膀,說道:“你還提醒我,不要招惹驚魂教派,自己卻殺了他們什么十二法王,有沒有想過怎么善后?”

周丘生呵呵一笑,說道:“需要什么善后?我這就啟程,去靈魂教派的總部,跟他們好好商量一下賠償事宜。”

“我都年紀這么大了,這小子差點把我心臟病嚇出來,沒有足夠的賠償,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順帶做個證人?”

胡歡斷然拒絕道:“不去。”

周丘生輕輕一笑,也沒有繼續勸說,只是沖角落里,說了一句:“出來吧!去安排一下茶點。”

剛才被捏死的女秘書,驚魂未定的從沙發后伸出了一只穿著絲襪的腳,勾起了地上的高跟鞋,默默的穿好,一言不發的走了出去。

她的臉色煞白,顯然還沒從驚嚇中恢復過來。

這卻不是周丘生出手,是胡歡用戲法師的一個小技巧,換掉了提普米西手里的人。

胡歡進階戲法師,雖然只覺醒了一個異能——馭物,但有一個輔助的,不算異能的異能,他同時精通了世上一切戲法,或者稱作魔術也行。

大變活人,乃是戲法的經典曲目。

胡歡目送女秘書的背影離開,說道:“換了她吧!”

周丘生瞇了一下眼睛,問道:“你想要了?”

胡歡憤然作色道:“我是正經人,莫要開這么不正經的玩笑。”

周丘生瞧了一眼海克塞爾和蘇蘇蘇,忍不住鄙夷的反擊道:“老狐貍,你跟我玩什么聊齋?”

“說的好像你跟我一樣,不近女色。”

胡歡真想跟周丘生說:“老子這輩子,跟你一樣都是處男。”

好在他總算有些理智,處男這個名稱,其實并不怎么值得炫耀,尤其是年紀大了還是這玩意,更是個恥辱。

胡歡本來還有些擔心周丘生,但在知道這個老家伙,居然掌握了當年還處于理論階段的數學神技,也就不擔心他了。

很快女秘書就進來,安排人手,重新清掃會所,周丘生和胡歡也轉移了陣地,到了頂樓露臺,換了飲品,繼續閑聊。

周丘生還很貼心的,給胡歡弄了兩壇子黃酒,一個是有兩百多年的老牌子會稽山,一個是新興酒廠的產品。

女秘書很有些忐忑的還解釋了一句,因為太倉促,沒法弄到老酒廠的陳年佳釀。

胡歡擺了擺手,讓女秘書下去,并沒在意這種事兒。

周丘生倒是特意,也換了黃酒,舉杯祝福了一下,很舒服的靠在沙發上,笑道:“好久沒有跟老朋友在一起了,還是老朋友一起聊天,比較愉快。”

“你都從新生長了,我晉升五階的事兒怎么辦?”

胡歡微微沉吟,說道:“你稍微等我幾年吧。”

周丘生點了點頭,說道:“一百多年都過去了,也不差這幾年,我的確需要你的幫助,其他人我不太放心。”

兩人是多少年的交情,有些事兒,真不用說的太清楚。

就算當年,在太平天兵內部,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信任,當年的幽神法之亂,摧毀了很多人之間的信任。

胡歡剛飲酌了一口酒,周丘生忽然說道:“你或者也可以參與靈泉眼的戰爭。”

“雖然你沒法爭奪到靈泉眼,但只要多弄一些靈泉,也能迅速提升實力。其他新法進階都需要各種條件,但戰士族系就簡單粗暴的多,只要身體都硬就能晉升。”

胡歡頓時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點了點頭說道:“丘生,你說的很有道理。”

周丘生隨手遞給了胡歡三張卡牌,說道:“我還有事兒,老巢有個東西,需要我鎮壓,不能離開太久。這一次,爭奪靈泉眼的事兒,幫不到你,給你留下三張物神卡,危急關頭,能幫點小忙。”

胡歡瞧了一眼,發現是三道數學家的異能,分別是數學迷宮,數據洪流,以及宇宙方程!

他驚訝道:“你連宇宙方程都解了出來?”

周丘生一笑說道:“怎么可能!除非人工智能大爆發,不然憑碳基因生命的大腦,永遠無法推算出來,這項好大的工程。”

“我給你的是簡化版,你可以短時間內改變一小塊地方的規則。”

胡歡微微沉吟,低聲說道:“你還是修行了天演術。”

宇宙方程沒有天演術的支撐,根本無法具象化,胡歡對太平天兵的十二新法了如指掌,故而一眼就看破了周丘生的宇宙方程根基。

周丘生嘆息了一聲,說道:“自然哲學,就如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一樣,想要研究到高深處,必然需要工具的支持。所以我跟機械神教來往頻繁,但是他們對天演術的了解,就還不如我了,這方面我只能自己研究。”

“科學就是不能故步自封。”

胡歡亦很明白這一點,如果當年不是大家齊心合力,創出了十二新法,只怕現在的地球,縱然元氣復蘇,靈力澎湃,也不會有如此修行盛世。

最少也要再多摸索個幾百年,才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當初的百年新法,雖然很多成果都佚失了,但也有很多成果流傳了出去,這才有現在七階十五族系一百一十七種職業,新法修行的繁榮。

只是隨著新法的崛起,知識又如古老時代一樣,因為種種原因,被封鎖起來,很多知識被某些勢力獨占,互相交流知識變得困難重重。

知識爆炸,獲得更容易,和頂尖智慧的被獨占,各種教育資源化為特權,在這個世界并行不悖,看似矛盾,但卻同時共存。

胡歡是真的無法評價,現在的社會,他畢竟是七百多年的老古董了,縱然接受了無數的新觀念,除了轉世這十幾年,一直都走在世界的最新潮,仍舊有些事情會想不明白。

海克塞爾和蘇蘇蘇,這會被徹底拋在一邊,互換和周丘生的閑聊,并不需要這對花瓶在旁襯托。

海克塞爾大概從來也沒想過,自己身為紅日集團的執行官,國際上赫赫有名的金花雀,如今卻被人當成了花瓶。

周丘生雖然誤會了,她跟胡歡有些曖昧,但也沒把這個女人放在什么重要地位。

胡歡搞曖昧的女性多了去,周丘生絲毫也不懷疑,如果發生利益沖突,這個老朋友會毫不猶豫的辣手殘花。

當年的胡歡,是出了名的沒人性。

跟他是全球知名的老處男,名聲有的一拼。

兩人聊到一些私密的事兒,正在商討,就又有騷動的聲音,過了沒多一會兒,那個女秘書就又被人拎著脖子卡了進來。

這一次,闖入者身材雖然不能說嬌小,但也不能說高大,需要高高舉起,才能把身材挑高的女秘書舉起來。

“胡歡呢?”

“把胡歡叫出來。”

胡歡看到闖入者,第一反應就是,趕緊抓住了周丘生的雙手,叫道:“莫要動手,真的不要動手,這個是我朋友,交情很不錯,很不錯的那種。”

胡歡真的擔心,周丘生隨手一個數據洪流,把闖進來的凌霄給殺了。

縱然是老朋友,他也要翻臉的,畢竟吃過凌霄那么多次飯。

周丘生呵呵一笑,說道:“我沒那么大殺性。”

胡歡心道:“我信你個鬼。”

“糟老東西,剛剛才殺了靈魂教派的十二法王,叫什么提普米西。”

“不但殺了那玩意,還當場就挫骨揚灰,連個人渣都沒留。”

“這還叫沒有殺性?我看你老東西是沒有人性。”

確定了周丘生不會動手,胡歡才站了起來,對一臉愕然的凌霄說道:“凌霄姐姐,你怎么來了?”

“我這里沒什么危險,及時跟一個網友,見個面,聊聊天,吃吃飯,沒什么大事兒。”

“你是聽誰說,我這里有危險,就這么慌張的跑了過來。”

凌霄的確是,從凌家的人嘴里,聽到了胡歡被一個絕世大魔王抓走,她當時腦子一熱,就偷偷跑了出來,直奔周丘生的公司,想要救回胡歡。

此時看到胡歡沒事兒,凌霄忽然就背后一股寒潮,腦子里忽然就浮現出來,許多跟周丘生有關系的傳聞。

什么不輸五階,殺人成性,殘忍暴虐,異能詭譎……反正沒有一個好詞。

凌霄瞧了一眼,被她捏的俏臉青白,不住的蹬踹一雙筆直修長大腿,兩眼翻白,就快被捏壞的女秘書,急忙把對方放了下來。

女秘書一臉呆滯,大口喘息,腳上的高跟鞋也不知丟了哪里去,臉上涕淚橫流,梨花帶雨,把妝都哭花了。

凌霄越想,越是覺得脊梁骨發寒,暗暗叫道:“我怎么就這么沖動,居然闖了周丘生的公司?還差點把他的女秘書捏死?”

“這可是四階頂尖,我們凌家的老祖,談起來都深深畏懼的古老人物,恐怖如斯。”

“我是不是要死了?”

凌霄的腦子里,都是不祥的念頭,此時沖動消去,后怕上來,忍不住趴在胡歡的懷里,放聲大哭。

胡歡一面安慰凌霄,一面給周丘生一個眼神,周丘生做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這事兒跟他有什么關系?

是因為他名聲太兇,還是因為他請客吃飯?

凌霄自己沖動了,又被嚇成這樣,他周丘生可沒什么什么。

海克塞爾和蘇蘇蘇,也差點就以為,凌霄會沒命。

海克塞爾是什么都不敢做,生怕被周丘生隨手一記數學迷宮,又或者數據洪流,反正兩種下場都很慘,比較有區別就是一個要飽受數學的折磨,一個死的很快,但也并不安詳。

蘇蘇蘇是真不想再看到,提普米西的下場在凌霄身上重演,畢竟兩人算是同學,鼓足勇氣,正要跟周丘生求情,就看到下半場的劇情。

海克塞爾和蘇蘇蘇,都沒想到,拿了一樣的劇本,換了演員,就有如此不同的效果。

提普米西當場灰灰,凌霄就沒什么事兒。

女秘書還在委屈的抽噎,四下打量地面,找自己的高跟鞋。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