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二十三、靈泉眼的復蘇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身為古老,又頂尖的職業者,周丘生的身家,就如他的實力一般,深不可測。

他的公司在某個著名的商業大廈的頂層,其中三分之一隔斷了出來,改造成了會館,專門招待尊貴的用戶,以及為老板提供私人休閑和娛樂。

這處會館還因為處于頂樓,可以直上頂樓的露臺,遠眺半個北京城,風景甚好。

海克塞爾和蘇蘇蘇,平生從沒有想過,會吃這么緊張激烈的一餐飯。

她們看著胡歡,跟周丘生談笑風生,腦子都是短路的。

蘇蘇蘇也是職業者,聽課還十分認真,這次特訓班有過一堂課,專門就是講世界頂尖強者,周丘生就位列其中。

“絕對不可以得罪,危險級別,等同五階。”

這句話,蘇蘇蘇也看到過,她從沒想過,自己要距離這么一頭恐怖的東西這么近,還要一起吃飯啊!

蘇蘇蘇的小手,就沒鎮定下來過,一直都在顫顫的抖動。

海克塞爾對周丘生的了解,比蘇蘇蘇這種鮮嫩,當然更深入的多,這位古老者的脾氣,是有名的古怪,蠻橫和不講道理。

海克塞爾很擔心,自己一句話說錯,明天全球的職業者中,就會流傳一個勁爆的消息,紅日集團被整個除名。

周丘生跟胡歡談笑風生,兩人說的都是一些,別人聽不懂的“黑話”。

作為太平天兵的兩大元老,兩人有太多可以閑聊的話題了。

胡歡其實很好奇,為什么自己作為大妖怪,都熬不過去那一場元氣衰落,周丘生卻能熬過來。

周丘生也想知道,胡歡究竟是怎么轉世的,畢竟這種古典派的法術,隨著大家的古典法的修為衰落,已經沒人能夠施展了,新法又沒有這方面的研究。

周丘生的私人會所,廚師的手藝相當厲害,食材準備也周全,半個小時不到,一桌宴席就擺了上來。

蘇蘇蘇和海克塞爾,哪里有情緒吃飯?

盡管這一餐,水陸紛呈,廚師的手藝好,食材也是頂流,不會輸給任何一家頂級餐廳。

胡歡卻沒那么多客氣,筷子一動,就是風卷殘云。

周丘生本來還以為,胡歡就是做個樣子,等滿桌子菜肴都給掃光了,才驚訝的問道:“你這是……”

“還玩上戰士了?”

胡歡點了點頭,說道:“沒夠吃,趕緊讓廚師再做。我的確是戰士族系,一階暴徒。”

周丘生笑的前仰后合,直拍桌子,還說道:“你還跟我吹噓,什么智慧無雙,還不服氣我的自然這些造詣,沒想到一轉頭,居然去玩了戰士。”

“粗鄙的肉搏系。”

胡歡也是無奈,他也沒想到,自己會有就職暴徒的一天,但已經這樣了,也沒什么好后悔,反正也不是不能修煉原虛法。

他催促道:“趕緊讓廚師上菜,這些話不要再說了。”

周丘生果然吩咐下去,讓廚師多做一些菜。

胡歡吃到八分飽的時候,想起來自己的疑惑,就問了一句:“最近京城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兒?”

周丘生哼了一聲,答道:“也沒什么大事兒,就是有一口靈泉眼重開了,大家都想要爭一爭。”

胡歡驚訝道:“這也能爭?不是就應該歸潛龍軍嗎?”

周丘生輕笑一聲,說道:“誰讓潛龍軍沒五階呢!”

“沒有絕世的雄獅,就壓不住群狼。”

海克塞爾驚道:“我們紅日難道也是為了爭奪靈泉眼?”

周丘生望了她一眼,笑道:“當然!”

“你們紅日是怕消息泄漏,所以沒有跟你們說,但這種消息,在我們這個層次,根本不是秘密,沒什么隱瞞的價值。”

胡歡忍不住也問了一句:“天魔凌家也是為了靈泉眼?”

周丘生一笑說道:“當然!”

他瞧了一眼胡歡,壓低了聲音說道:“凌家不是當年的那個凌家了,你不要太相信他們。”

胡歡并不會相信天魔凌家,他當年也沒信任過,但也知道周丘生為什么提醒自己,畢竟天魔凌家是自己一手培養出來的勢力,有這千絲萬縷的關系。

天魔凌家老祖,雖然也加入過太平天兵,但卻不是十三元老之列,也不是兩位執行官之一,更不是五位兵長中的一員,只是普通的中層人員。

所以不管是周丘生,還是胡歡,都不是特別相信天魔凌家,跟凌家的老祖有些生分。

就算沒有周丘生的提醒,胡歡也不會把天魔凌家當成自己的班底。

凌霄姐姐例外!

蘇蘇蘇沒有說話,但是也驚了,暗暗忖道:“我是不是得到了絕密情報?回頭得跟班主任匯報,也要跟自己的單位匯報。”

能夠來參加這次特二十五班的學員,幾乎都出身潛龍軍,只是各自歸屬不同的部隊,基本的政治敏感性都沒有問題。

蘇蘇蘇不敢開口,但卻把小耳朵支棱了起來。

海克塞爾畢竟是國際有名的人物,周丘生跟胡歡,談笑風生,也讓她漸漸消去了幾分恐懼,這件事兒又實在干系太大,還是忍不住又問道:“靈泉眼復蘇這種事兒,怎么會傳出去?”

“潛龍軍難道不會遮掩嗎?”

周丘生哈哈一笑,說道:“這可不是古典法橫行的時代了,修為高深之輩,動輒就能屏蔽天機,讓人無法知道某些事兒。”

“現在哪個組織,還不養幾個命運族系的職業者,只要有一階的命運囚徒,就能預測出來這種事兒。”

“新法橫行的世界,所有的規則都不一樣了。”

胡歡嘆息一聲,念了一句:“命運族系啊!”

他當年很羨慕命運族系的職業者操縱命運,逆天改命的能力,但偏偏他跟命運族系幾乎無緣,沒有辦法修煉。

所以后來,胡歡才會支持財術世家的老祖,資助其創出了財術。

只要這個世上,還有命運族系的職業者,就再也不會有什么秘密。

這是當年,在太平天兵中,最為流行的幾句話之一。

海克塞爾也是相當年輕的職業者,還真沒知識面廣博到了,無所不知的地步,還真對命運族系不甚了然。

聽到了周丘生的話,她心頭震駭,幾乎不輸給,聽到有靈泉眼復蘇的事兒了。

“命運族系居然能夠預測未來?”

“豈不是世上一切秘密,都再也不是秘密?”

周丘生似乎看穿了她的疑慮,笑著說道:“也不用太在乎那群家伙,他們距離無所不知,全知全能還早著呢!”

“也就是知道靈泉眼復蘇這點小事。”

海克塞爾心道:“靈泉眼復蘇可不是小事,雖然不知道復蘇的靈泉眼,噴出來的是元氣,還是靈氣,但都代表著一處修行圣地。”

“掌握有靈泉眼,就可以源源不斷的培養職業者,這代表了某個組織的未來。”

她忽然想要回去,問一問紅日集團高層,究竟怎么行動。

只是當海克塞爾看到,笑呵呵,正跟胡歡聊的開心的周丘生,聰明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胡歡雖然很有感慨,但其實并不在乎一口靈泉眼,他的小蝸洞天第二層,有一百零三口呢,盡管如今都干涸了。

但既然有靈泉眼能夠復蘇,誰就能說,他小蝸洞天的靈泉眼不能復蘇?

就算不能復蘇,對他來說也沒什么。

就算沒有靈泉眼,他相信自己也很快就能站到這個世界的巔峰。

周丘生很快把話題,又扯到了機械神教上,還笑瞇瞇的問道:“我送你的機械女神,你玩的如何了?”

胡歡恍然大悟,叫道:“你在那玩意上,裝了監控?”

海克塞爾大驚失色,心道:“原來這東西是周丘生送給胡歡的,怪不得我被人抄了老家,是我沒長眼睛。”

周丘生呵呵笑道:“就是個聯絡工具,你跟她說話,我都聽得到,她看到的東西,我也看得到。”

“我還能通過她,跟你聊聊天。”

“就是機械神教那群廢物,在技術上底蘊不夠,這玩意不能用來戰斗,最多也就相當于二階的士兵,十分粗鄙。”

胡歡心道:“就算再粗鄙,也是士兵,我還是個暴徒呢。”

他知道了機械女神身上,有周丘生做的手腳,反而放下心來。機神術他雖然不太熟,但也是學過的,就算這十幾年,因為轉世,對技術的迭代不熟悉,但只要稍稍鉆研,還是能夠跟得上時代。

胡歡就不相信,周丘生還能真出什么,自己解決不了的難題。

四個人正在吃喝閑聊,就聽得外面有騷亂聲,沒過幾分鐘,就有一個器宇軒昂的年輕人,拎著周丘生秘書的脖子,闖入了進來。

“誰是周丘生?”

胡歡一臉的詫異。

海克塞爾和蘇蘇蘇都驚呆了,她們完全都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會闖進來,找周丘生這種老怪物的麻煩。

周丘生微微一笑,說道:“靈魂教派的人?”

器宇軒昂的年輕人,傲慢的一笑,說道:“算你眼還不拙。”

“老古董,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不要還裝出老前輩的樣子,真有人還吃你這一套嗎?”

“我是來警告你,不要插手我們靈魂教派的事兒。”

“若不然,也別怪我沒警告你。”

年輕人手上用勁,頓時把周丘生的女秘書脖子捏斷,剛才還活色生香的美人兒,頓時就吐出了舌頭,雙足垂落,沒了生命的氣息。

“活這么久,還是忍一忍吧!”

“不然,我一樣把你這個老王八活活弄死。”

器宇軒昂的年輕人,宣誓了一番,轉身就要離去,完全沒有把房間內的所有人放在眼里。

周丘生敲了敲桌面,忽然笑了,對胡歡說道:“我記得,昨天才跟你說,想要對付詭異學徒,只需要找出它的歷史,想要對付惡魘,只需要找出它的另外兩個人性,想要對付邪靈,只能比它高一個位階。”

胡歡點了點頭,年輕人也聽到了這句話,扭回身,獰笑一聲,說道:“沒錯,我就是邪靈!你也的確比我高一個位階。”

“就請你出手吧!”

“我倒是要見識一下,最古老者最后的風采。別怪我沒提醒你,我吞噬了四位同階,如果算上晉升二階時吞噬的五位職業者,擁有的異能,比你想象的更復雜。”

“對付我,可不是區區數學家可以做到。”

“只要你出手,我就會毫不客氣,把你這里連根拔起,一個活口都不會留。”

周丘生嘆了口氣,對胡歡說道:“沒辦法,每年都有這種蠢貨。你別覺得,成為職業者,就一定是高智商。”

胡話心頭暗道:“這老東西,是不是在diss我?”

器宇軒昂的年輕人,雙手張開,身上渾厚邪異的靈力涌起,嘲弄的說道:“順帶跟你說一句,我并不怕你的數學迷宮,它困不住我。”

這個年輕人釋放的靈壓,就連海克塞爾都忍不住生出凜然之意,對方的靈力恐怖的驚人,已經超出了三階的層次,無限逼近四階。

若是兩人動手,就算不計邪靈的詭異能力,海克塞爾也沒有任何信心。

靈魂教派一直都極低調,就連這次追殺菊菊,都是委托給了紅日集團,但這個年輕人卻囂張狂暴,霸道至極。

海克塞爾忽然想起來一人,驚叫道:“你是提普米西,靈魂教派新晉的十二法王之一。”

年輕人放生長笑,叫道:“沒想到你居然認得出來我,你們紅日集團,辦事很沒有效率,所以我不得不親自出馬。”

“這一次,我會削減你們紅日集團的合作等級……”

周丘生忽然出言,打斷了他的話,說道:“抱歉,我心情忽然不太好了,請你去死吧。”

提普米西傲然道:“我可是邪靈,大多是異能對我無效,就算你引以為傲……”

他的話音還未落,整個人就爆成了霧氣,周丘生隨手一揮,一道勁風把這團霧氣吹散。

海克塞爾忽然就口吃起來:“他……他怎么了?”

周丘生微微帶了幾分奇怪的回答道:“當然是死了啊!還能怎么了?”

海克塞爾驚道:“死了?”

“邪靈這么就輕易被殺了?”

“這怎么可能?”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