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155章 他的警告

更新時間:2020-12-02  作者:菱七月
“若你之前能自己坦言,本王不僅可以保你性命,還可以給你一筆豐厚的獎賞,但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本王的王妃因你受到了傷害,用你的這條賤命來償,本王都覺得不夠!”

雖然北冥塵算不上惡人,但他也絕對沒有什么菩薩心腸,眸光中閃過一絲狠厲,他轉向侍衛下令道:“把他帶下去!”

“王爺饒命!”一邊被侍衛拖著往外走,那人一邊大聲叫喊著。

目光清冷,北冥塵對于那哭天喊地的聲音置若罔聞,其實能給那人一個痛快,已經是他最大的仁慈。

臥華宮中,喬幽言一直在房里等著黃鸝帶回探子的消息,可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她不由著急的在屋子里踱來踱去。

“珍珠,你出去看看!”

“是!”應了一聲,珍珠正想開門離開,卻突然聽得門外傳來一陣響動。

“是黃鸝飛回來了嗎?”喬幽言脫口道,她心中的焦急終于得到了些許緩和。

珍珠心中也是一喜,迫不及待將房門打開,黃鸝確實飛回來了,腿上也如期綁著一張字條,但帶給這主仆兩人的不是欣喜,卻是一場心驚。

因為隨著黃鸝一起出現在門口還有一具血淋淋的尸體,彌散在空氣中的濃重血腥味兒,不由讓人作嘔。

掩住口鼻,珍珠蹲下身子細細看去,雖然面上沾染了一片血紅,但借著明亮的燭光,她還是一眼便認出了那是喬幽言安插在瑞凌王府的探子。

“娘娘,他已經死了!”一邊伸手探上那人的鼻吸,珍珠一邊匯報道。

身上的血跡還沒有完全風干,身體的余溫尚在,這人顯然是剛剛死去沒多久,便被送到了臥華宮。

從驚恐中緩過了神,喬幽言取下綁在黃鸝腿上的字條,展開去看,幾行工整的小字當即映入眼簾。

“不知道本王的這個禮物,娘娘覺得如何呢?想在本王的王府安插眼線,娘娘還嫩了點兒!”

“這具尸體,只是對娘娘一個小小的警告,本王不是什么君子,也不介意做打小報告之人,若是皇兄知道了娘娘的齷齪行為,不知會不會對娘娘另眼相待呢?”

“還有,本王不是皇兄,不需要喬家的支持,娘娘再敢對本王的王妃下手,下一次本王送給娘娘的尸體可能就是喬家的什么人了!娘娘好自為之!”

“北冥塵!”雙手緊緊握成了拳頭,手中的字條也被揉成了一團,鎖骨凸起,喬幽言一字一頓,恨恨念叨著男人的名字。

“娘娘息怒!”不知道字條上到底寫了什么,會讓喬幽言如此憤怒,不敢去問,珍珠只能開口勸慰道。

“讓人把尸體弄走!”一臉嫌棄,喬幽言下令后,便反身向著屋子里面走去。

憤憤坐在床上,她簡直恨不得手撕了北冥塵,不知道何沐晚到底哪里好,給他帶了綠帽子,他竟然還要如此相護。

以喬幽言的心胸,要她就此放過何沐晚,不再與她為難,那絕無可能,但北冥塵又不是個好對付的主兒,只要有他在,她就很難下手。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不達目的,喬幽言絕不罷休,從這件事情之后,她跟北冥塵也算是徹底結下了梁子。

夜深人靜,北冥顏一身簡裝出現在了瑞凌王府,總歸還是不放心,他不自覺的便想要來看看。

見雪月居中燭火已熄,北冥顏在門口凝立片刻,終于還是默然轉身離去,一回頭,卻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北冥塵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后。

“朕只是想來看看,沒有其他的意思,你別多心!”害怕吵到里面的人,北冥顏小了聲音解釋道。

“不過你來的正好,朕正有事情要問你呢!”從雪月居的門口離開,北冥顏邊走邊補充道。

在后面跟了上去,北冥塵和北冥顏兩兄弟一前一后,來到了瑞凌王府院中涼亭。

“今天白天在宮里,何沐晚跟朕說了些很奇怪的話,她說朕跟她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可是朕卻并不記得,自己私下跟她說過什么?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轉回身子,北冥顏秀眉微擰,面向身后的男人詢問道,其實不必北冥塵回答,北冥顏心中也猜到了些許,因為這世間能冒充他的便只有他這個孿生弟弟了。

“是臣弟冒用了皇兄的身份,跟何沐晚說明,你們之間不可能,沒有提前知會皇兄,還請皇兄恕罪!”

沒什么好隱瞞的,北冥塵如實回應道,同時拱手向北冥顏行了個禮。

兄弟兩人獨處時,向來不會拘泥于禮節,這還是北冥塵第一次如此恭敬的以“臣弟”自稱,涉及到何沐晚的問題,總是難免會有些沉重。

“阿塵!”將男人交疊在一起的雙手慢慢放下,北冥顏認真道:“我們兄弟之間,沒有必要這樣!”

“朕和她終究不可能,你幫朕跟她說清楚也好,其實朕在下旨把她許給你的時候,就已經決定放下了!”

“哥!”

沒想到在何沐晚的事情上,北冥顏竟是如此坦蕩,相比之下,北冥塵倒是覺得自己有些小氣了。

“本來該早些撇清的,可朕卻沒有勇氣開口,所以才會一再逃避!”眸光向著遠方凝望而去,北冥顏輕嘆一聲,喃喃補充道。

“好好待她,若是你敢欺負她,那朕可就要把她搶回來了!”將目光收回,轉向北冥塵,北冥顏笑著調侃道。

“你放心,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祝你們幸福!”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北冥顏大方的送出了祝福。

“時間不早了,朕就先走了,萬事小心!”最后叮囑了一句,北冥顏便轉身離去。

從小到大,吃的玩的用的還有長輩的疼愛,這兄弟兩人從來沒有互相爭搶過,東西可以共用,也可以禮讓,但愛情,卻不能。

北冥顏主動退出,并不是因為害怕傷害兄弟感情的禮讓,其實他也不想就這樣輕易放棄。

如果可以,他會提出跟北冥塵公平競爭,最終由何沐晚來做裁判,可惜……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