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五十四章 南下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東海港碼頭,停泊著數艘巨大的海船,高聳的船帆層層疊疊,從東海縣城,便可以看到其帆影重重。

一隊隊盔明甲亮的典衛正在登船。

陸寧站在碼頭上,回望東海縣城輪廓,心里感概萬千。

昨日,敕旨到了東海,東海公陸寧,領清源軍節度副使、漳州刺史暨防御使。

公府屬官,立時炸了鍋。

如劉漢常這種眼界只有東海一畝三分地之人,只是因為國主要離開封國,覺得錯愕。

而趙普、賈倫、王寒時等人,對天下時局都有一定了解,卻都驚懼無比,國主,看似被重用,另開辟天地,但這不是去送死么?明顯是被人陷害了。

清源軍,只是名義上隸屬南唐,實際上,是極為獨立的一個藩鎮。

清源軍原本屬于閩國,十年前閩國內亂,南唐趁機出兵伐閩。

吳越國更是趁火打劫,一通亂戰之后,閩國被滅國。

吳越得到了福州等閩國東半壁江山,南唐得到建州、汀州、漳州、泉州這閩國西部四州。

唐主隨即和吳越開戰,進攻福州,在閩國內亂中崛起的豪強留從效也出兵協助,但因諸將爭權,互不相讓,且留從效也不愿福州速平,最終南唐軍遭遇大敗,無力再戰。

留從效便趁機,“勸說”南唐屯兵離開泉州、漳州等地,并上奏疏給唐國國主李璟,陳述閩人和南唐兵種種矛盾,請求以閩人治閩人。

唐主無力征討,只能默認留從效對泉、漳二州的統治權。

隨后,又以安撫為主,清源軍節度使留從效,累授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侍中、中書令,加鄂國公,不久前,更被封為晉江王。

陸寧現在,就是要去給這樣一位梟雄做副手。

趙普、賈倫等都清楚的很,前不久留從效上奏疏,說其兄長留從愿病重,請辭漳州刺史,請唐主選賢能知漳州,但這,不過是一種試探。

周國南伐失敗,南唐聲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自然令這梟雄心里化魂,其兄請辭,就是看唐主現今對清源軍怎么想。

現今唐主卻真的派出去了清源軍副使、漳州刺史。

這差事,可謂險阻重重,九死一生。

趙普賈倫等,都勸陸寧稱病,別去赴任。

陸寧卻笑著說:“本公正要換個地方耍耍,爾等不用多言,只管幫本公打理國政,務必勤勉!要跟本公一樣勤勉!”

趙普等府官,齊齊默然。

不過國主雖然絕不“勤勉”,但趙普也好,賈倫也罷,越是明就事理,越不得不感慨國主實在天縱奇才。

陸寧又和他們講了講以后政務的大體方向,甚至具體到十二司細節上的事務,一些點子,又令趙普等茅塞頓開。

比如管理本縣河流過渡、船艫、溝渠橋梁、堤堰、溝洫的修繕溝通,以及漁捕、漕運及海運碼頭諸事的水部司,陸寧講到,以后每月收的那些沒有田地的雇工之丁稅,若有余錢,便都用在修繕碼頭上。

有錢就搞基建,別留國庫中,這樣別人搶不走,自己還能搶回來。

而且,搞基建就要用工,國庫錢花出去,不但基礎設施完善使得交通便利行商云集,又令本地工人拿到工錢,有了閑錢,他們就要消費,加速本地銀錢流通,其他行業也都會受益,這是一個良性循環。

一些話趙普、賈倫等聽不懂,但大概意思明白,細琢磨,這還真是金石良言。

趙普此刻,甚至后悔自己在牢里裝聾作啞耽誤的這段時日,要提早半年就能在主公面前聆聽其高義,自己腦袋早開竅半年,學問早就一日千里了。

陸寧對東海的事情,倒沒什么不放心的,現今周兵正和北漢在北境苦戰,這場戰爭沒有幾年怕結束不了,就算提早結束,雙方也會休養生息,所以幾年內,周國大舉南侵的概率很低。

而周國不大舉南侵的話,有自己在沂州射殺那些軍鎮要員的震懾力,想來沂州和密州的軍政大員們,必定會好好約束士卒,禁止他們來東海劫掠。

小周后昨天已經被送上了前往金陵的江船,小丫頭雖然眼圈有些紅,但還是很聽話的上了船。

她還是暫時去金陵更安全,何況如果說自己要帶她去漳州那是非之地,周宗這個老頭非跟自己急眼不可。

最近對這個小女兒的放縱,還不定怎么強壓著火呢,肯定也有其長女勸說的緣故。

甘氏和尤五娘都和自己同行,國政事務每個月例行送去漳州,一些事務還是要她倆最后審核,如遇到緊急事務,則可加急。

陸寧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帶走了十四戍親衛中的十三戍,萬一有個萬一,留在東海的老母親受到什么傷害。

但老母親以前太多操勞,體弱多病,乍然去南方,怕身體經受不了,尤其是漳州那邊,開發的又不怎么好,在唐以前,泉漳很多地域,還屬于蠻瘴之地。

所以,老母親只能留在東海由二姐照顧。

不過,就算真有萬一,老母親及二姐等親眷落入敵手,但只要自己還在,那俘獲老母之人必會覺得奇貨可居而將老母親當人質、籌碼,如此,自己就必然能想辦法將母親救回來。

說起來,還有所謂三美中的那個童十三,也可以稱呼柯羽小修士,同樣留在了東海,自己險些把她忘了,是尤五娘提起要不要帶她去漳州,不過尤五娘說起,這個小十三每日靜修不問世事,琢磨了下,也就沒打擾她。

她那個哥哥,倒是在東海定居了,具體怎么安排的,都是尤五娘差人做的,自己也沒過問。

留下陸釘的一戍,是為了操練本地團練,已經是冬季農閑時節,也是操練團練之時。

而且冬季淮水及諸多河流淺涸,也需要團練戍守諸水沿線,稱為“把淺”。

陸寧令陸釘就按照自己一直以來的辦法,操練團練,每日的食譜,雖不如親衛操練,但也要餐餐見肉。

公府的賦稅也好,陸寧之產業及贏來的彩頭也罷,陸寧恨不得全花出去,只要花得其所便好,放府庫有什么用?等著長毛還是等強敵入侵被一鍋端?

十四戍親衛,大多是龍精虎猛的小伙子,少數成家的,都被調配進了陸釘這一戍,留在東海守國。

今日啟程之日,看著這些親衛一隊隊登船,陸寧心里嘆息,在漳州,自己的這些孩兒,不知道經歷血與火后,還得幾人還?

“公爵大人……”略帶生硬的語音,是阿拉丁,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陸寧身旁。

陸寧啟程去漳州,卻是要走海路,畢竟帶著數百親衛,陸路不便,還不如海路方便快捷,海船,就是通過阿拉丁,租賃的數艘阿拉伯商人的大船。

看著阿拉丁,陸寧笑著拍拍他肩膀,說:“你就好好為我辦差,以后不會后悔的!”

阿拉丁心里只有苦笑,但是,他真正輸掉了那場豪賭,闔家都已經是這位公爵大人的奴隸,又有什么辦法?

幸運的是,公爵大人對他倒是不錯,辟他為東海市舶司副主事,幫助收取商船的賦稅,同時,也有監察主事的權責。

不過,他現在身邊時刻都有幾名衛士跟隨,在家人都來東海國前,這些看守他的衛士肯定是不可能撤換,用公爵大人的話就是“先小人、后君子。”

“公爵大人,該登船了!”阿拉丁微微躬身。

陸寧轉頭看去,也看到了第一艘樓船上,艙樓舷窗朦朧輕紗后,正遠遠眺望自己的甘氏。

離得遠,尋常人根本便不可能看到舷窗輕紗后的人影,但陸寧知道,那婀娜身影,正是甘氏,她一直癡癡望著自己。

陸寧心中便有豪氣升起,笑道,“好,登船!”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