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六百零三章:金丹后期

更新時間:2020-10-05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極西之地,滄元仙城。

時隔一百多年,再度踏足這座曾經自己戰斗過的城市,周陽的心態已經和前面許多次來這里之時截然不同。

他也沒有想到,僅僅是一百多年過去,這邊的周家分支,就已經成為了這里的半個主人。

黎宏是個人才,這點周陽早就知道了,但他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家伙的鉆營手段。

僅僅是一百多年的時間,這家伙就把當時剛勉強擠進大家族行列中的極西之地周家,發展成為了滄元仙城第二大家族,僅次于城主所在的家族。

這份能力,當真令他震驚。

而當他了解對方是如何做到這一點后,更是心中驚嘆無比。

“天鼎門這面大旗,有利有弊,你靠著他們的支持讓虞國那些勢力對你忌憚三分,卻也同樣讓周家成為了他們共同的眼中釘,為了將你們趕出虞國,他們肯定會不遺余力。”

“現在他們沒動手,只是因為摸不準天鼎門到底是個什么態度,一旦他們弄清楚了,知道天鼎門根本無意插手掌控這里后,百年之期一過,滄元仙城肯定再無你們的容身之地!”

一座茶樓臨街包廂內,周陽望著窗外大街上不時走過的低階修士身影,輕輕端起桌上極西之地特有的靈茶抿了一口,沉聲說出了自己對于極西之地周家所面臨處境的看法。

原來,極西之地周家能夠發展這么快,一切都是因為在六十多年前,黎宏偶然之下救了一個人所致。

當時他救下的一個筑基修士,原來真實身份竟然是大云國天鼎門那位元嬰期修士的重孫,并且還是頗為受寵的一位重孫。

那個修士當時偷跑出來游歷修仙界,在滄元仙城附近露了財,被一伙散修所算計圍殺,然后耗盡身上的保命之物后,僥幸為黎宏所救。

那人被黎宏救下后,感激黎宏的恩情,便說過要保滄元仙城周家百年富貴。

這些年滄元仙城周家能夠飛速發展,就是因為那人回到天鼎門后,請了一位金丹期修士來滄元仙城周家坐鎮二十年。

黎宏也是個會來事的人,借助那位金丹期修士的威懾,他扯起虎皮裝大旗,狐假虎威之下,還真憑此在滄元仙城這塊蛋糕上面切下了幾乎三分之一分到周家手中。

如今的滄元仙城周家,已經有紫府期修士兩人,筑基期修士二十五人,另外受到他們控制的附庸筑基修士也有二三十人。

“老祖宗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其中關鍵,晚輩也是發現了這點,這些年里已經借助那位的關系,在大云國內準備了一處容身之地,屆時即便是被趕出滄元仙城,憑借我們這些年積累的資源財富,還有那位的關系,也能繼續維持家族傳承不失!”

黎宏望著周陽,眼中佩服之色一閃,然后一臉恭敬的說出了自身打算。

他這是典型的撈一把就走,這是散修常做的事情,看來其雖然已經習慣了當一個勢力的領導者,某些當散修之時養成的習慣,卻仍舊沒有丟棄。

周陽心中想著這些,口中不由說道:“你這只是下下之策,周家如今并非小門小戶,貿然遷入大云國,勢必會遭到當地的修仙界原有勢力排擠,哪怕你有天鼎門那個人的人情在,這種排擠也不會消除,反而可能讓他們更為警惕和團結。”

“能夠在大云國傳承千年的家族勢力,他們哪個不是和大云國那些門派關系深厚?你依仗的那個人就算出身高貴,畢竟修為還低,恐怕到時候真遇到事情的話,未必還能再幫得上你。”

黎宏聽到他這番話,面色陡然一凝。

周陽的話,算是說到點子上了,這正是他心中所擔憂的地方。

他面色凝重的看著周陽,忽然跪倒在地叩首道:“還請老祖宗教晚輩上上之策!”

他是個聰明人,知道周陽既然說他的策略是下下之策,那必定是已經有了上上之策,否則頂多就是指出他這個策略的缺陷罷了。

“很簡單,老祖我喬裝出面警告一下滄元仙城現在那位城主,讓他們摸不清楚你身后到底站著幾方勢力,到時候你再適當的吐出一點東西,便可再保你們百年無恙了!”

周陽臉上淡然一笑,輕聲說出了自己的策略。

“可是老祖宗您……”

黎宏面露遲疑之色的看著他,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心中的擔憂。

“你是想說老祖我還被逆光盟通緝一事是吧?放心好了,老祖我既然這樣說了,自然是有把握讓人認不出老祖我的來歷。”

周陽瞥了他一眼,滿臉自信的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黎宏聞言,面色頓時一松,滿臉喜色的應道:“老祖宗這樣說,晚輩就放心了。”

“不過此事也不急著做,可以等老祖我離開前再做也不遲,現在還是說說認祖歸宗的事情吧。”

周陽微微點頭,然后話鋒一轉,卻是說起了自己這次來極西之地的主要目的。

他從流云洲修仙界回歸無邊沙海修仙界后,召集了周廣翔等族中高層說明了自己將要遠行之事,并說出了自己的安排。

而在會議之上,周廣襄卻是建議他再來一趟極西之地,將這邊的家族分支也做一些安頓。

周陽思考一番后,便接受了周廣襄的這個建議,然后就有了他此次的極西之地之行。

此刻,他目光深邃的望著黎宏,沉聲說道:“老祖我這次過來,除了是給予你們這邊的家族分支援助外,也是準備從你們這邊帶上一些優秀族人前往無邊沙海修仙界認祖歸宗,甚至是帶他們前往流云洲修仙界修行,此事你怎么看?”

認祖歸宗只是一個好聽點的說法,實際上從極西之地這邊家族分支帶人回去,就是主家從分支抽血強壯自身,避免出現主弱分支強的局面。

這也是周陽當初讓周家分家,建立各個分支小家的用意所在。

分家,既可以減輕主家一部分資源供給上面的負擔,又能激發各個分支家族和主家修士的競爭斗志,強化家族的造血功能。

至于說分家所形成的隱患,在上面有周陽這個家族老祖宗坐鎮的情況下,相對于好處來說,完全不值一提。

就算周陽以后不在了,只要主家足夠強大,各個分支哪怕為了繼續從主家這里獲取諸如筑基丹、紫心玉髓之類的進階寶物,也要維持對周家的忠誠。

當然以上都還只是周陽自己的主觀臆想,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讓當初的設想,化作現實。

而黎宏,他會答應嗎?

在周陽的注視之中,黎宏面色稍作變化后,便露出一抹笑容的點了點頭道:“晚輩當然贊同老祖宗的提議,能夠回歸本家認祖歸宗,是我們這些分支家族修士的榮幸!”

“你能這樣想,老祖我很欣慰,那么這件事就這么說定了。”

周陽臉上也露出了開懷的笑容,當場拍板定下了這件事。

于是,接下來半年時間里,周陽配合黎宏,制造起了多起周家修士遇襲失蹤事件。

因為周家現在的處境本就有些微妙,周家修士遇襲失蹤,雖然引起了虞國不少勢力的關注,但是這些勢力都默契無比的沒有誰去賣力調查這件事。

他們調查這件事干什么?

如果周家修士失蹤是他們之中某方勢力干的,賣力調查真相只會讓對方難堪。

如果這些失蹤的周家修士是周家自導自演,那說明周家已經識相的準備退出虞國了,他們只需耐心等待周家退出后,接收周家退出所留下的地盤就行了。

可是當周家除了黎宏之外的另外一個紫府期修士周萬年也出事后,滄元仙城內各方勢力頓時就意識到,麻煩大了。

周家對外的消息當中,周萬年是出門調查那些周家失蹤修士而隕落的,其留在家族的魂牌當場炸裂,包括此前失蹤的周家筑基修士魂牌,也都在周萬年的魂牌炸裂后,一同炸裂了。

由此可見,這是一個刻意針對周家,削弱周家的陰謀。

作為周家的實際掌權者,黎宏一邊咆哮城主府,讓滄元仙城的城主務必查清楚兇手來歷,給周家一個交代,一邊放出消息說,要自己請人來給周家主持公道。

然后沒過半個月,各個勢力都還未從這變化中回過神來,一個消息又將他們震住了。

滄元仙城的現任城主,金丹五層修士趙景明在城主府內,被一個神秘金丹期修士登門警告,言語間透露出來的意思,其竟然是為周家出氣而來。

而以趙景明的修為,竟然沒有抓到對方的身影,連對方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

聯想到黎宏前些日子放出的狂言,那些想打周家主意的勢力,不由沉默了。

他們至今還未搞清楚周家和天鼎門的關系有多深,現在周家又請來了一個精通隱匿潛行的金丹期修士出頭。

如果他們再想對周家出手的話,那就真要掂量掂量一下,自己能否擋得住那個神秘金丹期修士的暗殺了。

于是,經過各種明暗交鋒后,黎宏終于代表周家和那些勢力達成了和解,周家讓出此前占據的一部分地盤和利益,各家從此不得再對周家進行任何明面上排擠。

此時的周家,高層當中只剩下黎宏和十幾個筑基期修士,實力比之先前退步了數成,對于各方勢力而言,其實已經不具備任何威脅力了。

所以從黎宏口中得知天鼎門不會插手虞國事情后,那些勢力也就捏著鼻子認了這件事。

而周陽這時候在留給黎宏三份紫心玉髓和十五枚筑基丹后,便帶著那些已經宣布“隕落”的八個筑基修士和一個紫府期修士返回了無邊沙海修仙界。

回到無邊沙海修仙界,周陽親自主持了周萬年等家族分支修士的認祖歸宗儀式,然后就準備帶著紫府期修士周萬年和筑基期修士周世民、周世杰三個極西之地周家修士,混合其他幾個無邊沙海修仙界周家修士,一道前往流云洲修仙界。

“金鵬,周家這邊就交給你照看了,千萬謹記我的吩咐,不要靠近斷云山脈!”

靈犀峰頂,周陽輕輕撫摸著愛寵金翅雷鷹的腦袋,面色嚴肅的做著最后叮囑。

五階下品妖獸金翅雷鷹,就是他留給周家的底牌,有這只鎮族靈禽在,無邊沙海修仙界就無人能撼動周家的地位。

“主人放心好了,金鵬一定會謹記您的吩咐,替您看顧好周家,絕不讓您失望!”

周金鵬鷹眼微瞇的享受著主人的撫摸,口吐人言的回應著主人吩咐。

能夠口吐人言,這是周陽放心讓金翅雷鷹坐鎮周家的關鍵所在。

五階妖獸智慧不比人差,周金鵬能夠口吐人言與人交流,就能輕易的和周家之人交流情報信息,一旦遇上什么情況的話,它反而能夠命令周家的紫府期修士配合它作戰,給它提供輔助。

周陽最擔心的事情,反而是金翅雷鷹會被斷云山脈中那些妖王發現,那樣絕對會給周家招來大禍。

所以他要再三叮囑周金鵬,讓其遠離斷云山脈。

好在周金鵬從小被他養大,又和他簽訂了妖魂之契,對斷云山脈中的妖族,并無任何認同之感,不然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敢單獨留下它坐鎮周家的。

這樣安撫囑咐了愛寵過后,周陽便帶著周萬年等七個周家后輩修士前往了流云洲修仙界。

一路無事,回到流云洲修仙界后,周陽把帶回來的七個周家后輩修士放在了道玄國周家,讓他們跟隨那里的周家修士熟悉新環境,自己則是返回了沖玄山,準備閉關再次沖擊金丹后期。

本來他上次沖擊金丹后期失敗,是想著靠幾十年水磨工夫緩緩升上去。

但是計劃總是不如變化快,如今他不久后就要前往東華洲修仙界,到時候肯定會遇上不少兇險戰斗,只憑他現在金丹六層的修為,總是覺得還有些不夠保險。

若是能夠突破到金丹七層,邁入金丹后期的話,至少在金丹期內,他都不用擔心有誰能夠勝過自己了。

而且只要踏入金丹后期,他就能勉強催動鎮天蒼龍鼎來輔助自己繼續修行“蒼龍煉體訣”第四層,再次大幅度提升他的實戰能力。

這些好處都是看得見的,為了這些,周陽也要再嘗試一把。

幸好他成功了。

一次服用三枚精進修為的靈丹后,借助靈丹帶來的狂暴藥力,他終于強行破關踏入了金丹后期。

不過這種強行破關的后遺癥也很嚴重,他一身經脈和丹田都被狂暴的靈丹藥力所重創,正常情況來講,沒有三五十年的休養根本無法恢復。

但這種正常情況,在周陽身上失去了作用。

他在服用了一滴回春仙露后,再有道侶施展已經修煉成功的妙法青華造化玄光輔助治療,很快就將身上傷勢恢復了八成,只有丹田創傷還未能完全恢復。

但這點傷勢,已經不影響他修行“蒼龍煉體訣”這門煉體神通了。

時間容不得周陽進行任何耽擱,他很快就祭出鎮天蒼龍鼎,倒入六階蛟龍靈血,借助這件六階中品法器的幫助修行起了“蒼龍煉體訣”第四層。

這是時隔一百多年后,他再次修行這門煉體神通,有了正確的方法,再修行這門神通之時,進境果然是一日千里,遠非當初可比。

但是這樣修行消耗蛟龍靈血的速度也非常快,只是五年不到,周陽手中的六階蛟龍靈血便全部消耗了干凈。

可他卻距離練成“蒼龍煉體訣”第四層,仍舊還差那么一點火候。

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

周陽對此也只能感嘆一句“時也,命也!”

倘若他當初在獲得正確修行方法之前,沒有強行修煉“蒼龍煉體訣”第四層而浪費大量蛟龍靈血,以他所準備的那么多六階蛟龍靈血,完全足夠他將這門煉體神通修行到第四層了。

但現實就是他雖然肉身強度再次得到了極大增強,距離修成“蒼龍煉體訣”第四層依舊還差了一籌。

不修成“蒼龍煉體訣”第四層,他就無法掌握蒼龍變這門斗戰神通,實力無法有質的提升。

“不過不要緊,東華洲修仙界毗鄰東海,而東海又是此界蛟龍一族的大本營,等我到了那里后,自然可以出高價收購五階蛟龍靈血,甚至是五階蛟龍本命精血來助我將這門神通修行到第四層!”

周陽眼中精光一閃,很快就收起遺憾,出關走出了洞府。

此時距離許正陽所說的跨修仙界傳送陣使用名額拍賣還有四五年,周陽并不打算繼續閉關修行什么神通了,而是準備去辦另外一件大事。

他要再去一趟無垠雪原,尋找采摘當初那個“冰夷人”和他說過的珍稀靈物冰淚花。

冰淚花可以幫助修仙者渡“心魔劫”,此物是周陽化丹結嬰前必得之物。

而今他已經是金丹七層,距離金丹九層并不算多么遙遠了,因此他便想在去東華洲修仙界之前,把這件靈物先弄到手。

他有種預感,自己的東華洲修仙界之行,肯定不會那么輕易結束,說不得他就有可能在那邊滯留上百年乃至數百年。

真要是那樣的話,他肯定會直接在那邊尋機化丹結嬰,而不是一定要等回到流云洲修仙界再做這件事。

而按照當初那個“冰夷人”所言,冰淚花的守護妖獸是一頭五階上品妖獸三首冰鷲,此妖實力只差一步就能晉升六階,非常厲害難纏。

周陽不認為那個“冰夷人”會刻意夸大三首冰鷲的實力,相反的是,他覺得換成他自己的話,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反而有可能故意往小了方面說。

因此為了以防萬一,他在出發前往無垠雪原之前,又去了一趟鹿鳴谷。

多年前,他以五百萬下品靈石的借貸,換取了鹿鳴谷元嬰期修士白鹿真人一個人情,對方承諾會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為他出手一次。

這次周陽前往鹿鳴谷,就是請其暗中護送自己去一趟無垠雪原,以備不測。

“沒想到小友竟然有這個機緣,連冰淚花這種靈物都能找到!”

鹿鳴谷內,白鹿真人聽到周陽說完來意后,也是面色動容的一陣驚嘆。

只有他這種元嬰期修士,才明白“心魔劫”到底有多可怕,那絕對是每個元嬰期修士不愿回憶的噩夢。

白鹿真人也就是現在已經用不上冰淚花了,不然若是得知這種靈物的消息,他都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生出干掉周陽獨吞冰淚花的想法。

這時候,他驚嘆一番過后,便對著周陽點了點頭道:“老夫可以陪小友去一趟無垠雪原,但是老夫也得和小友事先說好,如果遇上雪原中的六階妖王阻攔,老夫未必能夠安全帶著小友離開,這點小友須得明白才是!”

周陽聞言,頓時肅然應道:“如果真遇上那種情況,也是晚輩的命數,絕不敢因此怨恨前輩分毫!”

這樣說好之后,周陽當即便和白鹿真人一道前往了無垠雪原。

元嬰期修士的遁速何其之快,周陽和許正陽當初用了數個月時間才飛完的路程,白鹿真人只用了他們一半不到的時間就趕到了。

不過就算是白鹿真人,在抵達無垠雪原后,也不敢再像在流云洲修仙界內一樣橫行無忌全速前進,而是小心收斂了氣息,速度也放緩了大半。

但元嬰期修士畢竟是元嬰期修士,只神識感知范圍就完全非金丹期修士所能比的。

周陽路上只要負責給白鹿真人指明方向,對方便能帶著他完美避過沿途路上的五階妖獸,輕易潛入雪原深處,可比他當初和許正陽那種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要輕松不知多少倍。

當然這也僅限于無垠雪原外圍區域,外圍區域沒有六階妖王盤踞,當然任由元嬰期修士出入。

雪原深處那些有六階妖王盤踞的地方,白鹿真人這種元嬰期修士一旦踏入,除非是本身修行有“蟄龍避劫功”之類的隱匿氣息神通,不然很容易就會被六階妖王們感應到。

所幸那生長著冰淚花的地方,剛好處于無垠雪原外圍區域和中心區域的交界地帶,不然白鹿真人還真的未必肯隨周陽跑這一趟。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