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六百零二章:劍指東華

更新時間:2020-10-05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關于這次心血來潮示警的事情,周陽思慮再三后,還是對道侶蕭瑩做了坦白。

既然他決定要在結嬰前去尋找姜鳳仙,那么這件事就遲早要告訴道侶蕭瑩,現在坦白的話,肯定比瞞著以后坦白要好很多,更顯得自己一片真誠。

“能夠讓夫君產生如此強烈的心血來潮,看來姜姐姐對夫君的感情很深啊!”

蕭瑩美目流轉的看著周陽,話語中似乎夾帶著某種深意。

周陽聞言,卻是一臉坦蕩的面對著她,直接回道:“瑩兒你有話直說便是,為夫既然把這件事告訴你,就是相信你,你又何必這樣。”

“夫君你要妾身說,那妾身就說了啊。”

蕭瑩美目一凝,正色看著他說道:“妾身不會反對夫君去找姜姐姐的決定,但妾身要跟隨夫君一起去。”

“這怎么行!”

周陽連連搖頭,一口回絕道:“且不說此行兇險莫測,你不擅長戰斗,去了也幫不上什么忙,就說你我若是都走了,誠兒怎么辦?你舍得讓他數十上百年都看不見自己母親么?”

沒想到蕭瑩聽到他這話,卻是一臉堅定的說道:“正因為夫君你此行兇險莫測,妾身才要跟著去,妾身可不是姜姐姐,沒法做到數百年不與夫君相見,這么多年來,都是夫君去哪,妾身就去哪,妾身不能沒有夫君啊!”

說完她面色一痛,狠了狠心,一咬牙道:“至于誠兒,他有青陽真人前輩照顧,以后道途也用不著我們操心,妾身沒什么不舍得的。”

她說是這樣說,可周陽看她那不舍的眼神,知道她此言根本無法盡信。

“哎!你還是多考慮一下吧,為夫不希望你將來后悔!”

他一聲長嘆,抬手止住了道侶想要出口的話語,搖了搖頭道:“不要急著表態,為夫也不是馬上要出發,起碼得把家族安頓好,把一些事情都辦妥后,才能放心前往東華洲修仙界!”

周家現在只有他一個金丹期修士,他若是遠行離開的話,勢必要對家族做出一些安排,起碼要留下足以應對金丹級別敵人的手段,還要考慮好他離開后,周家后輩修士們的晉升修行問題。

另外他若是前往東華洲修仙界,也不知道要耗費多長時間才能回來,這邊一些待辦的事情,也得先辦妥后再離開。

這一次,蕭瑩確實沒有急著表態了,顯然聽進去了他的話。

接下來,周陽出來照舊接見那些周家修士,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這樣在周家停留了近半個月后,周陽才和道侶一起返回沖玄山。

“師尊您終于回來了,大師姐托人轉交的信件,前幾日剛送到山上,弟子正猶豫著是否給您傳訊呢!”

沖玄山上,留守的王彥章一看見周陽夫婦返回,便馬上迎了上來,遞上了一封信件玉簡。

“哼,這丫頭一走就是幾十年,如今終于又舍得傳回信件了么!”

周陽一聲冷哼,伸手接過信件,查看起了里面的信息。

在信件里,陸雪薇說明了自己現在的情況,說她修為已經達到了紫府八層,目前正陪著她那位已經結丹成功的義姐游歷修仙界,為其尋找煉制本命法器的材料。

這份信件,本來只是一份簡單的報平安信件,沒什么特別的意思。

但是周陽看完信件后,卻是心中一動,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他現在正擔心自己去東華洲修仙界后,沖玄山守備力量不足的事情,想著是否請玄陽仙宗派人幫忙鎮守,但那樣做的話,就得欠下一個很大人情了。

現在得知陸雪薇那個義姐藍采蓮結丹成功,他卻忽然有了讓對方過來幫忙的想法。

那藍采蓮只是一個散修,即使僥幸結丹成功了,想必接下來也要為尋找一個適合修行的地方煩惱,更別說對方現在連本命法器煉制的材料都沒有找到。

如果他這時候以為對方提供本命法器煉制材料為代價,讓對方接下來以沖玄山為修行之地,幫自己鎮守沖玄山的話,想必對方拒絕的可能性應該不大。

根據陸雪薇的說法,藍采蓮可不是一個普通女修,其斗法實力強大,經驗豐富,是一位和柳蕓香類似的殺伐果斷女修,讓其坐鎮沖玄山,應當可以擋住一般修士的窺覷。

而且陸雪薇修為既然已經到了紫府八層,再過百年應該也能結成金丹了,到時候有她們姐妹兩人一起坐鎮沖玄山,再有山上如今上百名弟子相助,沖玄山這邊的安全問題就完全不需要周陽擔心了。

想到這里,周陽當即便對王彥章吩咐道:“彥章你馬上去一趟清水國,找到你大師姐,讓她帶她義姐來沖玄山,就說為師這里就有她們想要的東西!”

師尊有事,弟子服其勞,這本是當師父的收徒用意所在。

王彥章現在已經開辟紫府成功,這跑腿的活計沒道理還要周陽自己去做。

這樣打發了王彥章去尋找陸雪薇后,周陽自己卻是進入了山上的煉器室內,準備進行一次很重要的煉器。

他幾乎可以預見,自己將來前往東華洲修仙界后,絕對不會太平。

所以在前往那里之前,他得盡可能多準備一些手段才行。

這次煉器,他就是準備煉制一套配合自己施展《大衍劍訣》的五階飛劍。

《大衍劍訣》這門劍訣,周陽自從得到劍訣的全版之后,一直未曾怎么分心參悟。

不是他忘記了這件事,而是因為沒有合適的配套飛劍,即使他分心修行這門劍訣,也無法發揮出劍訣的真正作用。

現在,他已經正式進階成為了五階煉器師,終于具備了煉制五階飛劍的能力,也是時候重新讓《大衍劍訣》這門頂尖劍訣綻放屬于它的光彩了。

煉制飛劍的材料,周陽早就搜集準備齊全了,他要么不做,要做就要盡力做到最好。

所以他收集到的這些材料,都是足以煉制五階上品飛劍的珍稀材料。

用這些材料來煉制飛劍,即使限于他現在的煉器術水準,暫時無法將飛劍煉制成為五階上品飛劍,也能讓這些飛劍的質量遠遠高出普通五階下品飛劍。

并且以后他煉器術如果提升到五階上品的話,還能將這些由自己親手所煉制的飛劍重新煉制一遍,將它們提升成為五階上品飛劍。

煉器室內,周陽凝神貫注的操控著“乾陽真火”淬煉著各種材料,為了煉制出自己想要的飛劍,他這些年費盡心思搜集了各種珍稀材料。

比如可以極大增加飛劍鋒銳屬性的庚金,他手中現在加起來就有兩三斤!

再比如他當初于昆虛界中擊殺五階妖獸獠牙雷暴獸后,從其腹中得到的特殊靈物雷晶,加入飛劍中便可使得飛劍攻擊蘊含雷電之力傷害。

又比如當初蕭瑩結丹之時,乾天宗金丹期修士墨鐵心贈送的五階靈物玄鐵精金,此物只有修行乾天宗內一門特殊高階功法的金丹期修士,才能以秘法采集玄鐵精英淬煉形成,加入飛劍中后,可以極大增強飛劍硬度和鋒銳屬性。

周陽手中除了墨鐵心當初所送的那塊外,后來又在玉京仙城的交換會上與一位乾天宗修士交換了一塊。

如今這些珍稀無比的材料,都被他用來煉制到了新的飛劍當中。

這樣經過長達三個月的煉制之后,一共十二把飛劍終于成形,進入了最后的“孕器”環節中。

這次“孕器”,周陽準備能持續多久就持續多久,一直到他準備出發前往東華洲修仙界的時候,他才會將飛劍取出。

法器煉制好后,周陽稍作休息了一番,便前往了玄陽仙宗。

關于東華洲修仙界的事情,周陽現在是一無所知,但他知道,玄陽仙宗內肯定有比較詳細的資料記載,憑他現在和玄陽仙宗的關系,要借閱到這些資料并不難。

“周道友好好的,怎么會突然想著要了解東華洲修仙界的資料?莫非你準備前往那里游歷不成?”

玄陽仙宗內,被周陽找上門來的許正陽,聽完他的請求后,不由滿臉詫異之色看著他問起了緣由。

上次周陽幫許正陽獲得了水晶冰蘭這種延壽靈物,其使用后,壽元獲得了延長,現在看起來還有上百年可活,并且其修為也已經晉升到了金丹九層,隨時可以嘗試化丹結嬰。

周陽這次來只是為了查資料,倒是用不著驚動青陽真人,于是便找上了許正陽,正好對方現在就是玄陽仙宗藏經閣的看守長老。

“周某有一個故人可能在那邊遇上了危險,那人和周某關系極好,因此周某必須得去一趟,確定她的生死安危才能放心!”

周陽語氣含糊的解釋了一句,并未透露太多。

許正陽聞言,頓時了然的點了點頭,識趣的沒有繼續追問此事,反而提點他說道:“既然是救人,周道友想必沒有太多時間浪費在趕路上面,如此的話,許某建議道友直接去流云仙城搭乘傳送陣,雖然這樣花費會很大,但卻能幫道友節省大量時間和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周陽眼睛一亮,不由連連點頭道:“晚輩也是這樣想的,只是晚輩聽聞那座跨修仙界傳送陣,每隔上百年才能啟動一次,而且還不是每次都會開啟,不知許前輩可知道那座傳送陣還需多久才會再次開啟?”

花費靈石什么的,和確定姜鳳仙的安危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周陽唯一擔心的就是那座跨修仙界傳送陣開啟時間,如果還要等上幾十年的話,那他可沒法等下去。

“許某前陣子剛好聽一位師弟說過,十二年后,那座傳送陣會再次開啟,流云商盟已經放出消息,會在開啟前的一個月舉辦一場大拍賣會,拍賣各種寶物和前往東華洲修仙界的名額!”

許正陽摸了摸頜下胡須,笑著說出了一個讓周陽高興的消息。

“十二年么?這點時間周某倒是等得起!”

周陽口中喃喃自語著,面上露出一抹感激的對著許正陽拱手一禮道:“多謝許前輩告訴晚輩此事。”

“小事一樁罷了,好了,東華洲修仙界的資料就在這排書柜上了,周道友你自己在這里看便是,有什么其他需求的話,盡可呼喚許某。”

許正陽笑著擺了擺手,給他指明了資料存放的地方,便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留他一人在這里查閱那諸多資料。

作為一個傳承了數萬年的頂尖大宗門,玄陽仙宗的元嬰期修士足跡,遍布“靈寰界”各大修仙界,東華洲修仙界作為和流云洲修仙界交流來往最頻繁的一個大修仙界,自然是流云洲修仙界頂尖修士們游歷其他修仙界的首選之地。

在玄陽仙宗的書柜中,一共有多達四十七名玄陽仙宗元嬰期修士游歷東華洲修仙界所留下的游記,時間長度橫跨近兩萬年!

另外其中還有數十個金丹期修士游歷東華洲修仙界所留下的游記,以及大量從東華洲修仙界帶回來的地圖,東華洲修仙界勢力分布圖,各個大勢力來歷背景詳解,等等各種詳細的資料。

這些東西,讓周陽再次見識到了玄陽仙宗這種頂尖大門派龐大底蘊的冰山一角。

然后他在這藏經閣中一待就是三個月,如饑似渴的汲取著書柜玉簡中那些信息。

三個月內,周陽將最近一萬年內玄陽仙宗所有前往東華洲修仙界的修士所著游記都全部看完,并看完了那些從東華洲修仙界帶來的風土人情資料,

看完這些資料后,他對于東華洲修仙界的了解,絕對不比一些東華洲修仙界本土的金丹期修士差了,甚至許多數千上萬年前的秘聞方面知識,東華洲修仙界非大門派出身的金丹期修士,怕是還沒有他知道的多。

用他前世的話來講,他已經成為了一個“東華通”。

從最近一位游歷東華洲修仙界的玄陽仙宗元嬰期修士,也就是已經坐化仙逝的陸玄機所留游記當中,周陽知道,東華洲修仙界有三個絕對不能招惹的勢力。

第一個不能招惹的勢力是東華仙宮,曾經出過渡劫期真仙的強大宗門,即使現在已經不復全盛之時,卻仍舊穩坐東華洲修仙界第一宗門寶座,宗門內光元嬰期修士就有十幾人,甚至有一對元嬰九層修為的雙修道侶存在。

這對元嬰九層修為的道侶聯手,渡劫期真仙不出的情況下,可以說是天下無敵,無人敢惹!

第二個不能招惹的勢力是一個修仙家族,御龍家族。

御龍家族的修士乃是人龍血脈,是真正流淌著真龍血脈的那種人龍血脈,而非什么蛟龍血脈。

盡管這個家族的直系修士數量非常少,但是每一個御龍家族直系修士都是不能招惹的存在,因為一旦得罪他們的話,有朝一日說不定自己宗門或者洞府就會被幾十上百條五階、六階蛟龍圍住。

好在因為人少,御龍家族的直系修士基本上很難遇到,即使遇到,對方身上顯著的真龍特征也足以讓人輕易認出他們來歷,從而對他們避而遠之,不會招惹。

第三個不能招惹的勢力,則是以煉丹術聞名一界的東華洲頂尖大門派長生殿。

長生殿的丹藥,不止是東華洲修仙界第一,就是放眼整個“靈寰界”,怕也沒有哪個宗門敢說在煉丹術一道上面勝過他們。

據說他們擁有“真仙界”仙人傳法之時所著的《金章玉錄——煉丹篇》完整傳承,宗門兩萬年傳承下來,出過的六階煉丹師數量足有數十人,煉制過許多功效神奇的強大靈丹。

比如周陽已知的長生寶丹、血蓮轉生丹這兩種靈丹,都是長生殿的獨門秘制靈丹。

憑借著強大的煉丹技藝,長生殿內的元嬰期修士數量也長期保持在五位以上,并且有時候會達到兩位數的程度。

現在他們更是以丹藥為紐帶,聯結東華洲修仙界不少擁有元嬰期修士坐鎮的大宗門,組成了一個類似于流云商盟的組織,號為“長生仙盟”,聲勢非常大。

除了以上三個絕對不能招惹的強大勢力外,東華洲其他勢力,哪怕是有元嬰期修士坐鎮的大宗門,在如今的周陽眼中,也不是不能招惹的存在。

畢竟他去了東華洲修仙界的話,就是一個完全無牽無掛的異鄉客,即使殺了對方宗門的人,只要不被當場抓住,就不用太過擔心對方怎么報復他。

周陽現在只希望,姜鳳仙遇到的危險和那三個強大勢力無關,否則的話,他的東華洲修仙界之行,危險性恐怕一點都不會比當初被“天煞尸王”抓住后來得小。

查閱完資料后,周陽方才去見了兒子周廣誠。

“上次說的事情可能要變一下了,為夫過些年要出趟遠門,短時間內可能都無法回來,你是愿意現在和為父回無邊沙海修仙界拜祭你爺爺奶奶,還是等為父回來后再去?”

周陽看著對于自己再次到來而面露疑惑驚喜之意的兒子,猶豫了一下后,還是直接說明了來意。

果然,聽到他這話,周廣誠眼中的驚喜之意瞬間散去。

聰明如他,當然知道,能夠讓游歷過多個修仙界的周陽,說出“出趟遠門”四個字,大概率是不會在流云洲修仙界了。

畢竟以周陽的修為,就算是從流云洲修仙界最西端到最東端,一來一回也要不了十年。

“爹您能告訴孩兒要去哪嗎?孩兒想知道您要離開的原因。”

他睜大雙眼看著周陽,眼中滿是祈求之色。

“為父要去一趟東華洲修仙界,嗯,也許還會順帶去一趟海外修仙界。”

周陽略一遲疑,還是說出了目的地。

但對于兒子后面的問題,卻是搖了搖頭道:“至于原因,你想知道的話,等爹走后,就去問你娘吧,她愿意告訴你的話,自然會告訴你!”

周廣誠聽到他這話,不由詫異道:“爹連娘也不帶上嗎?”

母親蕭瑩對父親周陽的感情有多深,他這個做兒子的當然清楚,周陽以往出門游歷什么的,都會帶上道侶,這次竟然會破例了,他自然驚訝無比。

周陽卻不想多做解釋,只是說道:“此行可能有些不太平,你娘不擅長戰斗,為父不想她跟著去,這點還要你多勸勸她才行。”

但是只這一點,也足以讓周廣誠明白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了。

于是其臉上神色當即一肅,肅然點了點頭道:“孩兒知道了,孩兒會盡力勸她的,但是能否勸服她,孩兒可不敢打保票。”

然后,不待周陽夸獎他,他就又搖了搖頭道:“至于回無邊沙海修仙界拜祭爺爺奶奶的事情,還是等爹您從東華洲修仙界回來后再說吧,就算是為了這件事,爹您也應該平安歸來!”

“你這孩子……”

周陽眉頭一擰,張了張嘴,訓斥的話語最終還是憋了回去。

大概是因為,他自己也是這樣的性子吧!

他看著長相酷似自己的兒子,心中如此想道。

“算了,你去和青陽前輩告個假吧,為父帶你回沖玄山住些年。”

他擺了擺手,總算是說出了讓周廣誠高興的話語。

青陽真人了解事情原委后,對于周陽帶兒子回沖玄山的事情并未阻攔,很是痛快的批準了下來。

帶著兒子回到沖玄山,周陽就把勸服道侶蕭瑩的事情交給了他來做。

果然兒子是娘的心頭肉,在周廣誠又是感情牌又是悲情牌的多番懇請下,蕭瑩最終還是放下了隨周陽前往東華洲修仙界的想法。

如此,周陽總算是又放下了一樁心事。

沒過兩年,前往尋找陸雪薇的王彥章,也成功帶著陸雪薇和藍采蓮姐妹返回了沖玄山。

情況不出周陽所料,在他表示愿意為其提供煉制本命法器的材料后,再有陸雪薇這張感情牌在此,藍采蓮沒做多少猶豫,便答應了他坐鎮沖玄山的條件。

有藍采蓮這個善戰的金丹期修士在,加上道侶蕭瑩也選擇留下,周陽這下可以徹底放心了。

于是他稍稍做了一些安排,就獨自返回了無邊沙海修仙界,為自己離開后的家族安全問題做最后安排。

天才一秒:wap.zanghai花txt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