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九十三章:再回家族

更新時間:2020-09-26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借出五百萬下品靈石,白賺一個元嬰期修士的人情,這筆投資周陽感覺很劃算。

那些靈石留在他手中,暫時也沒有什么大用,而且周家那個大型靈石礦一直在開采,真要是他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到大筆靈石,回去一趟家族就行了。

而且白鹿真人也說了,三百年內必定還清這筆借貸,周陽相信對方堂堂元嬰期修士,又是當眾承諾,肯定不會在這方面賴賬的。

甚至于他而言,三百年后,他說不定都化丹結嬰了,到時候白鹿真人就算真敢賴賬,他也有本事親自上門去討賬。

所以他借出這筆巨款的時候,也是絲毫不慌,不會有大多數借貸人那樣的擔心,怕人借錢不還。

于是在拍賣會結束后,他很是淡定的等著拍賣場修士把自己買下的、、等物送上門來,取出靈石與之做了交割。

不出他所料,對于他少了一塊上品靈石的事情,拍賣場并未過于苛責,只是讓他拿出五萬下品靈石做了抵扣,少掉的那塊上品靈石從他們拍賣場所得手續費那里扣出就好了。

這種交割方式,使得除了和他進行交割的拍賣場修士外,再沒有人知道是他購買了這種寶物。

何況他在進行交割的時候,也刻意用易容面具換了個模樣,不怕別人看出他真實面目。

并且在交割完成后,他直接走貴賓通道,通過傳送陣離開了拍賣場。

“周道友的事跡,老夫這幾年也是多有聽聞,道友年紀輕輕便能做出這等大事,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一間閣樓之中,周陽和白鹿真人這對債主和借債人相對而坐,品茗交談。

當日周陽借出靈石后,白鹿真人直接通過拍賣場的修士之手,把他準備好的五百萬靈石借款帶走了,然后直到今日,才有空邀請他過來相見以作感謝。

這時候聽到對方的稱贊,周陽也是絲毫沒有以債主的身份自居,很是謙遜的應道:“不敢當前輩如此夸贊,和前輩這樣的得道真人相比,晚輩還不過是剛學會走路的稚童罷了!”

白鹿真人聞言,卻是淡淡一笑道:“小友過謙了,誠然,金丹期和元嬰期之間是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也沒有到小友你所言這么大,而且風某就算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絕對不會懷疑玄機前輩的眼光!”

他既然借了周陽的靈石,許諾了周陽一個人情,事后當然是要詳細調查周陽的身份情報。

而只是他這幾日時間里收集到的情報,已經讓他很是吃驚了。

身為一個元嬰期修士,他當然明白陸玄機這樣的元嬰九層“半步真仙”有多厲害,周陽一介金丹期修士,能夠讓這位已經故去的元嬰九層修士看中,其潛力已經顯而易見了。

尤其是,這次周陽直接出借給他五百萬下品靈石,更是展現出了令人心驚的財力。

這樣一個要背景有背景,要錢有錢的年輕金丹期修士,以后的道途,肯定會比絕大多數金丹期修士都順暢許多。

白鹿真人甚至都懷疑那顆“孕嬰丹”的買主就是周陽,只是沒有證據證實罷了。

當然對他來說,是否能夠證實此事不要緊,只要確定周陽不是那種品行不堪的奸詐惡徒,他就放心了。

只見他袖手一揮,取出一塊青色玉佩信物扔給周陽說道:“風某說話算話,以后你若是有什么難以解決的事情,可以憑此信物去鹿鳴谷找風某,只要不是那種讓風某和同階修士死戰的要求,風某都絕對不會推辭拒絕!”

周陽來見他,可不就是為了這句話么?

當即的,他也是一點推辭都沒有的馬上接過玉佩捏緊了,滿臉正色的保證道:“請前輩放心,晚輩以后能不使用此物,絕對不會輕易使用此物,更不會讓前輩因為晚輩而身陷險境之中。”

“有你這句話,風某就放心了。”

白鹿真人微微頷首,對他的這個保證很是滿意。

然后其把手一揮道:“好了,風某還要急于回宗門祭煉新到手的法器,就不多陪周道友你了,欠你的那五百萬下品靈石,以后風某也會差人分批送上門去償還道友,絕不會少了道友一塊靈石。”

周陽聞言,立刻懂事的起身行了一禮道:“那晚輩就不打擾前輩了,晚輩告退。”

之后便告辭離開,返回了仙棧那里的臨時洞府。

這樣一直在仙棧洞府中停留了三四個月,直到那些因為大拍賣會而來的修士全部都散去多時后,周陽才離開玉京城,返回了沖玄山。

回到沖玄山后,周陽先是把買來的靈藥等物交給了道侶蕭瑩,然后他又考校了一下那些新招收的記名弟子們,便準備返回無邊沙海修仙界了。

上次周廣翔拿周盛禹算計他的事情,他可是一直都沒有忘記,這次回去,就是處置此事的。

還有就是他跟周榮華等人承諾過,要帶這些人回家族,讓他們榮歸故里,讓全族修士都知道他們在沖玄山一戰當中所做出的貢獻和犧牲。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要把用功勛值兌換的和給送回家族,以安家族所有修士之心。

這一趟回家只是為了辦事,并不需要長久逗留,周陽就并未帶道侶蕭瑩一起回去。

并且為了安全著想,他還特地給青陽真人和素云宗的柳蕓香等人都傳訊留言了,請他們一旦收到沖玄山這邊的求援訊息,務必馬上前來救援。

最后為了方便蕭瑩在危險情況下逃離沖玄山,他還將金翅雷鷹和七彩孔雀兩只五階靈禽都留了下來,以策萬全。

這樣一切都準備就緒后,周陽才和道侶蕭瑩進行告別,帶著周榮華、周榮湘、周盛和三個周家筑基修士離開沖玄山,返回了無邊沙海修仙界。

沒有金翅雷鷹代步飛行,周陽就自己御使五階下品飛行法器趕路,在他全力御使下,飛行速度倒是并不比金翅雷鷹差。

只是這件法器無法遮掩行蹤,只能在進入斷云山脈之前使用。

到了斷云山脈之后,周陽不得不收起這件法器,改為御使一件四階飛舟法器飛行。

這件四階飛舟法器也兼具一定的隱身效果,雖然不及他留給家族的那艘“幻云舟”強,但比之他駕云飛遁又要好上一些。

這條路周陽已經走過多次,說閉著眼睛都能飛回去有些夸張,但也基本上不會出事了。

尤其是他如今實力大增,即使遇上一些什么事,也能很容易擺平處理掉。

一路無事,一個月后,周陽便回到了犀角洲綠洲上面的周家大本營。

離家多年的家族老祖宗回來,得到消息的周家修士們,自然是喜不自勝,那些筑基期修士們更是紛紛趕往犀角洲綠洲朝覲這位家族老祖。

周家誰不知道,這位家族老祖向來出手大方,只要能夠入得了他老人家的眼,隨便賞下一些東西,都能讓自己少奮斗十幾年,乃至幾十年。

這倒是正合周陽之意,他甚至還讓聞訊趕來的周廣襄和李慕白夫婦,駕駛著兩艘大型空行樓船前往各個綠洲靈山接人,盡可能的把更多周家族人接到犀角洲綠洲來。

當初的修士進攻沖玄山和閶國,帶來了不少大型空行樓船,周陽擊殺那些金丹期修士后,一共得到了三艘,他除了留下一艘給道侶蕭瑩備用外,另兩艘這次也帶回來了,準備交給家族使用。

在其他族人趕到犀角洲綠洲之前,嘉獎周榮華、周榮光、周盛和三人的事情,可以先暫時放下。

周陽直接把周廣翔叫到了靈犀峰上的洞府內談話。

“你可知道,我這次為何會回來?”

洞府內,周陽看著眼前雙髻已經微微有了一絲白發的侄兒,原本準備用凌厲話語詰問對方的他,忽然間就改換了語氣。

他似乎這時候才想起,周廣翔已經不年輕了,相比于紫府期修士四百八十歲的壽元大限,已經三百六十多歲的周廣翔,可以說是人過中年,開始步入老年了。

“侄兒知道。”

周廣翔抬頭看了周陽一眼,又低下頭去,低聲回了一句。

“我本來希望我是猜錯了,但是知道你已經把我給你的那份交給通玄使用后,我才真正為你感到失望!”

周陽臉上失望之色難掩的一聲嘆息,眼中滿是痛心之色。

周廣翔把他所給的那份交給兒子周通玄使用,自然是想要把兒子推上紫府期,好名正言順的從他手里接過族長之位。

但是很可惜,他兒子并沒有他和他妹妹周廣襄那樣的運道,盡管有相助,最終還是失敗了。

周廣翔聽到他這話,身子微微一抖,然后“噗通”一聲直接跪倒在地,面向他深深叩首一禮道:“千錯萬錯,都是侄兒一人之錯,九叔您無論如何處罰侄兒,侄兒都心甘情愿承受。”

“賞罰分明,這是治國治家的基本原則,你縱是周家的族長,縱是我最信任得寵的侄兒,我也不會因此就徇私枉法!”

“你把給你兒子周通玄服用,這不算什么過錯,畢竟這是你使用自身的家族貢獻點從家族兌換。”

“但是你為了自己兒子能夠繼承族長之位,把家族的天才子弟趕出家族,以權謀私之罪,卻是證據確鑿!”

“按照家族的規矩,犯下以權謀私之罪者,輕則罰俸留職查看,重則剝奪職務,若因為以權謀私而對家族造成重大影響損失者,最高可廢除修為逐出家族!”

周陽深深看著地上跪著的侄兒,每一句話都如一記重錘一樣,重重敲擊在周廣翔的心頭,讓其身體顫動不休,不敢抬頭和他對視。

這說明其心中確實是有愧,確實是在害怕。

周陽見此,卻是面色絲毫不動的繼續說道:“原本你雖以權謀私了,但畢竟沒有造成什么重大惡果,念在你過往對家族的功勞,處以罰俸留職便可。”

“但是你身為族長,當為全族修士的表率,如今卻帶頭破壞規矩,如果只是這樣從輕處罰,如何能夠服眾?”

“所以,我以家族太上長老的身份,對你處以剝奪族長之位,流放流云洲修仙界百年的處罰!”

“周廣翔,你可服氣?”

周陽說到最后,聲音突然提高了許多,宛如洪鐘大呂一樣的如雷喝聲,猛然在周廣翔耳中炸響。

周廣翔身體一顫,終于抬起了頭來,眼中清淚橫溢的顫聲道:“侄兒服氣,侄兒有愧于家族,有愧于九叔,九叔的處罰,侄兒心服口服!”

“你哭什么?大丈夫敢作敢當,流血不流淚,你既然明知故犯,自然應該做好承受后果的心理準備!”

周陽一聲怒喝,大袖一甩,直接離開了洞府。

他心里當然明白周廣翔為何而哭,為何而流淚。

周家自從立族以來,還沒有這種因過被剝奪族長之位的族長。

以往周家每一代族長,不是壽盡坐化后由繼承者接替,就是像周明翰和周陽這樣,生前就把族長之位傳給了后輩當中的優秀子弟。

周廣翔身為周家在位時間最長的族長,本該成為以后每位周家族長效仿的典范,成為周家后輩族人們敬仰崇敬的家族先輩。

但是因為這次的事情,他成為了周家第一個在職期間被撤職的族長,人生當中留下了難以洗刷的一個污點。

他的下場,也將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警示那些族長繼任者們,告訴他們不要以為登上族長之位就能胡作非為。

從原本后人效仿的榜樣,淪落到被后人用來警示自身的反面例子,這種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周廣翔因此而后悔落淚,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而周陽為了讓這個侄兒多吃些教訓,也沒有在這時候告訴他,自己決定讓其兒子周通玄接替其擔任族長的想法。

自然的,在正式宣布這個命令之前,周廣翔還是周家的族長。

接下來的日子里,在各地的周家修士都急著趕往犀角洲覲見周陽這位周家老祖之時,周陽本人卻是離開了犀角洲,前往了黃沙門的山門。

這次前往黃沙門,周陽目的就是了結當年那一樁因果。

“這是一份,為了換到它,周某在流云洲修仙界連斬三位金丹期修士!”

“今日當著曹前輩的面,周某履行承諾把此物交給你們黃沙門,希望你們好自用之。”

黃沙門山門內,歷代宗門先輩的墓地之中,周陽在黃沙門的現任掌門許金耀陪同下,祭掃了曹文金之墓后,便在墓前取出了一份,抬手將之遞給了許金耀,完成了自己當年對曹文金的承諾。

當年他還是筑基期修士的時候,曹文金對他投以重注,資助他和他們周家發展壯大。

今日他也是投之以桃,報之以李,數倍奉還了對方當初的投資和恩情。

至此之后,他和黃沙門之間的恩情便徹底了斷了。

往后一兩百年,他還是會繼續履行當初庇護黃沙門五百年的約定,但卻不會再在約定之外,幫黃沙門做任何超出約定之事了。

“周前輩大恩,晚輩和黃沙門上下無不感激涕零,曹祖師在天有靈,也定然會因此感謝前輩!”

墓碑前,許金耀死死握住手中那個玉瓶,對著周陽深深鞠躬行了一禮,臉上難掩興奮和激動之色的表達了自身謝意。

他本以為自己在位期間內,都可能拿不到這件寶物了。

因為他時常捫心自問,換做是他自己的話,為了宗門考慮,絕對不會在五百年約定到期之前,把這種能夠造就出一位金丹期修士的寶物,交給一個可能威脅自己宗門存在的對手。

曹文金當初和周陽的約定,只是讓他在有能力的情況下,要為黃沙門尋來一份,可沒給他限定時間。

周陽要是心狠手辣一些,完全可以在五百年之期圓滿前,再把此物交給他們黃沙門。

到時候他們黃沙門即使有人能夠依靠此物結丹成功,也無法再對已經不受契約限制的周陽造成任何威脅。

甚至周陽再狠毒一些,更是可以前腳剛把給他們,后腳等五百年之期一過,馬上翻手滅了他們黃沙門,重新奪回這件寶物。

到時候他們黃沙門已經被滅,這無邊沙海修仙界還不是周家說了算,此事便是傳揚出去,又算得了什么?

當然這是他自己眼界太窄,不明白周陽的志向,才會有這種擔憂。

周陽可是志在長生逍遙的人,怎么會為了一些蠅頭小利,做出這種自斷道途的事情。

他將來化丹結嬰要渡“心魔劫”,如果故意這樣偷換概念,做出這種不符本心的事情來,“心魔劫”的威力肯定會因此提升。

如此因小失大的事情,周陽又怎么可能去做。

何況不是他看不起黃沙門,在現在的他眼中,小小黃沙門,便是恢復到當初一門雙金丹的全盛狀態,他也翻掌間可滅。

許金耀現在也是不知道情況,等他以后知道周陽在流云洲修仙界的戰績后,就會明白自己這些想法是何其的可笑。

并沒有在黃沙門多做停留,在許金耀的千恩萬謝之中,周陽很快就返回了家族。

在家族中,周陽接見了所有前來覲見自己的家族筑基修士,但除了那些新晉筑基修士,依照規矩賜下了一些東西作為賞賜外,其余人都只是簡單的接見罷了。

幾十年過去,周家的筑基修士數量又增加了不少,如今所有筑基修士數量加起來已經達到了三十五人,這還是不算他帶回來的周榮華等人情況下。

并且得益于家族內豐厚的資源供給,這三十五位筑基期修士當中,包括周通玄在內有四個筑基修士都處在筑基九層境界,隨時可以嘗試開辟紫府。

其中周通玄已經使用過開辟紫府失敗且不提,另外三人在周陽看來,都可以給予一個機會讓他們也搏一搏。

無邊沙海修仙界的周家,也是很久沒有出現新的紫府期修士了,這對于周家如今的體量來說,可是有些不正常。

當然這些事情都得容后再說,周陽先處理的事情,還是嘉獎周榮華、周榮湘、周盛和三人之事。

此時匯聚到犀角洲綠洲上的周家修士,數量已經達到了一千五百余人,周陽讓這些人全部進入了周家的祖祠內,在祖祠里面的院子中,周榮華三人面對所有族人,聲情并茂的把當初沖玄山一戰的經歷復述了一遍。

這番話,他們早就在心中,在暗地里編排了不知道多少遍,這時候說出來,的的確確是令人熱血沸騰,心生向往。

而在他們說完之后,在其他周家族人還在消化他們話語中所透露出來的信息之時,周陽卻是已然接過他們的話頭,神色肅穆,語氣高昂的發表了自身演講。

“榮華、榮湘、盛和他們三人,包括隕落在那一戰的榮光、盛平等人,都是我周家的好男兒,他們生死關頭為了保護家族優秀后輩子弟,保存家族實力,不惜犧牲自身,舍己為人的英勇表現,值得你們這里在場的所有人學習效仿。”

“我希望你們有朝一日如果遇到他們當時那種情況,也能不負你們所擁有的姓氏,不負你們所流淌的血脈,不負家族各位長輩對你們的教導和付出!”

“如果我周家修士,人人都能做到像他們一樣,人人都能一心為家族,一心向著家族,一心一意的效忠家族,那么我周家必將千秋萬代,萬世永昌!”

“我周元陽,身為周家如今輩分最高的長輩,身為周家的太上長老,將永遠以家族中擁有榮華、榮湘、盛和他們這樣英勇無畏的優秀后輩為榮!”

“同時我也真切的希望,爾等后輩之中,將來也能有人像他們一樣,做出這種讓我為你們感到榮耀自豪的壯舉!”

“但凡我周家修士,有人能夠做出這種壯舉者,都將名列家族上,與列位先輩英烈們一同配享萬代香火,同時家族也絕對不會虧待每一個為家族做出貢獻犧牲的英烈族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