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九十二章:傾家蕩產

更新時間:2020-09-25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五階上品靈丹火鳳玄丹一瓶,共有五顆,此丹能夠極大的提升火系功法修士修為,即使是對金丹后期修士也有不弱效果,起拍價八十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于一萬下品靈石。”

玉京城的大拍賣會現場,隨著場上拍賣師將接下來要拍賣的物品名字和作用說出,身處一間獨立貴賓室內的周陽,忽然眼中精光大亮。

“一百萬靈石!”

他毫不猶豫的直接加價了二十萬靈石。

周陽其實并不缺少精進修為的丹藥,不論是當初在昆虛界,還是穹天仙境之中,或者是這些年來擊殺的金丹期修士遺物之中,他都得到了很多此類丹藥。

這些丹藥完全足夠他在金丹期內服用了。

但是他現在可不止自己一人要用,還有一個道侶蕭瑩也需要用到這些靈丹,有他幫忙以“乾陽仙光”淬煉法力洗滌體內的“丹毒”,蕭瑩也是可以和他一樣經常服用靈丹來提升修為的。

這樣一來,他身上的此類靈丹顯然就不夠用了。

更何況,他身上精進修為的靈丹數量雖多,但像這火鳳玄丹一樣高品質的卻是沒幾種,如今既然讓他碰上了這種正好適合自己使用的極品靈丹,他當然沒有錯過的理由。

現在的他,可是身懷近千萬靈石的大富豪,一百萬靈石對他而言,已經不算什么了。

不過這是玉京城的大拍賣會,號稱是最近千年來最為盛大的一場大拍賣會,此時這里匯聚的金丹期修士足足有一兩百人,甚至元嬰期修士都有七八位。

火鳳玄丹這種東西,看上的可不止他周陽一人。

因此很快就有人出價壓過了他。

“一百二十萬靈石。”

周陽第二次加價,直接在競爭對手的報價基礎上再加了十萬靈石。

這一下其它競價聲音都消失了,顯然是都放棄了和他爭奪的心思。

一百二十萬靈石可不是小數目,不是每個金丹期修士都能像他一樣,身家千萬的。

拍得火鳳玄丹后,接下來周陽又陸續出手了幾次,都是出手競拍一些丹藥或者靈藥。

與此同時,他在拍賣會上寄拍的幾件五階法器也陸續被拍賣出去,幫他又賺回來了花出去的靈石,甚至還略有盈余。

“接下來的拍賣物是一顆麒麟朱果,此物作用不需在下多言,起拍價五十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萬靈石。”

大拍賣會過去一半的時候,終于又有一樣寶物引起了周陽的興趣。

他眼露異色的看著拍賣師手中那顆紅彤彤靈果,腦海中不由浮現起了那個白衣中年人的身影。

麒麟朱果這種靈果極為珍稀罕見,同一個地方恰好出現兩個人都擁有這種寶物的事情,基本上不可能出現。

那么很顯然,現在大拍賣會上出現的這顆麒麟朱果,就是當初他在交換會上見過的那位白鹿真人所寄拍的。

而對方身為元嬰期修士,照理來說應該不缺靈石才是,根本用不著把麒麟朱果這樣珍貴的靈物拿出來拍賣。

可這種不合常理的事情卻真出現了,這里面蘊含的深意就很值得人深思了。

“看來這場大拍賣會最后的壓軸之物,應該就是某件六階法器了,不然那位白鹿真人也用不著寄拍這麒麟朱果來回收靈石。”

周陽心中暗道,卻是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就加入了競價行列中。

似這種服食煉化后能夠直接提升修為的靈果,向來是眾人爭奪的搶手貨。

畢竟普通修士不像周陽那樣,無懼丹毒的存在,他們即使有足夠的精進修為靈丹在手,也不敢連續服用。

這樣的話,像麒麟朱果這種服用后就能直接提升修為,并且沒有任何后患的寶物,其價值就顯而易見了。

到最后,哪怕以周陽的豪橫,也不得不放棄了競價,坐看這件寶物在價格攀升到一百三十萬下品靈石后,落入一個神秘修士口袋中。

而在接下來的拍賣之中,似乎印證了周陽的猜想,白鹿真人當日拿出來的另外數件寶物,也相繼被拿出來拍賣了。

這次他可沒有再放棄,直接出手把那一斤七兩庚金買了下來,為此又花費了他一百七十萬下品靈石。

其實后面的七滴寒玉真髓周陽本來也想要買的,奈何此物爭搶人數實在太多,且有幾個修行冰系功法的修士對于此物更是志在必得,使得價格一路走高,最終他仔細衡量過后,還是放棄了競價。

而這些寶物的出現,也引發了此次大拍賣會的高潮,一件又一件珍稀無比的寶物,陸續被拍賣師取出用于競拍。

那些寶物當中有不少周陽看著也眼熱,但因為并非自己急需之物,且價格又是一件更比一件高,他最終還是忍了下來,沒有出手。

這樣一直到本次大拍賣會的壓軸之寶被拿出來后,他再也無法冷靜了。

“接下來拍賣的寶物,是本次大拍賣會三件壓軸之寶中的第一件,六階下品靈丹孕嬰丹,此物之珍貴,想必不用在下多言,在下唯一要說的是,因為寄拍者的特殊要求,此物拍賣只能使用上品靈石來競價,起拍價一百塊上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于五塊上品靈石!”

出現了!

周陽雙拳緊握著,赫然從坐塌上站起,目光炯炯的通過投影水晶球法器看向拍賣師手中那件寶物。

那是一顆足有雞蛋那么大的淡紫色靈丹,靈丹被裝在一個透明水晶玉瓶中,周圍有一團團淡紫色氤氳之氣生成,極其神異。

這就是六階下品靈丹孕嬰丹,足以讓所有金丹期修士都瘋狂的一種靈丹。

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樣,能夠幫助金丹九層修士孕化元嬰,提升化丹結嬰的成功率。

雖然它在幫助修士結嬰的成功率上面,不及周陽手中那顆圣嬰果,但它的名氣可是要比圣嬰果大上無數倍。

畢竟圣嬰果乃是昆虛界中獨有的寶物,并且八百年才能開花結果一次,每次能夠得到的修士更是只有數人。

而孕嬰丹卻是修仙者可以煉制的靈丹,各方大修仙界都有宗門能夠煉制此物,偶爾也會像這次大拍賣會一樣,流傳出來那么一兩顆被人通過競拍得到。

“這便是玉龍真人前輩當日話中未盡之語了吧?這么說來,這顆孕嬰丹難道就是他么玉清道宗為了這次大拍賣會所拿出來的壓軸之寶?”

周陽重新坐下身子,若有所思的看著拍賣師手中那顆靈丹,聽著那一聲高過一聲的喊價聲,并未急于出手。

對于這顆孕嬰丹,他自然是志在必得的,此物作用很是獨特,并不與圣嬰果的作用重疊,完全可以用于他將來化丹結嬰之時使用。

但此物之珍貴也是顯而易見,他沒必要現在就急急忙出手,還是先等其他人把價格打上去后,他再來個一錘定音顯得更有震撼力,更能震撼那些競爭對手,讓他們放棄和自己競爭的想法。

“一百五十五塊上品靈石!還有沒有道友繼續加價?這可是孕嬰丹,足以造就一位元嬰期修士的至寶,能夠用靈石買到的話,絕對是賺了!”

“好,有道友出到一百六十塊上品靈石了,這個價錢能夠買到一顆孕嬰丹,絕對是大賺特賺啊!”

“一百八十塊上品靈石!59號貴賓室的道友出價一百八十塊上品靈石,還有沒有出更高價的道友?機會只有一次,錯過這次,接下來幾百年可都未必再有這種機會啊!”

拍賣臺上,拍賣師的聲音隨著價格攀升,也是一次比一次高昂,富有感染力。

周陽一直冷靜看著沒有出價,直到價格在一百八十塊上品靈石上面停留了好一會兒后,他終于出手了。

“兩百塊上品靈石!難以置信,竟然有道友出到了這個價格,這位道友絕對是真正的識貨之人,我敢說孕嬰丹絕對值這個價,但是究竟他能不能最終獲得孕嬰丹呢?我想這還得取決于其他各位道友愿不愿意成人之美吧!”

貴賓室內,周陽聽到拍賣師最后的話,真有種拍死對方的想法。

成人之美?

笑話!

哪個金丹期修士,會愿意放棄孕嬰丹這種寶物,成全別人的機緣?

果然,隨著拍賣師話語的落下,很快就又有人加價了,雖然只加價了五塊上品靈石。

“二百二十塊上品靈石!”

周陽一咬牙,又一次在競爭者的基礎上加了十五塊上品靈石。

他身上現在的上品靈石總數,也只有二百三十四塊,這個價格,差不多到了他承受的極限了。

若是這樣還不能將孕嬰丹拿到手的話,他也只能遺憾和這件靈物說再見了。

其實加價到現在,周陽都已經懷疑和自己競價的修士并非金丹期修士了,而是某個元嬰期修士。

金丹期修士,一般來說根本沒可能擁有這么多的上品靈石,哪怕是那些頂尖大門派的金丹九層修士也一樣。

上品靈石這種東西,元嬰期修士也有用,因此就算是那些頂尖大門派占據的靈石礦開采出了這種寶物,也是優先供應給元嬰期修士,然后才是金丹期修士。

周陽不相信哪個金丹期修士能夠像自己一樣,在元嬰期之前就積累到這么多的上品靈石。

“二百二十五塊上品靈石!看來兩位貴賓是誰也不愿放手啊,那么我們來猜一下看看,看看41號房的貴賓會不會再次加價?他還能再加的起價嗎?”

拍賣師的話語,正是其他旁觀者的心聲,這一刻,位于各個貴賓室的修士,都是凝神貫注看向了身前投影法器,等待著謎底揭曉。

“二百三十五塊上品靈石!”

周陽重重吐出了一口氣,堵上自己所有的上品靈石,喊出了一個極限價格。

他身上的上品靈石數量只有二百三十四塊,現在其實他喊的價格已經超出支付能力了。

不過只差一塊上品靈石的話,他相信拍賣行應該會賣自己個面子,允許自己用其它靈石兌換支付。

而這一次,就連拍賣師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心跳情緒一樣,沒有再多說什么了,只是簡單幫他把價格重復了一遍,就和他一樣,耐心等待起了最終結果。

“二百三十五塊上品靈石一次!”

“二百三十五塊上品靈石二次!”

“恭喜41號房的貴賓成功拍得孕嬰丹!”

隨著拍賣師最終說出本次拍賣結果,周陽捏緊的拳頭,也是一下散了開來,臉上露出了大松一口氣的神色。

二百三十五塊上品靈石購買一顆孕嬰丹,很難說是賺了還是虧了,反正這個價格別說買一顆六階下品靈丹,就是買一件六階法器,也應該足夠了。

周陽也只希望,自己付出這么大代價得到的這些寶物,將來真能夠助自己一舉成功,成功化丹結嬰,躋身此界頂尖修士行列之中。

孕嬰丹之后,拍賣師很快就拿出了第二件壓軸寶物,那是一件六階寶物萬年炎精玉,成交價格赫然高達三百二十五萬下品靈石!

“接下來就是本次大拍賣會最后的壓軸之物了,此物之珍貴,絕對是經在下之手所拍賣的最珍貴一件寶物了,能夠有幸看著此寶從自己手中拍出,對于在下而言也是畢生榮幸!”

拍賣臺上,拍賣師一邊滿面紅光的說著這些話,一邊揮手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物來。

那是一根赤紅色骨鞭,鞭身不知道是以何種生物的骨頭煉制而成,充滿了金屬質感。

“六階下品法器炎龍鞭,以六階下品蛟龍赤火蛟的龍骨為材料,融入六階靈金離火真金煉制而成,煉成之后又經過十八年的孕器才最終取出。”

拍賣師手握著赤紅色骨鞭的把柄,語氣深沉的將這件法器來歷資料緩緩說出。

說完之后,他雙手捧著赤紅色骨鞭面向眾人把手一舉,高舉手中法器朗聲說道:“六階下品法器炎龍鞭,起拍價三百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于十萬下品靈石!”

這就是六階法器!

僅僅是起拍價,就秒殺了所有的五階法器。

不管是法器還是丹藥,到了六階之后,基本上都已非靈石能夠買得到了。

這次拍賣會上會流出這種六階法器,在周陽看來,除了是為了增加拍賣會的檔次外,更大原因,恐怕還是玉清道宗和玄陽仙宗這種頂尖大門派借這個機會,給予玄清道盟內其他元嬰期修士一個機會,一個獲得六階法器的機會。

就好比那顆孕嬰丹,當初玉龍真人就暗示過他,最終也確實是落到了他手里。

而周陽相信,收到暗示的金丹期修士,也肯定不止自己一人,不然先前也不會有那么多修士喊價了。

“五百萬靈石!”

“五百八十萬靈石!”

“六百萬靈石!”

拍賣臺上,拍賣師的聲音一次比一次高昂,從他口中喊出來的數字,也是一次比一次更讓人心驚。

哪怕是周陽這種曾經懷揣千萬巨款的人,聽到這個價格后也是心跳加速,有些口干舌燥。

“在下鹿鳴谷風白鹿,還望幾位道友能夠高抬貴手,成全風某一回,風某必定感激不盡,牢記幾位這次恩情!”

一個低沉的聲音,忽然蓋過拍賣師的聲音響徹拍賣場,卻是場上參與競價的白鹿真人感覺吃不消了,想要打感情牌讓其他人放棄競拍。

但是很顯然,就連周陽都知道,他一個新晉元嬰期修士的面子,根本不可能讓其他元嬰期修士在六階法器這種利益上面想讓。

事實也是如此,很快就有參與競價的元嬰期修士,用一種帶著戲謔之意的語氣嗤笑道:“嗤,風道友說笑了,六階法器我們誰人不缺?怎會因你一言而放棄?你若是出不起靈石的話,那就等下次機會好了!”

其他人雖然沒有此人說的難聽,甚至沒說一句話,但不說話,本身其實就已經代表著他們的態度了。

某個貴賓室內,白鹿真人臉色鐵青的握緊拳頭,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他結嬰已經兩百多年了,卻除了自己那件本命法器外,至今沒有第二件六階法器。

這樣的他,實力在元嬰期這個級別,幾乎是墊底的存在。

這也是現在那些元嬰期修士敢這樣不給他面子的直接原因。

而他自然不甘心一直這樣下去,所以這些年來他到處打聽六階法器的消息,為此甚至不惜放下身段去參加金丹期后輩們之間的交換會,但卻至今一無所獲。

這次大拍賣會上出售的炎龍鞭,是迄今為此他最有可能獲得的六階法器,這讓他如何愿意坐看機緣從自己面前溜走。

“好,這可是你們逼我的,那我們就看誰更狠!”

他眼神一狠,忽然朗聲說道:“在場的各位道友聽好了,風某以自身和鹿鳴谷的名譽起誓,只要有道友愿意出借五百萬下品靈石給風某,風某保證在三百年內將靈石還清,并無償為其出手一次!”

一石激起千層浪。

白鹿真人這種當眾借貸參與拍賣的做法,頓時讓拍賣場的氣氛走向了另外一個高潮。

堂堂元嬰期修士,被逼到這種地步,也是一件很罕見的事情了。

身為元嬰期修士,靈石對于這種存在來說,不過是一個數字罷了,他們要賺取靈石的話,方法不要太多。

但現在,白鹿真人這位元嬰期修士,卻因為五百萬下品靈石而折了腰,不惜放下臉面做出這種當眾向修為比自己低的修士借貸之事來,而且還是當眾以自身名譽和門派名譽作保起誓。

這這種做法,周陽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見識到。

“好你個風白鹿,你這是完全不要臉面了嗎?你這樣做,可不止是丟了你自己的臉你知道嗎?你這是在給我們所有同道丟臉!”

氣急敗壞的話語聲,一波波從先前戲謔譏諷白鹿真人的元嬰期修士口中發出,聲音之中滿是惱怒之意。

“確實是不像話,風白鹿你還是快些收回這話的好,否則以后此事怕是要成為千古笑談,伴隨你一生!”

此前不出聲的某位元嬰期修士,也是忍不住出聲呵斥了起來,對于白鹿真人的做法同樣大為不滿。

但白鹿真人卻是毫不在意的冷笑道:“風某丟臉也是丟的自己臉面,可沒礙著諸位,諸位若是覺得風某這樣做會奪了你們機緣,也盡可學風某一樣做好了,想必以諸位的名頭,會比風某更受歡迎!”

“你……”

幾個元嬰期修士,都被白鹿真人一番話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又不是風白鹿,可做不出這種丟面子的事情來。

更重要的是,他們怕自己真學風白鹿這廝一樣做了后,這廝還能做出更沒有底線的事情來,那樣他們以后可真是沒臉和其他同階修士見面了。

“哼,五百萬靈石可不是小數目,風白鹿你指望這些金丹期的小家伙們拿出這么多靈石借給你,怕是打錯算盤了。”

那先前出言譏諷白鹿真人的元嬰修士一聲冷哼,話語聲充滿譏諷之意的說道:“當然你要是真不要臉的話,可以讓這些小家伙們給你眾籌,然后你每人許諾他們一個人情還債就好了。”

然而白鹿真人卻是并未回答他這番諷刺,反而很快就喊道:“老夫出八百萬下品靈石!”

“還真有小輩能夠拿出這么多靈石!”

那元嬰修士又驚又怒,聲音都有些走調了。

繼而他語氣一變,充滿了羞怒之意的怒聲喝道:“好,我看你風白鹿到底有多少靈石,我出一千萬下品靈石!”

“一千一百萬下品靈石!”

白鹿真人眼也不眨的喊出了一個新價格,一個讓元嬰期修士也咂舌的價格。

要知道一座大型靈石礦脈,總儲量也就是一千萬靈石到三千萬靈石之間,白鹿真人這一喊,等于一座大型靈石礦脈都給他喊沒了!

“我出一千……呵呵,算了,我不出價了,你風白鹿既然徹底連臉面都不要了,我就成人之美,成全你好了,而且你放心,等回去后,我就幫你把這美名傳遍修仙界,讓所有修士都知道你白鹿真人的大名!”

和白鹿真人競爭的元嬰期修士,不知是財力不足了,還是有著某方面顧忌,竟然沒有再跟下去了,只是他輸人卻不輸陣,罷手后,還不忘拿今日這事來刺激一下白鹿真人,以泄心頭怨氣。

但白鹿真人敢做出這種事,顯然也是完全拋棄了顧忌,對他的話根本不予理會,讓他也很是討了個沒趣。

而此人放棄之后,其他元嬰期修士也是久久沒有誰再出聲加價。

于是最終,六階下品法器炎龍鞭就以一千一百萬下品靈石的天價,落到了白鹿真人風白鹿手中。

一直提心吊膽的周陽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長呼一口氣道:“呼,終于結束了,希望我這筆投資不會白費!”

從他這話不難聽出,那個為白鹿真人提供借貸的修士,赫然便是他本人。

天才一秒:wap.zanghai花txt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