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六十三章:路遇劫殺

更新時間:2020-09-0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在李慕白帶著數百耿家修士的腦袋出城祭奠族人之時,周陽卻是搜刮起了包括耿家在內的多個家族寶庫。

耿忠當初之所以積極屠戮李家,除了是執行郭金虹的命令,順帶出一口被周陽吊打的惡氣外,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垂涎李家家產。

“滄元散人”李滄元乃是滄元仙城的創建者,幾百年來,李家和他因為這座仙城積累了不知多少財富。

盡管“滄元散人”李滄元坐化前,為了讓耿忠放過李家,拿出了不少東西交給他,卻仍舊不能讓他滿意。

而今李家的大半家財,都在城主府的地下寶庫內放著。

但凡是用來存放家族積蓄的寶庫,總是防御森嚴,有些甚至還布置有“血脈神禁”來阻止敵人獲得里面的寶物。

可周陽既然有此打算,又怎會沒做好準備?

城主府內的耿忠私人寶庫,被他破壞外面防御法陣后,直接用強化版“乾陽真火”燒穿厚實合金墻壁,洗劫一空。

耿家那個布置有“血脈神禁”的寶庫,被他用耿忠自身的鮮血,以及通過“搜魂大法”從其記憶中得知的寶庫開啟法訣輕松打開了,同樣將珍貴之物洗劫一空。

至于那些紫府家族,還沒用到“血脈神禁”這種高級的東西,寶庫對于周陽來說,一擊即破,全然不費什么功夫。

他動作很快,半天時間不到,就完成了對全城各個被滅家族和其城內店鋪等產業的搜刮。

然后將因為“搜魂大法”而變成癡呆的耿忠交給李慕白一刀剁了,人頭放在那座由耿家數百修士人頭壘成的京觀之頂,便帶著李慕白直接離開了滄元仙城,消失在了人前。

直到周陽帶著李慕白離開后,因為這場血腥復仇而被嚇得瑟瑟發抖躲在家里的滄元仙城其他居民,方才敢出來查看具體情況,然后一場大哄搶不可避免發生了。

周陽雖然盡得了各個被滅家族寶庫內的精華,但是他身上的儲物戒指也有限,不可能什么都裝走,實際上許多大體積又不是特別值錢的靈物,都被他扔下了沒有帶走,更別說各家靈山上面栽種的靈植和囤積的靈礦了。

另外還有很多被殺的修士尸體他也來不及搜刮,只搜刮了那些重要人物隨身攜帶的儲物法器。

這些東西他沒法帶走,也沒有破壞,現在都成了無主之物,只要是個人都能上去搶奪。

而且因為沒了城主耿忠,沒了一干城主耿忠心腹修士在城內彈壓,仙城內其他居民哄搶起來這些東西之時,都完全沒有心理壓力。

甚至連原先屬于滄元仙城護衛隊的很多修士,都一起加入了哄搶之中,為此還發生了許多流血火拼。

等到虞國其他勢力的金丹期修士聽聞“逆光盟”重要通緝犯周陽出現在滄元仙城,趕來追捕周陽之時,才憑借壓倒性的力量制止了哄搶,讓滄元仙城的秩序重新恢復了正常。

接下來,隨著消息傳開,各種如周家一樣先前因為城主更換而逃離滄元仙城的小家族勢力,紛紛如同嗅到腥味的狼一樣聚攏了上來,其中就包括黎宏帶領的幾個周家筑基修士。

虞國金丹期修士有十幾人,這些人背后是七八家不同的勢力,往日繁榮無比的滄元仙城突然失去了主人,誰都想伸手將這座日進斗金的仙城收歸自己勢力之中。

但是互相制掣的情況下,反而誰都無法如愿以償。

這時候,像周家等原屬于滄元仙城的勢力,只要稍微流露出愿意投靠某家勢力的意思,馬上就會被欣然接納。

雙方算是一拍即合,一方需要給自己找一個足夠強大的靠山依附,一方需要一個正當插手滄元仙城的借口,可謂是互取所需。

關于黎宏如何在眾多大勢力之中左右逢源,為周家攫取利益,周陽就沒有去關注了。

他帶著李慕白撤離滄元仙城后,就開始召回那些游歷極西之地歸來的各個周家筑基修士,準備離開極西之地了。

到最后,他帶來極西之地歷練的十七個周家筑基修士,一共回來了十五人,另外還有兩人的魂牌破碎,證明已經遇害了。

對于這兩個遇害的周家筑基修士,周陽除了表示一下哀悼外,也沒有什么幫他們報仇的想法。

他連這兩人遇害的地點都不清楚,更別說是為他們尋找兇手了,極西之地可不是他們周家做主的無邊沙海修仙界,可以任由他們大肆搜查各方追查兇手。

何況游歷修仙界,本身就是一件有危險的事情,哪怕是玄陽仙宗那種頂尖大門派的弟子,也不是每次出去游歷的人都能全須全尾回來。

身份背景只能在公眾場合為人帶來安全和依靠,到了荒野無人之地,面臨生死之爭,誰還會管對手是什么背景來歷。

雖然折損了兩個筑基修士,但周陽他們返回無邊沙海修仙界的人數卻是不減反增。

李慕白最終還是選擇了隨周陽一道離開這片傷心之地,前往無邊沙海修仙界重建他們李家,隨行之人中就多出了他和一雙兒女,李子楓,李梓楠。

再加上周陽答應帶回無邊沙海修仙界的周福韻、周澤謙母子,人數自然就多出了幾人。

其實極西之地周家這邊那幾個筑基期修士聽說了本家那邊的情況后,都明里暗里表示過愿意追隨周陽前往無邊沙海修仙界認祖歸宗,實際上就是不愿意再在極西之地這邊擔驚受怕,夾縫里求生存。

但是周陽考慮到這邊黎宏發展周家需要人手,還是好言安撫那些人放棄了這個念頭。

當然為了安撫這些人,他還是給這些人把待遇提升到了周家本家那邊的層次,還不用他們像本家那些修士一樣進行考核。

同時又私底下將這次抄沒滄元仙城各家寶庫所得的寶物,選取了一部分可以說清來路的通用靈物充入了周家寶庫中,讓這些人可以憑家族貢獻點兌換使用。

說起來,這次抄家也讓周陽發了筆橫財。

光是五顏六色的靈石,他就一共抄沒獲得了一百五十六萬下品靈石,另外還抄沒獲得了上品靈石三十七塊。

至于其它丹藥、法器、靈符、功法、靈藥靈礦等寶物,更是多到裝滿了三枚儲物戒指,折算起來價值也至少有兩三百萬下品靈石。

也就是說,干完這一票的他,不但完全補回來了給極西之地周家投入的靈石物資,還大賺了一筆。

送行周陽一行人的人,是周家一位筑基修士,不過此人只是在“墜魔谷”外等候,等周陽等人離去后,鬼修徐嵩取下安放在傳送陣上的三十六塊上品靈石,派遣一只小鬼將其帶出“墜魔谷”交給了這個周家筑基修士。

三十六塊完整的上品靈石,可以使用傳送陣三次,這些靈石留在周家,既可以用作救急的儲備資金,也能等周陽下次過來后,繼續用作啟動傳送陣之用。

另一邊,回到無邊沙海修仙界后,那些周家筑基修士便按照周陽此前所言,先將這次極西之地之行的所見所聞寫成游記,放入藏經閣和學堂之中供全族修士閱覽,然后才各自回歸原先崗位恢復工作。

至于周陽,則是把周廣翔叫到了靈犀峰上的洞府中單獨談話。

“這次極西之地之行雖然短暫,但想必已經讓你打開眼界認識到外面世界的廣博了,說說看吧,有什么感想。”

洞府內,周陽給自己和周廣翔都泡了杯靈茶,然后端起茶來一邊享受這種來自極西之地特產靈茶的芳香,一邊示意這位侄兒談談此行感想。

“要說最大的感想,就如九叔您當初所言一樣,井底之蛙窺見了井外天地的廣闊,震驚無比!”

“尤其是晉陽國之行,觀摩了那個巨大的琉璃天坑后,侄兒真正直觀認識到了元嬰期強者的強大,也明白九叔您為何一定要前往流云洲修仙界修行了。”

“記得九叔您以前教導過侄兒,說是如何提升家族修士對于家族的認同感和忠誠度,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他們一條上進之路通道,讓他們知道只要忠于家族,為家族付出足夠的貢獻,就能通過家族給予的幫助不斷上進,邁入更高境界。”

“侄兒現在才明白九叔您當時這樣教導侄兒的真正用意,明白您的良苦用心!”

“您不是要拋棄周家,而是要獨自一個人扛下所有,為周家后輩們開擴出一條直通真仙大道的成仙之路,一條充滿希望和光明的通天之路!”

周廣翔目光崇敬的看著周陽,神情激動,充滿了敬仰和崇拜之色,用充滿了激情的語氣,昂然說出了自己的感想。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么?

周陽看著眼前迷弟一樣用崇拜無比的目光望著自己的侄兒,心中不知怎的有股竊喜之意。

他前往流云洲修仙界修行,主要原因當然還是為了自己修為提升,以及更方便尋找自己需要的各種靈物。

其次才是為周家打開一條通往外界之路,讓周家的后輩們能夠像自己一樣走出無邊沙海,見識外面世界的廣博和精彩。

至于什么一個人抗下所有,為家族后輩們開辟一條通往真仙大道的成仙之路,這純屬周廣翔自行腦補過度了。

也許等他成仙做祖后,這話可以這樣說。

但現在,私下里說說沒啥,傳出去的話,怕是要成為一個高階修士圈子的笑柄。

現在嘛,針對著周廣翔有些腦補過度的回答,周陽并未否認什么,只是微微頷首,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明白這些就好,以周家現在的勢力,這無邊沙海修仙界現在已經成為了困住我們的牢籠,以后我們所做的事情,就是要打破這個牢籠接觸外面更為廣闊的世界。”

“九叔我可以做打破這個牢籠的錘頭,但是出了牢籠后,周家能否在外面更為殘酷的世界中立足生存下來,卻還是得看你們自己的本事。”

“這種在強者環伺環境下,如何帶領家族生存發展的事情,黎宏在極西之地那邊就做得很好,這次福韻母子也一起回來了,你可以通過他們來了解那邊周家這些年的經歷,汲取有用的經驗措施來助你優化家族管理方式。”

“你在極西之地想必也了解過大光明仙宮和逆光盟之間歷次戰爭的情況了,據九叔我所知,此界各大修仙界之中的修士戰爭情況,都是與此大同小異,以后周家走出無邊沙海修仙界,勢必會參與到修士戰爭之中,你以后可多組織家族修士進行大型戰爭演練,形成一項家族傳統,這樣以后真走出去了,能少流很多血。”

“這也可能是九叔我最后一次教導你這些事情了,以后的周家,真正就完全交給你了!”

周陽說到最后,不由輕輕一嘆,有不舍,有眷戀,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隨著修為越高,越來越多的修行上面事情要做,他是真沒有什么空閑時間來操心家族的事情了。

有那個時間,他更愿意多學幾門神通,或者是提升一下煉器術和制符術,甚至是陪道侶游歷修仙界,都比操心這些事情好得多。

主要是,他做上述的事情,都對他修行有益,能夠實實在在的從中獲益。

而操心家族事務,不但對本身修行沒什么裨益,還有可能扼殺后輩修士們在這方面的天賦。

周家發展到現在,各種制度已經健全了,周陽也不覺得自己親力親為的話,可以比周廣翔做得更好多少。

就如他所言那樣,限制了周家更進一步的原因,在于無邊沙海修仙界的本身地理環境因素,而這不是他和周家現在有能力改變打破的。

既然如此,他只能先暫時抽身出來,努力提升自己,等獲得足以打破這種桎梏的力量后,再來帶領周家沖破桎梏,邁入一片新天地。

在此之前,周家只要穩住內部局勢就行了,而這方面,周陽相信周廣翔這個侄兒完全能夠做到。

周廣翔此時已經明白了他的心跡,并非常理解贊同他的選擇。

因此聽完他這最后一番告誡之語后,當即便起身對著他深深鞠躬一禮,神色肅穆的莊嚴說道:“侄兒唯有盡我所能,為九叔守好家族,靜待九叔王者歸來的那一日到來!”

“是得道歸來!”

周陽糾正了一句。

周廣翔連忙改口道:“是,侄兒唯有盡我所能,為九叔守好家族,靜待九叔得道歸來的那一日到來!”

然后叔侄二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接下來,周陽并非在無邊沙海修仙界多做停留,把一切都交托給周廣翔后,他就帶著徒弟陸雪薇和五個周家年輕修士一起前往了流云洲修仙界。

這次離開,周陽把那件“幻云舟”法器留給了周廣翔,方便以后周家修士翻越斷云山脈前往流云洲修仙界之用。

以后除非無邊沙海修仙界發生大事,發生了周陽不得不回來解決的事情,不然他都不會再輕易回來了,連通兩地的任務,到時候只能交給周廣翔他們這些紫府期修士來承擔。

叔侄二人已經商議好,每隔三五十年,都會讓人前往流云洲修仙界尋他匯報一些家族這邊情況,順便從他那里帶走為家族這邊代購的各色靈物。

沒了“幻云舟”這件法器,周陽一次帶著多人翻越斷云山脈,果然危險了不少,路上好幾次都撞上了突然出現的妖獸。

幸好他神識強大,總能提前發現妖獸身影,或是悍然出手拿下,或是及時轉向避開,總算沒有出什么事情。

等到了流云洲修仙界后,周陽卻是在鎮岳仙城的時候,就和徒弟陸雪薇分開了。

陸雪薇已經不方便再在“流云商盟”的地盤內出現,周陽讓她帶著同行的五個周家后輩先去仙陽城落腳,等待自己下一步安排。

他自己則是直往流云仙城而去。

到了流云仙城外,易容變作一個極西之地修士模樣的周陽,果然發現了郭家對于自己下發的通緝令,不過那通緝令上的樣貌,卻是他上次易容后的樣子。

郭家人倒是也不傻,猜到了他可能是易容了,所以通緝令上面又把陸雪薇的畫像也附帶了,并且還將他在“煙云山”外那一戰用過的法器、神通信息寫在上面。

可惜這種連通緝之人具體名姓都沒有的通緝令,象征意義更大于實際意義,能夠找到人才是怪事。

御獸宗通緝周陽的時候,好歹將他各種信息都貼在了通緝令上,就這,也不過是走了狗屎運逮住過他一次罷了。

說到底,修仙界太大了,修仙者數量也太多了,流動性更是非常大。

除非是掌握有被通緝者的血液、毛發等物,然后借助各種秘術手段追蹤,不然想要靠發通緝令的形式找到人,當真是大海撈針,能否找到人,全看運氣。

不過以防萬一,周陽還是沒有急于和道侶蕭瑩見面,只是通過“靈犀玉佩”給其報個平安后,便在流云仙城大肆采購了起來。

他這次過來,將周家那棵“凝元果”樹所結的二十三顆靈果全部帶來了,這些都是要用來煉制筑基丹的。

而幾十爐筑基丹煉制,即使有主材料,所需輔助材料也不是一般地方能夠湊齊的。

好在他現在是在流云仙城,一個有靈石就能買到絕大部分修仙界靈物的地方。

數十萬下品靈石灑下去,他就采購了足足三十份煉制筑基丹的輔助材料。

因為經常有流云洲修仙界各地宗門家族的修士前來流云仙城進行大宗物資采購,周陽這種大量購買煉制筑基丹材料的事情,也沒有引起什么人懷疑。

他金丹期的修為,足以讓很多別有用心之輩不敢生出什么壞心思了。

如果不是現在不想高調惹事,周陽甚至都想在流云仙城中心商業區的“易寶石”上面發布重金求購“玉液金丹”的信息。

要知道他現在身上可是帶著接近五百萬下品靈石!

那“易寶石”乃是一件特殊法器,修仙者若是需要什么寶物而無法通過正常渠道購得,便可以支付一定的使用費,將自己所求之物的名字和所愿付出代價錄入其中,這樣只要有人愿意出手的話,就可以通過“易寶石”看守者得知求購寶物之人留下的聯系方式,自行聯系交易。

只是因為這種交易沒有任何人作保,一旦選擇私下交易,一不小心就有被人殺人奪寶的危險。

周陽現在只想安靜的找個地方把“蒼龍煉體訣”和其它幾門神通學會,等他將這些事情做好,實力大增無懼任何同境界修士后,他自然會再來這流云仙城一趟,重金求購自己想要的一切寶物。

東西采購好后,周陽才給道侶蕭瑩發送了信息,讓她走出洞府與自己匯合,然后二人一起離開流云仙城趕往了仙陽城。

只是二人趕了幾日路,剛正式飛出“流云商盟”的地盤沒多遠,周陽就忽然停下了身子,一臉嚴肅的看著身邊道侶問道:“瑩兒,你真按照我的交代,沒有通知柳家就出來了嗎?”

蕭瑩和他結為道侶多年,聽到他忽然這樣問,頓時意識到了什么,不由俏臉一白,連連搖頭道:“沒有,自從收到夫君你的消息后,妾身就按照你所言,把最近為柳家煉制的靈丹和洞府出入令牌放在了洞府中,直到離開之時都未曾告知柳家半點消息。”

“既然如此,為夫明白了,你等下全力護住自己,跟在為夫身邊,千萬不要離開為夫腳下的祥云。”

周陽微微點頭,交代了道侶幾句,而后冷冷一笑,森然說道:“既然有人活膩了想要送死,那就成全他們好了!”

他話音剛落,似乎明白已經被他發現了行蹤,在他身后二三十里外,忽然白光一閃,現出了一個右臉留著一道猙獰刀疤的丑陋大漢。

這丑陋大漢別看人長得丑陋,修為卻是實打實的金丹七層,而且其這種獨特的外貌,周陽看了后竟然也覺得有些眼熟。

他稍一回想這熟悉感從何而來后,便忍不住一瞇雙眼問道:“閣下就是曾經血洗落星宗和劫掠紅月城,人送外號黥面人屠的伍彪?”

“黥面人屠”伍彪,真實來歷不詳,曾經一人屠戮過有著金丹期修士坐鎮的小門派落星宗,殺盡落星宗山門內當時存在的七百零八名弟子,無一人逃走。

后又潛入紅月仙城中,擊殺紅月仙城鎮守金丹期修士,劫掠整座仙城,殺人數百。

這只是“黥面人屠”伍彪做過的最大兩件惡事,其人還做過的其他惡事,不知凡幾,大概其本人也沒有去數。

此人窮兇極惡,被流云洲修仙界多個大勢力共同懸賞通緝,周陽之所以覺得此人眼熟,就是在進流云仙城的時候,從郭家通緝自己的通緝令旁邊,順帶看見了關于此人的通緝令。

而他沒記錯的話,此人的腦袋價值可是絲毫不比他低上多少。

而這時候,面對著周陽的疑問,疤臉大漢伍彪臉上那道蚯蚓一樣的疤痕微微一抖,眼神凌厲的看著他回道:“既然識得本座,還如此鎮定,看來你果然如他們所言那樣,不能以尋常金丹中期修士來看待!”

他們?

周陽面色一怔,然后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