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六十二章:血債要用血來償

更新時間:2020-09-0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幾年前初見周陽之時,就得到過周陽許諾說會給他們一個晉升紫府的機緣,當時周通越和黎宏便隱隱猜到了結果。

現在當真從周陽手中得到了兩份珍貴萬分的“紫心玉髓”,二人盡管早已在兩百多年修行歲月中養成了喜怒不驚的氣度,此時也是驚喜萬分,連忙跪地磕頭謝恩不已。

他們是周家的老人,雖然離開周家已經上百年了,卻也知道周家的規矩有多嚴,知道這“紫心玉髓”有多難得。

現在,周陽愿意為他們兩個二百多歲的老頭破例一次,將這等珍貴的寶物用在他們身上,這份恩情之大,難以回報,完全對得起他們二人這些年為家族所做的付出和犧牲了。

二人拿到這種寶物之時,不由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激動興奮之色。

這時候的二人,萬分慶幸自己二人當初選擇了追隨周陽來這極西之地。

雖然來這里讓他們吃了很多苦頭,受了很多委屈,但也因此獲得了周陽這位家族老祖的看重,前后賞下了大量靈物助他們修行,讓本來靈根資質很一般的他們,也能夠順順暢暢的修行到筑基九層,如今更是賜下“紫心玉髓”這等靈物助他們開辟紫府。

人生總是需要面臨無數次選擇,一次對的選擇,也許就能改變自己一生的命運,周通越和黎宏二人,無疑就做對了選擇,獲得了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當然,能否最終成功改變命運,還得看他們自己。

灰巖山脈并不具備可以沖擊紫府的條件,所以接下來,周通越和黎宏把周家那些剩下的筑基期修士全部召集到一起,稍微透露了一下周陽的真實身份后,就帶著“紫心玉髓”前往了由大云國最大宗門天鼎門建立的“天鼎仙城”租聘洞府開辟紫府。

去除周通越和黎宏二人,灰巖山脈這邊的周家筑基期修士還有十人。

這十人里面,年紀最大的當屬黎宏那位道侶周福韻,已經將要滿二百二十歲了,并且因為二十多年前沖擊紫府期的時候用力太猛,落下了難以痊愈的傷勢,其實早就失去了和人斗法戰斗的能力,連御劍飛行都難做到,只能勉強保持正常的行走能力。

其余九個筑基期修士,因為都是周陽第一次到達極西之地后才出生的,年齡倒是都還不大,最大的也就百歲出頭,修為最高者也才筑基四層。

這時候,周陽把這十人都叫到洞府中,也是準備和這些周家修士進行一場深度談話,讓他們了解一下真正的周家是什么情況。

“福韻你就不用行禮了,說來你會落到這種地步,也有我的一份責任,是我沒有來得及完成當初對你的承諾!”

洞府中,周陽看見白發蒼蒼一副老嫗模樣的周福韻準備向自己俯身行禮后,連忙揮袖打出一道法力扶住她,面上也露出了一抹歉意。

當初為了讓周福韻和黎宏結為道侶,他曾許諾過對方,以后等其修為達到筑基九層后,會給予她“紫心玉髓”的優先兌換權。

只可惜等周福韻修為提升到筑基九層之時,他卻還被困于“穹天仙境”之中,這份承諾也就食言了。

所以才導致周福韻在沒有“紫心玉髓”的幫助下就強行沖關,以至于落下難以痊愈的傷勢,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他這次過來了解清楚情況后,對此確實有些自責。

“老祖宗您不必自責,沖擊紫府失敗,是韻兒自己福薄,沒有那個福分,怨不得老祖宗您,韻兒也知道老祖宗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周福韻低聲回應著周陽的話,那自怨自艾的語氣,聽得周陽一陣皺眉。

換做其他周家子弟,敢在自己面前流露出這種悲觀情緒,他肯定是要呵斥一番的。

不過周福韻現在已經夠慘了,他若再訓斥的話,不僅顯得他沒有人情味,也怕讓這個信心破碎的女人受到更大傷害,當下也只能硬生生忍了下來。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下自己的情緒,沉聲說道:“錯了就是錯了,老祖我還不至于為自己的錯誤不認賬,你開辟紫府的事情我已經無法幫你,但是你可以向我提一個不太過分的要求,只要能夠滿足你的,我都可以答應你!”

聽到他這話,周福韻還沒說什么,洞府內其他九個周家筑基修士都是目光一熱,臉上滿是羨慕之色。

這些修士剛得知周陽這位金丹期修士和自己周家的關系,有些人現在都還沒有消化這個消息帶來的震撼,但這都不妨礙他們明白周陽這句話的意思代表著什么。

其中一個長相普通的黃衣筑基修士目光尤為熱切,他滿臉期待的看著周福韻,嘴唇動了動,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一下吸引了周陽的注意。

他見此人面相和黎宏有幾分相似,馬上就明白了,此人定然是周福韻和黎宏所生的兒子。

周家九個筑基修士里面,周通越和黎宏各有一個兒子位列其中,這點周陽此前已經從他們口中知道了。

“老祖宗厚愛,韻兒感激不盡,就請老祖宗將澤謙這孩子帶回無邊沙海修行吧,另外等老祖宗回家族的時候,還請帶上韻兒一起,落葉歸根,韻兒也想死后葬于赤虎山上的族墓中!”

周福韻渾濁的雙目掃了一眼滿臉熱切之色望著自己的兒子周澤謙,心中一嘆,還是不忍拂了這孩子的意,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周陽聞言,當即便一口答應道:“沒問題,等老祖我返回家族的時候,就會帶你們母子一同離開,并從我私人名目上劃出十萬家族貢獻點給你兒子!”

一個周家筑基期修士,除非筑基成功后只進不出,不然等他坐化之前,留給后輩的家族貢獻點肯定達不到十萬。

周澤謙也許還不明白這么多家族貢獻點意味著什么,但周福韻知道,周陽的這份補償,足以讓自己兒子以后的修行之路一片平坦,起碼在紫府前不用擔心家族貢獻點不夠用的問題了。

“老祖大恩,韻兒感激不盡,澤謙,快給老祖磕頭謝恩。”

她連忙出聲讓自己兒子給周陽磕頭道謝,自己也跟著彎腰深施一禮。

這次周陽沒再拒絕,坦然受了他們母子一禮,然后才一揮手道:“好了,敘舊的事情,以后再說,現在老祖我先和這些后輩們說說家族如今的真實情況吧!”

接下來兩年,周陽就在灰巖山脈中和周家那些修士待在一起,一邊等待周通越和黎宏沖擊紫府的消息傳來,一邊也是趁機給九個周家筑基修士講解修行之道,講解周家本族在無邊沙海修仙界的情況,擴散自己和周家的影響力,讓這些周家修士明白他們的根在哪里。

極西之地的周家筑基修士對于自家突然多出一個金丹期老祖,意外之余,都是驚喜無比,而當他們得知周家本族竟然在無邊沙海之中占據著大片綠洲靈山,成為一個小修仙界的霸主后,更是心生無限向往之意。

有句名言說得好,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城。

極西之地周家的修士,和無邊沙海修仙界的修士,就是這種情況。

在極西之地周家修士的眼中,只看見了周家修士在無邊沙海修仙界的自由和權勢財富,那是他們在極西之地這邊無法得到的東西。

他們無法想象,一個筑基期修士就占據著一座三階靈脈和一個綠洲,統治十幾萬凡人和數十個練氣期修士,是何等令人向往的生活。

他們無法想象,筑基期修士都能在五階靈山上面擁有一處獨立洞府,是何等令人艷羨的生活。

他們被周陽話語中周家筑基修士的豐厚待遇給迷住了心神,無比渴望自己也能成為其中一員,獲得那種他們往日里做夢才敢想象一下的豐厚待遇。

而當他們向周陽這位金丹期老祖詢問這些之時,周陽總會溫和的說道:“當然沒問題,你們都是我周家的子弟,只要是我周家的子弟,都將一視同仁,絕不會虧待每一個忠于家族的族人。”

金丹期修士的話語,這些筑基修士還是很相信的,這種存在完全沒有騙他們的必要。

于是,周陽只是一番話語,便初步獲取了這些周家修士的好感,不少人已經開始期待以后美好的新生活了。

這就是掌握權勢者和力量者的威信。

換做是金丹期以下的修士,哪怕是周通越和黎宏這兩位滄元仙城周家元老級的家主和長老,這樣說也許能唬騙住那些涉世不深、不明情況的年輕族人,但是這些知道家族內情的筑基修士對此只會嗤之以鼻,根本不會相信他畫的這張大餅。

然而當這個畫餅的人換成周陽這位金丹期修士后,這些人卻信了,因為他們知道,同樣是畫餅,周陽有把餅變成現實的力量,而他們那兩位靠“幽冥血契”逼他們效忠家族的家主和長老不可能有這種實力。

這種事情即使是放到凡俗之中也是一樣,當某個地方發生大事,民心惶惶不可度日之時,普通人即使知道真相,告訴這些民眾,也不會有多少人相信,甚至直接訴責他造謠。

但若是換成掌握地方權勢的父母官出面說話,哪怕他說的和事情真相完全相反,相信他的民眾也會遠遠大于說出真相的那個人。

這就是權勢的力量!

當然,靠畫餅只能暫時獲得人心,想要真正令人信服效忠,還得把餅化作現實,讓人真正品嘗到肉餅的香甜美味后才行。

這一點,周陽倒是有充足的信心能夠辦到。

極西之地這邊周家的修士數量并不多,哪怕按照無邊沙海修仙界周家修士的待遇來給,他也給得起。

這樣等了兩年多時間后,周陽終于等到了周通越和黎宏的消息。

結果讓他半喜半憂,喜的是黎宏成功開辟紫府,晉升成為了紫府期修士,壽元得以再次延長。

憂的是周通越開辟紫府失敗,受了內傷,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靜養才能恢復,可能直到壽元大限到來都未必能夠完全養好。

于是他接到消息后,只能讓周通越的兒子先帶著療傷靈丹去“九鼎城”照顧其父,讓黎宏回來準備周家遷徙返回滄元仙城的事情。

等到晉升紫府的黎宏返回灰巖山脈后,周陽直接將他叫到了洞府中,說出了自己的安排。

“未免出現什么紕漏,你們先以不堪忍受大云國那些大家族的苛刻條件為由,分散遷徙返回虞國,等你們到了虞國后,老祖我再以幫李家報仇的名義,帶著李慕白前往滄元仙城擊殺耿忠,屆時會根據你提供的名單鏟除其同伙幫兇,為你們重回滄元仙城鋪路。”

“之后老祖我就不能再出面了,一切只能你們自己搞定,老祖我最后能夠給你們的幫助,就是讓廣翔在一場地下交換會上將一具四階傀儡換給你,再給你留十枚筑基丹!”

周陽不是不想多給黎宏留些底牌,但以周家此前的底蘊,若是一下拿出太多高階寶物,反而會讓人懷疑周家和他的關系,給其帶來滅頂之災。

更何況,他這次給予周家的幫助也已經夠大了,兩份“紫心玉髓”和四階傀儡獸,再加十枚筑基丹,加起來差不多也得七八十萬下品靈石。

還有他親自出手擊殺耿忠,攪亂滄元仙城的局勢,這些都不是沒有代價的。

黎宏是個聰明人,聰明人都知進退,明事理。

對他來說,周陽這次給予的幫助,已經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了,所以他根本沒有半點和周陽討價還價的想法,周陽怎么說,他就怎么答應,最多就是在一些細節方面提一些自己的建議。

這樣商議了幾日后,周陽便先一步離開了大云國,前往磐石荒原匯合還在那里躲藏的周廣襄夫婦,順便聯系應該已經游歷歸來的周廣翔等人。

而黎宏則是很快就照著他的安排,以自己晉升紫府期為由,拒絕了大云國那些家族的招攬,并安排周家修士陸續撤出大云國。

黎宏晉升紫府后,周家已經不是那種可以隨便揉捏的軟柿子,大云國那些家族對于黎宏的不識抬舉雖然有些惱怒,卻也沒想因此就真的對他們動手,只是確定他們準備離開大云國后,就沒管他們了。

遠在磐石荒原中的周廣襄夫婦,一直遵守著周陽的叮囑,沒有試圖外出打探任何外界消息,

他們甚至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李家被耿忠滅族的消息。

直到周陽歸來,說了這趟出去的經過,順帶提了李家被滅族的事情后,這些人才知道外面這幾年竟然發生了這么多大事。

“耿忠老賊,我李慕白和你不死不休!”

荒原上,李慕白得知李家被滅門的慘況后,眼前一黑,好懸沒暈過去,等他回過神來后,便目眥欲裂的望著滄元仙城長嘯怒吼了起來。

周陽見到他這幅樣子,連忙對周廣襄打眼色示意她安撫自己的道侶情緒。

等到李慕白在周廣襄和一雙兒女的安撫下冷靜下來后,周陽才看著他說道:“此事你們李家算是受我連累,人死不能復生,周某也無法多做什么,只能幫你宰了耿忠,滅掉那些他的幫兇,以告慰你們李家那些隕落之人的在天之靈!”

“廣襄這些天都把以前的事情和我說了,九叔你沒錯,錯的是郭金虹那老賊,錯的是耿忠那忘恩負義的禽獸!”

李慕白睜開一雙血紅的雙眼回望著周陽,先是搖了搖頭,沒有把李家被滅的責任完全推在周陽身上,而后牙關一咬,面目猙獰的低吼道:“晚輩現在只有一個請求,請九叔您去殺耿忠的時候,帶晚輩一起過去,晚輩要親手殺了這個忘恩負義的禽獸,親手殺光他們耿家的所有修士!”

滅族之仇,不共戴天!

李慕白平常性格可能有些懦弱,但是在得知李家全族被滅的噩耗后,他卻只想復仇,滿腦子都只有“復仇”二字。

盡管周陽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這時候看到他這個樣子,心中也是一陣慚愧。

李家被滅,他有一些責任,但那責任并不大,因為就像李慕白所說,遷怒李家完全是郭金虹的責任,他周陽其實并未借助李家的任何力量躲避“逆光盟”通緝。

反而在救李慕白離開滄元仙城后,他還讓李慕白傳訊提醒了李家小心郭金虹拿他們泄憤,是他們自己不重視他的警告。

但是利用李慕白對于耿忠的仇恨去幫周家重回滄元仙城,這事周陽做得就有些不道德了。

他心中有愧,便想做出點什么補償,當即就說道:“等報完仇后,慕白你就和我們一起回無邊沙海修仙界吧,李家雖然被滅,但還有你,還有你的兒子女兒他們呢,等到了無邊沙海修仙界后,我會給你們劃出一座靈山,讓你們在那邊重建李家!”

“多謝九叔,不過晚輩現在沒心情想這些,一切還是等晚輩完成復仇之后再說吧。”

李慕白情緒不高的隨口道謝了一句,對于周陽的話卻是并不怎么上心。

他已經被仇恨蒙蔽了心神,報仇之前,什么事情都無法讓他上心牽掛。

周陽明白這點后,也不再多說什么,只是讓他再等一些時間,等周家成功遷徙回到虞國境內,傳來訊息后,他再動手。

這樣沒過去多久,周廣翔先一步收到他消息找到了磐石荒原這邊。

周陽當即將一具四階中品傀儡給了他,讓他去虞國某座仙城等待,等黎宏帶著周家修士進入虞國后,就會進入仙城與他一同參與一場地下交換會,然后將傀儡換到黎宏手中。

至于為何是四階中品傀儡獸而不是四階上品傀儡獸,當然是因為四階上品傀儡獸需要上品靈石催動,并且以周家的底蘊,也不大可能拿得出能夠交換這種寶物的靈物。

幾個月后,周家修士進入虞國,周廣翔和黎宏完成東西轉交并傳來消息后,一直耐心等待消息的周陽,立馬就帶著早就等得不耐煩的李慕白前往了滄元仙城。

他和李慕白先收斂修為改易容貌潛入了滄元仙城之中,一直到城主府外后,才突然顯露出修為暴起出手擊殺了城主府外的守衛。

等到正在修行的耿忠察覺到不對勁,開啟城主府陣法之時,周陽已經身處城主府之內了。

以前耿忠覺得,憑借著城主府的陣法幫助,就是金丹后期修士來了他也可以不懼。

但是等到他和周陽交手后,他頓時有種自己被騙了的感覺。

周陽這次追求速戰速決,沒有任何留手的想法。

他先祭出了從周廣翔手中收回來的五階虎人傀儡獸,然后將“獅火如意”、“太陰斬魄刀”、“震天銅鑼”等數件法器全部祭了出來,連同自己的本命法器“乾陽金塔”一起壓向了耿忠。

到后面,他甚至還祭出了“乾陽寶珠”這件七階仙器,釋放出了強化版的“乾陽真火”在城主府內四處縱火。

于是乎,在他這一輪猛過一輪的攻勢下,城主府的大陣首先就支撐不住,被他硬生生打爆了!

失去陣法輔助后,金丹三層的耿忠在周陽手中沒走了三個回合,就被他以“寂滅燃魂神光”配合本命法器“乾陽金塔”給收進塔內鎮壓了起來。

此時從他暴起動手,到耿忠被擒拿鎮壓,才過去一刻鐘不到,城內其他耿忠的爪牙才剛集齊人手趕到這里想要救主。

這倒是省了周陽一家一家的去滅門了,當即便放出許久不用的十六柄“大衍神光劍”,輕松絞殺起了這些耿忠最忠誠的幫兇。

他神識強大,又早就記住了黎宏和李慕白給自己繪制的耿忠幫兇名單,這時候神識覆蓋大半座滄元仙城,只要看見名單畫像上面的人,當即便有飛劍過去取了那人首級。

而在周陽點殺著那些紫府期或者筑基九層的耿忠幫兇之時,李慕白卻是帶著滿腔仇恨殺進了城內耿家的莊園。

莊園的陣法已經被周陽幫他打破,里面耿家的強者也被周陽所殺,他紫府六層的修為,完全足以碾壓莊園里面修為最高不過筑基后期的耿家修士。

血腥的殺戮,一直持續了半個時辰才結束。

當李慕白渾身染血的走出莊園之時,里面已經沒有一個活著的修仙者,只有滿地的無頭尸體!

李慕白專門準備了一枚儲物戒指用以盛裝那些尸體的頭顱,他要以血還血的效仿耿忠對待李家修士那樣,用所有耿家修士的頭顱在滄元仙城外壘成京觀,祭奠那些枉死的李家族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