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中原烽煙

更新時間:2020-10-21  作者:明斷天啟
在劉備插手關中的同時,中原大地上的戰火不僅沒有停止燃燒,反倒愈發的旺盛。

在劉備初入雒陽之時,袁紹本是心有忌憚,在豫州正面戰場上的攻勢都略略的放緩了些,加強了兩翼的防御,防止被劉備包抄。

然而過了兩個月,雒陽朝廷只是很官方的進行了“調停”,由天子下詔命令劉寵、劉繇與袁紹各自罷兵,朝廷會派遣人員來調查先帝死因。

劉寵自然是很想罷兵的,豫州固然強大,但汝南在袁紹手中,猶如斷去了一條臂膀,再打下去,最終的失敗者必然是他,而非袁紹。

而且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劉寵很清楚自己沒有下令刺殺天子,自然不懼調查,如果朝廷能夠證明是袁紹弒君,劉寵恐怕做夢都會笑醒。

至于逾矩違制之事,劉寵自恃血脈高貴,只要低頭服軟,不失封王之位,在這一點上,袁紹是不及他的。畢竟以袁紹的所作所為以及袁家的罪行,夷三族都是輕的。

劉繇也很想止戰,本以為聯合劉寵就能與袁紹打成平手,屆時其余諸侯必然會介入。結果袁紹以一敵二,還連戰連勝,劉寵如今尚還有退路,準備“中心開花”的劉繇已經瀕臨絕境,隨時都有敗亡的可能。

但袁紹不可能同意朝廷的調停,且不說他心知肚明天子是因何而死,這事雖然是許攸擅自所為,但他袁本初說不清楚,也擺不脫干系,弒君的罪名沒人擔得起。

單說袁本初此前的種種權臣行徑,便已是不見容于朝廷,他已經走上了一條不進則亡之路,再沒有回頭的機會。

他唯一的機會,便是在劉備整頓完畢、吞并兗州之前將豫州納入掌控,借荊揚豫三州,他還有一絲翻盤的機會。

畢竟據他所知,劉備在北方可謂是大動干戈,動了不少人的利益,在冀州一次性處理掉上百名官員就是例證。

普通人只知道稱贊魏王執法嚴明、賞罰分明,他卻能看出來劉備勢力的內部矛盾不小。

再加上劉備本就是依仗荀攸、荀彧等新生代士人,以及李澈、關羽、張飛這種沒什么背景的寒門、庶民、豪強起家,這些人要在朝廷掌權,必然會和老一輩的官員產生沖突,奉天子以討不臣,可是一柄雙刃劍。

強秦都能因為內部矛盾而崩潰,袁紹也抱著這樣的希望,希望在長期的僵持中,北方的反對派會慢慢靠向他,以此達成強弱逆轉。

“所以什么調查?通通都是廢話!”許攸一臉不屑,大聲道:“陳王弒君,眾所周知,朝廷還要調查什么?準備偏袒劉姓宗親,借此打壓太尉?可笑至極!”

一眾幕僚紛紛附和許攸,許子遠的神情沒有絲毫異樣,繼續大聲斥責陳王的“逆行”,以及鼓吹袁紹的“忠心”。

逄紀有些不耐,這種沒營養的廢話聽多了有什么用?旁人不知,他們這些袁紹的心腹親信多少能猜出一二內情,劉辯的死,許攸脫不了干系,這廝倒是面皮極厚,不愧是兩度謀劃大逆之舉的陰人。

“好了,朝廷的使者已經回去了,許君也不必這般一直抓著不放。當務之急,一是想辦法如何盡快拿下豫州,時間不等人啊。

其二嘛……雒陽來的消息很有意思,魏王竟然準備更易官制,這可是天下未定之時!有此事羈絆,魏王短時間內恐怕無暇南顧,正是明公之良機啊。”

逄紀甚覺匪夷所思,他是見過劉備的,是以更加無法理解劉備為何會做出這種決定。對于各大諸侯來說,盡快吞并更多的地盤,搶占先發優勢才是根本,而這位魏王卻似乎總是不緊不慢,此前受制于盧植,如今又開始變易官制,仿佛根本不想要爭霸天下。

郭圖笑道:“想來魏王自覺坐擁五州一域,已是席卷天下之勢,故而以此彰顯存在,以圖后事。只是未免太過心急,失之穩重啊。”

眾人一哄而笑,唯袁紹、荀諶、逄紀、許攸等寥寥數人面色肅然,笑聲漸息,袁紹沉聲道:“并非他心急,而是他所圖甚大,不得不此時來做。”

荀諶點頭道:“明公所言不差,想來魏王也知道,變易官制,最大的反對力量來自于坐在高位上的人。正如此時,他要面對朝堂上三公九卿的反對,乃至整個三公府掾吏以及他們背后家族的反對。

可這并非無法應付,魏王起家不是倚靠這些人,他完全可以依仗元從的權力、兵力達成目標。但假如魏王能夠平定天下,那時候再變易官制,遭遇的反對力量可就非同小可了。”

一些腦筋轉的快的人頓時恍然大悟,四海承平之時,高位者必然已經全部替換為從龍的元勛功臣,那時候這些曾經忠心耿耿的勛臣們便會成為劉備最大的對手。

而如今他們卻是劉備最鋒利的利刃,變易官制不會損害他們的利益,甚至會有所增益。

郭圖面色漲得通紅,四大謀臣,唯他一人自作聰明的嘲笑,此時頓覺顏面全失,不敢怨懟袁紹,卻將帳記在了荀諶的頭上。

逄紀沉吟道:“友若所言有理,魏王此時是不得不為。但縱然此時面對的壓力相對較小,但也絕對非同小可。魏王勢必會被牽扯大量的精力,謀劃關中已經是極限了,要參與到中原大戰來,恐怕是力有未逮。

許攸悠悠道:“三公九卿是泥塑木雕,不足為慮。三府的掾吏才是大麻煩,這些人是朝廷真正做事的人,上傳下達離不開他們。三公九卿若去,這些操持天下事務的掾吏又該何去何從?

魏王若心狠些,可以將三公九卿盡數下獄誅殺,但他決計不可能將那數百上千的掾吏誅殺,這些人沒什么大背景,卻也不是可以被隨意誅殺的小人物。”

袁紹漠然道:“劉玄德既然做了,那必然是有準備的,只是他未免小看了吾。既然他認為已經勝券在握,那就讓吾打醒他的夢,一個月內,揚州戰事必須平定,明春之前,吾要看到劉寵的首級!”

請:n.biqukan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