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四十三章 平定關中(八)

更新時間:2020-09-28  作者:明斷天啟
從龐德的視角來看,閻行用斷矛將馬超抽翻在地,不能動彈,和殺了馬超也沒什么兩樣。

奉命前來救人的龐德不由得大怒,持槍戳翻了兩名上前綁縛馬超的韓遂軍卒,又一槍刺出,逼退了久戰力乏的閻行,俯身一把抓起不能動彈的馬超,探了探鼻息,才微微松了口氣。

但馬超遭重創,若不能把兇手抓回去,龐德也無顏去見馬騰。將馬超交給副將,命他帶人回陣,龐令明轉身對閻行怒罵道:“閻賊!受死!”

閻行大驚失色,他與馬超鏖戰良久,早已力乏,再加上武器斷裂,一身武勇可以說只剩十之二三,面對勇冠西涼的龐德,他自覺根本不是對手,只能撥馬后退,暫避鋒芒。

然而龐德之悍勇比起馬超有過之而無不及,憤怒驅使之下,普通士卒根本無法阻擋他分毫,只能眼睜睜看著龐德離閻行越來越近,然后拿槍使棍,狠狠抽在閻行背上,把這位西涼驍將抽得一口鮮血噴出,險些痛暈過去。

龐德憤怒之下終究還有理智,閻行是韓遂親信,馬超既然沒死,閻行也不能隨便殺掉,否則韓遂必不會善罷甘休。

但他也錯估了閻行的堅韌,一擊之下,閻行竟未如他所想一般墜馬,而是伏在馬上繼續奔馳,轉眼又拉開了一段距離。

眼見已是深入陣中,龐德也只能恨恨道:“且饒你這賊子一命。”撥馬回陣,不敢戀戰。

“混賬!”看到昏迷的馬超,馬騰雙目充血,幾欲發狂。

雖然馬超平日里很渾,但其武勇過人、膽識拔群,素來深得馬騰喜愛,馬騰也往往以馬超為傲。如今雖然怒其自陷險境的莽撞行為,但舐犢情深,尤恨傷其至此的閻行,更是遷怒于韓遂。

龐德下馬請罪道:“末將無能,未將閻賊擒回,請主公降罪。”

馬騰揮揮手讓隨軍醫師將馬超帶下去治療,沉著臉搖頭道:“大軍之中兇險莫測,閻賊又素來以武勇著稱,此非你之過。已傷了吾子,若再斷吾臂膀,吾又如何能安?”

龐德聽的心頭一熱,抱拳道:“末將請命再戰,必擒此賊!”

“不,你不能去。”馬騰冷冷的道:“呂奉先不是一心請戰嗎?且先鳴金收兵,過了午時,讓他約戰閻彥明!”

心中暴怒,但馬騰也知道不能沖動。龐德和呂布不同,是跟隨他多年的臂膀,呂布折了沒事,龐德卻不能有事。

恰好此戰本就是因為呂布和韓遂的矛盾而起,因此傷了馬超,馬騰已有遷怒之意,讓呂布上陣與韓遂搏殺,也算一泄心頭惡氣。

眼見龐德不追了,閻行強撐的一口氣頓時泄空,從馬上翻身滾了下來,旁邊的士卒連忙上前把他攙扶起來,幾人合力架著癱軟的閻行來到了韓遂身邊。

居高臨下,韓遂已經看見了事情始末,眼見閻行這般慘狀,他也怒道:“戰陣搏殺豈是兒戲?馬壽成既然敢讓他兒子上陣,就該有喪子的準備!其他人都死得,就是他馬壽成的兒子死不得?”

閻行吐出一口淤血,顫聲道:“將軍……勿要因屬下而動怒,合則兩利,分則兩害啊!”

“可他馬壽成不想兩利!”韓遂一甩袍袖,冷聲道:“原本是心照不宣的事,讓馬超上陣又是為何?想敗我軍一陣?今日你傷了馬超,馬壽成斷不會善罷甘休,事已至此,倒不如先分個勝負,再論其他!”

半日鏖戰,鳴金收兵,呂布也終于如愿出城,見到了一臉沉重的馬騰。

“奉先,你與文約有所誤會,吾本不想讓你出戰,但今日阿超在陣前遭了閻彥明的毒手,令明隨后出陣,也未能擒下閻賊。如今已是別無他法,只能由你上陣,此非命令,是吾私人懇請你為吾兒報仇!”

馬騰眼眶紅腫,隱隱可見淚花,顯然悲痛至極。呂布毫不猶豫的單膝跪下,肅然道:“屬下與小將軍亦師亦友,即便主公不下命令,屬下也要請戰報仇!閻賊依仗自己癡長小將軍幾歲,便這般囂張,恃強凌弱,屬下斷不能容忍!請主公放心,只要閻賊敢應戰,稍后屬下必生擒閻賊獻于主公!”

馬騰一把扶起呂布,動容道:“奉先!吾今日方知何為忠義!”

“布受主公恩遇良多,安敢不效死命?”呂布熱淚盈眶:“何況本就是布一時沖動,才有今日之戰,累及小將軍與諸位同僚,布罪莫大焉!

待生擒閻賊之后,請主公將布綁縛,獻于鎮西將軍,如此必可兩家和睦,共治關中!”

馬騰面色大變,周圍諸將更是群情洶涌:“我軍早間已是大有優勢,豈有勝而低頭之理?”

“正是!更何況長安城池堅固,長久堅持下去,韓賊必退!何須奉先犧牲自己?”

“奉先高義,但不管是我等還是主公,都斷不會如此行事!西涼男兒,唯知義字!”

呂布泣聲道:“因布之故,已有千余兄弟埋骨于此,再戰下去,布于心何忍啊!”

“攻伐之間,自有死傷,豈有怨懟之理?奉先奪長安而獻主公,于我等也大有裨益,安能坐享其成而不愿死戰?若有這等樣人,吾等也瞧他不起!”

馬騰面色隱隱有些發紅,好在西涼壯漢,面色本就紅潤,也不明顯,他輕咳一聲道:“正是此理!此前對士孫君榮吾便有過回應,斷不會做出賣大將之事!

今日看來,韓文約已是早有野心,梁興和楊秋許是受了他的密令,刻意來長安尋釁。吾此前之處置太過委屈奉先,今日便復奉先漢陽太守之位,此戰過后吾會上稟天子,表奉先為將軍,以彰功績。”

“主公英明!”眾將紛紛拜倒,呂布也恭聲道:“主公賞罰分明,布從無委屈。也不敢與主公并為將軍。”

“這有何不敢?”馬騰擺擺手,大聲道:“奉先正是當世英杰,不可久居人下,待破了韓賊,你我共治關中,豈不快哉?”

請:n.biqukan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