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九十八章 來使(下)

更新時間:2020-08-19  作者:明斷天啟
牽招有些訝異的看了看使者,撫須問道:“使者倒是頗通中原文化,不知在匈奴官居何職?”

“在下忝為大單于近侍,現任左骨都侯。”

骨都侯,南匈奴外姓大臣,屬于單于近臣,輔佐單于處理軍政要務。匈奴極其重視血脈,諸多官職非單于子弟不可擔任,譬如左右賢王,那位右賢王去卑追溯數代之前也與呼廚泉有同一個祖先。

骨都侯則是非單于子弟的外姓臣子所能達到的極致,當初羌渠單于被謀害,南庭擁立須卜骨都侯為單于,他死后卻無繼承人,正是因為他分屬外姓,登位實在是名不正言不順,若再強行由他的血脈繼承,恐怕要鬧出大亂子。

不管怎么說,骨都侯地位極高,雖比不得左右賢王,但一般卻極受單于親信。這位左骨都侯能在一介司馬面前謙卑至斯,倒是讓牽招提高了些警惕之心。

牽招抱拳道:“大單于的誠意本司馬已經感覺到了,竟然由左骨都侯親自來做使者,甚是榮幸。”

左骨都侯連忙側身讓開,回禮道:“牽司馬切莫如此,匈奴是圣朝臣屬,在下這骨都侯與司馬比起來一文不值,不敢當司馬行禮。

雖是受奸人蒙蔽,我族終究給圣朝帶來了不便,單于甚是愧疚,故遣在下前來認罪伏法,愿受圣朝法紀處置。”

牽招皺著眉頭踱步到主位坐下,蹙眉道:“爾等可知此番作亂給魏王帶來了多大的麻煩?魏王本可一戰拿下兗州,卻因為爾等之故,張儁乂將軍不得不領軍西來,以至兗州戰事陷入僵持,不得不退。領軍的衛將軍也因此受到朝野責難,甚是怨恨爾等。

衛將軍乃魏王臂膀,當朝重臣,權傾朝野,被他惦記上了,呼廚泉大單于覺得自己有幾個腦袋夠砍的?”

身份挑明,左骨都侯也不再是一副倉皇的樣子,他微微彎腰,恭敬的道:“若是魏王心中有怨,匈奴愿傾全族之力補償。將來衛將軍再攻兗州,我族也愿隨之出征。

還請牽司馬從中斡旋,大單于必不忘牽司馬之大恩大德。”

牽招啞然失笑,搖頭道:“你倒是看得起我,我不過一介軍司馬,秩千石,如何能說動魏王和衛將軍?”

“我族也算有些消息來源,牽司馬與魏王相交莫逆,遲早有一飛沖天之時,何必妄自菲薄?大單于也甚是欣賞牽司馬,愿以珍寶相贈,以結友誼。”

牽招笑了笑,不見動心之相:“可衛將軍與魏王關系卻是更近,并且南下兗州的關、張二位將軍與魏王情同手足,他們也甚是怨憤爾等叛逆,我又豈能為了你們的逆行而得罪他們?”

見牽招油鹽不進,左骨都侯咬了咬牙,腰彎的更低了:“那不知我族要如何做才能讓魏王與諸位重臣消去怒火?”

“你們來的倒是及時,今日晨間才收到鄴城的消息,衛將軍準備上奏天子,修筑雒陽與長安之間的大道,連通二都,以為策應。只是如今中原戰亂,人口凋零,難服徭役。匈奴既然忠誠于圣朝,想必天子也愿意賜下恩惠,允爾等如漢人例,行服徭役,如何?”

“你!”左骨都侯霍然變色,怒道:“匈奴勇士生長于馬背,放牧牛羊,逐水草而居,豈能做那些工匠之事?”

牽招臉色也冷了下來,冷聲道:“左骨都侯這話好沒道理!中土漢民無不以為天子效勞為榮,徭役本乃中土漢民之特權,今特許爾等,不知感恩也就罷了,竟敢口出妄言,眼中可還有天子?”

“兩漢近四百年,未有如此成例!”

“那便自如今始!”

見牽招臉上隱現怒色,左骨都侯也從怒火中稍稍清醒了些,強自按捺住怒意,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牽司馬此言,殊無誠意!不知可還有其他條件,一并說出來商議一番。”

牽招似是有些不耐煩了,敲了敲案幾,冷聲道:“匈奴悖逆圣朝,妄動兵戈,謀害護匈奴中郎將,皆是單于管教不善之故。自即日起,單于嫡子當入朝為侍,常慕王化,以修儒德,方知天威不可逆。為做懲戒,百年內的匈奴單于亦需入朝,以贖罪孽。”

仿佛一道驚雷炸響,將左骨都侯驚的頭暈目眩,他喃喃道:“豈有此理!豈有此理!自冒頓單于以來,未有如此之恥辱!”

“呵!”牽招冷笑一聲,拍案而起道:“本朝臣工,非恩蔭庇佑者子孫皆為庶人,無不日思夜想求一蔭官,尤以宮中郎侍為宜。如今爾等謀逆,非但不行株連,還蔭單于子為郎官入侍天子,此乃莫大之恩德,爾等卻覺得羞辱?莫不是心中并無為臣之念,還妄想與天子平起平坐?”

左骨都侯頓時嚇得一哆嗦,連忙道:“匈奴絕不敢有此妄念。只是……單于子入侍天子本乃榮幸,但單于乃我匈奴之主,蛇無頭不行,國中豈能一日無主?如此要求,未免有些不近人情。”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牽招面露詫異之色:“左骨都侯,你是否搞錯了什么?爾等叛逆后戰敗,自當有所懲戒,前者為獎,后者自然是懲戒,若是不服,再戰過便是。張文遠一直覺得爾等不過草芥一般,正是他建功立業之時,才一直不想談判。

你們若還要打下去,也不必再談了,吾去喚醒張文遠便是。”

說著抬腳便欲外出,左骨都侯連忙抓住牽招左臂叫道:“司馬且慢,再議便是,再議便是。”

“三個條件,一個都不能少!”牽招用左手比出一個“三”,冷聲道:“若你做不了主,那就回去問問呼廚泉單于,看看他是作何想法。”

雖然覺得這條件帶回去呼廚泉會生撕了他,但左骨都侯也知道,牽招已經算是下了最后通牒,根本不能談下去了,而他作為單于親信,自然知道如今已是窮途末路。

若非單于還壓著,赫牧萬騎長恐怕已經降了,到時候投降都趕不上第一份,恐怕單于寶座不穩。如今人為刀殂我為魚肉,也沒有太多談判的余地了。

念及此處,左骨都侯也只能恭聲道:“既如此,那在下便將這些條件帶回去告知單于,大單于自有決斷。”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