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九十七章 來使(上)

更新時間:2020-08-19  作者:明斷天啟
由于赫牧的不配合,南匈奴大軍陷入了停滯,呼廚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牽招帶人來援,然后在大帳中無能狂怒。

而數日后當晉陽方向漢軍來襲的消息傳來時,呼廚泉連憤怒的勁都提不起來了,有氣無力的問道:“烏桓人呢?他們就這樣看著漢人把我們包圍了?”

“回稟大單于,烏桓人已經撤回了雁門,他們……他們說大單于不是漢人的對手,他們寧愿和鮮卑人合作。”

“愚蠢!”呼廚泉還是忍不住怒罵出聲:“這些短視的混賬,他們沒讀過漢人的書嗎?我們敗了,他們能落得了好?這是在并州,鮮卑人能靠得住?”

但木已成舟,呼廚泉也知道自己只是無能狂怒,雁門烏桓比起南匈奴鬧的事要小不少,將來就算投降,漢廷也不會嚴厲處罰,沒必要跟著匈奴人混。再說了,論起血緣親近,烏桓和鮮卑的關系還是更近一些。

怒氣發泄過后,呼廚泉揉著額頭問道:“漢人占了晉陽,想必有話讓你們帶給本單于?”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這……”晉陽來的敗軍有些懵,詫異的回道:“漢人并沒有讓我們給單于帶話。”

呼廚泉愣住了,神情漸漸變得苦澀起來,良久之后,嘆息道:“是想讓本單于主動低頭啊,也是,如今勝負已分,他們自然沒必要再開出優渥的條件。”

“大單于,王庭還有四支萬騎隊,是否要傳信求援?”

“求援?是求來給漢人送戰功吧?”呼廚泉冷笑道:“漢軍主力已至,就算傾全族之力,也不可能戰勝了。人數相仿的情況下,我們什么時候打贏過漢人?沒能在一天內擊退那五千漢軍,我們就已經敗了。”

王庭四支萬騎隊中,單于于直屬一支,右賢王去卑手上一支,此戰雖敗,呼廚泉自己的班底卻沒有損失多少,倒是屠各胡元氣大傷,其他部族都有所削弱,也算達成了一半的目的。呼廚泉自然不愿意再把自己的親信拉來損耗。

“給兩位萬騎長傳信,讓他們來中軍主帳議事,若是不來,也不必再領軍了。”

當日夜間,匈奴大營中摸黑行出數騎,直往漢軍大營而去。張遼和牽招在主帳見到了來使的呼廚泉使者,張遼冷面如煞,不耐煩的道:“大晚上的,擾了本校尉清夢,拖出去斬了。”

匈奴使者當即傻了眼,他略略知曉些漢人文化,兩軍交戰不斬來使的道理還是懂的,豈料這名漢人將軍竟然不按常理出牌。驚慌之下他倒是忘了,若張遼真的想殺他,又豈會見他?

“校尉莫急!”牽招伸手虛按,阻住了上前的士卒,他起身對張遼抱拳道:“校尉,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雖是蠻夷之使,但我軍仍需以禮相待,以彰圣朝之德。”

張遼哼了一聲,斥責道:“牽司馬,你在教本校尉做事?好大的膽子!”

“不敢!”牽招不卑不亢的道:“職責所在,不得不勸,校尉不在乎臉面,魏王卻在乎,圣朝更是在乎!”

“大膽!”張遼一拍案幾,霍然起身指著牽招罵道:“混賬東西!本校尉率軍血戰兩日,立下赫赫戰功,匈奴人盡數膽寒,才會有使者來談判,那么是否談判自然由本校尉來決定,何時輪得到你這佞臣?不過仗著與魏王有舊,爾膽敢以下犯上?”

牽招頓時氣急,漲紅著臉回道:“張校尉居功自傲,非君子也!你心中可還有對魏王的敬畏之心?再者,汝所率五千精騎乃本司馬直屬,不過暫借與你,若無那五千精騎的軍械,汝焉能立此大功?貪天之功,也敢在吾面前吹噓?”

“臨戰膽怯的懦夫!汝不敢面對匈奴大軍,那精銳自然有德者居之,本校尉冒死一戰,到你口中卻成了貪天之功?好沒道理!”

“吾不與你糾纏,此時關鍵在于這使者如何處置,你若一意孤行,吾必向兩位將軍參你一本!若他們不管,那吾便向鄴城報告,總有人能治得了你!”

張遼臉上閃過一絲遲疑,嘴上卻不饒人的道:“本校尉怕你不成?一介胡虜,殺便殺了,你能奈我何?”

說著,提劍便往那使者走去。使者早被二人的爭執嚇懵了,此時見張遼提劍而來,連忙大叫道:“牽司馬,救命!”

牽招怒急,大叫道:“攔下張校尉,否則軍法處置!”說著便一把抓起使者往外跑去。

帳中士卒既不敢違抗命令,又不敢真的去攔下張遼,只能是結成人墻拖延步伐,不過數息,牽招與使者便沒了影子。

“嘖。”張遼把手中長劍一擲,懶洋洋的道:“罷了,回營睡覺去。”

牽招拉著使者一路跑回自己的軍帳才松了口氣,對驚恐的使者道:“到這里就不妨事了,張文遠固然蠻橫,卻也不敢擅闖本司馬的營帳。”

使者連忙行禮道謝:“多謝這位司馬的救命之恩,草原下民感激不盡。”

牽招擺擺手道:“吾非是救你,只是職責所在罷了。大王有好生之德,不想生靈涂炭,若斬了你,與匈奴必然不死不休,那便有違大王之意,張文遠一心求功,吾卻只是一心為大王考慮。”

使者若有所悟,點頭道:“不管怎么說,是牽司馬救了我,草原人最記恩情,將來一定會報恩的。”

牽招聞言頓時不悅:“爾等若真的記恩,又豈會忘恩負義掀起戰亂?當年日逐王比單于險些遭了蒲奴單于毒手,正是圣朝庇護,才有了今日的南匈奴。

爾等身為日逐王比單于之后,怎敢悖逆圣朝,荼毒生靈?”

使者連忙道:“我族深慕王化,感佩天恩,又豈敢謀逆?司馬有所不知,自中平年間,屠各部與族中叛逆弒殺羌渠單于以來,我族內事便難以自主。單于雖有心與圣朝修好,但礙于消息閉塞,一時被奸人蒙蔽,誤將那后將軍領兗州牧曹操當成了忠臣,才鑄下如此大錯。

如今單于已然迷途知返,知曉魏王之威德,斷然不敢再做悖逆之事,還請司馬稟明魏王,知我族一片忠心。”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