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大巫祝

更新時間:2020-05-05  作者:明斷天啟
臨菑的戰事毫無懸念,三萬精銳對上十余萬久戰皆疲的賊寇,可謂是一鼓而下。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掃清了圍住臨菑的賊寇,

當李澈、陳群和田豐三人到了城門前時,臨菑的守軍還如墜夢中,愣愣的不知道該怎么做。

“漢建威將軍、巨鹿太守、靈壽侯李公在此,焦使君何在?”

嗓門特別大的魏續一聲暴喝,頓時驚醒了城頭上的守軍,連忙回道:“卑職已遣人前去稟報使君,還請將軍稍待。”

“放肆!我家將軍位賜特進,朝堂之上與九卿同列,便是你家使君也要尊稱上官。將軍不遠千里引軍來援,汝安敢如此無禮?速速開門!”

這些士卒自然是不大明白官職區別的,有些暈暈乎乎的道:“使君有令,未得準許不得開門,違令者斬。卑職不敢違抗啊,還請尊駕恕罪。”

魏續勃然大怒,自從跟著李澈以來,到哪去都是備受尊敬,如今叫個城門都叫不開,唯恐李澈看輕了他,怒道:“汝欺人太甚!”

言罷,便伸手去摸背后的弓箭。

“住手,且勿沖動。”李澈一聲喝止了他,繼而轉頭對陳群和田豐道:“看來這焦和在士卒中還有幾分威望。”

陳群掃了一眼城頭,搖搖頭道:“倒也未必啊。”

田豐頷首道:“不錯,將軍請看那些巫祝打扮的人,他們便如焦和的監軍一般,這樣時刻嚴密的盯防,自然無人敢輕易違背。”

李澈冷笑道:“本官聽聞有士人監軍、外戚監軍乃至宦官監軍,倒是第一次見到巫祝監軍,著實是大開眼界。”

陳群也是一聲嘆息,搖頭道:“看來焦刺史當真是篤信求神問卜之法,兵者,國之大事,卻任由巫祝監管士卒,真真是不可思議。”

田豐冷笑道:“豐恍如置(shēn)于商代,動兵必有巫祝相隨,看來焦刺史當真是向往上古之治。”

幾人說話間,城門緩緩打開,吊橋也慢慢放下,李澈笑道:“那就會會這位新任的青州刺史吧,看看他到底是何緣由,這般遲至。”

(shēn)材瘦削,面色蒼白的男子走在最前面,(shēn)后緊跟著的卻非州吏,而是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shēn)上稀奇古怪的打扮揭示了他的(shēn)份——巫祝。

“將軍遠道而至,下官有失遠迎,請將軍恕罪。”

一州刺史在權力上大于一般太守,本不至于如此。但當這名太守是縣侯、將軍,還位賜特進之時,便是州牧也得平等以待。

更別說此時是李澈帶兵來援,強弱之勢還是很明顯的。

“匪寇肆虐,得北海孔相君傳信后,牧伯便急遣本將前來救援,所幸焦刺史守城得力,才保住了臨菑一城生靈啊。”

焦和連忙道:“下官不敢居功,全賴天子洪福,才得上天垂佑僥幸護住臨菑。可惜力有未逮,以至于只能坐視匪寇肆虐青州,是下官失職啊。”

李澈心下暗暗生疑,這焦和的談吐舉止完全不像是信奉巫祝之人,倒真像是一名忠君(ài)民的好官。瞥了眼焦和(shēn)后一言不發的巫祝,李澈笑道:“焦刺史(shēn)后這位是何許人也?看起來頗得信任。”

焦和一愣,卻聽那巫祝說道:“老朽山野村夫,僥幸得習一些秘術,可得蒼天垂憐。聽聞黃巾軍大逆不道,膽敢違逆蒼天之子,又傳播黃天邪說,是以出山襄助焦使君,以期能正本清源,使天下人重知蒼天之貴。”

李澈險些沒笑出聲來,這背景是三國,又不是《封神演義》,從哪里蹦出來的老神仙?

焦和卻連連附和道:“正是如此,大巫祝神力廣大,有蒼天垂佑,正是有大巫祝之助,臨菑才如此穩如泰山啊。”

聽完這一番話,李澈輕輕掃視周圍,卻見出城的士卒中有許多面露不忿之色,不動聲色的道:“聽聞前些(rì)子臨菑城內曾經沖出了一批高喊蒼天庇佑的士卒,卻被黃巾賊寇圍殺,不知是何緣故?”

那大巫祝嘶啞著嗓子,怪笑道:“他們對蒼天的信奉不誠,而黃巾賊所信的黃天雖非真的上天,卻也有法力,所以才有這般結果。”

李澈聞言頓時睜大了眼睛,一副被驚住的模樣,事實上他也確實很震驚。這種說法,簡直就是中外神棍古往今來的通行模板,不是我法術不靈,是你心不誠。

在東漢末年,發現這樣一個奇葩,倒也確實很有意思。

事實上漢朝的邪(吟)祭祀并不少見,尤其是近些年戰亂頻發,百姓于困苦之中自然會尋求精神的寄托,也就給了這些裝神弄鬼之輩生存的土壤。

而這一(tào)路對于搜刮民財非常有效,也因此得到了許多豪強地主的支持。例如城陽景王劉章,為齊悼惠王劉肥之子,當年在誅除呂氏之時頗有大功,是以后世立祠紀念。

而曹(cāo)為濟南相時卻發現濟南之地竟然大興劉章祠堂,一國之內數逾六百,難道這些人真的這般尊敬一個三百年前的諸侯王?無非是巧立名目,用以搜刮民財、奢侈享樂罷了。

面前這弱不(jìn)風的大巫祝,其背后想來也有不少豪強大族的支持。焦和這樣一個看起來(tǐng)精明的人,卻在大巫祝開口后原形畢露,當真是可悲可嘆。

焦和連忙道:“將軍勿要驚詫,大巫祝神通遠不止這些。下官晚至,便是因為大巫祝在為下官施法驅邪,以免沖撞了將軍。”

“若大巫祝真有這般能為,本官自是要舉薦給朝廷,希望能一舉掃清天下黃巾,還寰宇一個清平啊。”

那大巫祝眼睛一亮,稍稍放低些姿態,說道:“黃巾邪說蠱惑百姓,使蒼天道統不傳。天子乃蒼天之子,正合天命統御四極,老朽既然承蒼天之恩,自然要為天下除此邪祟,此乃分內之事。”

焦和笑道:“若將軍真有此意,還請入城一行,下官已備有宴席,臨菑父老翹首以盼,期望將軍能降恩一見。”

李澈上前拉住焦和,親(rè)的笑道:“使君這般說話就太過生分了,既然到此,自然是要見一見東道主,否則豈不是失禮之舉?”

言罷,拉著焦和就往城里走,而魏續連忙引三千士卒跟上,焦和望了望,正待開口,卻又被李澈打斷道:“臨菑千年古城,本官早就頗為好奇了,還望使君能夠帶本官觀賞一番啊。”

眼見士卒已經踏上吊橋,焦和也只能放棄掙扎,一臉茫然的為李澈解釋起臨菑歷史。

陳群與田豐相視一笑,悠然道:“將軍這變臉的功夫倒是越來越純熟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