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九十八章 常山之戰(終)

更新時間:2020-04-09  作者:明斷天啟
滹沱河南岸,趙國軍營內,一名短須精干的壯年文士,一名白發長髯,配銀印青綬的老年高官相對而坐。

壯年文士姓董名昭,字公仁,現任趙國相。而老年官員便是現任常山相孫瑾。

孫國相年老體衰,又不擅兵事,秉著不添亂的想法,也就沒往主戰場湊。畢竟李澈雖然督三郡剿匪事,職銜也只是太守和將軍,比他們高不了多少。

三名兩千石高官一起擠到主戰場去,很容易發生矛盾,也很難決定由誰做主。

李澈官爵稍高,但資歷太淺,一增一減之下和兩位太守倒是旗鼓相當。

而董昭作為趙國相,這邊也暫時沒什么戰事,作為東道主的孫瑾為表禮節,也是需要前來接待一番的。

揚了揚手中的信紙,董昭嘆道:“孫相君手下有能人啊。”

孫瑾輕撫長髯,沉聲道:“子龍乃常山俊秀,為常山父老所信重,自然才能卓著。只是既然匈奴人從白陘谷走了,看來井陘這邊也可以撤防了。靈壽戰場鏖戰了八九日,兩軍都是疲憊不堪,董相君這支生力軍一旦加入,想來必然能有奇效。”

董昭擺擺手,笑道:“孫相君莫急,靈壽戰場上數萬人鏖戰,據線報來看,建威將軍已經漸漸有了優勢,本相這三五千人就算加進去,也只是錦上添花,反倒有搶功嫌疑。

建威將軍深得使君信任,此戰之后更將威震河朔,輕易得罪不得啊。”

“哼!”孫瑾聞言頓時有些不悅,冷聲道:“戰事緊急,早一日勝利便能少戰死一些將士,焉能為了功績而置將士性命于不顧?此非仁者之道,董相君此言大謬!”

“誒,孫相君誤會了。本相又豈是這般人?只是另有些許打算罷了,可以大大減輕常山國的損失。”

孫瑾微微瞇眼,淡淡道:“愿聞董相君高見。”

“白陘谷的事已非秘密,以白陘谷之險,可以說匈奴人被發現的時候,他們的計劃就已經失敗了。這種愚蠢到極點的險計,也唯有賊寇與胡人蠻子才能想出,就算強攻井陘關,也好過這般行險。

黑山賊這幾日愈發勢弱,想來張燕已經知道了白陘谷的消息。沒了援軍,黑山賊已經沒有了勝利的希望。至于為什么到現在還沒有崩潰,想來是張燕沒有告知賊寇們實情,那么若是能打破賊寇的幻想,想來其效果遠勝趙國這點人馬。”

“計將安出?”

董昭輕輕一笑,輕聲道:“營中還關了不少的賊寇,都是此前趕著投靠張燕,結果被我軍追上的黑山賊。而張燕營中想來還有不少他們的親友,這些人也餓了三五日,拷打了許久。現在送回去吧,讓他們死前和親友團聚一下。”

孫瑾一愣,隨即冷汗刷的一下從背上冒了出來,蒼老的面孔上也開始滲出汗珠,哆哆嗦嗦的指著董昭,仿佛在看一個屠夫。

本以為董昭此前審問賊寇是為了套問情報,原來卻是在這里等著的。經過饑餓與拷問虐待的俘虜,就算放回去也不可能有戰斗力,還能瓦解張燕軍中的士氣。

但這般行為太過殘忍,熟讀圣賢書,講求仁義的老國相一時有些難以接受。

“老國相不會是同情這些賊寇吧?背叛朝廷、劫掠平民、占山為王、勾連胡虜,哪一條都是該死的罪過!本相給他們最后一次團圓的機會,已經是朝廷的仁義了,從這些人從賊的那一刻開始,他們便不是大漢的子民,也不配被仁厚對待!”

孫瑾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他也只是一時有些難以接受,但幾十年官做下來,也不是天真之人。對待叛亂,朝廷從來沒有手軟過,平定黃巾的過程中,可是還筑過京觀的。

只是殺人是一回事,刻意凌虐,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沉默了半晌,孫瑾沉聲道:“你有想過后果嗎?清流不會接受這樣的行為,而據老夫所知,使君也是仁厚之人,你這般行為難免會招致使君反感。”

董昭嗤笑道:“清流?那是什么東西?一群整日里坐而論道,于國無益,于民無利的廢物罷了。滿口仁義,卻不知什么才是真正的大仁大義!

凌虐些賊寇,便能加快黑山軍崩潰,減少我軍將士傷亡,這是多么劃算的交易?

至于使君,我是國相,受刺史監察,但也不是刺史下屬,使君若是反感本相,自可向朝廷彈劾,但在此之前,本相要做自己該做的事!”

孫瑾深深的忘了董昭一眼,嘆道:“很多事不是這樣簡單的,萬事若皆從利的角度考量,仲尼又何必宣揚仁義禮智信?

人之于禽獸有何差異?便在這五字之中啊。今日這般對待賊寇尚還好說,畢竟都是罪大惡極之人。但心中沒有善惡的底線,董相君,你又如何保證自己將來不會把這一套放在百姓身上?

今日你若一意孤行,老夫也不便阻攔,但以老夫的看法,恐怕你真的會惡了使君與建威將軍。董相君,好自為之吧。”

言罷,孫瑾拂袖而去,空留董昭一人默然獨坐。

良久,董昭一聲嗤笑,自語道:“那便看看吧,總領冀北的建威將軍,又能說些什么?”

翌日夜間,雙眼通紅,面色枯槁的劉石在帳中大發雷霆,怒道:“這些狗官!狗官!沒有一個好東西!竟然用這般卑鄙的計謀!”

同樣神形憔悴的張燕反倒是沉默不言,只是閉目沉思。

沒有得到想要的反應,劉石抱拳道:“大帥,軍中糧草本就緊張,弟兄們也傷亡慘重,這一下多出兩三千傷員,還饑餓過度需要照料,仗還怎么打?

而且他們還在散播消息,言稱匈奴援軍不可能來了,軍心大亂啊。”

張燕微微張嘴,沙啞的聲音問道:“北邊沒希望了嗎?”

劉石沒好氣的道:“領軍的是趙云,還帶了三千人,匈奴人插著翅膀也別想從白陘谷出來了。”

趙云可謂是常山賊寇的老對手了,劉石深知這名真定豪杰的能力,早就放棄了指望匈奴人的想法。

“沒希望了啊。”張燕自語著點了點頭,良久后,輕嘆道:“那就降了吧。”

“什……什么?”劉石掏了掏耳朵,驚詫的問道:“大帥?你……是什么意思?”

“再打下去,也是憑白損耗兄弟們的性命,黑山軍已經沒有希望了,你帶著兄弟們降了吧。”

見張燕竟然隱隱有了精神,臉上還露出了微笑,劉石驚道:“那大帥你呢?你又要……”

“我也很想降了,但是不行啊,我與李明遠不共戴天,絕不愿居于他之下!這里有封信,你交給李明遠,告訴他,這是之前的賭注,他贏了,我送給他這份大禮。”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