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七十三章 對錯(上)

更新時間:2020-03-21  作者:明斷天啟
鄴城刺史府,送走了公孫越,劉備在庭院踱步了許久,神情忽明忽暗。

良久,似是做出某個決定,劉備抬步向外走去,卻猛然發現冀州長史荀攸正倚靠在梁柱邊望著他。

“公達何時來的?”

“約莫有小半個時辰了。”

劉備嘆道:“讓公達久候了。”

荀攸笑道:“無妨,這幾日忙的不可開交,難得有名正言順的休息時間,攸還要謝謝使君。”

半年相處,對荀攸的性子已經頗為了解,劉備并不接這話頭,而是問道:“公達有事要尋備?”

“使君這是準備去見盧中郎將?”

“不錯。”

荀攸緩緩搖頭道:“盧中郎將兩個時辰前已經離開了鄴城,前往河內軍營布防,籌備戰事,使君恐怕是見不到了。”

劉備眉頭微蹙,顯然有些措手不及。在劉備接任冀州刺史后,盧植為了穩定冀州情況,在鄴城常駐了大半個月,也順手解決了于毒的問題。

此前鏖戰,于毒所部被麴義殺傷慘重,肝膽俱喪。在盧植的壓迫下,于校尉乖乖交出了兵權,成為了光桿司令,這個魏郡最大的不安定因素被輕松撲滅。

之后盧植便一直在整肅于毒的部屬,將其打散重組,以便劉備更好的進行掌控。而理論上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盧植如今肯定還沒有完成這些操作,那他突然離鄴,倒是頗為耐人尋味。

“使君,有些事盧中郎將能理解,但無法接受,‘大義無缺,則俯仰無愧’,這是他讓攸轉告使君的。”

劉備怔怔出神,半晌后嘆道:“備讓老師失望了。”

荀攸肅然道:“如李明遠所言,盧中郎將所處時代與我等不同,若要踐行自己的路,那必然會與其有所沖突,這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使君想要一絲不茍的沿著盧中郎將的路走下去。

有些事情,詢問盧中郎將是得不到使君想要的答案的”

“那依公達之見,備想要的答案是什么?”

“豪放任俠的劉玄德,想要不顧一切的幫助公孫瓚。而冀州刺史劉使君,卻不能違背禮法。”

劉備一愣,旋即大笑道:“公達此言倒是有趣,然而我等上位之舉,難道不也是違背禮法之事嗎?此時再言禮法,豈不虛偽?”

“高祖陣前語項王‘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桮羹’,這妨礙大漢以孝治國嗎?”

荀攸微笑著說出堪稱大逆不道之語,劉備頓時勃然色變,怒道:“公達,慎言!”

“使君以為攸是在批判高祖?不,這正可見高祖神文圣武!天下禮法,并非人人樂于守禮,故而以刑法威懾,以君王教化。

項王無道,故而高祖取而代之,不管過程如何,在登臨大寶后,高祖明白禮法才是天下之本,能教化天下萬民守禮,這便是圣君。

韓馥無道,使君取而代之,此為天下計。然而使君以權宜之計離經叛道,難道還要教化天下離經叛道?豈不正應該肅正禮法,教化冀州萬民?

以攸之見,幽州之事,使君萬不可偏離禮法行事,否則人心難服啊。”

荀攸言辭懇切,劉備聽在耳中卻如五雷轟頂一般,這是荀攸第一次向他講述何為帝王之道,這其中的內容卻讓劉備震驚莫名。

“這……這豈不是厚顏……”想到荀攸所舉的例子正是他最崇敬的高祖劉邦,劉備還是硬生生將后面兩個字咽了回去。

荀攸大笑,搖頭道:“厚顏無恥?不,這叫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或者用商君之語更明白些,智者作法,愚者制焉;賢者更禮,不肖者拘焉。”

這些話往日劉備都看過,卻是第一次感受到這其中的無窮意味,荀攸的話語更是充滿了誘惑,仿佛有人在他耳邊呢喃:“正是如此,劉景升、公孫瓚,不過愚者罷了,智者作法,愚者正當受制啊。”

劉備的身子猛的一顫,眼神恢復了清明,但深處仍有一絲抹不去的疑慮。他喃喃道:“這便是世間的道理嗎?”

“王者制法,可立信守法,不可拘于法,否則便是作法自斃。但王者治民,卻是必須嚴守禮法,萬不可違背。百姓是民,世家是民,牧守們也是民啊。”

這話卻是讓劉備頓時驚醒,駁道:“如公達所言,備亦是民,安可用王者之法?”

荀攸眉頭微蹙,正待再言,劉備卻是道:“備身體略有不適,公達今日先回去吧。”

說完,劉備轉身便走,荀攸望著劉備的背影,良久幽幽一嘆。

鄴城一座大宅內,荀諶正與陳群對弈,看見大步走進來的荀攸笑問道:“公達,此行如何?”

荀攸沒好氣的道:“失敗了,攸昨日便對叔父說過,使君與旁人不同,催之過急反倒容易出問題,今日一試,果不其然。”

荀諶與陳群頓時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荀諶撫須疑道:“以諶一路所見,無論是參與義軍的牧守們,還是作壁上觀勢力弱小的太守縣令,無不有著勃勃野心,雖然完全沒有與野心匹配的氣量,但也足見世道之亂。

前日見劉使君,也絕非甘于人下之人,雄姿英發,有霸主之姿,如何會拒絕公達的提議?”

荀攸搖頭道:“使君有自己的堅持,他有勃勃的野心,但這野心卻也被他束之高閣,沒有到那最后一步,他萬不會打破自己的規矩。這亦是霸主的堅持。”

荀諶有些失望的道:“一步有差,則步步皆差。都到了這般時候了,還堅持著所謂的規矩,給自己增添麻煩,豈不可笑?公達所選,非明主也!”

荀攸駁道:“文王囚羑里,歸周之后可曾反商?

秦末逐鹿,陳勝吳廣首倡義軍,最后何在?天下之事,變幻莫測,便是占了先機,也未必能笑到最后。”

荀攸反駁的話語如連珠炮一般,荀諶抬手虛檔,苦笑道:“罷了罷了,諶不說便是。看來公達是真的很看好這劉玄德,可惜此人確實非諶之明主啊。

也罷,家里人在鄴城也已安頓下來,又有公達照拂,想來無甚問題,諶明日便南下,他日再決,看看是誰對誰錯。”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