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三十九章 廢立(五)

更新時間:2020-02-15  作者:明斷天啟
袁術昨日雖然明面上是遭到了蒙蔽,但其部屬紀靈帶人直入北宮,試圖劫持渤海王的舉動不管從那個角度來說都是大逆之舉。

劉辯會秋后算賬是在很多人意料之中的,但這秋天還沒過完,他就開始算賬,也未免太過性急。

袁紹不發一言,神色平靜的望向袁術,終于有了表現機會的袁公路站了出來,大聲道:“此言不知是誰上稟陛下,實屬對臣莫大的污蔑!”

“揚威將軍有何自辯之處?”

袁術大聲道:“天下誰人不知,我袁氏棟梁于此亂中驟然折斷,家叔與家兄慘遭亂軍屠戮,可謂是慘不忍睹!試問,若此亂乃微臣與吳、張二賊共謀,焉會有今日之事?請陛下明斷!”

不少人都輕輕頷首,這便是問題癥結所在了,袁隗和袁基是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袁氏的損失也是大的可怕,驟然跌落下頂級豪門的位置,若真是袁術與吳匡等人密謀,難道還是他故意害死自家棟梁?

而御座上的劉辯冷聲道:“揚威將軍為袁氏嫡次子,甚至地位不如曾經是庶子的袁司隸,難道心中沒有不甘?依朕之見,恐怕揚威將軍早就對太傅與太仆懷恨在心,趁機鏟除這一絆腳石才是要務!

至于證據,紀靈率軍直入北宮難道不是事實?張璋所部見到揚威將軍所部便盡數避讓,難道不是事實?”

百官中的一些人已經開始皺眉了,劉辯可能是由于急怒攻心,竟公然在朝堂上揭臣子的短,點出袁紹曾經是庶子的身份,實在是有失君王身份。

而袁術這邊的反應更是讓他們瞠目結舌:“荒謬!”

身為臣子,卻當殿怒斥天子之言荒謬,這已經是撕破臉的舉動了。

還不待劉辯發作,袁術繼續道:“袁氏能有今日,叔父與兄長功莫大焉!一為上公太傅,一為九卿太仆,俱是朝堂上最頂尖的人物,若沒了他們,袁氏驟然衰落,于臣有何益處?

難道憑臣區區一介將軍,袁本初一介司隸校尉,就能撐起袁氏的天?陛下以惡意揣測臣下,非是為君之道!

至于紀靈入北宮,乃是臣探查得知,吳匡與張璋陰謀劫持渤海王,臣假意與其合流,實則意圖保護王駕!而證據嘛……”

袁術冷冷一笑,劉辯頓時生出不好的預感。

只見袁公路拍拍手,殿外竟然直接進來了兩名侍衛,捧著一個托盤,而上面是一個用石灰腌過的人頭,正是吳匡。

劉辯已經沒空去計較袁公路為什么能喚來侍衛了,看到吳匡的人頭時,他就明白自己已經輸了。所有人都以為逃掉的吳匡,竟然死在了袁術手上。

百官中的劉和默默嘆了口氣,時也命也,劉辯無法按捺仇恨,不愿意接觸那些投降的士卒,是以不清楚吳匡的去向。

而劉虞昨日本已審出了這一情況,卻還沒來得及稟報天子,便被氣暈了過去。

他今日來上朝也是為劉虞傳話,但他和劉虞不同,在經過袁本初的一番煽動后,劉和選擇了閉口不言。

至于另一個知情人,劉和望向沉默的楊彪,不由得暗嘆一聲,當所有人都瞞著這位君王的時候,他和一個瞎子聾子也沒什么區別了。

袁術悲憤的大吼道:“吳賊發現臣之意圖后,惱羞成怒,在弒殺太后的同時對家叔與家兄痛下殺手!臣一腔忠心,累及親人喪命,如今卻還要被陛下無端指責!試問天理何在!”

劉辯騎虎難下,只能嘴硬道:“焉知不是淮陰侯、鐘離眛故事?”

袁術漠然道:“陛下比臣為淮陰侯,倒是臣莫大的榮幸,但終究是陛下一心揣測,若陛下僅憑天心揣測便要臣認罪,那臣也無話可說。”

被逼到墻角的劉辯開始掃視百官,希望從中找到能幫助他的人,然而這時他才驀然發覺,他能夠信賴和依靠的臣子已經沒了,而他還沒有成長為一名合格的“孤家寡人”。

微垂眼簾的楊彪,眼觀鼻鼻觀心的劉和,正襟危坐、目不斜視的百官,無不讓劉辯心中冰涼一片。

錦上添花者常有,雪中送炭者卻少之又少。御宇不過半載,劉辯還沒有屬于自己的威望,他的父親又是一名獨夫,要想找出一名忠心耿耿、不畏強權的臣子確實很難。

迫不得已之下,劉辯望向驃騎將軍皇甫嵩,問道:“皇甫將軍有何高見。”

皇甫嵩答道:“全憑陛下圣心獨裁,臣沒有異議。”

很符合皇甫嵩特色的回答,劉辯心下稍安,厲聲道:“袁公路,不如你先解釋一下,為何禁宮戍衛會聽你的命令?”

在經過昨日之亂后,劉辯將原本的南宮戍衛也遷移至城外,與北軍作伴,這些何進的舊部他一個都信不過。

然后調集了西園軍中的兩營作為南宮的戍衛,這些士卒都是皇甫嵩的舊部,雖然被何進打散到禁軍之中,但其何氏烙印不深,相對來說可信任度要更高一些。

卻不料袁術竟然能夠調動這些士卒,劉辯第一時間就懷疑上了皇甫嵩,經過試探后心下稍安,但卻疑慮難解。

“陛下可還記得管理禁軍的是哪位公卿?”袁術譏諷的問道。

劉辯眉頭一皺,想起了劉虞的匯報,他心下一跳,慌道:“衛尉何在!”

連呼三聲,卻無人反應,袁術輕笑道:“張衛尉此時正在敝府閑居,陛下在這里呼喚,他恐怕是聽不到的。憑借衛尉的大印,微臣也是完成了戍衛調動,將屬下成功送進了宮里。”

劉辯撐著案幾,怒道:“逆臣!”

袁術冷笑道:“還要感謝陛下多疑的性子,若非陛下看見皇甫將軍與我們同行,疑慮之下暫緩召集其他士卒,臣還要想辦法怎么蒙蔽圣聽,那可就太麻煩了。”

皇甫嵩微微挑眉,卻沒有多說什么,劉辯癱坐在地上,強撐著一口氣,怒道:“逆臣,你意欲何為?”

袁術冷聲道:“逆臣?微臣可擔不起這個稱呼!倒是陛下,伙同太后與大將軍篡改先帝遺詔,奪了渤海王的帝位,還假惺惺一副兄友弟恭的樣子,如何能為人君?”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