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宣傳攻勢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季漢長存愛搜書

季漢長存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

此前與邯鄲各族的交易,可以說是大棒甜棗并用,若無那幾百精兵,和最近拉起來的一千縣卒,他們未必會這么輕易的同意交易。

但很顯然,這些人并不甘心交出利益,不敢在正面反對,那就在背后下絆子。奴隸不肯歸為自耕農,那便無人種地,沒人的情況下土地不可能自行長出糧食。

要解決這問題,辦法倒是有。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動武,逼著他們收手,但這種辦法太蠢,會失人望,也無法解決百姓心中的憂慮。

或者放任不管,總有些人會渴望田地,但是否收苛捐雜稅卻不是短時間能顯現出來的,等到民眾相信縣衙,又會誤了墾地的時日。

也可以去向邯鄲大族低頭,付出一些代價來讓他們收手,但所謂“以地事秦,如抱薪救火”,這只會助長這些大族的氣焰,以后但凡他們有所不滿,便故技重施,那時節才真的令人頭疼。

李澈輕輕敲擊案幾,眼中冷光一閃,道:“看來得用點手段了,這大漢朝還在那,本侯是朝廷欽封的邯鄲縣令,些許鬼蜮伎倆,也想讓本侯低頭?”

翌日,縣衙布告欄前圍滿了人,兩名衙役方才將布告貼好,便有識字者被人簇擁上前,進行解讀。

“茲告邯鄲百姓,所謂農為固國之本,食為民人之天,國不可一日無農,民不可一日不食。趙國屢遭匪患,農耕不舉,民食無安,以致百姓流離。今吾奉天子敕命,撫邯鄲萬民,縣中有田巨萬,無有民耕,此乃怠政。

吾欲盡發田地與民,其屬為官,其用為民,田租五一,凡此三年,則屬歸于民。”

讀到這里時,已經有人小心求教,詢問何意。衙役笑道:“縣君之意,乃是念邯鄲生民不易,將縣衙此前收歸的土地盡數發與民眾。

但土地不能白給,前三年,每年五一抽稅,土地的地契仍然在縣衙里。耕滿三年,再將地契交予百姓。也就是只要種三年地,這地就是你們的了。”

“為啥不直接給俺們?還要種三年,五一之稅,這也太高了!”

“就是,大漢朝祖制,十五抽一之稅,憑啥要抽五一之稅?”

一番話下來,頓時讓方才還有所意動的人面露遲疑,甚至有人跟著一起鼓噪。

那衙役瞥了帶頭的幾人一眼,譏笑道:“土地直接給你們?怕是轉手又賣給了那些大族吧?縣君是念民生不易,才施行仁政,又豈能給你們這些人牟利之機?”

頓了頓,衙役又接著道:“縣君后面還說了,此前邯鄲有太多的無名稅目,今日起盡數免去,只收算錢與田租。但國事維艱,田租依世宗皇帝時例,十一抽稅。”

頓時一片嘩然,十一抽稅于承平年間本算苛政,是足以讓民怨沸騰的稅率。但在東漢末年這個大環境下,十一抽稅,沒有雜稅,那簡直是圣君才有的仁政。

別說十一了,就是五一、三一抽稅,都算得上是仁政,比起奴隸生活更是好上了不少。

但關鍵問題是,這話能信嗎?有人當即就問道:“聽說董卓叛亂毀了雒陽城,大將軍要征稅修繕,這稅難道也不收?”

本來準備開口的幾人頓時愕然,看向了那個人,一時間面面相覷,不知道這人從哪來的。

衙役當即大喝一聲道:“問得好!”

他一臉仰慕的神態,大聲道:“這便是邯鄲最大的仁政!你們可知縣君是何等人物?”

馬上有捧哏道:“縣君還是列侯之尊,這我們當然知道啊。”

“爾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縣君在雒陽時,乃是大將軍府上貴客,更曾經侍講于華光殿!”

一群人面面相覷,雖然不懂華光殿是什么,但大將軍之名還是知道的,何進當了四五年大將軍,威聲滿天下,都知道他是天子之下最大的人物。

“這華光殿又是什么去處?”

“天子讀書,便是在華光殿,縣君曾在此為天子講學。幾個月前,十常侍之亂,也是縣君親自入山救駕,將天子救出來的!”

這一道道勁爆的消息,把一群人炸的頭暈眼花,那衙役繼續道:“如今縣君主政邯鄲,親自向天子與大將軍上書,請念民眾不易,便如當年槐里侯一般。

先帝能為槐里侯免去冀州賦稅,天子又豈會為了小小的邯鄲而駁了縣君的懇求?”

典型的邏輯嫁接,偷換概念,將苛捐雜稅與雒陽修繕費對接,再將李澈和皇甫嵩對接。

但對于被大新聞轟的頭暈眼花的民眾來說,這些先入為主的消息一旦被接受,便是根深蒂固。

便如此前一般,他們已經不相信縣衙了,深信朝廷要加稅修雒陽,那么除非天子圣旨到了,鐵證如山,否則任何辯解都無用,他們只會自我催眠,加以解釋。

李澈便依樣畫葫蘆,用同樣的辦法讓他們相信,有這么個縣君在,能為他們遮風擋雨。

衙役繼續道:“土地自三日后開始發放,前十戶可分田兩百畝,前一百戶百畝,前一千戶五十畝,先到先得!”說到最后,衙役面色已經變得甚是古怪了。

圍觀者頓時眼睛通紅,有嫉妒,有艷羨,有渴望。連那些內應都忍不住了,先是大消息轟的暈頭轉向,再輔以競爭機制的重賞,便能拉來一大批人,而人是有從眾心理的。

在暗處的李澈看到民眾的反應很是滿意,示意韓浩道:“效果不錯,記得派人去各族的族田里宣傳。還有,記得找些厲害的老農,如果有精擅種地之人,本侯自己可以掏腰包。”

韓浩頷首領命,重頭戲本來就不在這邊,這里一是起擴散作用,二是拉動邯鄲城里那些失了田地游手好閑之人。

各家族田的佃農和奴隸,才是宣傳的重點目標,失了奴隸和佃農,這些大族怕是連自家土地都留著燙手。

李澈眼中寒芒閃動,這只是開始,等到后面再慢慢拾掇他們。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邯鄲農耕不舉,民多賣身以附豪強。澈分荒田于民,五一之稅,三年為其所有,民皆呼善政。

澈嘆曰:“昔世宗十一而征,民多有怨。今吾五一而征,民呼善政,豈不謬哉?”

——《季漢書·列傳第一》

季漢長存愛搜書

季漢長存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