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七十章 奴與民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回到縣衙,李澈喚來了韓浩與葉蟄,詢問起邯鄲的人口和土地。

葉蟄從袖中掏出竹簡,一板一眼的答道:“回稟縣君,經過初步的勘察,縣中如今共有民九千三百戶,約五萬口,各類田地共七十萬畝。”

李澈詫異道:“人口竟已不足萬戶?”

人口萬戶是個分水嶺,大于萬戶的縣是大縣,置千石縣令;小于萬戶的則是小縣,置三百石或四百石的縣長。

若是承平之時,勘驗人口,李澈頭上的冠梁馬上就得去掉一根。

葉蟄苦笑道:“這個……實際人口自然是不止的。”

“本侯不是讓你們把那些奴契全部撕毀嗎?”從邯鄲氏等大族手中換來的奴契被李澈下令劃歸為民,只是這些人連續三年的田租會變成五稅一。

看似是重稅,實則脫離奴隸身份后直接繳稅給官府,這些百姓的收入還要高不少。

“有很多百姓……并不想去除奴籍。”

李澈一怔,旋即眼睛瞇起,淡淡的道:“背后有人推手?”

“不止如此,而是民籍除了身份之外,確實沒有奴籍的日子好過。”

荒謬至極的話語,卻讓李澈無言以對。按照一般的歷史劃分,中國自秦朝以后便進入了封建社會,然而奴隸制度事實上還一直存在。

這些奴隸沒有尊嚴、身份、自由,依附于主人家的存在,《漢律》:奴不可告主,主死后無繼承人,方可復籍為庶人,其身份地位和財產基本無二。

雖說地位上較之先秦的奴隸要高上不少,但顯然還是處于社會的最底層。

然而在王朝末年,這些社會最底層的奴隸,其生活竟然被普通庶民向往,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

但也是大環境之下的必然,東漢后期連年的氣候災害,腐敗的官僚政治,宦官與豪強家族的魚肉鄉里,皇帝貪圖享樂而追加的稅收等等,這種種重擔已經將普通百姓壓得喘不過氣了。

如中平二年,方才平定黃巾之亂,正當是修養生息之時,漢靈帝劉宏竟然下旨要求天下人按照田畝,每畝地要交十錢稅,來為他修建宮室。

這個數目看似不多,但以普通的自耕農家庭來說,一戶五人,兩名壯年男子,大約有七十畝到百畝的可耕之地,這是比較理想的情況。

這樣的家庭,便需要交上去至少七百錢,而這相當于硬生生的為全家人增加了一年的算錢,在大亂之后,民生凋敝之時,可想而知這是多么恐怖的負擔。

再加上地方官員的傳統藝能苛捐雜稅,小自耕農紛紛被逼上了絕路,錢不夠繳稅,便只能拿地來抵押,失去地以后倒是不用交田租了,可人頭稅卻沒辦法避免,總不能摘了自己的頭。

無路可走之下,便紛紛賣身為奴,成為奴隸沒了自由、身份、地位、尊嚴,什么都沒有了,但至少能活下去,也不用再交各種苛捐雜稅,主人家會把他們當牛馬使喚,但至少還是有些爛草能吃。

“本侯不是說了,除了朝廷規定的田租與算錢,縣衙不會收取任何其他雜項稅收,你們沒跟他們講明白?”若非權限不夠,李澈連算錢都不想收了。

王朝末年,物價暴漲,收算錢既是折騰民眾,也是折騰官府。亂世養民最好的辦法便是只收實物,留足口糧后收歸官府,等到天下承平后再與民休養生息。

例如曹魏的屯田之法,民屯便是只收田租,卻是高達四成的稅率,而若使用朝廷的耕牛,則升為六成稅率。

這種稅率下,民眾卻還能穩定生活下去,東漢末年的各項苛捐雜稅有多恐怖也是可見一斑了。

見葉蟄一臉為難,韓浩踏前一步,嘆道:“回稟縣君,百姓……不相信縣衙的話啊。

而且確實有人在背后散布謠言,言稱董卓毀壞了雒陽城,朝廷要重修雒陽,便要加征各項稅收;還有說黑山賊很快便會打回來,失了田地,又如何交算錢?”

李澈氣極反笑道:“朝廷已經發了消息,雒陽損傷不大,賊軍根本沒有攻進內城。郭區的民眾也有朝廷負責撫恤,連本侯都不知道朝廷要加稅修雒陽,這些人又是哪來的消息?

還有黑山賊,私縱白波,朝廷已經下旨問罪,盧公的兵馬也已經進入河內,張燕會在這時候打回趙國來?”

“可百姓只相信這些……”

李澈一陣咬牙切齒,前幾任邯鄲令不干人事,卻讓他接鍋。官府的公信力一旦被破壞,要想重新建立起來可不容易。

而離了公信力,縣衙想做什么都寸步難行。當年商君變法,便是以“立木為信”為先導,先樹立了自己的信譽,才能推行變法。

背后傳流言的人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哪些人,這些根植于邯鄲百年以上的大族,他們融入了邯鄲城的方方面面,其很容易便將整個縣城的輿論操之于手,

“他們是舍不得吐出來的肉?當心本侯把他

們的牙齒一起拉掉!”

葉蟄遲疑了一會兒,猶豫的問道:“縣君,是不是去見一見幾位族長為好?也未必是他們所為,奴隸終究是分散隸屬于全族人的。”

漢制,對奴隸蓄養的數量是有規定的,下至普通吏民,上至列侯、公主,都只能蓄奴三十人,唯有諸侯王例外,可蓄奴兩百人。

是以這些大族數以百千計的奴隸,是分散掛在族中所有人名下的,這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特別是如今這亂世,豪強之家膏田滿野、奴婢千計、徒附萬數,邯鄲七十萬畝田,恐怕一半都握在這些大族手里。

李澈眼中寒光一閃:“見他們?他們或許沒參與,但說不知情,那恐怕三歲小童都不會信!葉銘,你現在是什么身份?”

葉蟄打了個激靈,身體站的筆直,大聲答道:“下吏是邯鄲縣功曹史。”

“知道就好!本侯不想把你拉上來,又把你踹下去。這個位置誘惑很多,但希望你能記得當日和本侯說的話!”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豪人之室,連棟數百,膏田滿野,奴婢千群,徒附萬計。

——《昌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