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三十五章 嚴刑慎行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九月五日,劉備與劉虞抬頭仰望邯鄲城門樓上高掛的那個人頭,劉虞皺了皺眉,喚來守門士卒問道:“此人是誰?”

士卒不認得劉虞,卻認得劉備,見國相都落后這老人幾步,連忙恭敬回話道:

“這是邯鄲趙氏主事人之一,趙構的人頭。此人作為勾結黑山賊禍害百姓的主謀,還據有塢堡抗法,被縣里的韓史擊破,縣君特命將其人頭懸掛于此三日,以告誡縣中的匪類,勿要違抗國法。”

劉虞皺了皺眉,問道:“劉玄德,這就是你口中的‘仁人’?”

劉備淡然回道:“大司馬方見一隅,何以便下了斷言?且再觀之。”

又轉頭問士卒:“縣君這幾日殺了幾人?”

那士卒早已駭的魂飛魄散,大司馬是多大的官他不清楚,但是平日里聽旁人談論,世祖皇帝當年便做過大司馬,是天子之下最尊貴的人物,卻不想能在有生之年見到這等貴人。

但劉備開口問話,他也不敢不答,顫聲回道:“回稟國相,縣君共殺了十八人。”

“哦?老夫聽聞趙氏連帶衛士賓客家眷,共有數百人,既有通匪之罪,何以才殺十八人?”劉虞挑了挑白眉,饒有興趣的問道。

這士卒如何答得上來,只能是吶吶不言。劉虞轉念一想,也啞然失笑,正待揮手讓他退下,卻見一名全身甲胄的男子走了過來,單膝跪地道:

“下吏邯鄲縣督盜賊史韓浩,見過大司馬,見過相君。”

“韓史,別來無恙矣。”劉備先是笑著應了一聲,轉頭對劉虞道:“大司馬,這位韓史乃是天子御前演武第十六名,天下有數的驍將,且精通兵法韜略,非比尋常。”

劉虞對京城的勇士大會也有所耳聞,輕輕點頭道:“不必多禮,起來吧。”

“謝大司馬。”韓浩肅然起身,抱拳道:“回稟大司馬,縣君所殺十八人,唯有十二人是趙氏之人,其余六人則是縣中其余家族的子弟。”

“這卻是為何?”

“縣君鴆殺了趙氏族長趙瑾,將趙氏五名主事人誅殺,隨即便開始審問有人命案子在身之人,如今已審了三十人,唯有十二人罪當受誅。縣君仍在審理案情。”

劉虞聞言一愣,問道:“那趙氏其余的人,他是怎么處理的?”

“男丁及冠者未有參與通匪,凡無案情在身的,完城旦舂,有案在身的另審。三十至五十歲者發配戍邊,五十歲以上髡鉗城旦舂。

女子與未及冠男子皆鬼薪三年,然后徙邊。衛士賓客無人命在身者全部完城旦舂,仆役收為官奴。”

髡鉗城旦舂,是漢朝最重的徒刑,剃去發須后戴刑具從事勞役五年。完城旦舂則是只剃去鬢須勞役四年;鬼薪是勞役三年。

劉虞有些訝然的問道:“就連衛士賓客,他也要一個個審?”

“縣君有言,人命關天,不管是衛士賓客,還是趙氏族人,凡涉及人命,皆需慎之又慎。如今天下亂局,致使天子無法復核,也只能是官吏們辛苦些。”

“他既然有如此仁心,為何又做這樣殘忍的事?”劉虞指了指趙構的人頭,意思很明顯。

韓浩淡然答道:“刑不嚴威則民不敬服。斷案需慎,殺賊需狠。”

劉虞聞言一怔,皺眉道:“老夫倒是有些好奇了,這趙氏到底有多喪盡天良,竟讓李明遠說出這等法家嚴酷之語。”

“趙氏勾結黑山賊匪,出賣城外百姓,掌兵卻不衛土,致使數千人流離失所,數百人喪于賊手。其共獲利土地兩千一百余頃,錢有數百萬之巨。”

劉虞聞言默然,趙氏所為放在和平時期,確實是聳人聽聞,但在這個時代,可以說大漢的每一個州郡或許都有一兩個“趙氏”,只是手法有所差別。

不過趙氏的手法也足以稱得上是惡劣了,一般的豪強巨室還會注意在鄉親中的聲譽如何,趙氏卻是為了利益什么都不顧了。

“老夫知矣,李明遠所做無過。”劉虞還是點了點頭,對于這等宗賊,如此手段卻是不為過。

這又是思想觀念的區別了,在劉虞看來,趙氏通匪證據確鑿,那么就可以連坐,主脈男丁盡誅,其余人盡數發配即可。但可殺卻不可以酷刑殺。

而李澈卻是不在意用什么手段殺,但不能殺不當誅之人,他對連坐終究是有所抵觸的。卻不在意以酷刑震懾其余不法之人。

“明遠如今還在縣衙?”劉備開口問道。

“相君,去勸勸君侯吧,他已經審了兩天了,而且情緒越來越不穩定,下吏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勸說。”韓浩聞言一怔,咬咬牙懇求道。

劉備聞言頓時色變,劉虞嘆息道:“老夫大概能夠理解,同去看看吧。”

……

此時的邯鄲縣衙內,李澈還是跪坐在主位上,衣著也無甚散亂,看起來似乎很正常。但眼窩深陷,面上顏色也不大對,仔細看去,拿驚堂木的手都有些發抖。

他剛剛又斷去了一條人命,如今的情緒顯然不大正常,站在他身后的呂韻上前握住他的手,王越也嘆息道:“別審了,外面有人傳信,國相回來了,那位大司馬劉伯安似乎也來了。”

李澈的情緒卻是有點恍惚,聞言只是愣愣的點了點頭,機械的說道:“行,帶下一個人來。”

“我說別審了!大司馬和國相來了。”王越再次加重聲音,終于稍稍喚醒了李澈的思緒,凝神一看,卻是正好看見劉備與一名老者走了進來。

李澈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行禮道:“下官邯鄲縣令李澈,見過大司馬。”

“李明遠,你……很好啊。”看了看堂內的環境,再看看李澈的樣子,劉虞嘆息著表示了肯定。

劉備卻是大步走上前去,李澈正要打招呼,卻被劉備一記手刀放翻。

呂韻大驚,正待上前,卻被劉備冷眼一掃。往昔一直溫若君子的聲音如今卻似九幽寒冰一般寒冷:

“帶他下去休息,養不好精神就別來縣衙。還有你,身為李侯的家庶子,卻不能管理好君侯的日常生活,要你何用?”

王越扯了扯嘴角,示意滿腹委屈的徒弟別跟劉備爭執,扛著李澈便向劉虞二人告退。

“去吧,老夫準備在邯鄲停上兩天,等等消息,他醒了后可以讓他來見老夫。癡長了幾十歲,做了幾十年的官,終究還是有些經驗可說的。”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邯鄲大姓趙瑾反,為澈所破。澈誅其首惡,不施連坐,凡有罪者皆審查無誤方可施刑。刑雖峻而民無怨,趙人嗟美之。

——季漢書·列傳第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