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六十七章 追索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騎兵,人與馬協同作戰的精銳兵種,自先秦時代便奔馳在廣袤的中華大地上。

六韜曰:選騎士之法,取年四十以下,長七尺五寸以上,壯健捷疾,超絕倫等者。可見騎兵選拔之嚴苛,以劉備那種身高都是當不了騎兵的。

而到了兩漢時期,雖然還沒有成熟的馬鐙,但是已經有了馬鞍的存在,騎兵在戰場上的沖擊力更是超凡絕倫,可以穩穩的騎在馬上進行沖殺。對于一般的步兵單位基本有著壓倒性的優勢。

李澈面色蒼白的看著那越來越近的火龍,感受著大地的震動,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隨之迸出。區區數人,面對這騎兵洪流,真如螻蟻一般。

幾人伏在官道邊的樹林里不敢出聲,隨著騎兵越來越近,震動感越來越強烈,劉辯嚇得將頭一直往李澈懷里鉆。

騎兵須臾便到了身前,人數大約有數百,而李澈在借著火光看到騎兵隊伍領頭之人時,嚇得魂飛魄散,一把拉過呂韻捂住了她嘴巴。

呂韻扭過頭來正要掙扎,卻見李澈眼中罕見的流露出懇求之意,還是悶悶的點了點頭,李澈呼了口氣,松手放開了她。

騎兵領頭者正是呂布,此時他已不復之前李澈所見的文士打扮,全身甲胄俱全,手持一桿丈八馬槊,背負一張大弓,端的是一副無雙上將的打扮。

呂布鷹目如電,緩緩掃視四周,皺眉道:“莫非他們并不是走的這條路?”

“呂主簿,自北芒山要回雒陽城,只有這么一條大路。或許天子他們走的是田野小路?”他身后的士卒也是頗為疑惑的說道。

“天色昏暗,如今星辰亦隱于云中,如何能看清方向?官道尚可順之而行,田野小路,恐怕目標是雒陽,走至孟津自投羅網都有可能。”

呂布搖頭反駁,繼而嘆道:“看來董公他們算錯了,張讓并沒有帶著天子往回走,他們應該還在山中!”

“傳我命令,兩百人回山,其余人再往前奔馳兩里,若無發現便進山搜尋。”

長長的隊伍分成兩段反向而行,隨著火把形成的長龍遠去,李澈才長呼了一口氣,低聲道:“別起身,等這一波人回山了再說。”

呂韻卻有些不敢置信,她親耳聽到了呂布口中的“董公”,如今的雒陽左近,除了那位并州牧,又有誰會被呂布稱為“董公”呢?

而這一路上,聽著李澈與荀攸的交談,再加上張讓臨死前的遺言,她對董卓已經有了一個很簡單的印象:“殘***詐、有野心的亂臣賊子。”

而自己的父親卻在為這名亂臣賊子做事?甚至在幫他尋找天子?

半晌后,呂韻顫抖著聲音問道:“他……他是被欺騙了,對嗎?”

劉辯與劉協沒什么反應,他們不清楚呂韻說的是誰。見過呂布的李澈與荀攸卻陷入了沉默。

呂布不是主官,不存在被董卓的表象欺騙的可能。而他的主官丁原是何進的鐵桿,絕對不可能和董卓合作的。呂布卻在為董卓做事,這種事簡直細思極恐。

聽出了少女聲音中的哀求,李澈輕聲道:“或許他另有苦衷,待天子安定下來,我帶你去見他,到時候自見分曉。”

“嗯!”

聲音中重新帶上了一絲希望,李澈卻只能暗暗嘆息,為人父,卻為子女做了如此榜樣,呂布可真是非人哉。

話說原本歷史上也是如此,女兒在他心里也只是一樣工具吧。

本已許配給了袁術之子,隨著陳珪一通嘴炮,他又反水了,追回了已經送出去的女兒,甚至還宰了袁術的迎婚使。絲毫沒有顧慮過女兒的感受。

呂布就是這樣一個極度自私自利,而又短視的人。所謂“輕狡反復,惟利是視”便是如此了。

遠去的火龍又折返了回來,隨即漸漸消失在了黑暗中。幾人徹底放松下來,荀攸拭去了額頭上的汗水,長嘆道:

“不想當日所見一主簿,竟是如此了得的人物。攸觀那支騎軍,軍容整肅、隊列嚴整,好一支強軍啊。”

“世道亂了,天下自然會涌現出各種杰出的人物。公達若不調節下情緒,以后還有許多讓你驚訝的人。”

李澈也是面色復雜的嘆息道。呂布絕對是三國第一流的勇將,后來號為“飛將”,攻拔無數,勇冠三軍。即便是陳壽極度瞧不起這廝忘恩負義的人品,也不得不承認呂布有“虓虎”之勇。

詩曰:王奮厥武,如震如怒,進厥虎臣,闞如虓虎。所謂虓虎,便是咆哮的老虎,兇厲而勇猛,用來形容呂布倒是再合適不過了。

荀攸聽到李澈之言,卻又發散思維到了另一邊:“便如此次給董卓出謀劃策之人?此計還有不少漏洞,也不知是不是其人刻意留下的,攸倒是很想與此人公平較量一番。”

李澈揉了揉眉頭,不出所料的話,這人應該是賈詡賈文和,漢末三國第一流的大才,明哲保身的典范,才能卓絕。

最有趣的是,在三國志里,二荀與賈詡是并傳的,陳壽贊荀攸與賈詡“算無遺策,經達權變,其良、平之亞歟”,將這二人與張良陳平相提并論。

不過賈詡是有污點的人,其曾為董卓部屬,又曾為李傕等出謀劃策攻打長安,掠奪天子。再加上其出身不高,是以歷代的評價也不大好。

如裴松之就覺得賈詡不配與荀攸相提并論,他認為漢初沒什么謀士,所以良平得以并列。但曹魏謀士如云,賈詡應該只能和程昱、郭嘉相提并論,沒有資格與二荀同傳,荀攸與賈詡的品德相比更是“夜光之與蒸燭乎!”。

更將漢末之亂泰半歸結于賈詡身上,認為他不該為李傕出謀劃策,言稱賈詡之罪“一何大哉”,稱其“禍機一發而殃流百世”。

如今賈詡為董卓獻此惡謀,掠襲天子、圍殺公卿、擾亂先帝出殯,這可都是彌天大罪,恐怕其歷史上的名聲又要臭了。

雖然李澈倒不甚在意這些,只是劉備必然會心存芥蒂,要想把賈詡拉過來,怕是難了。

“文和先生確為世之大才,荀侍郎既然有心一見,不若隨布去孟津一會如何?”

幾人頓時僵住。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呂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也,以驍武給并州。刺史丁原為騎都尉,屯河內,以布為主簿,大見親待。

靈帝崩,董卓迫近雒陽,大將軍何進慮卓野心,以原屯孟津。卓以布見信于原,誘布叛原,并其兵眾。

會十常侍劫天子而逃,卓命布遍索山周,布于途中截得天子、李澈等。

——季漢書·列傳十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