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六十六章 時代的落幕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對于張讓的表態,李澈幾人頗有些無言以對。

確實,就算董卓爵至鄉侯、官居州牧,在十常侍眼中也是什么都不算。再加上這次被董卓擺了一道,張讓自然更不想向董卓低頭了。

向何進服輸求饒還差不多,畢竟何屠夫怎么說也是當朝第一人,雙方也是斗了好幾年的老對手了。

“好了,咱家也該上路了,不勞二位費心。還請荀侍郎為畢常侍解縛,被綁著的死狀可不怎么好看。”

荀攸默然,遲疑了片刻,割開繩索,然后一把將畢嵐推了過去。

畢嵐與郭勝卻沒有張讓那般視死如歸,面色難看至極,雙手顫抖個不停。

“且慢,張常侍可否為澈解一疑惑?董卓到底與幾位謀劃了些什么?”李澈卻是出口讓他們停住,他很想知道董卓到底在陰謀算計什么。

張讓神情復雜,既想讓李澈無功而返,又不想讓董卓好過,最終還是對董卓的仇恨壓過了對李澈的憤恨,無奈的道:

“董賊提議讓我們劫持天子混入先帝的出殯隊伍,然后趁機逃脫。他會在小平津渡口安排人接應我等,而我等須將渤海王交給他。至于白波賊寇和南匈奴之事,我等確實不知。”

劉辯與劉協有些驚訝的看向張讓,沒想到十常侍是直接將劉協賣了。

“逆賊!”荀攸忍不住罵道。

“沒錯,我等皆是逆賊,也無顏求陛下寬恕了。倒是二位需要謹記,董卓絕非易于之輩,他與何屠夫、袁本初這些人都不一樣,所求也不同,可不要以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此人。”

張讓先是自嘲一句,隨即面無表情的規勸道。

李澈微微頷首道:“這個自然。”能引賊寇攻擊天子車駕、先帝靈柩,董卓的行為足稱瘋狂了。至少何進與袁紹現在絕對不敢這么做。

董卓在歷史上手掌大權后奸亂公主、妻略宮人,虐刑濫罰,睚眥必死,兇厲程度遠邁等閑權臣,所謂士人的規則,很明顯是束縛不了他的。

如果像袁紹一樣,固執的認為董卓會遵守天下公認的規則,那是要吃大虧的。

“李侍郎,你當日禁宮中所罵的如果是董卓,恐怕你們幾人早就身首異處了。”張讓忽然冷笑起來。

李澈一陣無語,這廝死到臨頭了,還不忘膈應下自己,真不愧是記仇的閹人。

荀攸諷刺道:“還是請三位快快身首異處吧。吾等還要盡快帶天子與大王回宮,這里并不安全。”

張讓沉默的點點頭,隨后長嘆一聲道:“臣等既死,這天下也要亂了,陛下且自珍重吧。”

李澈上前抱起劉辯,不顧他的掙扎,捂住了他的眼睛。荀攸也上前抱起劉協,幾人轉身向洞外走去。

“李明遠,若你真能像自己口中所說那樣尊奉大義,那就改變這個天下吧,吾等與先帝會在九泉之下看著的。”

三下倒地聲響起,張讓細若蚊蠅的聲音傳入了李澈耳朵,他停下步伐,認真道:“你們的死,就是這天下改變的第一步。”

隨后抱著劉辯大步向前走去。

……

“十常侍的時代就這么落幕了啊。”荀攸有些感嘆的說道。

自光和四年曹節病故,張讓等人便權傾朝野,不可一世。十二人盡皆封侯貴寵,靈帝對張讓與趙忠更是以“阿父”“阿母”呼之。

朝中大臣無不在十常侍淫威下瑟瑟發抖,便是位列三公的司徒陳耽、安定豫州的刺史王允、一手扶保大漢江山的皇甫嵩,都因為惡了十常侍,死的死、降罪的降罪、削爵的削爵。

而不可一世的十常侍,卻就這么無聲的死在了一個山洞里。沒有什么浩大的審判,也沒有處以極刑,僅僅幾把短刃,就終結了四名曾經的大漢朝最有權勢的人。

這確實讓人唏噓不已,功名利祿、赫赫權柄,終究不過是過眼云煙。

此時幾人已經下了北芒山,正在摸黑向雒陽方向趕去,李澈聽到荀攸的話不由得吐槽道:“他們的時代落幕了,我們卻還要收拾他們留下的爛攤子啊。”

荀攸沉默了,誅除十常侍也只是清理了中央的頑疾。然而上梁不正下梁歪,這么多年下來,大漢各地早就爛透了。

不管是宦官的親友橫行不法,還是趁此機會大肆兼并的豪強大族,他們不可能輕易吐出吃進嘴里的肉。

這必然需要以鮮血來洗刷一遍,但何進又是一個優柔寡斷之人,他能下定決心用重典嗎?還有大漢,還能再承受的起一次內亂嗎?

這些話卻只能爛在心里,看看李澈懷里的劉辯,荀攸表示自己仍然對漢室持悲觀態度。

李澈繼續道:“還有董卓,綜合各方面信息,很明顯董卓此次耍弄了袁家。他當是沒有告訴袁本初,十常侍會劫持天子和渤海王。只言張讓等人會潛伏在送殯隊伍里,然后會有軍隊在中途施加壓力,幫袁紹搜查。”

“這樣無論如何,送殯的隊伍都會動亂,必然會打擊漢室威信。張讓等人挾持天子,董卓再干掉十常侍,頃刻間變成救駕功臣,真是好算計。就算是天子在亂軍之中出事了,想來董卓也是不在乎的吧,對他來說,越亂越好。”

荀攸順著李澈所言推演下去,不由得對董卓的野心有了更深的了解。

“此人真乃亂國奸賊。”荀攸最后下定義道。

把事做好很難,壞事卻很容易。這也是此次董卓能占盡優勢的原因,他的目的就是混亂,就是破壞和搞事情。

而小心翼翼維穩的朝中公卿、一心想要低調的逃出生天的十常侍,自然玩不過董卓。

“所以混亂邪惡真乃一切之敵!”李澈暗暗吐槽道。

不過董卓也算不上完全的混亂邪惡,他還有計劃和目標。看看懷中的少年天子,這就是董卓此次最大的目標,如果不能把天子拿到手,董卓恐怕就得乖乖承受何屠夫和袁本初的怒火了。

到那時,他又有什么手段呢?

正在這時,李澈感覺地面隱隱有震動感,幾人對視一眼,呂韻低聲道:“是騎兵。”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李澈與荀攸于北芒山中追急,忠挾天子以圖自保,讓、勝殺忠,悲哭辭曰:“臣等殄滅,天下亂矣,惟陛下自愛。”皆自刎而死。

贊曰:任失無小,過用則違。況乃巷職,遠參天機。舞文巧態,作惠作威。兇家害國,夫豈異歸。

——后漢書·宦者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