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十三章 刎頸之交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同一時間,車騎將軍何苗府上,劉備正在逗弄一個青年。

那青年劍眉、虎目、高鼻,身軀凜凜,神情堅毅,身高體壯,約有七尺六分,比劉備還高出一些。正無奈的道:“劉議郎何必在此耽擱?入堂暫坐,待車騎出宮歸來可好?”

“阿招,一別經年,何以如此慢待故人?”劉備做出一副傷心淚別的樣子,掩面啜泣。

此人姓牽名招,字子經,年方二十,乃是安平觀津人,如今師從于同縣先達,車騎將軍府長史樂隱。

其少年之時好任俠之氣,六年前結識了縱馬河朔、游俠放蕩的劉備,兩人意氣相投,遂為刎頸之交。后來牽招家中有事離去,一別數年,卻不想今日再見。

六年前十四歲的少年,如今已然加冠賜字,隨樂隱進學數年倒是學了不少禮儀規章,再見劉備頗感生疏。他只是個白身,身份僅僅是何苗長史之徒,寄居車騎府。而劉備已是秩六百石的議郎,還是何苗貴客,讓牽招分外不自在。

但見劉備涕泣的模樣,牽招還是無奈的道:“劉議……兄,此時與往日不同,還需有尊卑之別啊。”

劉備憤然起身,揪著牽招的衣領怒道:“阿招,你我是刎頸之交!為兄不記得你是這樣一個迂腐之人?區區六百石議郎就能讓你低頭?何以如此沒有志氣?你若覺得這官服礙眼,為兄便去了這職司,還做那織席販履之輩可好?”

說罷,劉備就開始扯自己的衣服,牽招連忙拉住劉備,紅著眼睛道:“兄長,勿要如此,勿要如此!阿招知錯了!”

兩人亂作一團,衛士之前便得了劉備授意,因而不好上前勸阻。正在此時何苗歸來了,眼見此狀微微皺眉,招手示意衛士,詢問是何狀況。

待聽明白后,何苗神情幾度轉變,繼而一咬牙,大步上前笑道:“不曾想到府上尚有隱龍,能與劉玄德刎頸之交,子經果乃大才,樂長史失職矣!”

身后的樂隱連忙躬身請罪。見何苗歸來,劉備也不再癲狂,稍稍收拾了下衣冠便拱手施禮,牽招也是深禮請罪。

“二位無罪!無罪!倒是苗有眼無珠,不識大才,府上有賢能卻不能用,只是子經方才加冠,確實不宜出仕。不過英雄相處,何必以官職而論?且過幾年,以苗觀之,子經之未來可為兩千石!”何苗連連搖頭,指著牽招夸贊道。

牽招連稱不敢,謙道:“招尚年少,需隨樂師多加進學,不能驟當大任,亦不敢奢求顯位。謝車騎抬愛。”

“且先進學,苗很是看好汝之未來。樂長史今后可以子經為重,為國育一賢才,樂長史將來有青史留名之機會啊。”何苗揮揮手,示意樂隱帶牽招先走。

樂隱和牽招躬身領命,劉備也對何苗的做法微微頷首。牽招未有離去的想法,他也不會強做惡人去拉牽招走,樂隱畢竟是其授業恩師,背師而行,于名聲損害太大了。

……

劉備與何苗入堂內分賓主落座,侍從們擺上珍饈美酒。

何苗問道:“明遠何以不在?莫非是苗昨日招待不周?”

劉備搖頭道:“明遠在府上還有些許事務,托備向車騎請罪。還望勿怪。”

何苗連連擺手:“不怪不怪,都是小事。”繼而大笑道:“諸事已定,太后也下定了決心,玄德可告知兄長,不日即可肅清朝廷,再興大漢!”

昨日方才言辭鑿鑿,不忍對親家張讓下手,今日卻大義凜然的要肅清朝廷,再興大漢,著實滑稽。

但劉備還是輕輕點頭,笑道:“多賴車騎辛勞了,若非車騎勸說太后,恐怕太后也不會這么快下定決心。”

“苗無甚功勞,倒是玄德與明遠勞苦功高,卻仍為六百石,著實委屈。可惜二位分屬兄長之麾下,苗也不好為二位請官啊。”

語中深意真是呼之欲出,幾乎是在明示劉備,背棄何進投靠他何苗,馬上有大大的官做。

劉備仍然一副如沐春風的樣子,輕笑道:“車騎抬愛了,備一介織席販履之徒,征戰數年也不過得一縣尉。而入京月余便已是議郎之身,此間多賴太后恩典,不敢奢求太多。”

何苗頓時噎住了,也是李澈不在這里。李澈的黃門侍郎完全由何進保舉,但劉備的議郎之位確實是何太后所賜,議郎又是朝官,并非大將軍屬吏,劉備向何太后表忠心太正常了。

雖然人人都知道,這位目前的立場偏向于誰,只是都想試試能不能將其拉入己方陣營。

畢竟何太后擺明了很看重他,作為何進與何太后之間的橋梁,只要不作死搞事,未來飛黃騰達可期。身為宗親,雖然一開始沒能帶來什么好處,但是上限卻是極高。

便如曹操后來稱王,連一直同心的荀彧都反對他。若換成劉備則斷無此慮,只因為他姓劉,哪怕是遠的不能再遠的“劉”。

劉邦殺白馬盟誓,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炎漢近四百年,時至今日此言仍大有約束力,幾乎是金科玉律。

再說如今的宗親們,只要是有才能,能出頭的,個個官位顯赫。如幽州牧、太尉劉虞,益州牧劉焉,侍中劉岱,以及剛剛就任的北軍中侯劉表。

他們的現在幾乎就是劉備的未來,自然要好好投資,拉攏關系。畢竟就目前來說,在大部分人眼里這天下還是姓劉的。

“哈哈,玄德此言有理,大家都是太后的臣子、天子的臣子,是苗失言了,該罰!”何苗急中生智,連忙打個哈哈掩飾過去,舉杯一飲而盡。

見噎住了何苗,劉備也沒得寸進尺,轉移話題道:“備此間尚有些隱秘之事,還望車騎屏退左右。”

何苗面色一變,略略有點猶豫,他自己身子虛弱,殺雞都難。因而堂中屏風后多有刀斧手藏身,若是撤去的話他心下著實不安。

左思右想了一會兒,還是咬咬牙,笑道:“玄德說的哪里話,這堂中何曾有人?”

繼而面色一變,怒道:“莫不是有人偷聽?膽大妄為!來人,速速搜查堂內!”

外間涌進十余衛士,仔細翻查,屏風后的刀斧手卻是接到暗示,自小門退走了。

搜查完畢后讓衛士退下。何苗笑道:“玄德多慮了,此間并無他人,盡可直言。”

劉備也不拆穿他,肅然道:“請車騎為備引見中常侍郭勝。”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牽招,字子經,安平觀津人也。少長河朔,與昭烈英雄同契,為刎頸之交。年十五,詣同縣樂隱進學,后隱為車騎將軍何苗長史,招隨卒業。

及昭烈入京,因公事詣車騎將軍府,方得再會。

時昭烈為議郎,招性謙和,以己卑鄙,未敢于昭烈同列。昭烈曰:“吾之至交,焉可因一官袍折腰?”遂欲棄官。

招大驚,連連請罪,以兄事昭烈,不復言官職。

——季漢書·列傳第五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