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十二章 君子之行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翌日,一輛馬車緩緩駛至李府門前,從上面下來一位五短身材、瞇瞇眼的中年人,雖然相貌不佳,但氣魄凜然,一身高冠博帶,卻又似軍中悍將一般龍行虎步。

守門的衛士顯然認得這人,并不加阻攔,只是低頭行禮,稱一聲:“見過曹校尉”。任由其踏入大門。

曹操大步踏入府內,及至前院,忽見一人正自清掃庭院,展顏笑道:“阿衎,日日清掃庭院,可曾厭煩?故太尉陳公有言:大丈夫處世,當掃除天下,安事一室乎?不若來我府上,予你一個職司,方能一展所長啊。”

三君之一的陳蕃幼時好讀書,閑處一室,不加收拾。其父之友薛勤來府上拜訪,笑問:孺子何不灑埽以待賓客?陳蕃以此回應,薛勤甚是贊賞。待陳蕃位列太尉,成為士人之望后,此事自然成了他的光輝歷史。

而掃地之人正是孫衎,其對曹操顯然已是非常熟絡,并不在意曹操的橄欖枝,輕輕搖頭道:“衎不曾厭煩。雖有大志,但先生有言,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衎以為先生之言方為正理。”

“真真是歪門邪道,且等他李明遠能有陳太尉之顯赫,再來說教吧。”曹操故作一臉不屑的樣子。

孫衎正待反駁,卻聽見李澈的聲音悠悠傳來:“荀子曰: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至江海。老聃曰: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此非至理名言乎?曹公何不再駁斥一番?”

言畢,李澈已經行至前院,手中持著一卷竹簡,其身后所隨者正是呂韻。

曹操哂然:“明遠卻是歪解了,千里之行雖始于足下,但不聞南轅北轍?方向錯了,恐怕走不到千里之外的目標。大丈夫當持三尺劍,立不世功,焉能囿于庭院清掃?”

李澈笑笑,他知道曹操說的沒錯,這才是東漢人的共識。而后世方才漸漸變化,及至清朝,甚至將文學家劉蓉的父親之語嫁接到薛勤身上。杜撰出“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之語來駁倒陳蕃,強行進行邏輯嫁接。

但李澈另有考量,笑道:“阿衎聰明多慧且多受磨難,其心智遠邁同齡之人,見聞亦是如此。但心性稍有浮躁,澈使其清掃庭院,正是為了磨其心性。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險躁不可治性,何談進學?”

曹操哈哈大笑道:“此語初聽有理,卻不合吾道,罷了罷了,若阿衎從此之言,可見并非同道中人,操實不該強求啊。”

李澈暗笑,這話的作者在原本歷史上可是你曹家三代大敵,果然諸葛亮和曹操天生性格不合啊。

孫衎輕輕頷首道:“衎更認同先生之言,多謝曹公錯愛。”

曹操也不介意,他只是起了愛才之心,覺得這小家伙是個可塑之才罷了。并非志在必得。

既然此事已畢,李澈也就做了個“請”的姿勢,曹操大步上前,三人一起行入正堂,孫衎繼續默默打掃庭院。

卻見堂內沒有旁人,曹操疑惑道:“玄德何在?”

“玄德公去何車騎府上拜訪了。”

曹操眼睛一瞇,輕聲道:“所為何事?”

李澈笑道:“本不該與人言,但既是曹公問起,言之無妨。乃是受大將軍之命拉攏何車騎,以待時變。”

曹操默然不語,半晌后幽幽道:“玄德做的好大事!看來操這幾日確實對都內之事關心少了。”

“哦?不知曹公在關注何事?可能一言?”

“操一直認為并州牧董卓非常危險,所幸大將軍未聽本初之言引狼入室。但其駐扎河東,虎視眈眈,丁建陽恐非其敵手。故而對董卓多有關注,越是探查越覺此人危險萬分。雖然理智告訴操,在大將軍的鎮壓下董卓根本無力鬧事,但似乎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曹操揉了揉眉頭,尋了個位置徑直坐下,李澈也坐了下來,呂韻則非常盡職盡責的侍立于身后。

“董卓此人澈也略有耳聞,觀其言其行,絕非忠義之輩,堪稱狼子野心。且其麾下多為羌人與虎狼之屬,不服王化,早晚必成大患!”李澈自然是了解董卓的,很明白曹操的預感沒有錯。

曹操欣然點頭,終于找到了一個和他想法一樣的人,繼而又頭疼道:“現在所慮之事無非是本初兄一意孤行,違抗軍令宣董卓入京。操本來只有三分憂慮,昨日見過本初兄后,幾乎可以肯定其必與董卓有所聯系,本想告知大將軍,又恐壞了他二人關系,影響誅宦。著實頭疼。”

袁紹性格便是如此,看似禮賢下士,謙謙君子。實則內心傲慢無比,這種性格說好聽點叫英雄豪氣,睥睨天地。說難聽點就叫目中無人。

于他而言,世間皆棋子,自己布局天下,掌控一切。絲毫不在乎宣董卓入京可能存在的反噬。

李澈嘆息道:“目中無人,小覷天下豪杰。袁氏之禍,必自此而始啊。”

曹操有些訝異,他也隱隱有這種看法。袁家事實上可以說是官宦家族中的老油條,自袁安發跡,卻自袁隗、袁逢而昌盛,正是因為這二人背棄士族立場,結好中常侍袁赦,方才讓袁家在黨錮之中安然無恙。

這二人行事素來謹慎,趨利避害幾乎成了本能,堪稱官場不倒翁。他們看的很清楚,一時依附宦官壞了名聲又如何?只要袁家勢力強大,將來誅宦時士人還是要依仗袁家。

袁紹卻與他們截然不同,行事狂放不羈,再加上袁術這么一個廢柴,袁基這個透明人,袁家的敗亡似乎真的要應在這一代了。

“明遠此言切不可讓外人聽到啊。”曹操還是好心提醒了一句,這話要是讓袁家聽到了,那真是結下死仇。

“此間唯我等六耳,曹公與小韻皆是澈深信之人,如何會傳出去?”李澈不在意的笑道。

且不說曹操并非首鼠兩端之人。就算傳了出去,真讓董卓進京了,喜歡指手畫腳的袁家必然會被他拿來祭旗,袁本初哪還有精力來找他麻煩?

“明遠如此信任,操必不負所望。”曹操避席而起,鄭重說道。還有些訝異的看了眼呂韻,倒是沒想到李澈已經如此信任此女了。

少女低著頭,臉色已是殷紅如血。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孫衎少時隨父流浪,父疾,昭烈與荀攸救之,李澈遂收其入府,命其清掃庭院,修身養性。

曹操常登澈門,見衎而異之,欲收為己用,笑曰:“陳公嘗言:大丈夫處世,當掃除天下,安事一室乎?”

衎從容答曰:“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澈在其側,贊曰:“夫君子之行也,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汝今知之矣。”

后遂收衎為徒,傳道受業。

——世說新語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