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53:百萬人命,唐云決定

更新時間:2020-01-10  作者:氪金改命
嗯,我只是順手而為罷了。

張楚鈺這般告訴自己,絕不是因為其他什么原因。

可等她返回卻恰巧看到唐云噌一下蹦了起來,與剛剛瀕死的虛弱模樣簡直判若兩人,不知怎的她心里騰一下燒起了熊熊怒火。

這家伙竟然在裝蒜,我剛剛如果真要出手,這家伙怕是會跟我同歸于盡……該死的家伙,卑鄙無恥……

這般在心里嘀嘀咕咕,她的腳卻不聽使喚的釘在原地,死死盯著唐云,想要看清楚這廝又要搞什么鬼。

卻見唐云趴在血鷹尸體上,也不知搗鼓什么,過了好一會兒才長舒一口氣,嘴里念念有詞,陡然探手貼在血鷹額頭上。

然后就見一陣爆響,緊接著血鷹那龐大宛若山岳般的尸體,肉眼可見的迅速縮小,最終凝成一個暗金色泛著鎏金光芒的符文,落在唐云手背上。

緊接著,讓張楚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就見一股肉眼可見的紅色光芒,瞬間從他手背爆發,將他徹底包裹。

他身上一道道猙獰的傷口,肉眼可見的開始愈合,這種情況比剛剛丹藥效果不知強了多少倍。

咔嚓嚓

隨著唐云活動身體,身上的疤痕,砂礫盡被震落,提起碎夢反手一劍,削掉末端那截枯黃的頭發,轉眼間他便恢復到巔峰狀態。

看了眼手背處暗淡了許多的符文,唐云皺著眉:“這枚符文是恢復用的,就像是備用油箱。

不過連番的戰斗,破后而立卻讓我有所突破,提升了一個體質,距離九品蘊氣境更近了些。”

準確的說,他得到的這枚符文,是一種可以將能量轉化,儲備到身上的東西,等戰斗的時候如果受創太重,可直接抽取其中能量恢復過來。

當然這玩意不是萬能的,之前就說它限制極多。

比如一次只能儲備一個。如果在能量沒消耗完的情況下再來一次,那就會將前者給抵消掉。

除此之外還有上限,上限就是唐云的上限,假如他的氣血值為一百,哪怕面前有一千的能量,也頂多轉化儲備一百。

還有其他種種,譬如同為生靈血肉是最好的,其次是天材地寶,轉化都會損失一些能量,大概是百分之五十左右。

也就是說,一百能量轉化成符文儲備,也只會儲備五十,只有二百能量才能讓唐云儲備到滿值,幸好只是天材地寶方面。

總之就算有這些坑爹限制,這符文秘法依舊是很強力的技能,就是不知道為啥系統沒有將之列入技能樹里。

暫時壓下這些猜測,唐云咂咂嘴瞥了眼紋身,感知反饋這里面還有一些能量,能恢復一些輕傷,順帶補充氣血,就跟隨身帶著血包一樣。

妖族確實比人的起點高啊。

他彎腰撿起碎夢,感嘆著離開了這里,唐云又不是雷達,也不帶紅外透視,玄云宮也不是吃干飯的,他壓根沒發現這一切都在張楚鈺的注視下。

“邪,邪……”張楚鈺捂著嘴,瞪大美眸掩飾不住的震驚,以及那一絲連她都沒有察覺到的憤怒與失望。

災劫已至。

唐云一路走來,不知見了多少被搗毀的村鎮,屠殺的百姓,到處都是人畜,妖獸的尸體,就這么曝尸荒野無人問津。

城里已經被擠滿了人,都是從各地逃難的百姓,無數武者齊心協力,在短時間內將這座城池往外又擴了幾圈,多蓋了幾道城墻。

身為一處郡城,此地本就防御森嚴,分為內城,外城,甕城,除了這些外面還樹立著諸多防御設施,都是為了將來以防萬一。

現在全部用上了,且還隨著時間流逝不斷的增加,周遭鎮武閣的人手全被抽調防守,事急從權所有世家如果要進城避難,必須要派出相應的武者協助防御。

最外面那層防御,就是一些舉家逃難的宗派勢力,他們比不上那種有八品強者坐鎮的大宗派,所以只能依仗朝廷。

可笑嗎?

往日背地里天天罵朝廷鷹犬,狗官不得好死,現在卻如喪家之犬般跑來祈求。

朝廷也不是老好人,直接把他們踢到最外面那層新建立的城墻處,一句話愛來來不來就出去等死。

較之于他們,世家反倒好點,他們在第二層防御城墻內,等前面的人死完,被攻破后才能輪得到世家往上頂。

天海郡幾大勢力,因為經常有妖獸騷擾,戰力儲備比龍陽郡還要強三分。

然而妖獸為了這次計劃足足準備了百年,暗中不知布下多少棋子,當發動突襲的那一刻,足足有十一個九品武者被各種手段殺死,更有八品武者重創。

天興宗是損失最大的,重傷的八品武者是他們的宗主,且宗內出現不知多少被噬天侯控制驅使的奸細,倒戈襲殺讓他們損失慘重。

所謂功勞榜完全成了個笑話,聯盟更是無須再言。

鎮武閣在短時間內發出求援令,周遭府郡各個鎮武閣駐點需立即派人過來抵御妖獸此次襲擊。可惜這一切都需要時間……

他們必須拖,拖下去,拖的越久才越有希望。如今形勢不容樂觀,到底能拖多久,誰也不知道。

“閣下……”

唐云出示令牌,說道:“龍陽郡下凌川府鎮武閣府主,此來有要事與歐洋郡主商議,讓本官速速進去。”

“大人且隨我來。”武者接過令牌檢查一番,面色頓時緩和許多,忙不遲迭的在前面帶路。

此地的鎮武閣郡主是個女的,八品通脈境,算是天海郡最頂尖的戰力之一,不過就像是定海神針,若非再無回旋之機,她是絕對不能離開此地的。

郡城如今……有近數十萬百姓。

歐洋懷著疑惑,迅速從屋里走出,客氣的請唐云進去:“閣下貴姓?”

唐云客氣了幾句,直接將話拉到主題:“免貴姓唐,此來本是另有要事,沒想到卻碰上這等危機,數日前于海底一行遭遇了變故……”

他將這些事情挑挑揀揀的說了出來,當然不該說的不會說。

歐洋聽罷,沉默了好長時間,才沉聲道:“照唐大人這么說,這噬天侯的野心可不止于此,他是要帶領妖族再度走上輝煌,與人族并分天下?”

唐云瞇起眼睛,將自己推測的一個設想說了出來:“恐怕不止于此,朝廷絕非他能抗衡的,所以眼下能形成如此局勢,怕也是在他引導之中。

否則百年大計,一旦動手雷霆之勢,怎么只會特別針對天興宗?比起它來說整個天海郡才是真正的大收獲。”

“那會不會是……”歐洋想起唐云之前說的話,腦中陡然靈光一現。

唐云點點頭:“有可能,畢竟牧湘云例子在前,如今噬天侯的妻兒被我所殺,于情于理為了接下來的計劃,他必須想出彌補的辦法。”

歐洋點點頭,沉聲說道:“天興宗就是最好的試驗場,他們處于最靠海的地方,同時是受創最重的勢力。

且身為大宗派底蘊不凡,不缺天才弟子當試驗品,最關鍵的是……噬天侯諸多棋子都藏在天興宗。”

“所以大人有何辦法?”唐云看向這名女強人。

歐洋的發跡經歷堪稱驚艷,如果將她的經歷編寫成一本小說,絕對被人罵的狗血淋頭,因為套路太老了。

十七歲入品,外出歷練碰見強者爭斗同歸于盡,她撿了個便宜達到十一品,復而回家祭祖,然后參悟了老祖宗留下的畫卷,再升一品。

加入鎮武閣后不久,妖魔侵襲她屢立戰功,上司暴斃讓歐洋坐上府主之位,這時候她才……二十一歲。

可惜天妒英才。

后來的歐洋按照狗血的套路,墜入了愛河,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直到八年前她幡然醒悟,一巴掌拍死了那個渣男,手撕了對方全家,愣是滅了其世家滿門,再度復員重入鎮武閣,幾年時間坐穩到郡主之位直到現在。

牛比吧?

稱她為女強人不為過吧?

這他么才是真正的牛人,唐云在了解了歐洋的經歷后,對這家伙是真的佩服。

聰明人之間有種難言的默契,尤其是雙方沒有利益糾葛,站在統一戰線的時候,二人之間的談話進展極為迅速。

歐洋問:“你說噬天侯如今在那海島?”

唐云點點頭說道:“沒錯,玄云宮的宣子怡前去救人,攔下了噬天侯,不過在下覺得宣子怡固然很強,但面對噬天侯或力有不逮。”

歐洋朗聲說道:“但這是個好機會,根據你剛剛所說,我大概推算出那個海島在什么地方了,他一時半會肯定回不去海底巨城,如今正是好時機。”

唐云皺了皺眉,有些不解的問:“為何?區區幾千里而已,以他的實力怕是至多一時半刻便能趕到吧?”

歐洋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你不懂宣子怡那個瘋女人,且你還沒有達到九品,對妖族了解不多,尤其是人魚妖族……”

講解了一下其中原因,歐洋表情逐漸凝重,纖細的眉毛微揚:“來人,將王珂他們給本官叫來。”

唐云想了想,笑著道:“大人若是派人去玄云宮,那就順便幫我送一封信如何?”

現在天海郡情況危急,歐洋在得到他提供的情報后,最穩妥的辦法就是聯絡玄云宮等幾大勢力,合力抵御對方的攻勢,且伺機破壞噬天侯的計劃。

聯絡勢在必行,所以送信順手而為。

歐洋沒有猶豫,點點頭接過他遞來的信,看了看上面的名字,有些詫異:“你跟他還認識?”

唐云含笑,隨便找了個理由:“這次就是找他的,不過現在顧不了這么多了,去一封信說清楚原因吧,這把劍也帶過去。”

“自無不可,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歐洋問。

唐云淡淡的說道:“去天興宗。”

歐洋微微凝重,她還是很想讓唐云留在這的,畢竟相對安全一些:“為何,那里如今可是龍潭虎穴。”

唐云笑道:“以我十品之境,留在這里無甚用處,所幸還懂得些許偽裝之術,潛入天興宗或許能打探更多的消息,順帶及時給予你們通知。”

“如此倒也可以。”

歐洋低頭看著傷痕累累的碎夢,心里略有驚訝,招來一人去密庫取來一把劍送給他:“你這兵刃有些特殊,天海郡密庫并無這種,所以這把劍你就先將就用下吧。”

“多謝大人,我就先走一步。”唐云拱拱手,笑容逐漸淡去,沉聲道:“一些小心。”

歐洋嘆了一聲,強笑頷首:“此話該是我說才對。”

珍重。

唐云提劍出城,看了眼自己的面板,狠狠呼吸幾次,目光逐漸變得漠然,踩著完全被鮮血浸透的土地迅速趕往目的地。

他自問并不偉大,更不高尚。

爭權奪利,設計挖坑唐云做的太多了,劍下亡魂更是不計其數,他身上背負的累累血債,就算跳進黃泉河里也洗不干凈。

不過在這妖魔亂世的時代,唐云在享受權力帶來的便利時,自然也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他從不是逃避的性格。

既然要取悲回風,那就繞不過天興宗,如此順便……捅妖族一刀,豈不更好?

妖族,人族。

種族戰爭沒有黑白善惡,只有殺戮與鮮血。

“這世界從來都是灰色的。”

唐云抬頭看了眼陰霾的天空,掃過遠處已經淪為死地的村鎮,瞳孔收縮數次,最終恢復平靜:“我覺得加上些其他顏色會更好看些。”

玄云宮。

張楚鈺有些仿徨的回到宗派,不知怎的總有種心里發堵的感覺,唐云做出的那一幕,就像是刻在她腦袋里,時不時就會出來晃蕩一圈。

“師姐,師姐……”

“啊?”張楚鈺楞了下,轉頭看向師妹。

呼喚她的師妹指了指外面,輕聲說道:“外面有人來了,宗派長輩都在忙,要不您去迎一下?”

“什么人?現在宗門不是封山了嗎?”張楚鈺黛眉皺起,回頭看去。

師妹癟癟嘴,說著說著就有點說不下去了:“鎮武閣,他們此來定有大事,因為郡城那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