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52:神通初現,必死之局

更新時間:2020-01-10  作者:氪金改命
雖然這廝有所進境,不過比起掛……比起更為天才的唐云而言,還是差了那么億點點,二者還有深仇大恨,不添亂就不錯了。

或許可以讓張楚鈺吸引注意力,然后自己趁機跑路。唐云低下頭看了看她,還蠻有料的,應該能激起妖獸的興趣……吧?

既然知道路線,唐云自然不再耽擱,扛起張楚鈺就跑,其速度堪稱電光雷火,如同開了會員的某度網盤。

轟隆隆……

海底掀起極大的動靜,不知多少海洋生物被唐云騷擾,這廝完全是個推土機,將張楚鈺擋在前面,不問不顧悶頭往前沖,導致無數魚蝦等生物懷著怨恨葬身海底。

“休走!”

一陣巨吼伴隨著滔天水流,虛鯤來了。

唐云眨眨眼,正待將張楚鈺丟出去,忽然對方睜開了眼睛,四目對視……然后他就動手了。

不過為了能讓張楚鈺纏住對方更久,他還是好心的散去了釘入其穴竅的氣血之力,撒丫子跑的飛快。

虛鯤只覺腦門一疼,然后就見一個美女掉在面前。

???虛鯤。

???張楚鈺。

短暫的愣神,張楚鈺忽然一躍而起,想起那家伙剛剛做的一切,而且自己昏迷的時候隱約感覺自己被當盾牌好久。

聯想唐云有前科,她俏臉頓時浮現幾分薄怒,死死盯著唐云的背影,蓮足輕點間,伴隨颯颯輕嘯,兩旁海水陡然分開。

沒有阻礙下她一瞬間便躍出數丈,眨眼拉近了彼此距離,探手數道氣血之力化絲帶般朝唐云纏了過去。

“???”唐云懵逼不已,氣血暴動瞬間掙脫開來,反手一掌朝她拍了出去。

“哼!”

張楚鈺冷哼一聲,美眸浮現幾分得意,指尖輕動,她順勢一點便飄了起來,就像是一只風箏,緊緊的跟著唐云。

唐云竄出水面,成功上岸,舒暢了啐了幾口唾沫,抹著頭發慢悠悠的朝遠方走去:“終于回來……你是怎么追上來的?”

之前是因為海底頗多阻礙,海水也有阻力,他一直沒發現身后掛著個東西,現在上岸以后才察覺不對。

“受死……”張楚鈺銀牙緊咬,恨聲說著甩出數道血影,蓮步輕踏翩若驚鴻掠向唐云咽喉。

“砰!”

唐云瞄見海底展露的巨大黑影,嘴角微微一抽,一掌拍出再度將張楚鈺打向虛鯤。

以她的實力,怎么可能擋得住這廝的手段,血影頓時崩潰,凹凸有致的嬌軀應聲倒飛而出。

虛鯤沖出海底,發出震耳的咆哮,緊接著張楚鈺就掉進了他嘴里……

不理后面發生了什么,唐云氣血鼓動,震去海水,就要匆匆離開此地趕往天興宗,他還對那本功法念念不忘呢。

如今局勢混亂,正是好時候。

至于功勞點?

那是什么玩意?

直接潛入天興宗偷就是了,偷不到那就搶,前提是對方老巢沒有強者。

嚦……

妖氣如云蓋天,唐云只覺背后一涼,本能拔劍翻身斬出,氣血洶涌悍然與之碰撞,在勁風鋪面下,血鷹展翅從天而降。

巨響炸裂,周遭砂礫頓時應聲掀飛,漫天妖氣與武者氣血之力強強碰撞所產生的余波,就算是一旁虛鯤都禁不住連連后退。

凝血化劍。

分合!

唐云身周環繞嗡嗡劍影,遂功法運轉陡然炸裂,化彌天劍影如極電奔走將血鷹面首籠罩,鏗鏘碰撞聲迭起不休,道道火光似夜星閃爍無比耀眼。

快,太快。

雙方的戰斗在短短幾個呼吸內,瞬間被推動到高潮,偌大沙灘滿是深坑溝壑,狂風氣勁碰撞不斷,震耳巨響如暮鼓晨鐘咚咚作響。

卑鄙!

血鷹陡然一頓,碩大身影化作人形,手持匕首兇狠的刺向唐云眼窩,鷹眸閃爍著濃郁的憤恨與駭然。

嗤……

撤身抽劍,寬厚的劍脊精準擋在匕首前方,陽光照射下,雪亮的劍尖處沾染著幾點殷紅,宛若梅花般的血漬。

“你身上有傷啊。”唐云唇角翹起,抬腳就踹了出去。同時出手成爪,與對方掠來鷹爪交錯數次。

血鷹臉上滿是駭然,不可置信的失聲:“你怎么知道?”

他從出現到現在,一直遮掩的極為嚴實,以唐云的境界應該不可能察覺才對。

“你猜啊。”

唐云飛身而退,醉月仰手探劍,恰似白虹一束,夾雜著血線一絲,快如驚雷乍現,陡然臨至血鷹肩胛,明顯是要盯著傷口打。

以血鷹傷患之身,實力本就受到影響,正因如此才這么長時間拿不下唐云,本來他見唐云年輕不過毛頭小子,壓根沒有太放在心上。

鬼知道這家伙簡直就是個怪物,對戰機的把控能力,以及洞察力和豐富的戰斗經驗,甚至如此年紀實力就已經逼近九品……

種種影響下,血鷹已然是準備仗著妖族得天獨厚的優勢,生生耗死唐云,而不是一開始那種將之秒殺的念頭。

可方才鋪墊良久,唐云蓄勢一劍卻讓他傷上加傷,更甚是那種如坐針氈的威脅讓血鷹越加警惕,當機立斷他決定……開大!

血影重重。

血鷹在察覺危機臨近的這一刻,使用了在副本里都沒有用過的壓箱底絕招,企圖直接解決戰斗。

大妖為何在很多人眼里可以與九品武者畫等號?

原因就在于妖族獨特的血脈,在達到一定地步后,他們體內的血脈就會覺醒,源自于上古祖先的傳承印記會被激活,屆時才能使用獨特的能力。

單憑這一點,妖族足以和九品武者抗衡,甚至若是血脈更為濃郁高級的妖族,與八品武者也能一較高下。

當然,這更像是一種天魔解體的大招,威力大后遺癥也不小,最好別連續使用,所以一般就算是大妖也只在危急時刻動用。

嚦……

唐云只覺意識猛然遭受重擊,臉色刷一下慘白無比,周身劍影接連潰散,濃郁氣血霎時被妖氣沖破。

肩膀,腰腹,手腕,腿部,身體各處在同一時間似被無數根尖錐攢刺,劇痛如潮水般涌入腦際,讓他思維越加混亂。

噗嗤……

匕首擦過劍鋒,摩擦出矚目的火星,伴隨嗡嗡呼嘯直接洞穿唐云的胸口,妖氣擴散只是瞬間便見一截鋒刃自他背后穿出。

一匕穿心。

唐云身體一僵,雙眸從渙散到凝聚,繼而再度失去焦距,噴出一股鮮血,不可置信的低下頭望著胸口內不斷肆虐的匕首。

“死吧。”

血鷹獰笑著,拔出匕首狠辣的朝他天靈刺去,同時大股妖氣化作鐵索洞穿唐云周身傷口,將之死死固定在原地不得閃避。

噗嗤……呲呲呲……

血鷹眼睛陡然瞪大,望向肩側那如鬼魅般忽然出現的一節剔透如瑪瑙琉璃,閃爍著刺目光芒的血劍。

很小,不過是指頭長短,連小指都比它粗些。

可就是這一截血劍,卻趁著血鷹襲殺得手那一剎,直接沖破妖氣防御,從肩膀那道傷口鉆了進去,迅速在其體內炸裂成萬千絲線。

一擊斃命。

血鷹殘余的意識竭力操控著身體,匕首上妖氣飛速潰散,卻依舊如尖錐利刃刺了下來,儼然是要與唐云同歸于盡。

后退半步,唐云只覺腦門劇痛,卻是那匕首劃破頭皮,與頭骨發生晦澀的摩擦,余勢不減剖開眉心,斬斷鼻梁,最終歪歪扭扭的劃破臉頰……

噗……

唐云踉蹌數步,大口喘息著,用僅剩的力氣摸出丹藥吞下,艱難運轉著功法恢復傷勢。

腦中駁雜的念頭爭相迭起,唐云感受著傷口傳來的酥麻酸痛,不禁咧嘴吐出一口夾雜著血塊的唾沫:“這一招威力不止于此,得益于血鷹身上有傷,此前經過激烈戰斗,很可能已經用過一次。

這次更像是賭博,還沒恢復就強行再用,所以威力發揮極為有限。否則我根本無法在這么短時間內清醒……”

至于副本里血鷹為何不用這一招,那還用說嗎?

當時就連唐云都意識陷入癲狂狀態,瘋狂跟對方以傷換傷,本就從野獸開智進化而來的血鷹,又怎么可能保持冷靜?

人族體質大都弱于妖族,這是無數年積累的共識,血鷹壓根不認為唐云能在血拼中比他撐得更久。

等他有些后悔的時候,身體已經不足以支撐他強行催動大招了……。

血鷹確實是比他強的,強行以傷患之身拼死了唐云,他雖然最終贏了,但也不過比對方茍延殘喘一段時間而已,最終也沒有活下來。

鏖戰之后,久違的疲乏讓唐云眼前發黑,濃濃的眩暈感讓他恨不得立馬閉上眼睛睡個昏天暗地。

這是大量動用氣血之力,傷及根本的征兆,必須要好生調養才能逐漸恢復,否則氣血消耗太多,最終突破九品的概率就會越來越小。

不知過了多久,如咸魚般躺在沙坑里一動不動的唐云,忽然感覺陽光被什么東西遮擋住了,緊接著是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你……沒事吧?”

唐云笑了笑,不過他知道自己現在滿臉是血,笑的肯定很猙獰難看,喉嚨發干用力好幾次才發出沙啞的聲音:“劍在旁邊,若要殺我,那就盡快。”

張楚鈺楞了下,盯著唐云身上縱橫交錯,剛剛止血的傷口,想起之前那堪稱驚天動地的鏖戰,不禁陷入了沉默。

他害死了楚辭,劉軒宇師兄,殺了無忌師弟……

張楚鈺想奪下唐云手里滿是豁口的利劍,卻發現鮮血混雜著砂礫,將唐云的手與劍柄黏在一起很難分開。

她用力掰開對方的手指,卻見一層皮被她生生扯了下來,露出鮮血淋漓的手心。

張楚鈺頓了頓,停下動作轉而抓起了血鷹那把匕首,鋒芒寒光閃爍,直指唐云的咽喉,只需輕輕往前一遞,唐云小命就沒了。

自己應該殺了他的。

張楚鈺抿了抿唇,努力繃著臉,企圖以此來讓自己的意志更堅定些。

唐云睜開眼睛,卻看不清東西,眼前模糊無比,他努力扯了扯嘴角:“既然已經拿起了劍,為何不動手?名門大派天之驕子,也要折磨我一頓才善罷甘休?”

他覺得手有點疼,應該是對方奪下了自己的劍,卻不曾想到張楚鈺持劍抵在他咽喉,再無寸進打算。

張楚鈺似乎是在堅定念頭,貝齒輕咬冷聲道:“殺我師弟師妹師兄,后又威脅我……”

既然看不清,唐云索性閉上眼,淡淡的吐出一個字:“殺。”

噗嗤!

張楚鈺狠狠將匕首甩出,砂礫飛揚,鋒刃擦著唐云鬢角射入沙地。她轉身朝玄云宮走去:“可是剛剛你救了我,雖然我知道你并沒有這個心思,但這是事實。

所以我不會殺你,但也不會救你。種種恩怨今朝兩清,若有他日再見,我定當取你首級斬于劍下。”

“呵,這是你最后的機會。”

“我不后悔。”

步履聲逐漸消失,唐云悄然散去左手掌心的氣血之力,長舒一口氣晃晃悠悠的爬了起來,復雜的盯著地上血鷹的尸體:“要不要這么做?”

還記得三神教妖魔留下的遺產嗎?

那個取自天魁手中的傳承寶物,里面是一套……不對,應該是一個符文,及其運用之法。

只不過較之于唐云所記得神源經,六煞符文,黃泉宗等這些符文秘法,這個傳承的符文顯得有些奇怪,而且使用法子需要的前綴很多。

這一度讓他有些懷疑符文的真假,所以他是準備回去好好查一查的,不過現在有個大好機會擺在面前,唐云不禁陷入猶豫。

或許,要進副本試試?

但上次弄死血鷹是同歸于盡,這次同樣靠著生生造化丹才僥幸生還,進副本懟血鷹唐云現在沒有足夠的把握贏,且同時活下來。

“算了,試試而已,就算失敗了也無妨。”唐云瞇了瞇眼睛,下定主意蹲在血鷹尸體旁開始忙活起來。

張楚鈺鬼鬼祟祟的在暗處看著唐云的一舉一動,不禁露出疑惑的表情:“他是在干什么?”

她一開始確實是離開的,可不知怎的腦袋里不斷浮現出唐云奄奄一息的模樣,最終還是決定回去救下他。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