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49:楚鈺慧眼,勘破唐云

更新時間:2020-01-08  作者:氪金改命
他決定先忽悠張楚鈺他們下手,弄死牧湘云等人,隨后抓住一個人質伺機跑路,人質自然要撿弱的抓,幾人雖然都不是他的對手,但無疑楚辭是最好的目標。

之所以這么做,是有個很無語的原因,那就是唐云不知道回去的路。

玄云宮的人身份令牌有獨特的類似GPS的定位功能,配合他們獨有的功法能隱約感應到宗派山門所在,這就像是個定位器,唐云若要離開必須借助人質定位一波

唐云坐在門口等著噬天侯到來,嘴里喃喃念叨:“我的三觀又被顛覆了,武者的世界,各個力拔山兮不是人。

這還不算,竟然還有留影石,定位器這種不講科學的東西,牛頓大爺我好想你,你啥時候過來展露神威,教育教育他們,普及正確的科學姿勢?”

半個時辰過去,副本時間走到盡頭,唐云終于在倒計時的時候,看到了噬天侯的身影,攜以濃郁的黑云踏空而來。

確認過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唐云退出副本,回到現實后看了看面板,果然出現新的副本了,這個副本有點奇葩……

注意力先轉移開,他低聲說道:“諸位師兄師姐,咱們要不要分頭行事,這樣也能以防萬一?”

“為何?”劉軒宇有些不解。

唐云道:“那個龍傲天說,他是被一頭妖虎追殺,與之搏斗后兩敗俱傷,這時那妖虎才讓一群妖獸追他,隨后才碰上了我們。

可是在這山谷咱們看了這么久,卻沒有看到任何妖虎的蹤跡,我懷疑它很可能在其他地方藏著,而且能號令其他妖獸,想必身份不凡。

假如咱們抓住那重傷的妖虎,或許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這樣也有利于我暴露被擒后時,還有談判的資本。”

龍傲天是唐云瞎吉爾編的名字,反正孫無忌死翹翹了,死無對證就是了。

張楚鈺皺著眉:“好辦法,不過這牧湘云是人,跟那妖虎能有關系嗎?她也有可能是被囚禁于此的。”

這個問題自然難不住他,唐云早就想好了借口,直接說了出來:“結合此海島的地勢,以及這個牧湘云,還有咱們觀察的情形來看,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那妖虎或許是牧湘云的子嗣,畢竟她被擄到這里近乎百年,如今卻活的好好地,那些妖獸更是對她恭敬有加,這里面若說沒有關聯,那就實在太詭異了些。”

“嘶……”幾人聽到這一波分析,頓時瞠目結舌,這有點顛覆他們三觀了……

不給他們再問的機會,唐云斬釘截鐵的道:“萬事多做準備,總是沒有壞處。這樣吧,師兄師姐你們去找妖虎活捉它,我跟師妹在這里嘗試周旋。”

“不行,太危險了。”

劉軒宇否決了這個提議,皺眉想了想,忽然說道:“張師妹你跟無忌師弟在此,那妖虎既然已經重傷,自然不足為慮,我跟楚師妹可以應付。”

“我……”唐云眼圈一紅,似乎有些激動。

劉軒宇拍拍他的肩膀,嚴肅的說道:“師弟莫要客氣,如今出來的只剩咱們幾個,身為大師兄我肯定要保證你們安全,一定將你們都帶回去。”

mmp,照這么說,我他么還得謝謝你唄?

人家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他還能說啥?

不得已,唐云含淚和劉軒宇擁抱了一下,表達了自己復雜的思想感情。

雙方告別,唐云抽了抽鼻子,然后開始脫衣服……

張楚鈺一臉懵逼:“你干啥?”

唐云抓起石頭在褲子上磨出幾個洞:“做舊啊,你也一樣,最好狼狽點,必須像是剛從海難逃出來一樣,否則衣冠整齊的過去,再加上這身玄云宮衣服,人家會相信咱們的話嗎?”

猶豫了一下,張楚鈺有些為難的將備用的衣服遞來:“我,我不會這些……你幫我弄一下吧?”

“好。”唐云抖了抖長袍,抓起石頭在上面磨洞。

“嗯?”

張楚鈺瞧見唐云耳朵后面,不禁楞了下,眉頭漸漸皺起,目光危險起來:“我記得孫師弟耳朵后面有一顆痣的,他怎么沒有?”

說起這個,其實也算是巧合。

當時他們昏迷在沙灘上,張楚鈺身邊就是孫無忌。

孫無忌是側著身背對著張楚鈺的,她一睜眼看到的就是孫無忌的后腦勺,順便看到了他耳朵后那顆痣,然后感受到動靜才轉到唐云這邊。

唐云那時候也是剛剛清醒,壓根沒注意到張楚鈺的反應,然后……就是殘忍的追殺場面。

正是由于唐云的原因,張楚鈺對這段記憶極為深刻……

女人,一旦認真起來的女人,洞察力是即為可怕的。

當張楚鈺察覺到不對勁后,再看唐云就發現了更多的疑點,比如那把劍她是拿在手中把玩過的,所以很清楚劍鞘上有若有若無的痕跡。

那是長時間握著同一位置,才會留下的痕跡。現在回憶起來,張楚鈺發現對方提劍的時候,握的位置和痕跡幾乎分毫不差。

破綻!

還有剛剛楚辭師妹看向孫無忌的目光,分明夾雜著疑惑,很明顯孫無忌的表現跟以往略有不同,這才促使她露出這等表情。

破綻!

還有就是,唐云太聰明了些,觀察力太可怕了些,許多東西連他們都沒有任何察覺,就已經看出了苗頭,甚至做出了推演。

破綻!

越看越多,越想越不對勁。

想起之前受的屈辱,一股子怒意噌的一下從心底竄起,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

她的素手下意識壓在劍柄,隨時都有拔劍的沖動。

“磨好了,換上吧。”唐云擦了擦汗,將臟不拉幾的衣服還給她。

“哦。”

張楚鈺楞了下,點點頭接過衣服,她望著唐云背過去的身影,思索好一會兒最終放棄了出手的打算,做事要分得出輕重利弊。

眼下逃命最重要。

而且結合之前對方跑路速度來看,此人實力絕不比自己弱,一旦動手勢必很難瞬間解決戰斗,如此反倒打草驚蛇有弊無利。

最好,最穩妥的辦法,就是跟師兄他們會合后,揭穿唐云身份堵死他的去路,一舉將之生擒,然后抽筋扒皮以泄自己心頭之恨。

嗯,就這么做!

張楚鈺銀牙緊咬,脫下玄云宮的外袍,換上破爛的衣服,剛抬頭就見唐云遞來了一把濕乎乎的泥。

“你干什么?”

知道眼前這廝就是那個家伙,她自然不會有什么好臉色,想想自己被當肉墊的一幕,她就有點控制不住手里的劍。

唐云聳聳肩,抓起一坨泥往臉上抹了抹:“自然得狼狽點啊,身上破破爛爛,臉上白白凈凈,這反差也有點太明顯了吧師姐?”

“算你說的有理。”張楚鈺恨得牙癢癢,狠狠瞪了他一眼,伸出手指戳了戳,不情不愿的往臉上抹。

忽然,似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動作一僵,黛眉擰起,冷聲問:“你哪弄的水?”

“水囊的,就這么點了。”唐云抖了抖空落落的水囊,眼底散去一抹促狹。

張楚鈺如釋重負點點頭,心里那塊石頭終于落了地,她還以為這廝是用那啥……。

片刻,二人偽裝完畢,張楚鈺眨眨眼瞥著他,似乎是要看接下來唐云如何表演。

而唐·水鷹·北鼻·蜜蜜·爽·鮮肉云,也沒有讓張楚鈺失望,有了副本的經歷,這廝應付牧湘云簡直手到擒來。

張楚鈺目瞪狗呆的看著這一男一女抱頭痛哭,簡直就是失散多年的母子相認大型言情狗血電視劇的場景,感覺自己三觀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然后……

牧湘云也沒想到,自己剛認的干兒子,轉手對自己就是抽冷子一劍,干凈利落,心黑手狠,配合唐云還掛著淚珠,略顯泛紅的倆眼,這場面顯得更為詭異。

悄然將那枚令牌摸到兜里,唐云擦擦臉上的淚水,心里估摸了一下時間,忽而轉身看向張楚鈺。

“你,你想干嘛?”

觸及他的眼神,張楚鈺本能后退半步,感覺心里直冒冷氣,隨后發覺自己這個動作有點慫,又回到原位,甚至努力挺了挺下巴,抬起頭讓自己自信些。

只是心里沒底氣就是沒底氣,再裝也裝不出唐云那種風輕云淡,萬事在手的氣勢,反倒越發顯得她心虛。

唐云目光在她劍柄頓了頓,忽而笑道:“師姐,你剛剛就已經看破我的偽裝了吧?”

“什,什么偽裝?”張楚鈺皺了皺鼻子,竭力讓自己顯得兇一點,鎮定些。

唐云沒有深入,干凈利落的將話題扯到重點:“投降吧,咱們合作能跑出去,否則只能等死了。”

張楚鈺瞳孔明顯收縮了一下,臉上寫滿茫然:“啊?”

旋即,她甩甩腦袋,冷聲道:“惡徒,受死吧。”

轟隆隆!!

話音剛落,二人同時轉身看向遠方,卻見一層黑云迅速朝這邊涌來,濃郁的妖氣讓二人倍感壓力。

唐云湊到她耳邊說道:“你還有十……九,八……”

“師兄,楚師妹……”卻見張楚鈺在反應過來后,不管不顧驚呼著朝那邊沖去,典型的鐵憨憨送人頭的操作。

砰,砰,咔嚓,啪

唐云在后面,三拳兩腳卸下她的四肢,順帶拽下她下巴,氣血涌動刺入她周身穴竅封死氣血流動,隨意往肩膀一扛,馬不停蹄的朝外面跑去。

唐云時不時往后看一眼,無視對方微弱的掙扎,嘴里嘀嘀咕咕的發著牢騷:“如果不是要用你身份令牌定位,老子才不愿帶著你這個拖油瓶呢。

你說說你一個女孩家家的,怎么這么重?哎喲我去,累死我了……你這破劍還留著干啥,丟了算了。”

唐云拽下她手里的兵刃,頭也不回的往后一甩,精準穿過重重遮掩,釘在牧湘云身上。

“唔,嗚嗚……”張楚鈺努力抬著頭望向那黑云處,眼睛淚珠隨著甩動噼啪落下,眼中滿是絕望與痛苦。

三二一。

唐云噗通一下鉆進海里,咕嚕嚕的往下游,直到上面光線有些暗淡的時候,才張望著找了個很大的海螺鉆了進去。

他以氣血之力運轉將水逼出,暫時封住口子,才長長舒了口氣,將張楚鈺放下,接上她的下巴。

剛剛恢復點行動力,她張口便咬住了唐云的手指,兇狠的瞪著他,兩排牙齒用力閉合……

“……有用嗎?”

唐云甩了甩手指,卻發現對方死咬著不放,不禁翻了個白眼,指頭在她柔軟的小舌頭上戳了戳,撓了撓,成功脫離虎口。

在她身上擦了擦口水,唐云扳正她的臉,淡漠的與她對視:“一切因你們而起,我只是偶然路過就被卷入其中,若非運氣好恐怕已經葬身海底。

誰能料到忽然有大妖趕來,誰能想到他會突然出現?這是誰都沒料到的,我只是想活著回去,我錯了嗎?”

張楚鈺恨聲罵道:“可你害死了師兄……”

唐云抹了把臉上的海水,淡淡的道:“那又如何?此事因你們而起,罪魁禍首是你們,若非如此我會出此下策?”

頓了頓,他粗暴的在張楚鈺身上摸索著,拽出其懷中的身份令牌:“現在你師兄他們已經死了,這是事實無法否定。

咱們身后有大妖追殺,唯一的生路就是你靠著此物確定玄云宮所在,咱們趕緊跑路,至于能不能跑出去,那就全看運氣了。

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要么咱們精誠合作,有什么舊賬等回去再算,要么咱們分道揚鑣,我一巴掌拍死你一了百了。”

說完,他豎起三根手指:“給你三息時間考慮,三……”

張楚鈺別過頭,冷冷的回答:“不用考慮了,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死也不會說的,我要跟你同歸于盡……”

“很好,那你死吧。”唐云屈指點出,直襲對方眉心。其作態沒有半點猶豫,儼然是要將她扼殺于此。

轟隆!

海水涌動,仿若凝現巨大的漩渦,二人在海螺殼里被攪和的東倒西歪,頭暈目眩,只覺周圍壓力陡然消散,繼而無數海水傾瀉而出。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