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42:玄云雷獅,大劫將起

更新時間:2020-01-05  作者:氪金改命
終歸開放的有限,且大都是普通百姓才這么穿,大多數武者寒暑無感,身體可自動調節,穿什么都沒有太大影響。

“臨海城,還真是貼合這地兒。”唐云抬頭看了眼三個大字,嘖嘖稱奇的走進了城內,奇特的場景再度讓他漲了見識。

到處都是賣海鮮的,曾經那種動輒上萬的龍蝦,在這就跟大白菜一樣,擺攤的支起架子,掛了十幾個,還有打磨成工藝品的海螺,貝殼。

還是那三個字,不值錢。

這些都不值錢,幾兩銀子一堆,撐死十幾兩的價錢。

那些前世被吹捧成奢侈品的珍珠之類更便宜,以唐云的眼光來看,圓潤賣相頗好,個頭挺大的珍珠,也就幾十兩銀子。

倒是那些妖獸的東西很昂貴,唐云就看到一顆蘊含著淡淡妖氣的蜃珠,不過指頭大小就已經被人叫到了上萬兩銀子。

且依舊行情火熱,不少人圍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盯著這玩意,顯然價錢遠不止于此,肯定還會繼續往上漲。

唐嫣月說道:“蜃珠是蚌妖所出,具有清心明神的效果,若是加以其他東西打造頭冠項鏈的話,能讓武者避免被幻象迷惑,用處很大的。”

“可惜對你我無用。”唐云聳了聳肩,繞過這個攤位不再關注。

如他所言,這玩意用處確實大,但也僅限于筋骨境,臟腑境的武者罷了,可操縱氣血之力的凝血境武者,五感敏銳,這蜃珠的作用幾近于無。

帶上這玩意,其實更像是在太陽穴抹點風油精,涼爽一些而已,至于其他用處……抱歉,沒有。

打個比方,你有一百萬的血值,每秒自動回血一百,結果這玩意是個每秒回一點血的飾品,作用可想而知。

唐云徑自朝某處走去,口中說道:“這地方據我所知沒有佛門勢力,一般人看不出你的端倪,倒是無須太過小心,再者多是看熱鬧的,也不用你出手。”

佛門功法確實有幾分門道,達到一定層次能勘破虛妄,其他武者當然也能,不過一般得到九品才有這種能力,而佛門禿驢十品就行。

似乎是因為最近妖獸侵襲的問題,這里作為前哨站,源源不斷有武者到來參與其中,畢竟這是一個撈好處的難得機會,不是嗎?

報名登記,然后就完事了,唐云順便看了看兌換表,果不其然在最上面幾行中找到了自己所需的東西——《悲回風》,價格:100000功勞點。

整個兌換表上,也就這么一本九品才能修煉的地級功法,除此之外十品的功法也有,地級的武技也有七八本,但沒有一本能跟這玩意較量的。

十萬功勞點,名列榜首。

兌換功勞點很簡單,提著妖獸尸體過來就行,不管是不是你殺的,亦或者你撿漏搞到的,只要你提著它來到這里,且尸體完整的話,就算是你的功勞點。

需求造就市場。

這也就順理成章導致了功勞點的販賣,有人殺了妖獸后不會去上繳,反倒在城外支個攤子賣掉它的尸體,或者賣給那些專門倒賣的家伙,將功勞點換成大筆的財富。

至于聯盟這邊,壓根不當回事。

你丫愛換不換,反正殺妖獸就行,功法這東西拓印一份撐死幾個銅板,少一個人學他們反倒開心呢。至于丹藥等東西更是如此,少人兌換他們樂得留著慢慢用。

妖獸尸體碎肉價格不菲,不過各個宗派都有自家弟子獵殺妖獸,除了珍稀至極的以外,大都是有則更好,沒有也無所謂的態度。

就算碰上那種珍稀至極的……以這些散修武者的實力,能不能干的過還是兩碼事呢。

在眾多武者羨慕的注視下,唐云面不改色帶著唐嫣月迅速出城,心里輕笑:“天興宗,你們還真準備釣魚啊。”

羨慕啥?

有的是羨慕唐云美女作伴,有的則是看出這廝有錢……

武者不缺錢,那是視角一直在唐云這個老陰筆身上。

瞅瞅其他武者,哪個不是苦逼的要死,要么攢錢買丹藥,要么攢錢買功法,要么攢錢搞裝備,哪一樣不是白花花的銀子?

就算是宗派弟子,頂多也就功法不愁,其他武技,丹藥等等東西,都得自力更生的去忙活。

有窮比的,自然也有土豪。

整個武者群體中,其實反倒世家弟子是最不缺錢的,武技沒有大不了拜入宗派,或者加入朝廷,偌大家底一般重點栽培幾個人,自然不缺資源……

趙興就是個著名的例子,老爹趙云律搞這么大攤子,就專供他一個人修煉,可惜先天條件太差,若是沒有特別的機遇,這輩子成就有限。

“那把劍不凡。”

“那小子身上的衣服,我在錦繡閣見過,料子都是論尺賣的,一身起碼上千兩。”

“那女的長得不錯……嘿嘿。”

暗處三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跟上了唐云二人。

身處這亂世,永遠不要對人性抱有太大希望,也別將武者想的那么神圣偉光正,大家都是人,武者只是比較強大的人而已。

人從來就是個矛盾體,反面人物也有閃光點,正面英雄也有暗黑處。底線這玩意,一直是用于試探的。

“有人跟上來了。”

唐嫣月眼珠子咕嚕咕嚕轉悠,忽然做出楚楚可憐的表情,噌一下抱住唐云的胳膊,跟樹袋熊一樣掛在他身上。

“你一巴掌都能拍死他們,為什么往我身上靠?你想占我便宜?”唐云嘴角一抽,轉過頭看著她精致的五官:“你就是饞我的身子,你下賤。”

“我……”

唐嫣月小臉漲紅,支支吾吾的松開手,有些惱羞成怒的跺了跺腳。然后地面裂開數道裂痕,以及三尺深的大坑。

“……嘶”

遠處藏起來的三人見到此狀,頓時倒吸一口涼皮,一層冷汗瞬間滲出,只覺莫大的惡意陡然自后腦升起。

三人就嗝屁了。

唐嫣月余怒未消,狠狠踩了他們尸體幾腳,這才換上一副嫵媚的笑容,蹭蹭跟上了唐云的背影。

海風怡人,風景秀麗,可惜到處都是尸體。

這里曾經是一座漁港,后來妖獸襲擊便淪為廢墟,再后來武者反攻將這里徹底變成血肉鋪就的戰場。

陽光的照射下,這些鮮血,碎肉,斷骨,以及沒有被收斂的尸體,散發出陣陣令人作嘔的腐臭味。

唐嫣月小心翼翼的貼著唐云,竭力躲避著,不想讓自己踩上那些惡心的東西,眼睛時不時在唐云身上打轉,顯然得手的她依舊不甘心關系止步于此。

人總是貪婪的,以前想得到唐云的身子,現在想得到他的心。

“戰斗?”

唐云忽然駐足,皺眉遠眺左邊,卻見一只生的足有十丈長短,如一座小山般的海獸,駕馭著滾滾浪濤朝前方幾名武者攻擊。

唐嫣月明顯是認識那妖獸的,有些詫異的驚呼:“雷獅?這次妖獸襲擊果然另有玄機。”

“怎么說?”唐云沒有上去幫忙的意思。

唐嫣月凝重的說道:“雷獅這種妖獸血脈很強悍的,而且實力一般都不低,向來獨自行動,一直藏在深海之中。如今卻出現在岸上,這里面沒有貓膩絕對說不過去。”

唐云的思路異于常人,注視著戰局陡然問出一句不相干的問題:“不是說雷獅嗎?怎么控水呢?”

唐嫣月皺了皺眉,低聲叮囑:“控水只是這些在海中生活的妖獸的本能罷了,它現在根本沒有施展真正的實力,又或者它沒有覺醒血脈。”

唐云淡淡的道:“不奇怪,看看那群武者就知道了,都是玄云宮的人,這么一大群弟子在外歷練,如果說暗處沒有長輩護持才是瞎扯淡。

所以那雷獅是在等時機跑路,它現在示敵以弱,就是讓暗處的人覺得它還未血脈覺醒,沒有達到匹敵十品武者的層次,借著這個機會將戰局往海邊拉。”

“你覺得它能成功嗎?”唐嫣月下意識問。

唐云不假思索的點頭:“能,而且還能反殺幾人。只要到海邊有了退路,瞬間爆發實力帶走幾個人的小命輕而易舉,且暗處那人除非九品的實力,否則根本追不上。”

唐嫣月哦了一聲,旋即反應過來:“那你藏在這干嘛?”

“殺人。”唐云回答很簡潔。

唐嫣月眨眨眼:“殺玄云宮的人?為何?”

唐云撇嘴嗤笑:“殺就殺了,哪有那么多為什么?你踩死幾只臭蟲時,還問為什么嗎?如果硬要說理由,只能說,這些人收獲不小,殺了能毫不費力的賺一波功勞點。”

“從哪看出來的?”

唐云隨口解釋道:“那些人身上的痕跡,不單單是雷獸這一種傷痕,而且這些人的面色有些不好看,明顯沒有休息好,想來是此前剛剛大戰一場,而后突然碰到雷獅。”

唐嫣月無言以對,這家伙還真是時刻不忘陰人捅刀子,且這種操作從來不覺得臉紅,仿佛理所應當一樣,簡直臭不要臉。

不過,她喜歡

二人暗搓搓的藏好,全神貫注的看著戰局發展,他們在等待一個時機。

雷獅就像是十分有耐心的獵人,緩緩拉動著戰場朝海邊移動,身上就算被砍出道道猙獰的傷口,依舊不為所動,反倒是借此更往后縮了縮。

一群武者見狀,頓時爆發出了吃奶的力氣,呼喝著圍攻上去,步步緊逼。

就在雷獅后腳接觸到海水的剎那,戰局瞬間發生了變化,卻見滔天巨浪迎風而起,如澎湃的龍卷瞬間將眾人吞沒,其中更有密密麻麻的雷霆之音攢動不休。

剎那的變化,那群熱血上頭的年輕人壓根沒有提防,此時突然遭到襲擊,才陡然反應過來意識到不妙。

可惜已經晚了。

首當其沖的便是占比最大的臟腑境武者,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們就被雷漿徹底吞沒變成一截枯木般的焦炭。

而與此同時,暗處陡然竄出一道人影,夾雜著憤怒的狂嘯:“孽畜,你找死……”

“嘖,我沒猜錯吧?”

唐云得意的沖唐嫣月挑了挑眉毛:“那群弟子中,有兩個都快突破十品了,這種人才肯定不是普通弟子的待遇。”

“這個老頭是什么層次?”

“十品巔峰,論境界比我高一點。”

“然后呢?”

“實際上我能錘死他。”

“……你這么膨脹嗎?”唐嫣月虛著眼吐槽:“那你為啥還藏起來?”

“這叫慎重。”唐云嚴肅的道:“你不懂。”

說罷,他讓唐嫣月在這稍等,自己則貓著腰鬼鬼祟祟在地下挖了個洞,以比穿山甲還快的速度迅速朝戰場靠近。

唐嫣月看著這個土坑,不禁嘆息:“明明那么強,卻非要這么不要臉,真的好嗎?”

轟隆隆……

就在這時,老頭和雷獅終于交手,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沙灘頓時凹下去一個深坑大洞,雷霆龍卷徹底崩碎,幾名還活著的武者終于被解救,撿回了一條小命。

地下。

唐云跟一個女子大眼瞪小眼對視,對方好死不死倒栽蔥的插入沙灘,然后砸到了地道頂端,恰巧跟唐云撞上了。

“你……”

“噗嗤”

唐云面無表情的一把攥碎她修長的脖頸,繼續朝前挖洞,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就導致其他人看到這女子栽進沙坑里,忽然雙腿抽搐了一下,繼而身體軟綿綿再無動靜。

在武者的感知中,女子身上的氣血迅速消弭,轉眼便如風中燭火熄滅,再無半點生機殘存。

栽死了?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卻見地下陡然爆發出數百如血線般密集的劍影,拖著凄厲的長嘯悍然插入戰場。

突兀的變故,不但讓老頭陷入茫然,就連雷獅也有懵逼的感覺,更別提那些剛逃過一劫,心緒尚未平復的小年輕了。

人死的太快了。

看似柔順絲滑的血劍,卻擁有著令人悚然的洞穿力,臟腑境武者堅固的皮骨,在它面前甚至撐不過一個彈指。

噗嗤,噗嗤……偌大的戰場這一刻仿佛炸開了朵朵絢麗的血花,如午夜綻放的曇花,瑰麗而短暫。

這些武者腦門盡皆出現一朵嫣紅的十字傷口,絲絲鮮血從后腦貫出,迅速將地上顆顆砂礫浸染成暗紅色。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