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41:唐云中毒,嫣月得手

更新時間:2020-01-04  作者:氪金改命
如果玄機墳冢血祭府城兩個副本都完美通關,就還能獲得兩個屬性點,兩個技能點。

不過現在不著急,唐云還不知道讓妖魔念念不忘的傳承,到底是啥好東西呢,在副本里他又沒有鑰匙,所以只能在現實獲得了。

唐嫣月見他回神,連忙問道:“你為啥非要在人家門口修煉?”

“因為怕有危險啊。”唐云理所當然的回答。

唐嫣月虛著眼吐槽道:“所以,你修煉有什么用?穩定心神嗎?”

“怕有危險,所以修煉,順便突破一波。”唐云風輕云淡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唐嫣月啞口無言,猝不及防又被這廝裝了一波,順便突破???

汝聽,人言否?

唐云踏入門,自有侍女繞出來帶路,可惜這廝在副本已經溜達過一次了,在唐嫣月茫然的注視下,一巴掌拍死了侍女,血呼啦的尸體中露出一塊塊破碎的零件。

奴零,死。

花魁,死。

這里得提一句,花魁是唐嫣月打死的,因為對方勾搭唐云拋媚眼,讓唐嫣月感覺自己的東西被搶走了,于是乎怒氣爆發硬是錘死了對方。

讓她去消消氣,順便搜刮一下這里有啥寶貝,連帶著清一下小怪,唐云穿過吊橋來到最后面,望著站在高處的BOSS,忽然笑了……

副本不是現實,在現實里老子會讓你成功坐上傀儡?

你怕是想屁吃呢!

碎夢出匣,在BOSS尚沉浸在嘴炮環節時,唐云已經發起了正義的偷襲,摘星步在剎那間使他跨出十余丈,左手一甩劍匣破空射出。

空氣凹陷,唐云順勢橫跨在劍匣一踏,借力折身揮劍甩出一抹如血月般瑰麗妖艷,矚目刺眼的血劍。

同時唐云也有些后悔了,早知這廝還在高處拗造型,他會讓唐嫣月打頭陣吸引注意力,自己繞過去,從后面偷襲一波。

“卑鄙!”

BOSS大怒,腳下一踏踩碎房頂,下面自然就是傀儡了,只要掉下去他就能進入傀儡,開啟合體模式。

就跟那個動漫……我來組成頭部,我來組成襠部……差不多。

然后,剛剛有所行動,BOSS就后悔了。

卻見唐云那道血劍,好似算準了他接下來的動作,就卡在他身下掠過,幾乎是武者的本能,面對來勢洶洶的攻擊,BOSS翻手一巴掌拍了出去。

沖擊力爆發,BOSS下墜之勢戛然而止,然后……他就沒進去。

緊隨其后的唐云,幾乎是以極為粗暴的方式,一把卡住他的咽喉,帶著BOSS直接沖出了這座高聳的宮殿。

轟隆隆……墻壁層層破碎,唐云迎著BOSS一劍刺下,固然被對方激發的氣血阻擋,但雙方差距太大了。

他的境界或許比唐云高,但同處于凝血境,年紀頗大的BOSS面對唐云頗有種有心無力的感覺。

這是堂堂正正的以勢壓人,隨著二人落地,山石應聲破碎,巨大的深坑不斷下陷,二人的對峙依舊持續。

但是巨大的沖擊力卻讓本就處于下風的BOSS更為不堪,七竅已經滲出道道血絲,被唐云摁住的脖頸更是傳來一種難言的窒息感。

死,死……吧。

唐云陡然弓起身體,一腳踹在他身上,翻身躍起凌云十三劍順勢點出,綽綽劍影在血光包裹下宛若驚濤,須臾間便將BOSS徹底淹沒。

過了好一會兒,唐云從數十丈的深坑里爬了出來,渾身沾滿了碎肉血漿,整個人透著濃濃的血腥味,一步留下一個血腳印,深一腳淺一腳的朝來路走去。

唐嫣月連忙解下水囊遞給他:“你沒事吧?”

唐云搖搖頭,咕嚕咕嚕灌了幾口,扯開了話題:“沒事,讓你找的東西,找到了嗎?”

“在這。”

唐嫣月揚起一個玉質的,跟人腦袋差不多大小的紫黑色球體。其實也不算球體,這玩意是個不知道多少面的棱體。

無所謂,那些讀者也分不清啥是棱體啥是球體,編就完事了。

唐云掏出鑰匙塞到口里,隨意扭開,然后看到了里面一顆熟悉的丹藥,跟當初那個六煞遺跡中得到的傳承丹藥差不多。

唐云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唐嫣月頓時大急,連忙扶住他,瞅見唐云昏迷的樣子,她腦袋里忽然冒出個大膽的想法……

唐云閑得無聊時候,會給她講故事。

其實就是小說里著名的情節,其中一段膾炙人口的故事就是——女主角中毒受傷,必須咳咳才能解毒,男主角于是不得不獻身。

“要不試試?”唐嫣月咂咂嘴。

(以下省略七萬字)

唐云咬了一口烤肉,淡淡的道:“所以你想說你是迫不得已?”

唐嫣月美眸含春,垂著腦袋兩個手指不斷對點:“你當時太兇了啦,人家有心反抗,但是……”

“呵呵。”唐云嗤笑,一臉你覺得我會信的表情。

唐嫣月抱著腿,眼睛在夜空下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我什么都沒有了,父母沒了,家也沒了,現在連人都不是,我只想找個依靠,讓我能安心的歇一歇。”

頓了頓,似乎是真的怕唐云生氣,她抿了抿嘴,低下頭補充道:“哪怕只是一會兒就好,真的。”

唐云喝了一口酒,輕笑:“愛情讓人盲目,愛情讓人卑微,愛情讓人軟弱……你這么做沒有任何意義,人最終只能靠自己。”

“但我不是人。”唐嫣月低聲反駁:“我知道你對任何人的態度,都取決于他在你心里的價值。

曾經的秦源雪就是因為她的背景,你才投其所好,甚至一度讓她將你當成知己好友,或許更重……

趙云律也是如此,一開始他對你有用,所以你愿意和他合作,可等你不再需要他時,他若想繼續攀附著你發展,就必須自降身份。

王鑫,邱守倉,邱月縹,趙毅……你對所有人都是這樣,包括我在內,我知道你之所以接受我,主要還是我對你有用。

一個僵尸,一個修羅在你身邊,有什么事你可以讓我去做,這樣就不會牽扯到你,更不會連累你。”

她咬著嘴唇,感受著絲絲的疼痛,只覺兩眼發酸,用力抽了抽鼻子,接著說道:“僵尸也好,夜叉也罷,修羅就是最后的頂點。

你的天賦太高了,你修煉的速度太快了,就算是皇極宗門檻這么高的功法,你如今都修煉到了極深的地步,兩年……現在連兩年都不到,你已經快到九品了。

而我不行,我從一開始還抱有信心,到后來逐漸看著你的背影追逐,現在卻幾乎連你的背影都看不到,我知道在你心里,我的價值已經快沒有了。”

她仰起頭,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可聲音卻止不住的哽咽:“一旦沒有價值,我就是棄子,你肯定會拋棄我。”

唐嫣月轉過頭望著他,兩行清淚掙脫眼眶的束縛,順著香腮在下巴匯聚,滴滴答答浸透衣袖。

她有些委屈,甚至有些卑微,語調帶著幾分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祈求:“我只能這么做,我笨,我沒你聰明,我只能想到這個辦法……”

“沒有意義的。”唐云捧著她的臉,輕輕拭去她的淚痕,卻發現根本擦不干凈,越擦淚水越多。

他從懷里拿出一方手帕遞給唐嫣月,輕聲說道:“萬物皆為棋,萬物皆可棄,你應該知道這句話什么意思。”

唐云給她倒了杯酒:“當初趙毅太急,我還沒有制造把柄讓他抓住,他就迫不及待的排擠針對我。

所以我跳反了,但是一株樹苗在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必須要找一顆大樹遮風擋雨,王鑫是個很好的人選。”

似是自言自語,唐云輕聲說道:“很多人都不信王鑫會贏,但是我信。因為秦煜軒計劃被我破壞,這個麻煩足以讓王鑫爭取到足夠的回旋之機。

王鑫的容人之量比趙毅要強,但他終歸是個上位者,面對上位者,做下屬的一定要暴露出自己的短板。

當初面對趙毅,是我太過輕視他,沒有想到背后的秦煜軒的存在。如今面對王鑫,我需要一個缺點。”

他看向唐嫣月:“你覺得呢?”

“我愿意。”

唐嫣月抹了把臉上的淚水,展露出絕美的笑容,眼中似乎浮現了一種名為‘被認可’的光芒。

唐云揉了揉她的腦袋,低聲如自語般喃喃:“若……不,早晚有一天,王鑫也會容不下我,屆時短板暴露,我不會救你……真的。”

“你若要來救我,那我就看不起你……”唐嫣月撲到他懷里,用力鉆了鉆,含糊不清的咕噥著。

再無動作。

唐云低頭看去,卻是她已經睡著,臉上展露的是安心的笑容。

他無言輕嘆,望著夜空皎月,眼中閃爍著復雜的情緒。

我想活。

想活的好。

想活的更好。

我想要往上爬。

踩無數人往上爬。

爬到那最高的位置。

誰擋,誰死。

歲月如梭,時光荏苒。

唐云有些唏噓,因為到現在他才算真正來到這個世界兩年。

唐嫣月把豬蹄湊了過來:“又在想什么?吃一口嗎?”

“太膩,還有你口水。”

唐云嫌棄的別過頭,隨口道:“天興宗因為山門所在之地臨海,這幾年海里時長有妖獸進犯,福禍相依啊。”

那地方的鎮武閣,眼看有天興宗作為屏障,自然樂得坐享其成,其他勢力同為競爭對手,自然也不會前去幫忙,所以天興宗可謂難受至極。

這個宗門實力很強,有八品武者坐鎮,且斬殺妖獸也會獲得不菲的收益,存活下來的弟子,得到相應的歷練自然比其他武者要強一些。

天興宗之所以一家撐著,多少也有他們自己的堅持,他們不愿意將到嘴邊的好處分潤出去,哪怕多損失一些弟子也無所謂,反正大宗派不缺儲備。

唐嫣月問:“你打算怎么辦?宗派一直都排外的。”

唐云淡淡的說道:“天興宗這種吃獨食的行為,也得承擔巨大的風險,這些年來妖獸來勢洶洶,越來越厲害,他已經快撐不住了。”

“所以呢?跟你朝廷鷹犬有何關系?”唐嫣月追問。

唐云說道:“海中妖獸種類繁多,數量巨大,以往都是亂糟糟一擁而上,這次據說非比尋常,似乎背后有個家伙指揮一切。

天興宗雖然舍不得好處,但也知道自己的極限,所以他們朝其他勢力發布了求救信,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也清楚,所以如今那里形成了聯盟。”

唐嫣月充分發揮了十萬個為什么的特質,緊追不舍的問:“然后呢?”

唐云聳肩:“然后咱們過去一趟,殺些妖獸換點所謂的功勞點,用它換到需要的功法,自然功成身退。”

唐嫣月狐疑:“就這么簡單?”

“你以為呢?”唐云斜視望著她。

她不甘心的提問:“若他們沒有把功法列為可兌換選項該怎么辦?”

唐云笑了笑,笑容多少讓人頭皮發麻:“那就沒辦法了,明著搞不到,只能暗中搞到手了。”

這才對嘛。

唐嫣月嗤笑:“果然,你就是個滿腹陰謀的家伙。”

唐云倒是無辜的回答:“先禮后兵這個詞聽過沒有?給他臉面若是不要,那就只能拔刀了,我能怎么辦嘛?”

“啊嗚”

唐嫣月不搭理他了,狠狠咬了一口豬蹄,支吾自語:“豬肉漲價了,都快吃不起了,十個豬蹄以前只需二兩銀子,現在要七兩,簡直搶錢。

等到城里就吃海鮮,這里海鮮特便宜,也不知道這么多年漲價了沒,我記得拿水晶蝦餃,麻辣……”

唐云額頭垂下幾條黑線,你他么是真的能吃。如果不是他還有副業,趁著武道大會狠狠撈了一波,估計都養不起這廝了。

唐嫣月忽然一拍腦門問道:“對了,那天你得到的傳承到底是什么?怎么沒聽你說起過?”

唐云沒有多說的意思,只是略微解釋了一句:“是一種符文秘法,這玩意很奇怪,等回去后必須查一查。”

等二人再走了一段時間,路上就陸陸續續出現其他人了,只不過服飾穿著與他們有極大的差異,相對開放許多。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