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34:玄妙出關,殺機滔天

更新時間:2020-01-01  作者:氪金改命
唐嫣月哼了一聲,淡淡的道:“天時地利人和,三者合一,你做事還是那么老道。那金剛寺呢?他們可是跟張威關系不錯呢。

最近打聽到,那戒空在寺內也是年輕一輩的天才,如今被你斷了一臂,可謂前程盡毀,淪為廢人,金剛寺會忍?”

“金剛寺?”

唐云嗤笑:“這次的坑,也有給他們挖的意圖,就看他們踩不踩了,假如他們真的咽不下這口氣,那這坑……可就派上用場了。”

唐嫣月楞了一下,詫異的問他:“為何?在我看來,他們聯系張威,曲線行事更為穩妥吧?”

唐云淡淡的說道:“張威現在不是凌川府主,他頂多說說情,其他屁用沒有。你無須擔心他拿你的事情,捅到趙毅那邊。

他不可能這么做的,別忘了金剛寺還有修羅護法呢,他張威若是敢拿這個理由搞事,那我便順水推舟踩死金剛寺。兩敗俱傷可劃不來。”

他翻了個身,接著說道:“所以在張威無功而返后,金剛寺會面臨兩個選擇,要么如你所說忍氣吞聲,要么找個足夠份量的理由報復。

在我看來他們肯定是要報復的,不只是你說的戒空一事,而是因為金剛寺剛剛開山,突然遭到如此打擊,他們必須要重振名望。

朝廷跟江湖向來不合,再加上現在我跟金剛寺又有恩怨在先,對他們而言我就是最好的靶子。所以這個榜單,也是給金剛寺挖的坑。

試想,在眾目睽睽之下,光明正大挑戰我,假如我答應就打殘我,假如我不答應就等于服軟,相當于他們成功踩了鎮武閣一腳。

如此一來,他們金剛寺的聲勢自然就支起來了,不是嗎?

所以他們若是想報復,這次無疑是大好機會。單憑這凌川府的臭魚爛蝦,拿我是沒辦法的,所以他們必須要出個奇招,這得看趙毅上不上鉤。”

唐嫣月按了按他的肩膀,道:“你想的太多了些,我覺得那些人說不定壓根沒想那么多,還有外面那些讀者。”

唐云淡淡的道:“不管他們想不想得到,我都要考慮到種種可能性,否則變數橫生,猝不及防,那么現在的秦煜軒跟趙毅,就是我的下場。”

唐嫣月轉移了話題:“你剛剛說趙毅,到底是為什么?”

唐云笑道:“這就牽扯到一段陳年往事了,現在說有點太空乏,等走到那一步再說吧,我既然找出了這段事,肯定要派上用場的。”

“手指酸,不按了。”

唐嫣月繞到旁邊坐下,端起茶咕嘟咕嘟喝了幾口:“也就是說,你需要讓凌川府這潭水動起來,但不能掀起大風大浪。

這段時間恰巧能讓你騰出手做私事,等你回來火候就差不多了,屆時再收拾他們,一舉定乾坤?”

“大概吧。”

唐云也不在意,拿起水果啃了口,含糊不清的道:“跟我再說說皇極宗的事,過陣子可能得出去一趟了。”

唐嫣月翻了個白眼,仔細的修剪著自己的指甲:“我已經說過了,皇極宗的劍道傳承,就在天興宗保存著。”

唐云點點頭:“就是你曾經所在的那個天興宗,這個我知道,最近讓人查了查它的消息,發現天興宗貌似過的不咋地啊。”

“這倒不清楚了。”唐嫣月搖搖頭,不在乎的道:“我都脫離那地方幾十年了,鬼知道發生了什么。”

唐云道:“到時再看吧,先把眼下的事情處理好再說。”

唐嫣月眨眨眼,沒有再說什么。

也不知道唐云現在距離九品差多少,對皇極宗后續功法竟然如此急迫,難道這家伙又快突破了?

不對。

臟腑境達到凝血境,或許可以稱之為天賦異稟,可唐云無人指點,怎么能輕而易舉跨過凝血境到蘊氣境的門檻?這可是一個全新的層次。

到最后,唐嫣月還是將這一切歸于‘對方不信任自己’這個理由上面,有些失落的同時,也激發起了她的動力。

從某方面來說,唐云的所作所為,做事態度,已經潛移默化的影響了唐嫣月,她開始本能的向唐云靠攏,且愿意為他做出改變。

雖然表面上雙方依舊是合作關系,可唐嫣月已經逐漸將自己擺到略低的位置上,雖然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

李霄蹬蹬來到門口,躬身道:“大人,師大人前來拜訪。”

朝廷的體制分為兩個,前者是文武官員,他們的職責是治理各地百姓,還有抵抗異族襲擊。

除此之外就是鎮武閣,鎮武閣只對武者負責,確切的說重點監察那些武林江湖,省的他們搞幺蛾子。

在這個妖魔充斥的世界,武者明顯是占據更重份量的。

所以就各地而言,文武官員一般都會跟鎮武閣拉好關系,否則真要遭遇了妖魔之類的事兒,人家稍稍慢一丁點,他們就得吃大虧。

當然了,其實也就山高皇帝遠,如果是京城那就不一樣了。

唐云之前來到這里的時候,此地知府師元豐主動設宴接風,算是給足了他面子。

而后雙方也算互有合作,畢竟趙云律在郡城可是有根基的,再加上流云山莊這個聯盟重心逐漸轉移到唐云身上,自然對凌川府多有照拂。

文官圖的不就是往上報的折子好看嗎?

這可是政績啊!

這年頭境內太平,無天災人禍,少妖魔滋事,已經算是很牛比的政績了,更別提唐云還幫忙促進了凌川府的商業發展。

雖然心里不解,但不妨礙唐云做出驚喜表情,大笑著迎了上去:“許久不見,師大人風采依舊啊。”

師元豐拱拱手,掏出錦帕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笑道:“比不得唐大人,年紀輕輕便就任府主,成就不可限量呢。”

兜兜轉轉,相互吹捧一波。

話題逐漸轉到正事兒上,卻見師元豐沉吟著問道:“大人真的要辦那比武大會?”

唐云聳了聳肩:“不然呢?牌子我都找人弄好了,地方就設在城外,改明兒我去削塊山石,打造成擂臺搬回來,鐵匠在上面砸一層鐵板即可。”

雖然見多識廣,但唐云這么輕描淡寫的幾句話,還是讓師元豐無言以對,這武者真他么不是人。

他嘴角抽了抽,苦笑道:“其實我對這事倒沒什么意見,相信唐大人定能順利辦好這事,為何不避退百姓呢?萬一……”

唐云搖搖頭,語重心長的道:“往日百姓都只知道武者強大,能對付妖魔,但是到底多強卻根本不甚了解。

這次讓百姓當觀眾,不但能給選手加油鼓勁,讓那些年輕人更有沖勁,還能普及一下關于武者的基礎知識。

屆時便會有更多人習武,而習武之人除卻保全自身以外,不就圖個名利嘛?這比武大賽可不只是辦一次,以后越來越紅火,對凌川府也更有益處不是?”

師元豐恍然:“確實是這個道理,大人目光長遠吶。”

唐云謙遜的說道:“不不不,這是外行看熱鬧,師大人你并非武者,所以對這些事不了解罷了。”

他忽然一拍腦門,道:“對了,大人你來的倒是時候,屆時全靠大人動員一番,讓百姓都過去湊熱鬧啊。到時候你也得露面的……”

這可是刷聲望的好機會,師元豐欣然答應。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唐云眼中精芒閃過,繼而隱沒消失:“越熱鬧,年輕人才越容易上頭啊。名聲這東西一旦沾上,可就很難甩掉了。”

“我看出來了,你的打算不止說的那樣。”

唐嫣月笑了笑,道:“一旦這次比武大會辦好,對你而言好處太大了。不僅僅只是打壓金剛寺,還會讓各個勢力的年輕一輩彼此競爭,甚至敵視。

如此一來凌川府格局自然變動,大家相互爭斗,一旦出了岔子你就有足夠的借口介入,我猜過不了多久,這凌川府就會變成你一言堂。”

“你想多了,我沒有。”

“你就有。”

“我這么儒雅隨和,待人寬厚,謙謙君子……怎么可能有如此城府,做出這等下作之事?”

“君子?呵男人。”

照例的斗嘴,演變到最后打架,唐嫣月自然是打不過唐云的,所以到最后……變成了打麻將。

金剛寺。

玄苦看著傷痕累累躺在床上的獨臂僧人,不禁面露悲戚:“主持,戒空他……”

“已經是好事了,起碼活著從鎮武閣詔獄被放了出來。”玄悲望著戒空早已愈合的斷臂傷口,不禁嘆息:“當年他可沒有那么幸運。”

很明顯,戒空的遭遇讓他想起了曾經的某些事。

這種情況下,明顯無法接上手臂了,就算動用寺內的天材地寶也無濟于事,少了一條手臂,戒空的武道之路恐怕……。

一名僧人急匆匆的走了過來:“主持師兄,派去尋找張威的人回來了,您要不要見他?”

“讓他過來。”玄悲點點頭,眼中浮現幾分期許。

年輕的僧人走來,臉色有幾分不好看,迎著玄悲的注視,硬著頭皮遞出了手里的信:“主持,那張威一直出言敷衍,我覺得他應該不會對咱們太幫忙。”

玄悲拆開信,口中說道:“早有準備,畢竟也只是與他父親交往甚好,且也是數十年前的事情了。情分這東西……唉。”

僧人說道:“主持,還有一事。”

玄悲問:“什么?”

僧人攥了攥拳頭,恨聲道:“唐云召集凌川府各大勢力,似乎要舉辦武道大會。這次他肯定會鬧出笑話的,江湖武林跟他那種朝廷鷹犬可從來不是一路人。”

“恰恰相反。”

玄悲臉色微變,在看罷信的內容后,忍不住捻動著佛珠,半晌才說道:“很多人都會賣他面子的,因為……咱們。”

玄苦楞了下,沒有搞清楚里面的關系,不禁皺眉:“師兄何出此言?”

玄悲嘆道:“金剛寺大開山門,勢必會威脅到凌川府其他勢力的利益,而如今咱們與唐云結怨,那么他們不介意站在唐云那邊。”

玄苦搖頭道:“可是咱們自給自足,無須人來供養,何來利益糾葛?”

玄悲不再多說,淡淡的道:“有時候,利益不僅僅是金銀好處,而是看不見摸不著,卻又切實存在的東西。”

“那咱們怎么辦?”玄苦問。

玄悲咬咬牙:“張威那邊靠不住,那就借著這次武道大會,讓我金剛寺再回昔日地位,順帶將唐云趕出凌川府。”

郡城。

趙毅盯著桌上的情報,眉毛不自覺擰成一團。

武道大會?

各大勢力齊聚?

這次唐云是要玩什么套路,他怎么有點看不懂呢?

誠然趙毅很忌憚唐云,尤其是在撕破臉之后。

他總想著找機會打壓對方,奈何現在唐云已經是一地府主,并非他一言能呼來換去的,只要理由充分,唐云大可不甩他的面子。

無論是天劍宗之事,三神教之事,還是邱家倒臺,以及唐云自身的天賦……一系列的事情讓趙毅危機感越加濃郁。

但就像是那句話說的,如今趙毅有心無力啊。

岑無心天天給他上眼藥,整個龍陽郡都知道他跟邱家有關系,無不懷著敵意注視著他,壓根沒有交流的打算。

就算是鎮武閣內部,邱家倒臺也導致人員損失不少,王鑫離開也帶了一批心腹,這里就像個空殼子,一切都要趙毅從頭開始。

趙毅想起此前另一份情報:“貌似唐云跟金剛寺起了沖突,而封山多年的金剛寺這次大開山門,又被唐云擺了一道,那么接下來最好的報復機會,就是這武道大會。”

唐云的年紀也不大,金剛寺的人若要光明正大的報復,無疑會攜勢相逼,使其下來比斗,此乃一舉兩得的方法。

如此后果,唐云不可能想不到,所以他有足夠的信心應對。

“有辦法了。”

趙毅眼中精芒閃爍,他自中找到了可趁之機,一個鏟除唐云,將凌川府的府主換成自己人的絕好機會!

收拾了一下,他背著手迅速出門,來到鎮武閣的詔獄內,一路直行到近乎最里面,注視著那個垂著頭的人影:“你就是玄妙?”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