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27:四面楚歌,死地絕境

更新時間:2019-12-28  作者:氪金改命
唐云等人依言拜謝,恭敬的接過對方遞上來的盒子,再度拜謝,同時轉向從馬車下來的趙毅,三次躬身。

老頭這次出來,明顯不是為了他們這一處事情的,此番只是路程中的一點罷了,接下來還需去其他地方辦事。

畢竟,天下可不僅僅龍陽郡這里出事,無時無刻各地都有妖魔現身,都有武者戰死,所以他壓根耽擱不得。

唐云等人挽留一番,被對方婉言相聚。老頭甚至連城門都沒進,就直接上車調轉方向前往他處了。

岑無心皮笑肉不笑的拱拱手:“屬下等見過大人,大人此來路途遙遠,還是多多歇息,我等屬地事務繁忙,若無要事就容屬下告退。”

趙毅目光復雜的盯著唐云好半晌,忽而看向岑無心,淡淡的說道:“暫留郡城,有些事還需交接一番。”

張威插言:“該辦的早就辦好了,王大人臨走前早已交代我等,自然不敢懈怠。大人只需入鎮武閣熟悉即可,我等屬地近日還在搜查邱家余孽,怕是……留不得啊。”

吳曉察覺趙毅視線,拱手道:“大人贖罪,屬下亦是如此,若真被余孽走脫,說不定會為禍一方,責任重大啊。”

“你呢?”趙毅看向唐云。

唐云微微一笑,直視對方:“俺也一樣。”

緘默半晌,趙毅淡淡的道:“好,很好。諸君為朝廷辦事,盡心盡力,鞠躬盡瘁,本官也沒有阻攔的理由。爾等便自去吧。”

“屬下告辭……”

四人對視一眼,帶著各自的人呼啦一下迅速撤退,短短不過十幾秒的時間,偌大郡城門口,七個城門空無一人。

寒風吹來,趙毅身為武者本不該有冷意才是,可他卻無端覺得自心底滋生出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寒冷。

邱家沒了,老師也沒有回音,應該也放棄了他。

自己升職了是不錯,但這里卻絕非自己想象中的福地,這是殺機四伏,十面埋伏的……絕地啊。

他緊了緊手里的長矛,竭力繃著臉,想要讓自己更平靜一些。

然……當趙毅環顧了一圈后不僅露出幾分苦澀,這附近半個人影都沒有,真是……

路上。

李霄不禁轉頭看了眼后面,似有不解之色。

他知道唐云跟趙毅鬧掰了,但這么做會不會有點太過分,新仇舊恨加一起,趙毅會不會瘋狂報復?

似看出了他的擔憂,唐云往嘴里丟了顆花生米,淡淡的說道:“放心,我越是囂張,他就越不敢妄動。”

“為何?”李霄追問,他雖然跟在唐云身邊幾乎一年,但到現在依舊有點摸不清楚唐云做事的方式。

在他看來……不,在許多人看來,唐云完全就是提著鋤頭到處挖,似乎干什么都全憑興致使然。

但讓人無語的是,往往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坑,卻總有人掉進去。

唐云看了他一眼,輕笑搖頭:“很簡單,他是官。”

李霄眼中透著茫然:“啊?”

唐云嘆了聲,解釋:“朝廷不是江湖,做事都要講究個規矩,何況就算江湖中那些有頭有臉的宗派世家,在干什么事之前也得搞出足夠的名義,名分,借口,理由……

不管他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終究是要遵守這些規矩的,除非不要臉面,不要名聲,然而除非他們天下無敵,只要在這世間,名聲臉面這塊遮羞布是必須抓好的。

朝廷較之于江湖更為嚴苛,畢竟在江湖里你可以改名換姓,暗中置換身份做些不軌之事,但朝廷不同,你的一舉一動皆會被無數明里暗里的人盯著。”

李霄若有所思:“就如同當時趙毅忌憚公子你,卻不愿出手殺了你一樣,為屬下者不可暗害上官,而為官者亦不可擅殺下屬。”

“只對了一部分。”

唐云失笑,緩緩搖頭:“他們不殺我是因為殺之可惜,且我還有用,除此之外就是你所說的,借龍陽郡的勢力殺我和他們親手殺我,后果截然不同。

為官者若想除去某個下屬,實在是太簡單了,他們先天占據名分的優勢,隨便找個借口自然能將你逼入絕境。

如王鑫曾經那樣,他有足夠的名分命令邱家在鎮武閣當差的人,隨意指派他們去做危險任務即可。

邱家固然明知王鑫心懷不軌,但名分在此,官大一級壓死人,他們只能捏著鼻子認栽,若非邱家底蘊深厚,你覺得有幾人能撐到現在?

我也一樣,我明知他忌憚我,將我派來送死,但我卻不得不來,除非我不想在這官場混下去,否則我只能硬著頭皮過來。

為官者針對下屬很容易,下屬若要反制則是忤逆,咬人的狗沒人愿意養的,誰都害怕自己被咬一口。”

李霄皺了皺眉:“那公子你索性撕破臉,不怕名聲有失?”

“怕?我之前乃無名小卒,有何名聲?”

唐云失笑:“等以后這事傳出去,若稍加了解自可得知,是他趙毅先不地道,我迫不得已求活跳反而已,錯也不在我,哪里名聲有失?

我剛剛說名分,理由,原因就在于此。

為官者針對下屬,誰也說不出什么,但若是一巴掌沒拍死,反倒被下屬反咬一口,那他就得受著,沒人會覺得下屬做的不對,畢竟小命才是重中之重啊。”

頓了頓,唐云看了眼漫天風雪,輕聲說道:“如今撕破臉,我唐云已然坐上了府主之位,從體制上他依然是我上司。

但我如今也是官,他無論作甚,更要師出有名,只要理由不當,我也可拒絕之,所以只要我不犯錯,他就拿我沒辦法。

更何況如今趙毅深陷泥潭不可自拔,周圍虎狼環伺,更有府主虎視眈眈,龍陽郡無可用之人,各方面又遠不及王鑫。

所以當他來到龍陽郡的那一刻,趙毅的下場就已經注定了。他會輸,輸的一敗涂地,輸的體無完膚,輸的……一命嗚呼。”

李霄失聲:“公子你要殺他?”

“不,不是我,是龍陽郡要殺他。”

唐云搖搖頭,以近乎夢囈般呢喃說道:“天青門等江湖勢力,剛剛吃掉邱家一塊肉,而趙毅跟邱家關系匪淺,所以他已經跟龍陽郡的江湖勢力站在了對立面。

秦煜軒動用關系,讓趙毅空降龍陽郡,且作為助力的邱家卻早已被滅掉,恰巧又得罪了此地各個府主,他手中無可用之人,更是內憂外患。

如此鎮武閣人心浮動,江湖風聲鶴唳,趙毅不過剛剛突破九品的實力,他拿什么活下去,拿什么斗贏敵人,拿什么盤活這一局棋?”

李霄恍然點頭,嘆服道:“所以公子其實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耐心等下去,趙毅就會撐不住……”

“就看他能撐多久,越久越好……”唐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這是個連環套,一旦掉進去,等待他的就是接連不斷的陷阱,環環相扣,至死方休。

趙毅有破局的實力嗎?

除非他開掛。

否則必死。

就像曾經的天劍宗,就像不久前的邱家。

勢如潮水,你卻非要逆水行舟,若沒有過人的實力,那結果自然是舟毀人亡。

所以千萬不要想著逆天而行,逆勢而行,尤其是在沒有光環加身的情況下,這么做完全是在作死。

君不見就算唐云有掛,也一直茍得好好地,遵守著大家默認的潛規矩嗎?

他活的這么滋潤,甚至步步高升,主要原因就是他懂規矩,知進退,不然早就死犄角嘎達了,當然這里面也有掛的原因,唐云從不否認這一點。

有本事,你也開掛嘛。

凌川府。

唐云搓搓手,招呼著一眾手下在打麻將,呼喝聲此起彼伏,將鎮武閣搞得跟賭坊牌場一樣。

一武者殷勤的送來一壺溫好的酒:“大人喝酒,剛從老家弄來的女兒紅,有年頭了,嘗嘗”

“嘖”

唐云一飲而盡,咂咂嘴:“有心了,明天把咱們的人都召回來,我有事兒要說。”

“得嘞。”這人連忙點頭,遂暗搓搓的湊過來問:“大人想說啥,能透露點風聲不?”

“你小子。”

唐云隨手賞了他一個腦瓜崩,淡淡的說道:“也不是什么大事,這不快年關了嘛。本官合計了一下,各位兄弟也忙活一年了,總得給點甜頭吧。

我琢磨著舉辦個咱們自家的比武大會,按名次往下劃,前五名有獎勵,你通知他們的時候順便說說,讓他們帶好吃飯的家伙。”

一圈打完,各自散去。

唐云回到屋里,看了眼墻角那身官袍,笑了笑轉移了注意力。

這段時間總算是安生了下來,再沒有那么多的破事,反觀趙毅倒是焦頭爛額,直到現在還有些手忙腳亂。

府主,郡主,這里面差距其實并不大,同樣是處理一些事,只不過郡主必須得顧忌到麾下各府而已,按理說有府主幫忙,他應該更為輕松才對。

可架不住唐云他們給趙毅上眼藥啊,屁大的事都會差人送折子過去,讓趙毅做出定奪,而且這些事往往是七拐八繞,不上不下的惡心人的事。

至于唐云,凌川府下面共有四個縣城,以及大小十數個鄉鎮。

他從來不是喜歡抓權,事事過問的性格,在熟悉了大概章程后,索性將手下的武者分成幾隊,分別在縣城設點駐扎。

這么做不但能讓下面人嘗到權力的甜頭,還能拉攏人心,最重要的是能讓唐云騰出更多時間修煉。

只要唐云把握住下面人爭斗的度,自然不會出什么問題。尤其是他還隔三差五組織活動,將競爭從暗地私斗轉到明面上,也極大程度避免大家打出真火。

他喝了口茶,拉出自己的面板看了看。

姓名:唐云

體質:38

修為:十品凝血境。

主動技能:基礎劍法(1/1)驚鴻劍訣(10/10)風雷劍法(15/15)修羅奪魂(15/15)凌云十三劍(25/30)

基礎格斗(1/1)黃泉指(15/15)截血斷氣爪(12/20)鎮龍翻云掌(6/25)

基礎身法1/1飛云步(10/10)流云飛鴻(20/20)醉月摘星步(14/25)

被動技能:虎狼鍛骨功(15/15)元天臟腑功(15/15)碧血黃泉訣(15/25)

屬性點:0

技能點:0

副本:血祭府城(未通關)

較之從前,有充足時間修煉的唐云,體質提升了一點,凌云十三劍從二十二級升到二十五級。

截血斷氣爪則從五級提升到十二級,鎮龍翻云掌進度頗慢,如今只有六級。

黃泉指,斷氣爪,翻云掌,雖然都是手上功夫,但由于傳承不同,上限不同,所以差異很大,相當于從零開始,自然進展緩慢,不過最近唐云摸索到了一些門道。

摘星步倒沒有那么慢了,身法武技差異或許看上去很大,但本質都是提升靈巧,便于戰斗而已,所以如今他已經從七級提升到十四級。

涉及到自身境界根本,也就是源自于皇極宗的劍道傳承‘碧血黃泉訣’。

唐云一直在逐字逐句的摸索參悟,可惜地級功法太過晦澀,至今進展有限。只是從八級達到十五級,且似乎遇到了瓶頸。

功法跟武技的差異,在這里就已經逐漸顯露出來了。

武技的目的就是戰斗,諸如身法,劍法這種再怎么變,也是萬變不離其宗。

譬如唐云掌握了驚鴻,風雷等劍法,隨著涉獵修煉的劍法武技越來越多,對于本質也越加了解,參悟其他劍法武技能達到觸類旁通的成效。

功法則有變化了。

每個境界,每個品級所修煉的功法,都是一個完全的新東西。

野路子出身,沒有一個完整傳承體系的武者,每到一個境界都要換個全新的功法,又沒有名師指點教導,所以他只能自己摸索著往前走。

這時,就凸顯出宗派,世家這種勢力的好處了。

他們的武技,功法等等都是經過各種前輩凝練,改變,組合,最終定下的一套能達到承上啟下作用的體系。

功法與功法之間,功法與武技之間,就像是同一個車間,同一個老師傅制作的零件,組合起來往往能達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除此之外更有宗派前輩點撥護持,好處顯而易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