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06:前輩,時代變了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邱月縹眼力很強,自然看得出這里頭有危險,別的不說,單就那一層層幾乎將密林編織成一個布袋的巨網,就足以說明很多東西。

“蛛網,這些……”

邱月縹俏臉浮現幾分膈應的表情,其實不只是女人,就算是男人對那些窸窸窣窣的小東西,也極為惡心。

若非前面有BOSS等著,唐云也不會鐵著頭進去。

太膈應人了。

唐云瞄到她的表情,指了指旁邊的巖壁,道:“要不繞過去?”

“……”邱月縹聞言,有所意動。

老頭抬頭看了看,縱身躍了上去,氣血運轉,踏空借力不過轉瞬便達到巖壁頂端,他眺望了一番后,說道:“可以繞過去,這片密林占地不算太大,只是費些時間罷了。”

“那就繞。”邱月縹不再猶豫,直接拍板。

唐云笑了笑,沖著邱月縹伸出手:“抓住,我把你甩過去,倒是能省點功夫。”

“好。”

邱月縹抿嘴一笑,將素手搭在他掌心。

“記得站穩了,別摔個屁股墩兒”唐云促狹一笑,猛然運力將她朝上面丟了過去。

“嘖,人心不古啊,穿裙子竟然還穿褲子,人與人就沒點信任?”唐云仰起頭,有些失望的咕噥了一聲,探手插入巖壁,迅速往上攀爬。

來到上方。

老頭指了指左邊:“我觀察了一下,從這變下去,可以更快繞過密林,到達從前那個魔宗的遺址。”

“那就走吧。”邱月縹飛身跳了下去,就跟蹦極一樣,只不過沒栓繩子。

十幾米的距離而已,大概也就五六層樓那么高。

咚!!

地上出現幾個大坑。

三人一臉淡定的從里面跳出來,飛快朝著目的地前進。

還有大概……五分鐘。唐云心里默數著倒計時。

老頭清理石人的速度并不算快,因為他可沒有副本這東西,第一次遇見肯定要謹慎些,好一會兒才摸出石人的要害所在。

再經過這一系列繞路的騷操作,按照他的估計,等到地方的時候,玄蛇已經趨于進化尾聲了。

別看唐云打的輕松,那是因為這孫子摳出了鬼蛛的毒囊,誰知道玄蛇真不抗毒,所以主要原因就是毒囊的作用。

單憑唐云現在的實力,打死玄蛇是肯定的,但絕對不會不受傷。

繞過那片密林,卻終究沒有躲過鬼蛛。

貌似玄蛇跟鬼蛛這些手下有一種獨特的聯絡方式,竟然命令鬼蛛來到了那片廢墟前,徹底堵死他們的念頭。

唐云壓了下劍柄,望著前方猙獰的鬼蛛說道:“沒有那些小蜘蛛,不會惡心了吧?”

“小瞧我?且在這稍等,我去把它腦袋砍下來給你看。”邱月縹抽出兵刃在地上畫了一道線,昂首朝前走去。

唐云嘴角一抽,怎么琢磨著這話有點不對勁呢。

這不是買橘子的翻版嗎?

邱月縹雖然天資非凡,但她走的本就是偏靈巧的路子,那兩柄細劍就算質地不凡,也不能跟唐云的漢劍一樣硬剛。

鬼蛛這妖怪八條腿,不知比她靈活多少,再加上時不時噴出的毒霧,射出的毒液,邱月縹在短暫的僵持后不出意外的被壓在下風。

唐云第一次跟鬼蛛打,是實打實的以傷換命。第二次則是利用了鬼蛛的焦急追趕,暗中蓄力突兀偷襲。

前者以力破巧,后者一擊斃命,哪有玩什么靈巧的?

邱月縹雙劍揮舞如飄逸的浪花,身姿翩然如展翅的素蝶,固然攻勢凌厲,可面對鬼蛛同時各個角度的攻擊,依然有些獨木難支。

她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主,饒是如此依舊不喊人求救,明顯是打算硬撐。

唐云老神在在,不急不慌的,但旁邊老頭卻一臉嚴肅,死死盯著戰場,以免邱月縹出了什么岔子。

激烈的打斗依舊在繼續,但唐云心里的倒計時默數已經走到了零,他抬眼望向廢墟深處,目光逐漸幽深:“時間到了。”

其實從這一連串的作態就可以看出,無論是邱月縹還是這老頭,對自身實力都有十足的信心,所以他們是抱著狩獵的心態來的。

忽然發現意外之喜,自然錦上添花。

他們其實并不著急,畢竟沒有真正接觸玄蛇,對那妖物沒有太多了解。

否則之前也不會特意攀巖繞路,這老頭更不至于掠陣觀望,給邱月縹實戰的機會了。

只可惜,這條玄蛇進化后,絕對會給他們一個意外驚喜。

對于唐云而言,這無疑是個機會。一個加深與邱月縹之間關系,并且順手弄死這老頭,做投名狀交給王鑫的……大好機會。

吼……

伴隨著嘩嘩的水流聲,只見一條通體幽暗,長達數丈的獨角蛟龍御水而來,望向唐云等人的目光中,不加掩飾的充斥著濃濃的貪婪。

武者血肉,對妖怪大有精進。

妖怪血肉,對武者頗有裨益。

二者誰更強誰就是獵手,誰更弱誰就是獵物。

很明顯這條蛟龍……不對,它還算不上龍,應該是蛟蛇才對,距離龍這個層次不知差了多遠。

當初六煞遺跡中的龍妖,就是一條蛟龍被地脈之力侵蝕融合,最終形成的一種怪物。

隨著歲月流逝,它被侵蝕的越加嚴重,妖怪引為依仗的血脈早就消散一空,就剩個半殘的肉身,這就是它為何如此弱小的原因。

眼前這個蛟蛇,固然在血脈層次上還達不到龍妖,但勝在它是活物生靈,血脈并未消散,可以發揮全部實力。

所以,真要讓它跟龍妖干一架,龍妖撐不了太久就會被拍死。

正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龍游淺灘遭蝦戲’便是這個道理。

老頭瞇起眼睛,臉色微變,低聲喝道:“你去幫小姐戰那鬼蛛,我去攔住蛟龍。”

話音未落,伴隨著一陣爆響,他干瘦的身軀內仿佛蘊藏著一個催化劑,身體迅速膨脹起來。

眨眼,他便化作七尺壯漢,邁著沉重的步伐,身上充斥難以言喻的氣血之力,仿若疾沖的犀牛般朝蛟龍撲去。

“年紀大了就要服老,不服老會死的。”唐云瞇起眼睛,心里念叨了一句,凜然拔劍沖向鬼蛛。

橫劍插入,唐云手腕運力崩開兩根骨腿,縱橫數招將鬼蛛暫時逼退,算是解了邱月縹的危機。

“就算你不來,我也能處理它。”邱月縹素面微紅,恨恨咬牙咕噥,自己絕對不會感激對方的。

“呵”

唐云輕笑不語,劍勢一轉化滔滔巨浪,連綿不絕朝鬼蛛壓去,大開大合的攻勢招招要害,鬼蛛每次反擊都被他強行逼退。

他被扎個窟窿不要緊,但鬼蛛面對唐云的劍鋒,絕不敢輕易涉險,只能轉攻為守嚴防對方的攻勢。

他的劍很快,而且觀其風格完全是以傷換命,就是靠著這股子狠勁,讓鬼蛛忌憚之余只能徒勞防守。

休息了一會兒的邱月縹自覺恢復的差不多,蓮步輕踏,當即挺劍贏上,口中喝道:“我來幫你。”

唐云沒有拒絕,對方跟他正好擅長的方向不同,現在鬼蛛注意力被他牽扯,能給邱月縹留出更好的輸出空間。

就跟玩游戲打BOSS,總得有MT在前面拉仇恨,給那些躲在一旁的猥瑣刺客,遠程法爺等職業輸出的機會。

而且戰斗節奏一直被他捏在手里,現在他要做的僅僅只是……拖延時間。

留心觀察老頭跟蛟蛇的打斗,唐云不禁生出一種慶幸。

進化后的蛟蛇太強悍了,他第一次就誤打誤撞的通關,著實是有一些運氣成分的。若非鬼蛛的毒囊給力,他又占據了先手優勢的話,根本打不過爆種的BOSS。

氣血迸發,老頭被濃濃的血光籠罩在內,將不斷沖擊的水流阻隔在外,拳拳到肉的碰撞聲響徹周遭,短短不過幾十秒的時間,周圍的場景便被破壞殆盡。

看上去雙方不相上下,但老頭卻總給唐云一種氣力將盡,后繼乏力的遲暮感。

蛟蛇固然暫時被壓制在下風,可一直攻守有序,不疾不徐,儼然是打著消耗的主意,很明顯它也知道這老頭的短板所在。

只要它能撐過對方的爆發期,那么接下來的結局就將……毫無疑問。

蛟蛇擺尾,騰空駕水兇悍的迎了上去,利爪鋒芒畢露,掀起道道殘影與鐵拳碰撞,發出砰砰如擂鼓般的轟鳴。

老頭臉色越加難看,余光掃向旁邊戰況,卻見鬼蛛已經被斬下三條腿,連連嘶吼卻依然無力回天,被唐云他們死死壓制。

他暫時抹去了帶著邱月縹跑路的念頭,家族的計劃他也略知一二,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保下唐云這個家伙為好。

只要他們解決鬼蛛前來幫忙,就能分擔一部分壓力,固然不算多,但起碼能讓老頭有喘口氣的空暇。

嚦!!

就在這時,鬼蛛仿佛被逼入絕路的兇徒,復眼充斥著瘋狂的情緒,陡然發出一陣震耳發聵的尖嘯,硬拼著挨了唐云一劍,強行扭過頭沖邱月縹噴出一股毒液。

誰能料到方才還穩定的戰局,竟然會發生這種變故?

全力輸出正開心的邱月縹猝不及防,連忙收劍撤身往后退去。

可惜她速度雖快,但鬼蛛實的攻擊太過突然,縱然躲去大部分毒液,卻依舊有一蓬泛著腥臭的毒霧撲到她臉上。

小心!

唐云目眥欲裂,低吼一聲當即跨步欺身,無匹勁力霎時凝成一股,蘊于湛湛劍鋒之上凜然斬下,須臾掠過鬼蛛的腦殼。

勢大力沉的一劍使得鬼蛛如遭雷擊,身軀猛然一僵肉眼可見踉蹌陷入地下半尺,腦袋上出現一條猙獰隱約可見漿子的碩大傷口。

唐云卻沒有趁勢再攻,反倒縱掠而過,一把攬過邱月縹的柳腰,身法運轉瞬間撤離戰場數丈,且一直暴退到戰場之外。

毒霧不比毒液,雖然沒有那么強悍的侵蝕性,但邱月縹臉上卻依舊被腐蝕的坑坑洼洼,可以宣布毀容。

雙頰眉骨等地方,甚至依稀可見駭人白骨,且傷勢不斷加重,眼看就要將她的臉徹底融化。

她也是心志堅毅之輩,咬牙忍著臉上如火燒般的劇痛,含糊不清的吐出幾個字:“紅瓶,解毒……”

現在哪還顧得上男女授受不親,唐云的爪子在數秒內在她腰間身上摸過,不知抓出了多少小物件。

唐云屈指直接彈碎瓶口,露出里面泛著淡淡馨香的藥粉,勁力一震均勻灑在她的臉上,尤其是傷口處。

“多……謝。”邱月縹強笑,雖然襯著她現在的容貌,笑容顯得格外猙獰難看。

但唐云卻看得出毒性已經被藥粉驅除大半,她潰爛融化的血肉在短時間內恢復成嫩紅色,應該已無大礙。

至于毀容這事……

只要毒性被驅除,恢復過來也就十天半個月罷了。

老頭本來也想沖過去,可惜被雞賊的蛟蛇死死纏住根本不得脫身,唐云撤離戰場的舉動,讓鬼蛛得以抽出空參與進圍攻老頭的戰斗。

本就不堪重負,又來一個妖怪,就像是壓垮牦牛的最后一根稻草,老頭的氣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消耗著。

跑不了了。

老頭短短一剎間便將戰局分析透徹,悶哼一拳轟退蛟蛇,沖唐云吼道:“你快帶著小姐走,我拖住他們。”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前輩放心,在下定不負所托。”唐云干脆利落的撂下一句話,抱起昏迷的邱月縹,蹭蹭幾下竄出老遠,迅速消失在遠方。

其動作可謂一氣呵成,動若雷霆,明顯是早有準備。

“……”老頭目瞪口呆,他壓根沒想到這孫子竟然跑的這么利索,你他么都不客氣兩句的嗎?

噗……

毒液噴射,融入水流,在蛟蛇的控制下再度與老頭身上籠罩的氣血碰撞,霎時掀起一股難聞的味道,肉眼可見他身上的氣血淡薄數分。

“啊……”老頭憤然狂嘯,雙拳轟出如若重錘。

不過他比起蛟蛇還差點,并不具備爆種光環,縱然心里驚怒懊悔,就算且戰且退試圖跑路,可終究難逃一死。

“呼,呼……”

唐云撒丫子就跑,直跑到金石峽谷前段,才泄力般靠著巖壁一屁股坐下,呼呼的喘著粗氣。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