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05:陰謀實施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武道的最低三品,就是個煉體的過程而已。

正所謂誰也不可能永遠站在巔峰,所以隨著凝血境武者連番與妖魔戰斗時,鼓動氣血更像是透支生命力的方式。

只不過武者的體質很強,足以讓這種透支的代價,并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展露出來。

這不代表武者成為凝血境后,就一直如此強大。

一旦年歲已高,或者氣血消耗過度,到了日暮西山的地步,武者依舊沒有突破到九品的話,戰斗力就會逐漸降低。

有錢的武者,可以用大量天材地寶來保持自己的戰斗力,盡可能的拖延虛弱到來。

也只是拖延而已,就像是一個盆破了個窟窿,一直往里面加水,下面卻一直漏水……能延續多久,全看你多有錢。

而且一日不突破九品,這個隱患就會一直存在且不斷擴大,直到瀕臨極限,然后徹底崩潰。

唐云站了起來:“首先拖延時間,這一點很好解決。其次便是不露痕跡的將他們引到玄蛇這邊,最后就是……英雄救美。

如果途中遇到不可控因素,那就動用屬性點,在瞬間達到凝血境,從而解除危機逃出生天!”

他清醒過來,看著自己狼狽的模樣,不禁咧咧嘴:“真他娘的疼。”

退出副本!

回到現實,剛剛獲得的兩個技能點,被唐云加到身法流云飛鴻上,將之提升到十九級。

那個鬼蛛的攻勢太過凌厲,他必須提升身法來獲得更大的周旋空間。至于第一個石人,對再無兵刃限制的唐云而言,并不能構成什么威脅。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幽魔深窟

以拳對拳看似霸道,但不免也會受傷,如今知道石人的要害在何處,自然好對付的多。

唐云步步推進,飛快清理著小石頭人。

等這些家伙全部變成碎石,渾黃的光芒開始匯聚之際,陡然爆發出迅雷般速度,搶先在石人還未組合之際,一劍點爆了那枚石球。

來到密林入口。

唐云思索片刻,回憶了下上次下副本的經歷,關于密林內的布局逐漸展露在腦海。經過縝密的推算,最終畫出了一條相對安全的前進路線。

假如鬼蛛被玄蛇命令守衛在此,那么它斷然不可能放自己過去。

所以只要跑的夠快,就足以趕在它前面穿過密林,屆時在外面跟它打斗,戰斗環境自然比密林這等地方好得多。

如離弦之箭,唐云瞬間踏入密林之中,好似靈活的猴子,迅速在樹干借力躍進,短短幾個呼吸便沖出幾十米。

果然,鬼蛛通過散布在各處的小蜘蛛,敏銳的察覺到了密林有不速之客的闖入。

伴隨上方巨網嗡嗡的劇烈顫動,唐云身后樹木轟然斷裂,一個靈活的怪物以不遜于他的速度瘋狂追擊。

就在快到密林出口之際。鬼蛛陡然暴起,試圖將唐云強行攔下。

驀得,唐云眼中精芒一閃,忽然一腳踹出,兩人合抱的大樹應聲而斷,龐大的沖擊力在體內碰撞,須臾間他以完全不合乎常理的方式折返回來。

鬼蛛明顯沒預料到這一點,眼前這家伙剛剛明明跑得飛快,給他插兩根翅膀恨不得都能飛起來,誰知竟然轉眼竟然回身拔劍。

嗡……

恰似飛鴻一剎,渺渺水月鏡花,劍影綽綽如暴雨鋪面,瞬息之間與鬼蛛前肢碰撞十數次,伴隨著鏗鏘奏鳴,分化劍影陡然合而為一,以千鈞之勢凜然刺出。

噗嗤!

劍鋒掠側,勉強擦著骨腿直入鬼蛛腦門,唐云近乎本能滑步矮身,探手連續數指崩點在對方刺來的骨腿上,舉重若輕的崩開了鬼蛛意圖兩敗俱傷的襲擊。

呼……

肉眼可見鬼蛛腹部迅速脹了起來,唐云眉頭一皺,欺身旋劍直接斬下了對方頭顱,如探囊取物般將手伸進傷口內掏了掏,拽著毒囊飛身而退。

鬼蛛尸體炸裂,濃郁泛著惡臭的汁水應聲四射,周圍樹木灌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融化掉,化作令人作嘔的膿水。

未作停留,唐云馬不停蹄的斬殺骷髏,而后一路前行直達BOSS所在之處,迎著玄蛇嘶嘶吐信,他當即一劍砍了過去。

玄蛇昂首探爪,鋒利的爪子與劍鋒摩擦,迸濺出刺眼的火花,卻見唐云似早有預料,手腕輕顫,劍鋒與利爪一觸即分,順帶在對方爪子上留下一道傷口。

嘶嘶!!

玄蛇驚怒不已,龐大的身體從水潭中完全浮現,森冷的蛇瞳死死盯著唐云,滿含威脅與憤恨。

這次唐云比上回還快,玄蛇只有一只爪子生出,且吸取了上次的教訓,他一開始壓根沒有以全力壓制,反倒隱藏著實力跟對方消磨。

反正劍上有毒,他需要等到毒性盡可能的侵入對方體內,發揮最大的效果。如此能最大化的降低風險,保證完成無傷通關的成就。

唐云與之纏斗著,時不時在對方身上劃幾道傷口。每每都險象環生,卻又仿佛滑不溜秋的皮皮蝦,死活不給對方傷到自己的機會。

且由于傷口并不算深,往往一觸即走,玄蛇憤怒之余卻也沒有想到太多,它第二只爪子已經鉆出來了,這讓玄蛇戰力更強幾分,應付唐云更為游刃有余。

這次策略的改變,導致玄蛇并未達成傳說中的主角成就——爆種。

等到玄蛇生出第三只爪子時,忽然察覺到不對勁,唐云這廝的實力,似乎隨著自己的進化也變得越來越強,總是比自己強一點點……

玄蛇怒了,它回顧自省時才驀得發現,自己現在遍體鱗傷,陣陣虛弱感仿若潮水般不斷沖擊著它的神智,身上各處傳來的絞痛,讓玄蛇有種難以言喻的絕望。

吼!!

情急之下,玄蛇嘶嘶低吼著,準備與唐云拼命。

唐云含笑提劍擋下對方撲殺,好整以暇的拉開距離,遙遙沖它擺手:“朋友,是不是感覺心力憔悴?”

他不打了!

沒錯,唐云現在只躲不打,有多遠跑多遠,就他么打定主意看著BOSS被毒死。

“嘶嘶……”玄蛇心里怒啊,氣啊,惱啊,后悔……可是沒用啊。

它每有動作,身上就會掉下一塊塊被腐蝕的血肉,整個水潭已經被完全染紅,地面被它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可是唐云太茍了,玄蛇沒前進一尺,他恨不得往后退一丈,真是打定主意茍起來,沒有半點上頭的意思。

隨著距離水潭越來越遠,它身上許多地方已經露出慘白的骨頭。

玄蛇試過裝死,試過猛撲,試過它能想到的所有辦法,可惜面對茍道成圣的唐云,完全沒有半點成效。

終于……

唐云靜靜的看著玄蛇悲鳴一聲,一命嗚呼的倒在地上,看著眼前彈出的結算欄,臉上露出釋然之色。

跟我斗?

你怕是不知道老子別名——伏地魔。

唐云咧咧嘴,露出一抹冷笑,看到無傷通關這個成就達成后,放心的選擇了退出副本。

技能點再加到流云飛鴻上,從十九級直接升到滿級,唐云不禁長舒一口氣。

余光掠過身邊的邱月縹和那老頭,他默默抬頭看了眼前面,種種念頭自腦中一閃即逝,沒有選擇再進副本。

“據說那妖獸……”

“小心。”

三人駐足,四下掃視一番,謹慎的往后退了一段距離,遙遙望著前方涌動翻滾的地面,表情越加凝重。

邱家倆人是真的嚴陣以待,唐云是心知肚明,臉上全是裝出來的。

唐云望著一只只小型石頭人從地底下鉆出來,轉頭看向邱月縹:“這玩意,不會就是妖獸吧?跟你說的不一樣啊。”

邱月縹也感覺有些不解:“情報所說,那妖獸是一條玄蛇,跟這東西沒有關系。我也很奇怪,曾經我們數次過來都沒有遇到過這怪物,怎么今天……”

老頭不愧是凝血境的大佬,眼力自然比他們強的,稍加觀察便放下心道出了結論:“看著唬人,徒具其型罷了。”

他的話無疑具有相當的說服力,邱月縹忐忑的情緒有所緩和,望向唐云:“你準備怎么辦?”

唐云煞有其事的分析:“我覺得這里面有古怪,這石頭人非鬼非妖非魔,應該是有人背后故意搞出來的。

若是除去他們的話,說不得能激怒幕后黑手,有點意外收獲也說不定。你覺得呢,邱小姐?”

“有道理。”邱月縹微微頷首。

老頭呵呵一笑,說道:“你們自可放心,我在這掠陣。若有變故自會出手制止。”

唐云感激的拱拱手,腳下輕點,躍空而上。

邱月縹緊隨其后,素手一抖,兩柄細長的利劍從腰間抽出,湛湛輕吟震蕩,劍刃半透明如一汪清水,顯然這玩意價值不菲。

她作為邱家當代最為出色的小輩,年紀輕輕已經達到臟腑境,且根基無比深厚。

按照這個進度推斷,唐云這種沒背景沒家世的窮小子,能差不多達到同一個層次已經不錯了。

所以唐云適時藏了幾分實力,單就表面看上去比起邱月縹遜色一些,倒也沒被看出什么破綻。

小石頭人清理的速度不慢,短短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被二人合力橫掃一空。

緊接著,便是大石頭人出現。

老頭這時臉色才有了變化,低呼:“這時地脈之靈?有人用符文秘術束縛住了它,將之變成奴隸……”

邱月縹美眸睜大,有些訝然的望向唐云:“你的直覺可真準,看來這件事里面確實有隱情呢。”

“小心。”唐云臉色微變,毫不猶豫沖了過來,一劍劈開了石人砸來的巨石,扯住邱月縹急速后退。

邱月縹感受到胳膊傳來的冰涼(拳套),下意識就要甩開。但抬起頭發現唐云將自己護在身后時,表情浮現一抹錯愕,一時間竟然沒反應過來。

“好險,幸好沒事。”唐云拉著她退到安全地方,松開手沖她笑了笑。

老頭疾步沖上,低喝一聲:“你們退后,我去解決它。”

單看石人的體型,這玩意還挺有威懾力的,避免自家苗苗出事,老頭決定親自出手解決這東西。

被她這么盯著,唐云有些不自在,撓撓頭問:“怎么了?我臉上有花?”

“沒什么。”邱月縹搖搖頭,轉過頭將視線放在戰場上,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

瞄到對方的反應,唐云心里開始盤算了起來:“試探的成果還不錯,這個計劃或許有點戲。”

沒錯。

剛剛看似下意識的行為,實際上是唐云故意借此對邱月縹的試探。

他想知道這女子的性格如何,有沒有進行下一步計劃的可能性。

現在看來還行。

在唐云發散陰暗思維的時候,這邊老頭已經解決了石人,一臉凝重的拿著石球碎片走了回來。

邱月縹皺眉接過,喃喃說道:“這是符文秘法?有些熟悉……”

“跟那玄蛇有沒有關系?”唐云下意識接口。

一語點破,邱月縹恍然點頭,欣喜的道:“沒錯。當初那些被屠戮的百姓,有些地方也留有這種殘缺的符文。”

老頭瞇縫著眼睛:“看來這玄蛇真有隱秘呢,不聲不響忽然出現,大肆屠戮消失不見,這又特意拘禁地脈之靈在這,莫非……”

“進化。”

三人同時反應過來,異口同聲。

“走!”

邱月縹美眸泛光,馬不停蹄的朝深處趕去。

唐云口中告誡著,腳下連忙追上:“小心點。”

老頭仿佛察覺到了什么,有些古怪的盯著唐云背影,不過隨后想了想,無所謂的笑了笑,在他眼里唐云早晚都是個死。

武者都是心性極為堅定的家伙,邱月縹作為最出彩的年輕一輩人之一,自然也不是那種動輒感情用事的普通人,她拎得清得失的。

世家的這些家伙,放在現代就是階級特權,沙雕自然有,紈绔也從來不缺。

腦殘這東西是不分階級的,只不過權貴家大業大,養得起一個腦殘。而普通家庭養不起,因為這種腦殘早被打死了。

一行人迅速來到峽谷深處,站在密林前駐足。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