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85:風起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翌日。

秦源雪頂著兩個熊貓眼,砰砰拍開了唐云的房門,幽怨的盯著他:“你是故意的對不對?虧我還以為你真的那么好心呢。”

唐云睜開眼,看著面前的國寶,忍俊不禁:“你這是……熬了一夜?至于嗎?一天寫不完可以慢慢寫啊,反正時間還長。”

“……哼!”

秦源雪下意識別過頭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想生氣又想笑,最終氣呼呼的丟下幾本書回屋了。

唐云隨意將這幾本書從身上拿下來,丟在一邊,拉出系統面板。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遺忘戰場?

一通廝殺,唐云現在已經無需用計策了,無腦剛就行。十一品臟腑境,堪稱人形推土機。

半晌。

唐云退出副本,齜牙咧嘴將那種似被硫酸腐蝕的劇痛拋之腦后,暗暗嘀咕:“如果這個副本想完美通關,只能找一套連體裝備。”

就跟鋼鐵俠那種盔甲一樣,連眼睛都罩住的那種。然后跟對方硬剛,抵抗魔氣的侵蝕,這樣就能不受傷完美通關了。

遺跡之事至此,也算落下帷幕。

在等待了好幾天,秦源雪終于把所有傳承的東西默寫出來以后,大家終于彼此告別各回各家了。

臨走前,宋清峰暗搓搓的給唐云塞了一大筆好處費,呸,入場費,呸……報名費。

土豪,有錢人。

唐云勉為其難的收下銀票,果然還是抱著朝廷大腿好啊,錢都自己送上門。宋清峰的舉動,讓他心里某些念頭淡去了幾分。

閑來無事,打開面板看了看。

這段時間,得益于在副本的瘋狂修煉。

流云飛鴻這門身法,已經從七級達到了九級,再往前就不得寸進了,似乎到了一定的瓶頸。

黃泉指從七級提升到十一級,同樣達到了瓶頸。

臟腑境的功法元天臟腑功,在初期進展還是很容易的,此時已經達到了六級,再往上提升則需要時間的堆砌。

唐云目前還剩兩個技能點沒有用,因為現在沒什么要緊事,他準備嘗試自己突破,實在不行再用技能點。

姓名:唐云。

年齡:20.

體質:21

修為:十一品臟腑境。

主動技能:基礎劍法(1/1)驚鴻劍訣(10/10)風雷劍法(15/15)修羅奪魂(15/15)

基礎格斗(1/1)黃泉指(11/15)

基礎身法1/1飛云步(10/10)流云飛鴻(9/20)

被動技能:虎狼鍛骨功(15/15)元天臟腑功(6/15)

屬性點:0

技能點:2

副本:遺忘戰場(未通關)血祭府城(未通關)

“你已經,十一品了。”秦源雪抬頭,灼灼盯著他,語氣極為肯定:“對吧?”

唐云笑了笑:“還差一點。”

“食量瞞不住的。”秦源雪對他的隱瞞不以為意,扭過頭看向外面。

臟腑境,本就是錘煉五臟六腑,內外合一打牢基礎。筋骨境主外,臟腑境主內,內外合一方入凝血。

唐云最近的食量太大了,飽腹的食物落到肚子里,短短一個時辰就會消化的一干二凈,空乏感再度襲來。

臟腑境是及其復雜的一個境界,一般五臟六腑都需要不同的方法,配合不同的天材地寶錘煉才行。

心通脈,肺主氣,脾主運,肝主疏,腎藏精,五臟成則轉六腑,六腑聯則內外合一,方可貫通體內經絡,成就十品凝血境。

元天臟腑功,這門功法是走的中正之道。

跟宗派那些另辟蹊徑的功法不同,它首先壯大的就是最重要的胃部,然后通過快速,大量消耗食物,分化為營養成分,同時增強其他器官。

這么一來,就相當于將一份蛋糕分成十一份,所以進度較之其他功法自然慢了許多。

不過卻勝在簡單,扎實。

只要按部就班的根據功法修煉,有充足的天材地寶,或者大批食物補給,早晚都會水到渠成。

而其他宗門世家之類獨特的方法,則是在起步階段,著重強大某個器官,一個個的分開去修煉。

這么做無疑會加快修煉速度,而且顯著提升戰斗力。不過有利有弊,很容易引起臟腑失衡,弄巧成拙。得很多天材地寶調養輔助。

沒有哪種好,哪種壞,也不可能有十全十美之事,所以看各自的選擇。

唐云不會在修煉這方面取巧,這可是關乎自己小命的大事,慢點就慢點,反正有屬性點,也不至于太慢。取巧反倒急于求成,容易出岔子。

唐云輕聲說著,給自己倒了杯溫酒:“每個人都有秘密,何必追根尋底呢?”

一如得到趙毅的告誡,唐云知道秦源雪另有來歷,卻從沒有旁敲側擊,探取口風的舉動一樣。秦源雪也無須對唐云特別關注。

有時候想太多,會很耗費精力的。

尤其是想的事情還是毫無意義的猜測,簡稱胡思亂想。

這更是得不償失的舉動。

唐云不喜歡,也很少去做這些事,他所關注的只是能為自己帶來好處,帶來利益的,有意義的事情。

比如說……懟天劍宗。

這是能為他帶來政績的,他自然很有動力。

如小說主角那般,萬事全靠光環,干啥都得別人先打臉再反打回去,這種操作唐云一直很不待見。

他的侵略性很強,與其被動打臉,不如主動出擊占據先手。

沒有功勞,就創造功勞。

沒有敵人,就制造矛盾。

先手永遠比后手強,當然對方如果有掛,那就當他沒說,掛比是不講邏輯的。

就跟電視劇里一樣,美女被主角救了就會以身相許,被配角救了就說下輩子償還,這你上哪說理去?

唐云看著路邊樹木冒出的嫩芽,微微挑眉:“咱們在這待多久了?”

“一個多月左右,已經開春了。”

秦源雪淺淺一笑,隨著他目光所指之處看去,星眸閃爍,仿佛想起了一些往事:“不知不覺,已經過去這么久了。”

唐云輕笑:“江湖人,江湖事,不可以常理度之。若是尋常人家,你恐怕現在已經相夫教子了。”

這個世道,沒有重男輕女,因為女性武者比例也不低。

這是個不講性別,實力決定地位的世界。

同時是妖魔橫行,邪祟出沒的混亂世界。

“相夫教子?”

秦源雪啞然失笑,繼而拄著下巴說道:“如果在尋常人家,你現在應該已經扛起大梁賺錢養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不。”

唐云搖頭,認真的說道:“這是不可能的。”

秦源雪眨眨眼,目露詫異:“哦?”

“如果不是武者,我會成為商人。”唐云淡淡的說道。

秦源雪覺得他想的太簡單了,搖頭說:“尋常人家,有經商的本錢嗎?”

唐云意味深長:“這世道可不是人人都靠家世才崛起的,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發橫財。賺錢的路子多,就看能不能抓住而已。”

秦源雪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鎧甲:“你別忘了你現在是朝廷的人,這等違法亂紀之事還敢說出口?”

唐云不以為意,似自語般呢喃著說道:“只要不被人知道,誰能清楚里面的道道?誰會知道事情的黑白真假?

有些東西傳著傳著就變成了謠言,過段時間就會成為故事,間隔年代就會變為傳說。至于真相,早就隨風消逝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秦源雪較有興致的望著他:“然后呢?”

唐云聳聳肩,隨口說道:“然后?當個腰纏萬貫的商賈,然后娶個如你這般貌美如花的媳婦,生一堆兒女,盡享天倫之樂嘛。”

秦源雪楞了下,抿唇輕笑:“我貌美如花?很多人可是說我像個男人婆。”

唐云搖頭:“漂亮和舉止無關,氣質,禮節這些都只是附屬品而已,長得好看就是好看,沒有什么可是。”

他說的是實話。

君不見天下那么多乞丐,有幾個能傳出犀利哥的氣質?

所以別找內在美,外在美之類的借口了,丑就是丑,跟氣質什么的沒太大關系,衣服,發型這些都是在這個基礎上的加分項而已。

同等的條件,你的附加分加基礎分一共八十,人家基礎分加上附加分能達到一百八,這就是差距。

同樣能吃,好看的是吃貨,難看的是……

同樣中年,好看的是大叔,難看的是……

秦源雪長得確實好看,只不過五官輪廓比較明顯,整個人看上去更為英氣一些,有幾分颯爽的氣質。

“你還挺會說好話的。”秦源雪眉梢上揚,有些詫異他會這么說。

唐云不可置否,懇切的道:“我只是說實話而已,我這人向來實誠,從來不會騙人,也不會說假話。”

“呵”

秦源雪撇撇嘴,齊東海到底怎么死的,她現在越來越篤定了。

唐云算了算時間,輕嘆:“快到家了。”

說實話,在外面溜達的感覺真的不好,他不明白所謂快意恩仇,仗義江湖為啥有這么多人樂在其中。

在他看來若非觸發副本,去哪都不如窩在家里面抱著侍女暖床舒服。這就是性格的差異?

回家的路上沒有遇到什么怪事。

到達揚州府后,唐云跟秦源雪首先去了趟鎮武閣,將此事‘原原本本’的敘述一遍。

關于他在幕后謀劃天劍宗的事情,唐云一顆字兒都沒說,反正都是暗中聯系,秦源雪這小妮子也不知情。

這么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依舊準備將功勞‘分’給趙毅更多一些。

單憑唐云一人,是絕不可能徹底按死天劍宗的,所以這次必須得借助鎮武閣的力量,也就是說這次他搞出的事,將會是一個‘集體功’。

集體功看起來個人不算太重,但也是能分出個一二三的。

眼下他剛從遺跡回來,不久天劍宗再曝出一些跟遺跡有關的事情,那么趙毅定然會點名讓唐云這個老手過去處理。

屆時趙毅作為揚州府的鎮武閣老大,肯定占據功勞大頭沒跑,唐云作為完美解決此事的馬仔,妥妥的第二名。

最關鍵的是,憑借此事能將他跟趙毅的利益關系捆綁更緊密一些。假如趙毅高升一步,作為得力屬下,唐云自然雞犬升天。

有大佬在前面擋著,唐云跟在后面喝湯。這是他如今實力不足的時候,最穩妥的發展路線。

等他實力足夠,不說太高,只要達到十品凝血境,就可以跟趙毅這樣調任到某府城坐鎮,到那時候唐云才會露出獠牙。

官場之上,勾心斗角,明槍暗箭,如唐云這般沒有背景,暫時實力也不足的小家伙,只能茍起來抱大腿徐徐圖之。

不要急,慢慢來……

月許。

天劍宗。

宗主突然逝世,長老爭權,真可謂山雨欲來風滿樓。

整個宗派就像是站在高蹺上的新手雜耍,隨時都有跌倒的危險。

田云云在得知莫友乾死亡的消息,只覺晴天霹靂,整個人都懵了。

不過,貌似是因為受到的打擊太多,已經趨于麻木。所以田云云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只是越加刻苦的修煉了。

宗主緊接著死掉,田云云心里最后一絲希望終于徹底熄滅,再也沒有人管束她,復仇的火焰無時無刻不在吞噬著她的理智。

田云云現在的狀態,就像是被一根頭發絲吊在懸崖,甚至只需要一陣風,就能讓她跌進深淵。

宗主對這個弟子是很上心的,在臨走前給她留了一封遺書,讓她千萬按捺報仇的心思,靜下心修煉,提升自身實力。

甚至將她調出了宗門,安置在礦脈附近。就是六煞遺跡那地方,唐云前腳剛走,她就被后腳派來了。

田云云如今也突破到筋骨境了,正在按部就班的根據宗主留給她的功法修煉,以期望盡快達到十一品,殺死唐云替父母報仇。

或許,不僅僅是她父母。

在田云云心里,她總覺得莫友乾的死也跟唐云脫不了干系。雖然沒有證據,但她卻真的有這種感覺。

“呼……”

她長舒一口氣,用力搓了搓臉頰回到屋里,準備繼續修煉。

可是就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她的院門被粗暴的撞開,一名工頭滿臉驚恐的沖她喊道:“田小姐,礦洞,礦洞里面有僵尸……”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