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84:入場費交不交?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emmm,傳承不少,但能用上的不多。”

過了好一會兒,唐云搖頭回過神,輕嘆:“借地脈之力修煉,確實是個不錯的方法,只可惜……”

一如六煞宗的慘狀,由此可見修煉也是有風險的,他們的傳承弊端太大了。

起碼唐云看不上這種功法,他寧可用屬性點慢慢提升,也不會修煉這類似葵花寶典一樣的功法。

雖然六煞宗的主要傳承對他沒啥用,唐云卻找到了一套身法,人級上階的身法,比飛云步牛比多了。這也是他第一次擁有人級上階的武技。

成功擊殺BOSS龍煞地妖,獲得屬性點1

無傷通關完成,獲得技能點1

除魔衛道完成,獲得技能點1

偶得珍寶完成,獲得技能點1

虎穴何覓完成,獲得技能點1

系統:六煞遺跡副本已完美通關,獎勵屬性點1。

唐云這次撿了個便宜,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個漁翁還真讓他當成了,直接達成了完美通關。

美滋滋

打開屬性面板。

姓名:唐云。

年齡:20.

體質:18

修為:十二品筋骨境。

主動技能:基礎劍法(1/1)驚鴻劍訣(10/10)風雷劍法(15/15)修羅奪魂(11/15)

基礎格斗(1/1)黃泉指(7/15)

基礎身法1/1飛云步(10/10)流云飛鴻(7/20)

被動技能:虎狼鍛骨功(15/15)元天臟腑功(0/15)

屬性點:3

技能點:6

副本:遺忘戰場(已通關)血祭府城(未通關)

流云飛鴻就是那本人級上階的身法,相性與飛云步符合,所以在得到傳承后稍稍參悟熟悉一下,便達到了七級。

雖然很想加屬性點和技能點,不過現在還有事兒沒做呢。

唐云瞇起眼睛,觀察著那個滔天煞氣,手持斬刀的身影,果斷的說道:“你們兩個纏住他,我去斷了他背后的鎖鏈。”

“可以,大人小心。”

呂慶元點點頭,他們自然也看得出,干尸身上的符文跟鎖鏈上同出一脈,只要斷了鎖鏈,就可以斷了他的力量來源。

二人默契的從左右圍了上去。唐云繞了大半個圈,持劍靜等戰機來臨。

至于秦源雪,她現在十二品的實力,根本幫不上忙,參與進去只能添亂,索性就在旁邊掠陣(打醬油)。

就是現在。

風雷劍法滿級后,唐云出手速度堪稱變態,只見須臾一剎,秦源雪只覺眼前冷風吹過,繼而鐵索繃斷的聲音隨之響起。

側步,沉肩,唐云橫劍架刀,卸力繞開,反手又是一劍刺出,一點寒芒先到,隨后寒星四射,第二條鎖鏈繃斷。

“……”干尸明顯楞了一下,他似乎還有點殘留的意識,認出唐云剛剛施展的身法出自六煞宗。

可惜其余兩人趁此機會,直接斬斷了最后一條鎖鏈。

仿佛是再無遺憾,干尸失去聲息,如精鋼般堅硬的身軀隨著力量的消失,逐漸腐化變成一灘膿水。

唐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恍惚間仿佛看到這干尸微微揚起的唇角……

呂慶元咬牙切齒:“又死了四個弟子,真是……”

唐云嘆了聲,轉身離去:“呵,世間多妖魔,武者本就是提著腦袋闖蕩江湖,死在妖魔手里也算得償所望了,起碼比死在自己人手里強。”

宋清峰有些莫名:“大人不在此等著了?”

唐云擺擺手朝外走去:“你們慢慢挖,慢慢查,等合計好了再找我吧,有事讓小雪找我便是。那個甬道你們進去看看,別再有什么妖魔突襲了。”

拽著鎖鏈,三番借力躍到礦洞,唐云慢悠悠的回了房間。

深藍……呸,系統加點!

三個屬性點被他加到體質上,伴隨著隆隆如晨鐘暮鼓般的巨響,唐云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臟腑,筋骨的具體情況。

咔嚓嚓

如虎嘯雷鳴般沉悶的響聲,隨著他的體型變化噼啪乍起,余音在房間不斷回蕩,桌上茶盞嗡嗡輕顫,片刻陡然爆碎。

咚咚……唐云沉重富有節奏的心跳聲格外清晰,隨著呼吸逐漸趨于平緩,一切異象漸漸消散。

唐云搖搖頭,讓人打了一桶水,往腦袋上澆了幾次,沖掉黏糊糊的汗液,這才長舒一口氣,慢悠悠的躺到了床上。

體質的增強,境界的突破,那種酸痛感足以讓唐云心有余悸,就好像是把他丟進了螞蟻窩,無數只螞蟻在骨頭,血管里面啃咬。

但撐過去之后,那種隨之而來的舒爽,仿佛在沙漠行走快渴死的人,忽然得到兩瓶礦泉水一樣。

調出屬性面板。

關于六個技能點的分配,唐云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決定分出四個加在修羅劍法上面,如今對劍法的越加熟悉,他的自身戰斗風格也越來越明顯。

他從不是畏首畏尾,守大于攻的性格。在唐云看來,只要能獲得勝利,哪怕以傷換命也是可行的。

所以他的戰斗風格多趨于主動,甚至可以用‘兇悍’‘暴戾’這種詞語來形容。

修羅劍法為主,配合風雷劍法與驚鴻劍訣的快劍必殺,有正有奇。

隨著修羅劍法被升到滿級,大股信息瞬間沒入腦中,唐云用了足足一個多時辰,才逐漸消化掉。

武技都是有傾向性的。

比如驚鴻劍訣,這門劍法雖然是人級下階,但爆發力極強,可惜靈巧不足有點拉分。

而且整套劍訣的招式極少,甚至可以說只有一招‘刺’,更像是傳說中那些刺客殺手用的,一擊不中遠遁千里的招式。

反觀風雷劍法,走的是快劍,跟驚鴻劍訣有些類似,但卻另辟蹊徑,補充了靈巧不足的缺陷,所以是人級中階。

修羅奪魂這套劍法,則跟前兩者完全不同,它更像是戰場武將,以‘勢’壓人,大開大合中卻不乏奪命之招。

劍走偏鋒是使不得的。

一時巧,但不能一直巧。更何況較之于尋常劍器,漢劍本就是沙場風格,走的太偏反倒容易進死胡同。

最主要的在于,唐云擅長的身法,大都是纏斗交戰,而不是那種爆發力極強,打完噌一下就能跑的。

所以前兩者劍法風格,只能配合修羅劍法,主次分明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姓名:唐云。

年齡:20.

體質:21

修為:十一品臟腑境。

主動技能:基礎劍法(1/1)驚鴻劍訣(10/10)風雷劍法(15/15)修羅奪魂(15/15)

基礎格斗(1/1)黃泉指(7/15)

基礎身法1/1飛云步(10/10)流云飛鴻(7/20)

被動技能:虎狼鍛骨功(15/15)元天臟腑功(0/15)

屬性點:0

技能點:2

副本:遺忘戰場(已通關)血祭府城(未通關)

唐云瞇起眼睛,默默思索:“現在去戰場副本,也無法完美通關,血祭府城也是。不過去戰場副本鍛煉一下技能倒也不錯。”

想歸想,具體磨合還得慢慢實踐。

如今達到十一品的地步,唐云已經對自己的實力有百萬分之一的信心了,起碼沒有鎮武閣的背景作為依仗,面對天劍宗的報復,他也有把握……跑路。

唐云掰著手指頭算算,發現自己從穿越到現在,大概才幾個月,勉強到半年左右。能達到十一品臟腑境的層次,已經算是很厲害了。

必須多多觸發副本,才能更快的提升實力,只要有屬性點在手,門檻瓶頸這些……不存在的。

數日后。

遺跡。

唐云面色古怪的看著桌上的石頭:“這么說,你們還真就發現了傳承之物?你們打算怎么辦?”

二人對視一眼,宋清峰笑呵呵的說道:“我們商量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讓大人開啟傳承,之后只需將獲得的武技功法拓印一份即可。”

唐云嘴角一抽:“你們這么信任我?”

“大人說笑了。”呂慶元失笑:“我等相信,大人不至于在這種事上欺騙我等,沒有任何意義啊。”

唐云意味不明的盯著他:“這話,你自己信嗎?”

同時,宋清峰不解的目光也看向呂慶元。

之前發現傳承的時候,宋清峰就做好了出血的準備,他打算將此物讓給呂慶元,以此使得對方在天劍宗獲得更大話語權。

得失的呂慶元,肯定會對莫長老進行打壓。這樣可以讓莫長老無法分出太多力量,對宋清峰進行報復。

對于鎮武閣這邊,宋清峰也有了相應的準備,打算送出一筆厚禮。

他覺得在這件事里面,呂慶元其實才是最關鍵的人物,鎮武閣再有名分,也不是天劍宗的人。送禮給唐云,只是順水人情的拉攏罷了。

但他沒想到的是,呂慶元竟然轉手將石頭交給了唐云,壓根沒有獲得傳承的打算,這讓宋清峰百思不得其解。

眼看唐云問出他的疑惑,宋清峰連忙支起耳朵。

呂慶元與唐云對視片刻,忽而錯開目光,笑道:“事已至此,有些事無須隱瞞了,大人應該也有猜測吧?您的猜測是對的。”

宋清峰:???

唐云嘴角抽搐:“你不是天劍宗長老嗎?這都開始競爭宗主了,怎么……真準備坑死天劍宗?撈一把就走?”

什么仇什么怨?

現實版無間道?

呂慶元苦笑一聲,緩緩將往事道來。

古人誠不欺我,每個人背后,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狗血往事。

大概就是兄弟倆加入天劍宗,一次外出歷練,弟弟死了,這件事卻不了了之。

呂慶元追查了很多年,最終查出真相,原來那次歷練,是一個長老的兒子,面臨危機時把弟弟當成了擋箭牌……

礙于是長老兒子,死的又是個無關緊要的家伙,所以這件事誰也沒有聲張,最終被掩埋在歷史長河中。

呂慶元在查出真相后,那個長老卻已經當上了宗主,于是就有了呂慶元一系列的謀劃,他準備毀掉天劍宗為弟弟報仇。

所以,他不在乎莫長老死活,天劍宗越亂他越是開心,他巴不得削弱天劍宗的實力,然后引狼入室讓其滅亡。

之所以將傳承給唐云,就是因為呂慶元想借鎮武閣的勢,確切來說應該是跟鎮武閣合作,然后聯系自己的盟友,暗中捏造天劍宗一些把柄,讓鎮武閣從而有借口弄死他們。

對了,他的盟友就是趙云律。

驚不驚喜?

意不意外?

果然人心叵測。

天劍宗一畝三分地,竟然能泛生這么多幺蛾子破事,看起來像是鐵鎖連舟牢不可破,實際上到處都是破綻漏洞。

宗主快嗝屁了,下面人爭權奪利,還有人心懷鬼胎。唐云不禁感嘆,這天劍宗是造了什么孽啊。

回過神的他笑了笑,抓起傳承石頭放懷里,笑道:“心意我領了,希望接下來能合作愉快。”

“自然,自然。”

呂慶元二人離開這里。

回去的路上,宋清峰反復搓手,終于按捺不住,笑道:“其實,呂長老如果有需要,我隱龍宗也可助你一臂之力的。”

天劍宗爭權奪利,隱龍宗也不太平。有團體的地方就有競爭,宋清峰自然也想摻和一手,以此來讓自己在隱龍宗的地位更高些。

呂慶元朝后面示意了一下,意味深長的說道:“宋長老,這事現在可不是我能做主的。”

宋清峰楞了下,旋即苦笑。

眼下情況很明顯了。

呂慶元有求于鎮武閣,唐云跟天劍宗也有恩怨。倆人本就是各取所需,天然的盟友老鐵,有沒有宋清峰無所謂啊。

莫友乾的事算個屁。

既然呂慶元這個內鬼跟唐云準備聯手針對天劍宗,莫長老這些天劍宗余孽還能活著?所以宋清峰啥都不要做,壓根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當然,如果宋清峰非要摻和獲取更大的利益,自然得交一筆入場費,否則人家憑什么讓你插足?

這一筆入場費,可不便宜啊。

宋清峰暗暗嘆息,他本來還在擔心莫友乾的老爹找自己麻煩,萬一引得兩個宗派生隙大動干戈,他就有大麻煩了。

沒曾想這事還沒發生,就已經注定不可能了。

他默默腹誹:“早知道,就不那么主動把傳承交出去了,否則拿著此物當入場費豈不正好?現在卻是又要額外出一次血了。”

千金難買早知道啊。

越想越后悔,可是沒卵用。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