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81:劍丸到手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嘴上沒毛,辦事不牢。

吳青嘴角抽搐,暗暗扭了自己大腿一把,強行擠出幾滴眼淚,往莫友乾的尸體湊了過去,他還記得這小子身上有顆劍丸呢。

如果趁機摸走的話emmm……

臥槽!

劍丸呢?

我記得那小子是放這里的啊!

吳青楞了,但唐云沒楞,皺眉道:“別在這貓哭耗子了,我記得你跟他關系沒好到這種程度啊?難不成他其實是你兒子?”

“……”吳青渾渾噩噩的站了起來,下意識看向唐云。

接觸尸體的只有唐云,只有他才有可能拿走劍丸。

明知如此,他又能說啥,他敢說啥?

唐云嘖嘖搖頭,有些感嘆:“嘖,這家伙死的也挺悲催,我找到他尸體的時候,莫友乾手里還攥著個盒子呢,應該是什么靈丹妙藥吧,可惜沒來得及……”

“盒子?”

吳青眼睛又亮了起來,提起手里的兵刃,為自己接下來的行為找了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尸體不能放在那被糟蹋,我去把他們尸體帶回來。”

說著,直接沖了上去。

唐云嘴角一抽,注意力隨之放到龍妖身上,瞇起眼睛打量著這廝:“最好先打殘審審這家伙。”

殺死龍妖很難,幸好這不是副本,不至于單打獨斗。

唐云快步加入戰場,劍勢一轉,直指龍妖下三路,語速極快的說道:“想辦法砍斷他的爪子。”

“吼……”

龍妖心里不屑,丫真當老子聽不懂人話?

在唐云話音出口的剎那,龍妖已經開始蜷縮身子,采取相應防御措施了。

“白癡!”

唐云面露譏諷,陡然折身臨至龍妖面前,探手遞劍直戳對方下頜。

妖龍見這家伙傻不拉幾的沖到正前,想也不想直接張口咬了過去,這一下要是咬結實了,唐云最起碼也會變成幾截。

獠牙與劍鋒碰撞,唐云微微蓄勢,在地上留下個大坑,迎著龍口便鉆了進去,反手遞劍橫掃而出,伴隨著龍妖瘋狂的嘶吼,一截舌頭被他直接劈下。

劍刃入骨。

唐云仿佛是要準備在他嘴里安家,黃泉指點出,五指如鉤瞬間嵌入龍妖上頜骨縫內,持劍如屠刀,迅速削剃龍妖嘴里的血肉。

大股大股的鮮血留下,將唐云澆了個透徹,反復化為一個血人。但他真就仿佛不知疲倦般瘋狂在龍妖嘴里肆虐,死活不出來。

按照記憶,從這個位置刺出,應該是……眼睛。

唐云頭暈目眩,隔夜飯差點被顛出來,渾身酸麻難耐,在龍口內這般顛簸,讓他每一劍都格外費力。

連續數劍沒有刺到想要的地方,唐云忍不住甩甩腦袋,捏著滑膩膩的劍柄,陡然腰腹用力,松開左手。

趁著騰空一剎,他果斷遞劍而出。

劍鋒沒入,血箭噴出。

龍妖瘋狂的掙扎戛然而止,旋即是震耳發聵的咆哮與更為劇烈的掙扎,其中憤怒與驚恐讓人頭皮發麻。

唐云趁著他嚎叫的時候,果斷抽劍而退,連滾帶爬渾身浴血的跑出了龍口。

龍妖見到他,如見了殺父仇人般,想也不想直接一爪子拍了下來。

哪知旁邊秦源雪早有準備,縱身一躍直接拽住唐云的胳膊,帶他迅速遠離戰場。

一旁宋清峰二人連忙迎上龍妖,將他沖勢再度截下。

這次他們配合的不錯,一時間龍妖怒吼連連,三番想要突圍,卻總被二人拼命攔截,給唐云爭取了喘息之機。

嘩啦啦……

秦源雪直接解下水囊,將酒水完全倒在唐云臉上,讓他得以清洗掉血污,另一只手也不慢,摸出丹藥便塞進了他嘴里。

“沒事吧?”

“還好。”

唐云咳嗽著奪過水囊灌了幾大口酒,呼吸逐漸穩定下來。

觀察著戰局,唐云不禁瞇起眼睛,臉上顯露幾分疑惑:“你們覺不覺得這個妖物有些奇怪?”

“什么?”

秦源雪下意識順著他目光看去,眉頭皺了皺,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他好像有些刻意,不破壞那邊的雕像。”

唐云笑了笑,持劍起身:“那片區域肯定有什么東西,連妖物都忌憚的東西,或者是寶物也說不定。”

他這么一說,后面這群人頓時兩眼發亮,彼此看了一眼,都有些蠢蠢欲動。

唐云和秦源雪再度沖了上去:“先料理了這廝。”

其余弟子緘默片刻,觀察到龍妖確實不敢太過靠近,終于按捺不住,小心翼翼的朝雕像附近靠了過去。

唐云見狀心里冷笑,卻并未出言阻止,揚劍斬出在龍妖身上割下一塊血肉,順勢脫身撤退,再尋戰機。

龍妖遍體鱗傷,恢復的速度遠不及唐云等人兇悍的攻勢,氣勢逐漸萎靡,被死死壓在下風。

“不!”

驀得,他注意到那群弟子的動向,不禁龍口大張,咆哮著想要沖去阻止。

“噗嗤……”

唐云眼中精芒一閃,蓄力踏地,騰空躍起橫來一劍,寒光閃爍間瞬息貫入龍妖的眼窩,凌厲沖勢攜以萬鈞之力咄然爆發,余勢不減自另一端透出。

至此,龍妖雙目徹底失明。

吼……啊!

龍妖憤然掙扎,陡然騰空而起,瘋狂搖擺龍首,利爪呼嘯而來,憑著最后一眼看到的唐云方位悍然砸下。

咚!!

劍脊輕吟,吱吱作響,矚目火星四濺,余音連綿不絕。

唐云整個人似鋼釘般,被他一爪子拍在地下,在原地留下一個巨大的凹陷。

趁此機會,宋清峰氣血鼓動,驀得低吼一聲,迎著大張的龍口一劍刺出,氣勁凝成一股瞬息沒入龍妖上顎,直入龍腦。

呂慶元借龍妖僵停剎那,殺招使出,劍勢瞬間爆發出來,如鋪天驟雨狂襲而來,將龍頭徹底籠罩在內,一時間叮當碰撞之音迭起不停。

宛若漫天寒星乍現,繼而綽綽劍影萬化歸一,似破天長虹撕開龍妖腦袋上堅固的鱗甲,生生沿著骨縫將其頭骨撬下一塊,攪碎里面的腦漿。

昂……

龍妖發出最后的悲鳴,龐大的身軀轟然落地,富有光澤的鱗甲仿佛在一瞬間被歲月長河沖刷變得黯淡無光。

大股大股的褐黃色地脈之力迅速從他體內涌出,短短幾個呼吸,這龍妖便化作一坨滿是腐臭味的爛肉。

呂慶元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喘息著說道:“這家伙其實早就該死了,但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吸納地脈之力與自身融合,保持這種半生半死的狀態一直存活至今。”

唐云扒拉開腦袋上的爪子,從地下鉆了出來,啐了口唾沫:“可惜吃不上龍肉,雖然這廝算不上龍,連蛟都算不上。”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看向宋清峰:“宋長老你估計要倒霉了,在咱們都被影響了五感的情況下,你兒子貌似失手殺了莫友乾。”

“……怎么可……”

話說半句,宋清峰閉上了嘴,連他都受到了影響,宋曉天不過初入十二品,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呢,亂戰之中,錯手殺人并非不可能。

只能說,莫友乾運氣太差。

念及至此,他忽然醒悟過來,盯著唐云:“大人是怎么脫離危險的?”

唐云聳了聳肩,心有余悸的說道:“或許是這妖物大半注意力都在你們倆身上,而我倉促之間的躲閃,誤打誤撞撤了出去。

當時我沒有被影響太深,所以很快恢復了神智,這才能找救兵撈人,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不然咱們都得栽在這。”

邏輯通順,宋清峰恍然點頭,沒有過多懷疑。

之前下來查看的時候,兩個宗派彼此提防,都不允許對方深入,大家也就在外面轉悠轉悠,大概看看地形而已。

深入此地,竟然會發生這等異狀,這誰能料想的到?

呂慶元忽然看向那邊,圍著雕像轉悠的兩派弟子,疑惑不已:“他們在作甚?”

唐云聳了聳肩:“我剛剛在戰場外察覺,這妖物似乎對雕像有什么忌憚,戰斗如此激烈他卻很少靠近那里,所以隨口提了句,他們可能在找寶物吧。”

秦源雪指了指龍妖尸體,說道:“先把尸體處理了,雖然這妖物血肉腐爛,但骨頭也是一種難得的材料,況且咱們現在身上傷勢不淺,休整后再探遺跡吧。”

也算是大家齊心協力,共同戰斗,彼此的隔閡也不再那么嚴重,氣氛較之方才要緩和了不知多少。幾人相視一眼,也沒有什么意見,點頭表示答應。

長老又不是小弟,唐云是鎮武閣的人,他們都是大佬自然不會干雜活。

于是這些事情就交給吳青,宋曉天這些弟子處理了。

為了避免意外,唐云他們在旁邊休息順便戒備,直到龍骨被一塊塊抬走,清理干凈后,大家才相繼撤退。

宋清峰沒有過多怪罪宋曉天,反倒在想辦法給自己兒子擦屁股。以命抵命是胡扯,他也就這么一個兒子。

思來想去,他最終將目標放在呂慶元身上,天劍宗內部爭權奪勢也不是一兩天了,宋清峰縱然身在隱龍宗,也是略有耳聞。

如果他能跟呂慶元合作一把,或許事情會好處理一些。還得拉上唐云,畢竟多個鎮武閣杵著,總比沒有強。

抱著這個想法,宋清峰又開始盤點自己能拿出手的東西……

想讓人辦事,不給好處怎么可能。

另一邊。

回到屋里,唐云從懷里掏出個瓶子,倒出了里面的丹藥。

劍丸!

莫友乾的劍丸。

至于盒子,早被他丟在其尸體旁邊了,就讓吳青這廝慢慢找吧。

“這玩意怎么用?”唐云撓撓鬢角,億臉懵逼。

如果跟鍛骨丹那種,直接可以服用的話。那得到劍丸后,莫友乾為毛不趕緊吃掉呢?

正是因為這一點,唐云才沒有貿然吃掉,他覺得這玩意應該有什么步驟。

比如焚香沐浴,沉心凝氣之類的,亦或者某些特殊的功法打基礎……

算了,這事不急回頭再說。

唐云收拾好心情,決定先去副本看看。

現在還有三個副本,這次不去六煞遺跡了,BOSS有點肉,單憑他現在根本應付不了,如果實力更進一步倒可以試試。

他這次決定進副本鍛煉技能等級,俗稱……刷熟練度。

刷熟練度,那就得去小怪多的副本。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遺忘戰場?

按照劇情發展,蔣欣雨被狙擊紅船沒逃出來,蔣云龍死在密林祭壇。妖魔兩大棋子盡數伏誅,僅剩這么一群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干尸。

這個副本他之前進過幾次,所以并不算陌生。流程就是消滅這些小怪,然后打碎妖魔封印就行了。

難點在于小怪,而不是BOSS。

妖魔要急著去啟動祭壇,所以將之逼到一定地步,他就會主動逃跑,跟祭壇副本那份意識差不多。

祭壇,戰場,這兩個副本都是如此,那紅船的意識應該也保存著。屆時妖魔三份意識合而為一,最終血祭府城,開啟最終大型副本。

副本的成就有三個,無傷通關除魔務盡劍鋒微冷

第一個就不說了,第二個是清除所有小怪,第三個則是拿劍類兵器通關副本。

在唐云目標明確,直行向妖魔真身所在地的時候,嗡嗡的沙啞笑聲陡然響起:“咦?區區筋骨境的小子,竟然能察覺端倪?真是了不得。”

話落,數十道魔氣破開水面,直接貫入兩旁峭壁之上。

嘩啦啦……

石壁碎裂,一只只干尸瞪著猩紅的眼睛,如野獸般嘶吼著朝唐云撲了過來。

拔劍!

劍鋒掠過干尸枯瘦的利爪,擦出一簇矚目的火星。

撤步,轉腕,風雷……

似晴空霹靂,流光閃過,干尸利爪與身體分離。唐云反手橫掃劈開幾具干尸的襲擊,矮身側鋒掠過這干尸雙腿。

四肢分離,他變成了廢物。

一腳踩碎這廝的腦殼,唐云探手便是黃泉指點出,仿若鐵錐般釘入旁邊偷襲的干尸腦殼,隨手腕一擰,伴隨著咔咔聲,這家伙腦袋應聲粉碎。

狂風之勢,霹靂隨行……

原來是這樣。

唐云手上動作不停,若有所悟般咕噥了一句,出招更為果斷,煌煌劍勢如乍現的驚雷,掠過半空留下道道殘痕,隨之更有干尸連續倒下,在地上蠕動不停。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