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79:死吧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灰塵散去,陽光透來。

不過幾個呼吸,仿佛時光倒流,唐云魂穿時間長河,回到了這個宗派曾經巔峰鼎盛的時期。

有趣,有意思。

唐云抬頭看了看,復而垂下頭瞄了眼自己的影子,面露鄙夷:“金玉在外,敗絮其中。徒具其型,破綻太多。”

就在這時,不遠處奔來一名巧笑嫣兮的少女,沖他說道:“師弟,輪到咱們要考核了,你不緊張嗎?”

“不,不但不緊張,我甚至還想笑。”唐云咧嘴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以他如今臨近十一品臟腑境的實力,五感都在不知不覺被影響扭曲,這地方的瘴氣有些濃郁啊。

一如曾經面對三神教時所遭遇的,這里被人刻意布置過,聚攏了煞氣,瘴氣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若武者實力不夠,氣血不足以抵抗,那就會被影響五感。

“所以啊,別玩什么虛的,打就完了。”

唐云拇指一推,碎夢隨之出匣三寸,劍柄被右手壓住,迎著滿臉不解的少女,兇狠的一劍斬了過去。

噗嗤……

鮮血四濺,少女大好頭顱應聲飛起,無頭尸體踉蹌幾步,砸在地上抽搐不停。

“你干什么?”

“你竟然殘殺同門?”

“執行宗規……”

血腥味彌漫,周圍的男女弟子大驚失色,怒吼著朝他沖了過來。

唐云歪歪頭,跨過尸體望向他們,笑意盈盈的道:“同門?你們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嗎?還是那句話,演戲都不會,真是一群廢物。”

青年弟子,如同成熟的韭菜一樣,被瘋狂的收割著,他們的實力出乎預料的弱,只是個空架子而已。

想想也是,他們本來就是弱雞,占便宜的地方在于偽裝,降低敵人的警惕性然后伺機偷襲。

碰上唐云這二話不說直接拔劍,壓根不跟你講道理的人,他們就像被失去主人的泰日天,仗勢欺人的本質瞬間暴露無遺。

“爾敢。”

伴隨著震聲喝罵,幾個中年男子趕來,加入戰場。

他們比這些弟子強一些,但強的有限,總的來說還是處于小怪的層次,連精英都算不上。

“大膽,他入魔了。”

“果真妖魔,否則何以變得這么強?”

“宗主,請出護山神獸吧?”

“是啊宗主……”

唐云聽著這些小怪交流,臉上浮現幾分古怪之色:“哎喲不錯喲,這個BOSS挺會玩啊,還玩角色扮演的嗎?”

他用腳趾甲蓋想,都能想到那個狗屁護山神獸是個啥東西,八成就是那個BOSS龍煞地妖。聽名字就不是好玩意,結果竟被稱為護山神獸。

唐云不得不感嘆:你們城里人,真會玩。

惡趣味忽然心生,唐云眼珠子轉了轉,陡然如極電瞬間掠過,兇殘的斬下這幾個貌似宗派大佬的家伙的腦袋。

人都死了,看你還怎么演。

果然。

唐云這么不按套路出牌,讓場面頓時陷入極為尷尬的境況。

過了好一會兒,龍妖似乎也反應過來了,后方陡然響起一陣氣急敗壞的咆哮:“小輩,你找死。”

誰知,唐云突然臉色一變,換上一副激動敬畏的表情,咚的一下單膝跪地,哭喊:“大人,您終于出來了。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什么鬼?

就在龍妖陷入自我懷疑時,唐云腳下忽然塌陷一個大坑,人如離弦之箭般急速掠來,其速度堪稱恐怖,剎那的爆發讓龍妖猝不及防。

嗡……

鐺!!

龍妖咆哮,碎夢如長矛般直接嵌入他的腦門,刺痛感伴隨著久違的死亡威脅讓他激靈靈打了個寒顫,他巨大的身軀徹底從黑暗中探出,直接將唐云吞沒。

鐺鐺鐺……

密集的火星迸濺,唐云臉色凝重,連斬三十七劍,劈在同一位置,力道疊加,勁力爆發之下生生撼動妖龍龐大的身軀,自中窺得一線脫身機會。

不但如此,臨走時唐云還刮下對方幾片龍鱗,帶出一簇嫣紅的鮮血。

唐云驚魂未定的退到安全之地,盯著這條咆哮沖來的龍妖,心里常常松了口氣。比起唐嫣月而言,這廝因為體積太大的關系,反倒好對付一些。

龍妖十丈左右,卻破壞力十足。僅僅現身這么十幾秒,周圍就被他攪和成一片廢墟,碎石瓦礫四處迸濺,如暴雨般朝唐云涌來。

當啷!

唐云皺眉撥開石塊,腳下一踏再度朝龍妖沖去,勢如奔芒如寒月綻放。

龍爪騰空,朝唐云蓋下。

給我破!

唐云……飛了。

語言勝利法證實沒用。

差距有點大。

“無知小輩。”龍妖居高臨下的盯著他,猙獰的爪子泛著殺戮的氣息,不緊不緩的朝他刺來。

唐云瞇起眼睛,忽然問道:“既有龍潭,虎穴不會就在外面那座雕像下吧?”

“呵呵,你猜……”

龍妖冷笑,襯的他那張大嘴越加猙獰,尖銳的獠牙閃爍著死亡的光芒,朝著唐云一爪刺下。

十一品!

唐云退出副本,調整自己的呼吸。

雖然副本僅僅過去一瞬,但現實與副本的切換,還是讓他有些神經繃緊,尤其是臨走前那近在咫尺的龍爪。

呂慶元敏銳把握住唐云變幻的氣息,低聲詢問:“大人,沒事吧?”

“有妖氣。”唐云淡淡的說道,暗中給他打了個手勢:計劃改變。

呂慶元心里一突,但沒有多說什么。這個年輕人的老辣,他昨天就親身體驗過,或許唐云剛剛注意到了什么。

唐云指了指遠處的宮殿,說道:“直奔主題吧,這地方這么空曠,八成價值有限。”

他的這句話,正是宋清峰和呂慶元等人心里所想的。

大家都知道,比起這一片滿是塵灰的荒地,遠處更有可能存在寶物。

一人看向秦源雪,詢問道:“大人您看,咱們這些人……”

比起氣勢十足的唐云,看似跟班的秦源雪應該更好接觸些。這不只是他的想法,更是宋清峰這些人的想法。

年輕人僅僅是下意識的認為,但宋清峰他們這些老江湖,很明白這是人性的趨利避害的本能。因為秦源雪比唐云……好相處點。

誰知秦源雪直接扭頭看向唐云:“你怎么看?”

“一邊一人分組嘛。”唐云笑了笑:“互相監督。”

宋清峰跟呂慶元對視一眼,對這個建議沒啥意見。各自吩咐門人組隊,專挑彼此有矛盾的那種,生怕自己這邊吃虧。

似是巧合。

兩邊都有身份差不多的二代,所以莫友乾就跟宋曉天組隊了,表面上倆人勢如水火,實際上都在暗中偷笑。

“走吧。”

唐云掩去眼底一抹精光,沖那邊抬了抬下巴。

兩個十一品武者,幾個十二品武者,一群習武之人,他就不信這瘴氣強到破不了。

呂慶元和宋清峰當先開道,手持兵刃滿臉警惕的朝宮殿靠去,并吩咐弟子提高戒備,省的被陷阱坑了。

只可惜這外面壓根不存在陷阱,唐云在副本里把這里都犁了幾遍了。

一群人提心吊膽的來到雕像前,圍著它打量了好一會兒,沒發現什么異常,這才繼續朝里面深入。

緊接著,過了警戒線的剎那,場景頓時一變……

唐云臉色一變,這么強大的氣血匯聚,都破不了此地瘴氣?

不同于副本里唐云所經歷的,似乎是因為這次來的不止他一個,所以幻境產生了某種變化。

再不是所謂的考核……

而是混亂。

這次展現的,似乎是六煞宗在覆滅前的反抗,無數弟子與妖魔纏斗著,廝殺聲,慘叫聲霎時響徹周遭。

陡然,一頭妖獸躍起,朝著他們俯沖而來,聲勢攝人,風壓拂面令眾人倍感壓力,一種自心底生出的敬畏令他們霎時亂了方寸。

“閃……退出去。”

宋清峰心里一緊,想也不想直接朝旁躲去。

這只妖獸給他的壓迫力太大了,起碼可匹敵十品強者,他謹慎為上瞬間做出了躲避觀望的決定。

一聲令下。

如暮鼓晨鐘將眾人驚醒,下一刻他們什么也顧不得,驚慌失措的朝各處躲避奔逃,陣型不攻自破徹底崩潰。

“這是龍妖故意為之。”

唐云皺眉,右手按在劍柄上,瞇起眼睛四下掃過,隱約看到有些倒地的妖獸尸體逐漸消散。

緊接著,從遠處跑來一些人,跟隱龍宗與天劍宗裝束一模一樣的人,甚至他看到了兩個秦源雪,一個唐云,三個莫友乾……

唐云恍然,一把抓住身邊的秦源雪急速后撤,口中嘀咕:“混淆視聽,然后讓我們自相殘殺,最后收割殘局,真是個好計策。”

“妖……”秦源雪被他扯了個踉蹌,正待反擊,陡然反應過來,低聲問:“你是唐云?不是妖獸?”

在她眼里,唐云不知何時已經變成猙獰的妖獸。同樣在唐云耳中,她的詢問是不知意義的嘶吼。

唐云舉起手,卻見手腕上的絲線與這個妖獸的手腕纏繞。

現在五感被影響,他們壓根沒法溝通,這是他為了避免出現變數,提前先做的一手準備,也虧得秦源雪沒跑,否則掙斷絲線可就慘了。

暫時躲避激烈的戰場,唐云松開她的手,身法運轉,如離弦之箭般迅速沖出,拇指一推,碎夢應聲出鞘。

這等亂局唐云是沒想到,但并不影響他反應過來后做些什么。

本來是跟呂慶元商量好,等著莫友乾這小子搞事情,再來個后手反擊的。現在這么亂,還等個屁啊,趁亂弄死他不就得了?

一共有三條線,除了秦源雪意外,另兩條絲線正是莫友乾跟宋曉天。

雖然剛剛妖獸撲來時,這倆人急忙躲閃掙斷了絲線,但唐云依舊在絲線反饋的剎那,捕捉到了這倆家伙,且一直鎖定他們的方位。

嗡……

風雷一劍。

劍勢在霎時爆發,如夜空疾電一束破空襲來,瞬間刺穿了這個‘妖獸’的咽喉,帶起一簇腥臭的鮮血。

這是莫友乾。

唐云俯身拽起他的尸體,一刻不停的朝宋曉天奔去。

宋曉天在他眼里,已經變成一只猙獰的妖獸,嘴里嘶吼著不知其意的咆哮。

當啷!

碎夢與他的利爪碰撞,響起刺耳的嗡鳴,唐云劍勢一變,直接崩開對方利爪,如毒蛇吐信瞬間穿過他的鱗甲,在其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轉劍橫掃,唐云唇角翹起,因為他以劍背迎擊,卻打斷了妖獸的爪子……

真的是爪子?

宋曉天吃痛收手,忙不遲迭的朝外掠去。唐云沒有追殺,撿起他的爪子,直接捅進了莫友乾的咽喉。

做完這一切,他回首朝記憶中秦源雪方位看去,卻見一頭妖獸站在原地,面對其他妖獸的攻擊。饒是險象環生,這只妖獸都沒有挪動半分腳步。

飛云步。

折身返回的唐云,手起劍落斬下妖獸頭顱,氣喘吁吁的與這個妖獸對視。

唐云指了指來路,也不管她看不看得懂,直接拽住她的手腕朝外面奔去。

警戒線。

踏出剎那。

二人就感覺到眼前一花,旋即方才諸般異象盡皆褪去。

回首看,卻見后面亂成一團,大家你來我往打的熱鬧,其中還摻雜著一些人形卻披著鱗甲的妖物。

唐云甩去手上的血漬,對秦源雪說道:“回去叫人,讓他們找鐵索。”

下面這些人剛剛全都被卷入了戰局,礦洞口那邊還守著一些弟子,只不過實力有點低,所以被安排在上面等待。

至于找鐵索,當然是為了撈人。

進去是不可能進去的,萬一陷在里面可咋辦?

沒看宋清峰這倆家伙,彼此正打的你死我活,狗腦子都打出來了,動不動還喊個什么‘妖獸受死’之類的口號。

戰場周圍,每當一只妖物死去,都會化作淡黃色的霧氣,這玩意似乎有自主意識,籠罩在戰場內并不往外擴散。

除此之外,這些武者喘息時都會不可避免吸入一點,而這玩意仿佛是一種刺激性藥物,能讓人失去理智,變得更為瘋狂。

唐云他們倆還好,在里面呆的時間總共沒有一分鐘,而這些人……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