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25章 名動楚地【大饞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瘟疫橫行的城鎮中,一只動物系能力半解放,展露出牛頭人魁梧身材,但仍舊頂著人頭的筋肉武僧,率領一批手持炒鍋的畫皮和尚。

  以濃郁魚香引出缺乏智慧的妖魔與人孽,接著暴力掄動炒鍋大殺四方,再點火燒鍋,搶奪污染靈機現場烹飪,在鍋內亂燉爆炒,進一步澆汁強化‘本命菜魚’,獲得法力正反饋。

  就在他們肆無忌憚普(大)度(殺)眾(特)生(殺)解救凡人時,城鎮的另一端也出現陣陣騷動。

  ‘脫發禪師’眼觀六路,第一時間注意到騷動,接著警惕起來。以為隱藏在暗中的大妖按捺不住,終于被逼出來。

  正準備招呼小弟一起動手時,結果天空突然想起“哈哈哈……!”的豪邁笑聲。在城鎮上空回蕩,如同超高分貝的喇叭在千里傳音。

  遠方空中,一個黑點逐漸放大,隱約可見是個人形,在空氣中踏步狂奔。同時,洪亮的聲音也在耳邊清晰響起:“來者可是大饞寺高僧?”

  隨著話音落下,那黑影咫尺天涯般,已經從遠方高空抵達脫發禪師的面前。

  來人也是個俊俏和尚,身披暗紅色袈裟,頭戴毗盧冠,手中抓著禪杖,全身上下不少地方都沾染血跡的年輕僧人。

  對方面帶微笑,釋放出善意。但這種瘟疫肆虐的險地,突然冒出這么一個家伙來,‘脫發禪師’摸不清來路,并未回以善意,心中相反更加警惕。

  特地偽裝成正道僧人,好降低心防?聽著陌生僧人詢問,脫發禪師抬手制止身后露出攻擊傾向的畫皮眾,反問:“你如何得知?”

  “在下金山寺空海和尚,游歷至此地,遇見妖魔作亂,特來制止瘟疫。恰巧從本地居民與修士口中,得知貴寺消息。一口鍋形法器,一條起死回生魚,乃‘大饞寺’兩大特色。我遠遠就聞到香飄萬里……”

  空海和尚嘴上解釋著,眼睛卻控制不住繞過‘脫發’,被那條香氣四溢的回鍋魚吸引。頓時食指大動,仿佛遇到能彌補完善自身‘序列’的成品秘藥。

  接著心中一驚,立刻意識到自己狀態不對勁,竟被一條‘魚’引動了食欲?差點犯戒。連忙雙手合十:“罪過,罪過!”

  脫發禪師一臉問號:“???”同時暗自納悶,大饞寺名頭這么響了?

  定住了心猿,空海這才打量起‘脫發禪師’,立刻從對方身上感到濃濃殺意與獸性氣息。除此之外,才是淡淡的佛性。

  于是不由猜測起,對方是以某種妖魔血脈煉制秘藥突破‘筑基’,很可能是某種牛妖。因此對方外殺性、獸性十足,卻有著一股堪破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性。

  當然,這點佛性非常淡,淡到隨時可以撿起屠刀繼續屠殺,然后再次放下繼續當佛。最后,也是最令他疑惑之處。對方體內的‘污染靈機’很弱,但給與他的威脅感卻很強,絕對是‘煉氣化神’的境界。

  空海心中立刻回憶起離開‘金山寺’前,寺中長老的囑托:大饞寺疑似掌握了某種全新‘秘藥技術’,能大幅抑制削弱污染靈機,不必承受代價就取得力量,一舉顛覆當今修行體系。

  他此行游歷目的,便是一探大饞寺虛實,看那謠言是否為真?如今看來,似乎是真的。眼前的和尚很強,殺性很重,但污染扭曲可以忽略不計。

  此外,那條深深吸引他的‘食物魚’,污染度同樣很低。而且這條魚的內部,還隱藏著某種‘真理(美食規則)’的痕跡。一旦自己獲得,甚至吃掉,就能洞悉大饞寺違反世間修行常識的秘密。但他并未貿然行動。

  他恭敬一禮,問道:“敢問閣下可是大饞寺方丈?”

  兔干部‘脫發’搖頭:“非也。我乃大饞寺‘熬夜方丈’座下護法金剛,失眠大和尚。它們是本寺降服的妖魔,如今都受了戒。改過自新,披上畫皮,洗心革面,重新做妖。”

  “善哉,善哉!”空海立刻贊道。

  他早看穿這幫畫工低劣的畫皮,身上妖氣滾滾,卻沒太多吞食人類后的血光業障。相反,還染上一層帶有煙火氣的功德佛光,很稀薄,卻難以忽視。所以才沒下殺手。

  在他看來,那層獨特的‘煙火氣功德佛光’,便是大饞寺獨有的‘序列法力’起點。以飲食入道,此前從未聽說過。這樣看來,對方應是家有底蘊的佛門傳承,于是態度更加客氣。

  就在雙方溝通時,更多躲在城中的‘人孽’與妖魔受到魚香吸引,控制不住圍聚過來,打斷了交流。

  “禪師,這些妖魔孽障便交給在下吧。袈裟!”

  不給兔干部反應機會,這只和尚便沖入被美食吸引來的妖魔群中。

  奔跑過程中他虎軀一震,穿在身上的袈裟騰空而起,在空中向四面八方膨脹擴張,展開后化作天幕遮蔽太陽,投下血紅光影,將地面上的妖物籠罩覆蓋。

  同時奮力晃動手中禪杖,金屬環鈴鐺一般相互碰撞,發出能摧垮精神的佛音:“降魔禪音!”

  袈裟擴張的真實面積不大,放大后是一塊長寬幾十米的半透明紅紗,但投影下來的光影面積更大,形成獨特的臨時法域,紅塵滾滾如同濤濤血浪,卻并不邪惡。

  這血紅的投影,能進一步增幅擴大禪杖發出的降魔音,令籠罩下的眾魔痛苦慘叫。或抱住腦袋瘋狂打滾、七竅流血,或不分敵我相互廝殺,或干脆沒怎么掙扎,就直接炸開,濺了一地。

  雖然空海和尚看起來似友非敵?但脫發禪師依舊不允許這么一個陌生的自來熟,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的裝B。

  哪怕不是敵人,也很可能是下馬威,或者所謂的賣個人情。它脫發禪師需要這種陌生人獻丑送人情嗎?不需要!

  “土遁,十倍重力,地獄旅!”

  兔干部緊隨其后沖入袈裟投射的血色區域中,瞄準那些實力最強,仍在‘佛門魔音’中頑強抵抗的妖魔,隔空揮出一拳又一拳。

  在空海和尚感知下,一道道無形的重力拳柱,頻繁墜落進他的佛法領域,將那些最強大的妖魔與人孽碾壓錘爆,手段狠辣殺性滔天又暗合金剛怒目之意,感受不到太多‘法力’波動,但確實是很邪門的佛門降魔術。

  一只只妖魔死后,它們體內的血液帶走一身靈機,在投影中蒸發,升騰成血霧,重新融入袈裟中,顏色變得更加艷麗鮮紅。

  脫發禪師抬頭看了一眼,暗道不愧是得道高僧,‘血祭、超度’兩不誤。

  雙方聯手,清洗效率大幅提升。

  大饞寺本命菜魚擁有‘護道、坐騎、蓄電瓶、反饋法力’等功能,但本質還是一道菜,嚴格意義上的‘食物’。它的最大用途,其實是被‘吃’。

  只不過祭煉本命菜魚的僧人,通常舍不得直接吃掉,而是持續祭煉蘊養,讓其火候更久、味道更佳。就如煉制一顆丹藥,九轉后達到極限,再將其吃掉,效果最好。

  據方丈熬夜禪師保守估算,最頂級、最理想的‘菜魚’,相當于一味‘不死藥’,食之立地成佛。

  有這樣一條增長修為、提升壽元的‘菜魚’做誘餌;又有空海和尚撐開的袈裟投影做網。雙方聯手,不經意間爆發出一網打盡的效果。

  最終,一只隱藏在城鎮深處,修為達到煉氣化神的蝎子精,再忍受不住大好局面被外人破壞。為了完成老祖交代的任務,它遁地從‘脫發禪師’背后殺出,蝎尾橫甩,使出一招‘倒馬毒樁’直攻要害。

  但就在它命中前一剎,脫發禪師體型驟然二度暴增,瞬息間完成從‘人’向巨大牛魔的轉變。仿佛早有預知般,極速扭身回旋,恐怖虬結的夸張筋肉蠕動緊繃,右臂轉化成黑色,虎背熊腰暴轉、手刀筆直擊穿空氣,發出刺耳音爆。

武裝色.鐵塊指槍  “牛魔突刺,一本貫手!我佛瓷杯,金剛碎顱。”

  蝎子精毫無防備下,頭顱被手刀轟爆,慣穿出一個的窟窿,紅的白的花灑淋浴般向身后噴出。那根先發而后至的尾巴,也被脫發禪師的左手穩穩抓住。

  然后右手朝上法力,直接掰碎摳出天靈蓋,當做嘎巴拉,非常(骨)瓷(酒)杯。左手用勁一抽,扯斷整根蝎尾,甩給一旁同樣看傻,還沒反應過來的畫皮嘍啰:“收好,拿回去泡酒。”

  “大師好武藝!”空海和尚收了袈裟,一身鮮紅又浮現出密密麻麻金色符文,鎮壓了妖魔之血人孽之魂。他重新來到兔干部身邊,遲疑了一下,見對方緩緩從牛頭退回人樣,這才開口:“禪師,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

  “那就不要講了!”

  脫發禪師擺擺手,堵了這個陌生和尚,見對方不甘心,立刻反客為主:“這位大師,救人為重,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出家人慈悲為懷,禪師請講。”

  脫發:“胃,我需要這些妖魔的胃囊,尤其是蘊含靈機的胃,請為我取來。”

  空海好奇:“何用?”

  “調制甘露秘藥,救死扶傷,渡人苦厄。”

  “善哉善哉!可是那份沒有任何污染,甚至可以洗去眾生體內污染的‘智薈秘藥’?”

  脫發驚訝:“這你也知道?”

  “略知一二。”

  在別有用心的空海和尚熱情幫助下,脫發禪師無法拒絕其好意,索性現場表演起‘大智薈洗魂甘露’的調配方法。因為它很清楚,自家老板的分支任務,便是弘揚美食文化。

  類似大智薈這種美食秘藥,固然可以當成獨門秘傳,享受領先本土修行體系的優勢。但無償的開放公布出去,所獲的好處卻更大。因為這波跪舔的是樂園啊!

  于是脫發神僧不做半點保留,光明正大展示出來。整個過程看似平平無奇,沒有傳統‘點火煉制’環節,只是以尋常的‘蘆薈’為主料,按照不同順序,添加十幾種配料。

  調配步驟有些繁雜,卻都是純粹的物理攪拌混合,毫無難點。空海和尚將一切看在眼中,憑借如今的神魂修為,將一切都記在心底,能100完美復刻全過程。

  按他多年修煉經驗判斷,這根本稱不上一道秘藥,只是簡單的攪拌與混合,即便其中摻雜不少‘靈性原料’,但最終所得,也只一團粘稠到令人頭皮發麻的渾濁溶液罷了。甚至大量污染靈機不經煉化提純,反而變的更加劇毒污染。

  直到最后一步,那脫發僧將渾濁黏稠如鼻涕的液體倒進一只妖魔胃囊。

  一邊手持胃袋,如轉經筒般晃動個不停;一邊念念有聲,吟誦起聞所未聞的《佛說智薈洗胃經》。直到以一句“桿菌由胃生”做結尾,那胃囊中溶液,頓時變的與眾不同起來。

  這時,空海和尚忽然想到世間流傳的許多‘秘藥方’,都有類似能力。

  掌握秘藥(序列)源頭的存在,會將基礎‘秘藥方’中關鍵一步,與自身信仰建立聯系。讓初窺門徑的修行者們,建立儀式進行獻祭,隔空對某樣材料進行提純改造,好讓‘秘藥’順利煉成。甚至免費散播祭祀儀式,‘無償’替他人提升材料。

  這種以秘藥捆綁信仰的方式,廣為流傳(水盆丸傳授的血荼羅)。可提前為煉神返虛階段‘天地人’中的‘人’打下基礎。就像白浪搶奪‘城隍、龍潭’,為‘地’做準備一樣。

  包括金山寺在內,也有類似的‘流氓捆綁協議’。以管窺豹,開發出類似‘智薈甘露’的大饞寺,背后供奉的對象絕對差不到哪去。

  就這樣,在空海和尚熱情幫助下,‘脫發禪師’難以甩脫這張膏藥;而且雙方合作后,工作效率確實大增。

  無奈之下,最終選擇了妥協,一同救助城鎮中的病患,斬殺數量驟減的妖魔與人孽。在此期間,大饞寺脫發神僧的名氣越來越大,智薈甘露也展現出令空海動容的功效。

  這是他從未見過的船新版本(秘藥),只需最普通原料、最簡單的調配手法(搖勻),再加一句溝通到冥冥(天道序列)中酒肉羅漢的‘桿菌由胃生’禱言,便能支付(菜魚)法力,迅速調配處不含污染靈機,卻清除污染、逼人嘔吐出疫毒的神藥?!

  在空海的‘法眼’注視下,稀薄但源源不絕的‘功德佛光’,不斷匯聚在脫發僧,以及更多‘畫皮小妖’身上。

  而另一邊的白浪,也受到0.1、0.25……的美味值轉賬提示,心情分外愉快,繼續帶芙芙去野外踏青。

  這縱容麾下‘畫皮小妖’強吻無助病患,逼人yue、yue、yue,反而功德金光不停暴漲的一幕幕,讓空海多年建立的修行三觀開始崩塌。

  同時,也更加迫切想要前往大饞寺一探究竟,拜訪那位據說發明出‘智薈甘露’的神秘方丈,以及窺探這座寺廟背后的酒肉羅漢。

  難怪楚地新舊蘭若四百八十寺,唯有這剛嶄露頭角的大饞寺,獨獨吸引來大虛空寺的關注。

  在空海好說歹說的勸說之下,耗盡本命菜魚法力,再無力調制‘智薈甘露’的脫發,帶領將畫皮嘴巴親成香腸的畫皮眾,以及慕名拜會的空海,一同返回青萍鎮。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