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24章 靈感龍君出世,脫發禪師灼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血光大手印連續拍出,重傷垂死的蛟龍奮力掙扎,水面頓時翻江倒海,掀起激烈的暴雨。

  幾個回合后,風浪停歇,空氣中浮現出彩虹。

  ‘魔法老漢水盆丸’在白浪一行人的神助攻下,成功降服精神飽受污染(半傻),雙眼臨時瞎掉(全瞎),又被‘五鬼搬運’掏空內臟(重傷瀕死)的青色蛟龍。

  隨即,一把年紀的‘魔法老漢’,身穿白色婚紗腳踏彩虹,擺出敦煌飛天中天女的造型,輕盈飛落地面。接著單膝半跪,恭敬道:“幸不辱使命!”

  尊老愛幼是奧特蘭德一族傳統美德。浪看著一把年紀的老年水盆丸竟做到如此地步,心生不忍,連忙上前扶起:“老人家快快請起,當真折煞我也!”

  看著違和又獵奇的魔法花嫁造型,卻一臉傲嬌倔強,強忍心底恥感仍咬牙堅持的水盆丸。浪感嘆連連:“老人家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快快卸妝,Duck不必!”

  “遵命!”

  臉頰羞紅的老富貴,仿佛什么都發生,恭敬一禮,這才收了神通。緩解了所有人的視疲勞,大家也跟著他長出一口氣。這雙眼睛,總算保住了。

  ‘魔法蔥香花嫁大爺’也如釋重負,兩邊肩膀耷拉下來。將剛剛那段黑歷史,深藏進保險柜中,澆筑水泥沉入心底,再不愿回憶起。

  浪帶著自家‘捧魚龍女’來到水潭邊。低頭看著仍顯渾濁的湖水,他望而卻步,立刻打消潛入潭底游覽龍宮的想法。

  隨即又看向芙芙懷中的‘克系鯉魚王’。

  因為大量食用帶有污染靈機的妖魔血肉,腦神.鯉魚王迅速突破10級,外形也變異成鱗片縫隙中長出大量迷之觸須的怪模樣。詭異而獵奇。

  此時被芙芙抱住,大幅拉升自身顏值,不再那么可怕。有時候,長的漂亮,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任性的帶著丑B瘋狂上分。

  白浪這時對鯉魚王下達了一個指令:“鯉魚王,快使用‘產卵’技能!”

  聞言,腦神.鯉魚王虎軀一震,血肉開始蠕動,纏繞體表的觸手向外擠壓出一粒粒‘腦神蠱’,總計百來顆。這是它的全部了,再榨不出一滴來。

  接著由芙芙施展手術,利用‘萬能變形啊小箭頭’刺入蛟龍周身各處竅穴。刺穿顱骨,種入腦中。寄生在‘五鬼’剛掏出的新鮮臟器中,再以五鬼搬運將反向將內臟送還體內。

  這波操作下來,惡蛟迅速從瀕死轉回重傷,體內元氣大量流失,陷入極端虛弱狀態。

  孱弱的身軀,恰好無力抵抗‘蠱寄生’的侵蝕擴散。遍布全身的‘魚蠱’同時發力,汲取它的生命力,在反向完成寄生輸出,迅速改造完肉身、制造虛空妖魔經脈、釋放出邪能……一點點將蛟龍轉變成‘腦神.鯉魚王’的頭號眷屬。

  等改造結束后,鯉魚王也能利用‘腦神’獨有能力,反向吸收蛟龍的血脈,完成后續進化,向本土云夢龍族靠攏。

  見一切走上正軌,白浪不再停留。他十分隨意的從芙芙手中接過‘鯉魚王’,丟進潭水中,說道:

  “從今往后,這里便是‘蓮花池’。你就是靈感龍君,而它是你的副手,濁龍王。記得將這處深潭的‘敕封神位’煉化,再將譚中水妖清理一遍,統一植入‘魚蠱’進行控制,煉成鯉魚道兵,組建‘鯉魚網絡’,以后有用。”

  “啪啪啪!”渾身長滿觸須的鯉魚王,連續在水面釋放水濺躍,表示自己聽明白。

  浪這才將‘蛟龍’留下,為它護法。自己帶著芙芙與水盆丸離去。

  在白浪霸占‘黑龍潭’,幫助‘蓮花池靈感龍君’穢土轉生時;他派出的另一支救援小隊,也抵達第二個被瘟疫襲擊的城鎮,開始進行救援。

  城中,半數以上的居民體內爆發瘟疫,肺臟受到嚴重污染,呼吸困難。

  同時,隨著免疫力下降,原本堆積在人體內部的‘污染扭曲’也開始爆發,與外邪入體,蘊含特殊力量的‘疫毒’相互結合。

  一部分身體虛弱、年紀老邁的凡人,在瘟疫爆發兩日后,就徹底病變,接著化孽。

  如果旁人尚處于感染期,像是被喪尸咬過,正一步步等死,走向尸變。那么這些失控孽化的患者,就屬于一鍵升級舔食者,直接跨過等死、尸變、喪尸等步驟。

  當‘脫發禪師’騎著本命回鍋魚,背負一口炒鍋法器,帶領無數5☆.餓死了嗎?御尸飛行,駕馭菜魚從高空穿越城墻時,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幅人間地獄慘況圖。

  虛弱不堪、全身畸變、痛苦呻吟、默默等死的平民;喪失理智,肆虐殺戮的人孽;以及趁火打劫,不斷獵殺凡人、散播疫病、收割人孽靈機的蝎子怪物們……

  騎乘‘回鍋魚’的脫發禪師看到一幕,頓時怒火中燒。他在空中握緊拳頭,臉頰浮現出魚鱗。這是發動‘鮫肌融合咒印(仙人)模式’的征兆。

  “大膽妖孽!竟敢白日行兇?快給我死來!地獄旅,西內!”

  它體內鮫肌的血繼附魔,是一種由土遁演化而來的‘重力操控’,被開發成天賦。

  此時小范圍調動扭曲自然之力,一拳隔空砸落,巨大的拳頭形狀重力柱,便轟然砸落在那些蝎子妖怪的頭上。

  砰!砰!砰!

  一個又一個有直徑約2m的巨大拳印凹陷,突然呈現在地面。

  那些作惡的小妖,紛紛慘叫著,被無形的大拳頭砸扁打爆。一身甲殼迅速破裂,血肉模糊被重力撕裂、外殼被碾壓粉碎,最終淌出鮮血,積滿一個個拳印凹坑。

  隔空以重力柱轟殺這群小妖后,脫發禪師仍不滿足,反手拔出后背的‘法器’,喝道:“還不速速入我鍋中?萬象天引,大爆回鍋魚!”

  ‘脫發禪師’修改了重力的發力點,以手中‘炒鍋’為原點,抵消掉自然界的萬有引力,爆發出可怕吸力。

  接著一發‘引火術’,點燃從本命菜魚體內提取出的污染法力,將鐵鍋燒通紅。

  此時,地表無數血坑中,大量妖魔靈機被牽引吸取出來,紛紛落入那滾燙的灼鍋中,發發出‘滋啦滋啦’聲響,升騰起滾滾濃煙。

  大饞寺酒肉羅漢序列,煉精化氣基礎秘藥,便是本命菜魚煉尸術。

  以天尸道、御獸宗、劍仙門派,祭煉本命僵尸、靈獸、本命飛劍的理念,將一條‘魚’以‘煉尸術’的方法,烹飪成一條‘本命菜魚’,建立深入靈魂的聯系。

  這一步完成,大饞寺門徒就能直接擁有一道‘菜魚法力’。即便自身缺乏修道資質,也能借助‘本命菜魚’入道。

  將‘菜魚’煉成自己的‘法力電瓶、法力發動機’以及‘污染扭曲儲存器’。

  從此之后:法力我來享,黑鍋魚來背。

  ‘大饞寺菜魚武僧’唯一要做的,就是提煉出更多‘菜魚法力’,去祭煉一口專業的‘法器飛鍋’。然后掌握大饞寺秘傳‘煉魚秘藥食譜’,日常收集各種食材、污染靈機,再結合調料,烹調出‘菜魚秘藥’,澆在本命菜魚身上,讓其繼續進化成長。

  ‘菜魚強則門徒強,

  門徒強則廚藝強,

  廚藝強則魚更強。’

  完美的螺旋上升,簡單又粗暴。廚藝即力量,高效傳播美食文化。

  此刻,脫發禪師將海量妖魔食材攝入鍋中,一條手臂劇烈膨脹,動物系果實解放,狀若瘋魔:大力牛魔亂披風顛鍋!

  接著另一只手不斷揮舞,將提前調配好的豆瓣、辣椒、醬料打入其中,進一步抽取‘菜魚法力’引火燒鍋。鍋中食材、蒜苗、油脂來回翻滾,異香撲鼻。

  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將一眾被重力虐殺的妖怪們,爆炒煉制成一鍋滾燙香辣的‘回鍋醬汁(秘藥)’。光是嗅一口香氣,便回味無窮,三日不覺肉味。

  接著他一腳踏在身下回鍋魚的后背,身體高高飛起。雙手平舉,左手炒勺,右手滾燙鐵鍋,雙腳凌空飛踏,一步步踩在無形空氣壁上,平穩落地。

  脫發禪師爆喝一聲:“魚來!”

  身后,那條菜魚一個凌空打挺,在空中加速,電射至禪師身前。脫發禪師反手一澆,就將醬汁淋在游到面前的‘大爆回鍋魚’身上。

  醬汁入體,原本略微冷卻的‘菜魚’,再次爆發出更加濃烈炙熱的香氣,仿佛新鮮出鍋一樣,香飄十里,勾人饞蟲。

  那些躺在家中等死的患者們,紛紛垂死病中驚坐起,饞哭了。生不如死,當真生不如死啊!

  后方擁有本命菜魚的‘餓死了們’,嘴角也忍不住流下饑餓的眼淚。這就是大饞寺秘傳食譜嗎?這既是特級廚師嗎?太強大了!

  脫發禪師對此毫無察覺,繼續操縱反重力,不讓多余的秘藥醬汁滴落,而是附著包裹在‘菜魚’身上,任其緩緩吸收,逐步成長。

  同時,他與‘本命菜魚’建立的無形通道中,也傳遞回更加醇厚的‘菜魚法力’。這個火候、這個品質,已經煉氣六層了。

  美食新法,果然比秘藥新法更快。照這個速度堅持下去,筑基期菜魚指日可待啊!

  只是為什么不發光呢?白老爺明明說過,頂尖的料理是能發出光芒的。難道我的廚藝還不夠虔誠?!

  脫發禪師陷入了深深的困擾。

  大饞寺本命菜魚煉尸術,另辟蹊徑。采納了‘佛門護法’理念,修成一門護道神通。無論任何體系的修行者,都能兼職一條‘本命坐騎(菜魚)’來守護自己(趕路儲備糧其他)。

  并通過反復烹飪、澆汁、重復入味的方法(煉制秘藥),持續提升‘菜魚’品質,并反哺自身更多法力。

  一旦‘菜魚’的污染靈機失控暴走,或者被打死打爆。相應的‘反噬’很難作用在自身。

  因為這條‘菜魚’獨立性極高。‘大饞寺門徒’與其說是在修煉法力筑基,倒不如說是借用‘菜魚’來施法。他們是一群趕尸和尚。

  而‘菜魚’本身由死轉生,被做熟再被做活,不存在思維與本能(食物沒有本能),由締造者(廚師)掌控其一切行為,如同身外化身。

  比起其他‘污染法器’,這種經樂園修改優化的‘美食煉尸術’,性價比極高,副作用極小。

  “大饞寺眾僧,不要猶豫,隨我救人!”

  脫發禪師不再亂想,重新騎上菜魚,以香味引出更多的人孽、妖魔……其他‘美食武僧’紛紛布下‘18炒鍋羅漢陣’,跟在后面撿漏,一路爆炒,一路前進,這座城中的香味,越來越濃了。

  “吸溜!”、“呲溜!”……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