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19章 大鯉魚時代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摘果果行動’進行的異常順利。在打碎那尊尚未冊封城隍的金身塑像后,浪就徹底斬斷了那只吞月法王與這座城、城隍廟、乃至此境地府之間的聯系。

  同時,清早的大清洗,也將本土地府投靠對方的鬼物,那七名義子一網打盡。斷了對方卷土重來的根基。即便從新回來,也無人可用。

  最后,浪在天亮后,喂了全體餓死了嗎?一碗毒粥激發潛能,然后走街串巷挨家挨戶清理鬼物,大肆采割修行原料,最終將尸體回收,堆放在城隍廟中,立威,宣揚功績。

  這次行動中,畫皮們一直在高呼口號,為浪打廣告,為即將成立的大饞寺造勢。

  再結合他先前經營的好口碑,很快就贏得信任,初步收獲民心。一舉奠定了魔象尊競選本屆城隍的勝機。

  至于城中的官府勢力,以及那些掌握著‘修行法術’的和尚道士書生們,都選擇乖乖閉嘴。

  他們或許有實力打死七八只孤魂野鬼,也能聯手對付煉氣圓滿的鬼怪。但面對每夜上演的百鬼夜行卻無能為力,只能低頭裝慫。

  如今白浪帶著一群畫皮妖魔,血洗了這群鬼物,他們自然乖順無比,絕了不該有的心思。

  白浪用一個上午處理完城中亂象,接管城中治安,迅速恢復秩序。并繼續派出‘餓死了們’,堅持為昨夜受傷的平民提供免費藥膳。

  不過這次宣傳洗腦的主題,逐漸從‘白玉樓、寶芝林’轉變成兩家店鋪背后的隱藏力量。終于浮出水面的正義大饞寺。

  那些經常接受白浪團伙接濟的平民們,本就受到楚國佛教文化的熏陶,對于‘寺廟’這種理所應當救苦救難的組織毫無抵抗力。第一時間就給跪了,欣喜無比,感覺抱上了大腿。

  同時,城中居民也恍然大悟,原來為何‘白玉樓’提供的救濟粥如此神異?正是那大饞寺秘傳配方,由神仙們服用的‘秘藥’簡化而來。

  喝一碗益壽延年,若有幸喝一年,便能舉霞飛升西方極樂世界大須彌山。

  很快,又有新的謠言在人群中快速傳開。楚國各地寺廟因所屬流派教義不同,供奉著不同的‘佛陀、菩薩、羅漢’占據著C位。寺廟的傳承與等級,也分為上中下三等。

  這大饞寺雖是最下乘羅漢院,卻有看家本領。與那些打著凈土、禪宗、瑜伽、戒律……等大招牌的寺廟不同,是獨一無二的‘饞宗’真傳。

  以‘食齋飯修佛流’聞名于世,擁有中土神州唯一的‘靈山廚藝培訓基地’,供奉著一尊‘羅漢’。入門簡單,成佛速度快,安全無危害。

  饞宗教義主旨,更加樸實無華接地氣,直指大道:所謂民以食為天。我們不需要很累很辛苦,每日吃齋拜佛就能輕松得道成仙。

  這條謠言剛一出現,就受到全體居民的熱烈歡迎,更加迫切的想迎來這尊羅漢,供奉起來,擔任城隍職位。

  比起別家的歡喜禪、人骨法器、復雜難明的經文、嚴苛的修行戒律……還有什么比‘饞宗’隨便吃吃齋飯就能成佛更親民的?

  放出謠言完成造勢后,白浪便不再理會居民反應。

  屁大點地方,附近里里外外被他反復犁了幾遍,從陽間殺到陰間,再無能威脅自己的力量。只需發酵幾日,便能順理成章將魔象尊冊封成本地合法城隍。

  再然后,就是鳩占鵲巢,將‘城隍廟’改變成繼‘月球大饞寺祖庭’之后,第二個‘陰間大饞寺祖庭’。

  至于所謂的‘禪宗道統靈山廚藝培訓基地’?他也不是瞎吹。浪打算將此地的小地府利用起來,補全昨夜靈感,打造一處‘油鍋地獄’,進行更深度的廚藝培訓。

  油鍋地獄嘛,可不就是‘佛門后廚’?正好以此來填補空缺的無名羅漢序列,進一步傳揚美食之道。

  就在他精心布局,將這座城變成私人基地時,一只畫皮小弟忽然急匆匆找到他,滿臉震驚,匯報了一樁不可思議的‘奇事’。

  下午,會客廳中,白浪面色古怪的坐在一張椅子上,眼睛緊緊盯住圓桌上的一物,有些發呆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他身旁,小芙芙、水盆丸,被馴服的鬼蛤蟆,以及盡早救災時,另一只走投無路選擇做狗的‘鬼蛤蟆義弟’,也圍坐在圓桌旁,一起盯著那物件物愣神。

  尤其小芙芙,最為不堪。聞著濃濃的‘糖醋味’,嘴角忍不住流下了饑餓的淚水。但她很懂事,并沒有吵著鬧著耍脾氣,就這么餓狠狠的看著,說不出的可憐委屈又能吃。

  “奇也怪哉?!”老山羊水盆丸不停搖頭撫須,驚嘆連連。

  鬼蛤蟆也瞪大了蛤蟆眼睛,相貌丑陋露出詫異震驚表情:“這……這怎么可能?”

  他身邊,那個長得像夜梟,同樣能在陰間生活的妖怪義弟,開口詢問:“哥哥,這真是你傳授的那門‘煉尸術’?”

  鬼蛤蟆呵斥道:“那還有假?你感知不到它體內濃郁的陰氣嗎?”

  夜梟模樣的弟弟搖頭:“哪里感知的到?我鼻子里只有濃濃的香氣。”

  白浪沒理會它們的爭執,而是繼續盯著圓桌中央,一條至少十幾斤重,體表布滿了花刀,全身掛滿糖醋醬汁,味已入骨眼神無光,徹底被做熟了,卻還能漂浮于空氣中,緩慢游動的‘糖醋魚’。

  失去重重超凡能力,浪不具備‘見聞色魔種’,難以感知解析它的奧秘:“這東西好像長大了一圈?”

  他還記得昨夜提供‘咸魚王’時,選的都是尺寸最小的壓箱底貨色。但眼前這條‘糖醋魚’,至少也有十幾級的火候。

  新加入白浪團伙的‘陰間法術顧問’,夜梟頭好奇道:“它復活了嗎?”

  “這……”鬼蛤蟆答不上來。他雖然提供了一份速成‘煉尸術’,甚至親眼見證這條魚的誕生。但當時情況太復雜,摻雜了許多它想都不敢想的元素。

  白浪這時開口:“沒有復活,這的確是煉尸術,但不是普通煉尸術。”

  水盆丸也有幾分眼界,附和道:“不錯!我從它身上,察覺到幾分‘煉器術’的痕跡,但它體內的‘污染靈機’為何不增反減?怪哉!怪哉!”

  白浪突然道:“這便是我‘大饞寺廚道’的力量了!你們可知,烹飪的本質不就是再煉尸?”

  “這?”、“?!!”、“……”

  在其他人詫異之時,浪解釋道:“除了少數特殊吃法外,正常烹飪,無論動物植物,難道不都要先經歷一波被殺?待死后處理好遺體,再將其下入鍋中,進行烹飪。不論煎炸蒸煮,這一舉動背后,不就是將種種調料煉入其中?”

  這時,浪率先釋然,仿佛想通了某種關竅:“因此這‘烹飪’,既像煉丹,又想煉器,同時也是在煉尸。好比這條魚,下鍋后,與各路鬼物一同翻炒慢燉,又經過佐料修整,由煉尸術注入靈魂,最終機緣巧合,變成了這條‘糖醋尸魚’。不,就是糖醋魚!均不見,無論哪家飯館的糖醋魚,可不都是魚尸嗎?”

  水盆丸繼續附和:“是啊,是啊。天底下,哪里有活著的糖醋魚?就是別家水煮魚、酸菜魚、紙包魚……不都是尸體煉制而來嗎?就是‘糖醋尸魚’聽起來怪嚇人的。”

  白浪點頭,看向緩緩游動的‘糖醋魚’,道:“所以我愿稱其為‘糖醋魚’!”

  在場五人中,除去白浪父女外,其余三人都是原住民。兩只陰間妖怪盡管道行有限,見識不足,但比水盆丸更熟悉陰間法術,也加入了對這條‘糖醋魚’的研究中。

  經過科研小組長達一個時辰的公關,最終得出幾條結論。首先,糖醋魚的誕生顯然喝‘煉尸術’有關。若把糖醋魚比作‘法器’,那么它的核心回路就是‘咸魚王煉尸術’,構成了靈魂。

  接著通過‘法器飛鍋引火術鬼物亂燉撒調料’的黑箱算法,成功變異成一道菜:糖醋魚。但與尋常菜品不同,魚雖被做熟了,但同樣吸納大量鬼物的精華,煉尸也成了。

  別看它一身刀花、香氣撲鼻、味已入骨,但同樣具備殺傷力,兼具‘鬼物’與‘僵尸’特長,通過殺戮變強,而且產生一定活性,可以虛空游動,就像鬼魂可以漂浮一樣。

  “烹飪就是煉尸?烹飪,煉尸,妙啊!”聽到白浪的闡述后,鬼蛤蟆表情變幻不定,三觀遭受了沖擊,接著破而后立。可不就是這回事嗎?煉尸就是廚藝啊!“老爺,我開悟了!”

  此時夜梟也吐出心中疑惑:“老爺,我也有一問。為何我明明感受到它的威脅,但內部的‘污染靈機’卻如此稀薄?我也祭煉過法器、養過鬼,可以斷定它的品質與威能,與內部的‘靈機’不符。”

  水盆丸也在點頭:“是啊,是啊,當真奇怪。”

  浪卻不以為然:“這有何難?這便是‘廚藝’的力量!”

  “廚藝?”領悟了‘煉尸即廚藝’的鬼蛤蟆,狂熱看向白浪,期待能踏上一條前所未有的新路。

  “我大饞寺的廚道,是一條凌駕于傳統新法之上,更加優越的修行方式。你們也看到,無論是這條魚,亦或其他食材,甚至包括我們自己,都適用于‘廚道’。以烹飪的方式代替新法,用特殊的食譜代替秘藥方,這樣煉制出的‘秘藥、法器’,污染度都會大幅下降,削弱副作用,重現舊日風采。”

  夜梟頭追根究底:“這是何道理?”

  “道理?”白浪想到已經承包了這個廢墟世界的美食樂園,嘆道:“時代變了啊,從今往后廚藝即天心,廚道即天道啊!”

  最終,話題重新拉回這條‘煉尸糖醋魚’身上。它的的確確是陰間烹飪手段,意外搞出來的產物。不止這一條,其他主力畫皮在昨夜的戰斗中,也陸陸續續觸發類似成就,祭煉出一條條‘麻辣魚、桂花魚’。

  與曾經的‘魚刀’不同,這些‘陰間尸魚’走上了‘美味煉尸法器’的路線,成為了特殊‘法寶’,可以通過吞食鬼物,然后再度回到鍋中,通過烹飪的方式,浸泡在香料、調料中,像太上老君戀猴子,錘煉自己煉化體內養分,獲得成長。

  比傳統‘新法’更強的,還是污染扭曲大幅下降。這背后應該是‘美食樂園’做了手腳,盡管這種‘煉尸烹飪術’很陰間,卻符合‘廚藝大道’,有助于美食文明的傳播。

  因此這種符合‘美食樂園’的陰間廚藝,大幅削弱降低了‘污染扭曲’,這是無與倫比的核心競爭力。

  畫皮小隊只要湊齊‘引火術、飛鍋’,練好顛勺,掌握正確調味技巧,就能進入陰間獵殺烹飪鬼物(輔料),燉出一條屬于自己的本命‘菜魚’。隨自己一同成長。

  “這特么算是御獸宗?還是天尸道?還是寶尸夢訓練家?”

  白浪腦中浮現出一個修士,身背一口鍋,身邊跟隨著六種不同的小精靈:糖醋魚、脆皮烤鴨、炭燒鰻魚、叫花雞……和另外一個同樣攜帶著甲魚、乳豬、鴿子……的修士,進行回合制pk。

  一路跋山涉水斬妖除魔,收集天材地寶,二度、三度、四度開國,將自己的‘寶尸夢’重新丟回鍋中,瘋狂烹飪。在火光的照耀下,五官猙獰狂笑著灑出一把又一把蔥花,讓自己的本命寶尸夢越來越香,也越來越強。

  他猛地一個激靈,甩掉了腦中妄想,重新看向‘糖醋魚’,終于有了主意。可以融入無名羅漢序列中,做為這條序列的初始條件之一。

  既然是佛門序列,那么降服一只坐騎難道不是常規操作?觀音有金毛吼、文殊有青獅、普賢有白象……那么我‘無名羅漢’一脈,降服一條魚不是合情合理嗎?

  這條‘糖醋魚’的意外誕生,已經透露出‘廚道’潛力的冰山一角。就像瓦特改良蒸汽機開啟蒸汽時代一樣,浪的這條魚,為這個扭曲世界的仙道,指出未來發展方向。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