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18章 大獲全勝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窺破廟中奧秘,喜提‘貝葉’后,時間已經走到五更天。天色將明。

  此時城中鬼物也經歷了從狂歡到懵B。隨著黎明逐漸到來,散落于城中的鬼物們,自知命不久矣,于是紛紛癲狂,做困獸斗。

  它們本就不強的實力隨著天色變化迅速衰退,心中愈發恐慌。同時又被浪斷開了與陰間地府的聯系,失去城隍庇護,喪失在城中自由移動的資格,反而被庇護之力打壓抑制,心中更是慌得一批,逃竄無門。

  終于,四個與那鬼蛤蟆齊名的‘義子’挺身而出,點兵點將,召集了一批實力尚可的鬼卒,決定聯手沖擊城隍廟。想要強闖進去,打通路徑遁入地府。

  它們不圖反攻那群‘畫皮惡賊’,重新奪回城隍廟的控制權。只求殺穿一條血路,能逃回陰間就夠了。再耽誤下去,等太陽高升,往地面一照,無需動手,九成的鬼物不戰自潰,陽間蒸發,化作污染瘴氣,魂飛魄散。

  這套說辭,打動不少毫無主見,只想快點回家的小鬼。于是再顧不上騷擾民宅勾魂奪魄,浩浩蕩蕩湊成大軍,重現凝聚大片陰云鬼霧,將蒙蒙亮的天色退回漆黑的‘深夜’。

  但也有一批不愿送死的鬼怪,在另外兩只義子的慫恿下,決定分頭沖擊城門附近的寺廟與道觀。

  很快,大批雜魚小鬼被四位義子驅趕著,再按捺不住,瘋狂沖擊城隍廟入口,發動了決死沖鋒,上門送頭,十分狂熱。白浪手下的‘餓死了兵團’戰意絲毫不差,但動作更加專業整齊。

  經過半宿修整,畫皮妖魔們重新恢復元氣。那些陣亡者,也被預備役及時補位,重新祭煉‘合金飛鍋’,在入口連續布下兩重‘十八銅鍋羅漢陣’被動防御。

  這批畫皮手下,在先前廝殺中迅速成長,積攢不少經驗,克服缺點。如今竭力抵抗,陣法破綻越來越少。它們手中的‘合金飛鍋’也與初始形態大有不同。

  在先前幾番引火燒鬼,烹飪血祭多只祭品后,這些法器陸續被開光,沾染了鬼物的血肉,吸納了‘污染靈機’與內部的‘靈機’相合,生出些許妙用,操縱起來更得心應手。

  譬如飛劍,修士單純祭煉并以藥物反復洗練,是一種提升溫養的途徑;但沒資源條件的邪修,以‘殺人煉劍、祭劍’同樣可以增強法器品質。

  這批‘飛鍋’便如此。

  無腦的自殺沖鋒持續不斷無窮無盡,兩座大陣在十八道引火術加持下,瞬間燃起熊熊烈焰,照亮鬼霧遮蔽而成的夜幕。

  與此同時,十八口飛鍋在法術操縱下,于上空瘋狂旋轉,卷動一團火龍卷,爆發無量吸力,將一只只鬼物吸入其中點燃,增長火勢,接著將更多鬼物吸入鍋中,借火焰爆炒烹飪,增強法器的‘鍋力’之余,也為浪創造‘美味值’。

  浪躲在安全處嗶嗶道:“風火相濟,摩訶無量。但是美食元素不足,害我損了多少‘美味值’?還不速速撒鹽!快,把魚給我丟入鍋中!”

  等待天亮的這段時間,餓死了們并未閑著。

  白浪之前降服綁了一只‘鬼蟾蜍’,自然進行了威脅逼迫,讓它納一份投名狀,或者直接被烹了,做成‘可樂牛蛙’犒勞三軍。

  這只蛤蟆也光棍,不僅交出了修行功法、秘藥配方,還對干爹的金身塑像進行了‘便濕’,極盡侮辱,被拍攝下來斷了退路。

  期間,它提供了一門簡單易學的‘煉尸術’,用于增強畫皮的戰力。這門‘法術’與白浪用‘鎮魂棺’尋找陰宅地脈,祭煉傳統僵尸不同。

  這門‘煉尸術’介乎煉氣與法術之間,秘藥原料也很好找,今夜殺死大量鬼物,遍地都是,煉成的‘尸’也很一般。

  優點在于什么都能拿來煉,但‘尸’的潛力、屬性與材料質量有關。此外煉成后,威力一般,需要不斷殺戮吸納鬼物,才能逐漸成長。

  于是磨魚翁慷慨解囊,又取出大批咸魚王,煉成‘魚尸’。此刻先以‘煉尸術’炮制‘咸魚魚王’,再丟入鍋中,當做這道菜的主料。然后以烹飪手段,借助大陣火勢,吸納無數鬼怪(輔料),添加調料,進行烹制。

  這種種舉動屬實超越了鬼蟾蜍的想象極限,整個人楞在哪里,嘴巴張的老大,看懵逼了。這是法陣?煉器?殺戮?做飯?

  更有無數小鬼發出絕望慘叫:“啊啊啊!你們不要過來啊,我不想被炒。”接著被吸入鍋中。

  烈焰中,一條條眼睛反射出詭異光芒的魚尸,在鐵鍋中如魚得水游動,在滾燙的鬼物油脂中反復打滾,濺出滾燙的尸油。而更多的鬼物被吸入其中,迅速淹沒在油鍋中,伴隨蔥花掙扎浮沉,釋放出濃烈香氣,而精華卻被‘魚尸’吸收,眼中光芒更加詭異。

  白浪也看呆了:“為何有種油鍋地獄的感覺?或許可以加入‘無名羅漢’的序列內,油鍋羅漢?”

  雖然有大批鬼物闖關失敗,折在這油鍋地獄中,但更多實力上乘的鬼卒卻沖了進來,接著被水盆丸的‘血腸劍蔥’一一斬殺。

  剩余的二十來個‘畫皮預備役’,也紛紛祭出以‘鬼道秘術’祭煉而成的‘咸魚飛尸’進行抵抗。

  此時白浪沒有閑著,他釋放出慈悲圣母,開始支取計都的‘邪靈之力’,每逢危急時刻,就對那些受傷的畫皮進行扭曲治愈,令其起死回生,保證不減員。

  扭曲治愈的本質,是搬運自身健康,以復程度必然<損傷程度的‘做減理論’,來獲得扭曲的不平等治愈。簡稱拆東墻補西墻。

  體現在畫皮兵團身上,分外簡單。就是大幅透支提升污染度,換取一時的康復極速再生。

  水盆丸一邊御蔥殺敵,一邊開口呼喝,臨陣傳授一門保命秘術:“爾等聽我口訣,速速將體內扭曲污染,轉移至‘畫皮’中。”

  無論修士還是妖魔,在過度透支法力,導致根基平衡不穩后。會刺激‘污染扭曲’不正常的突然飆升。這種提升一旦控制住,會重新回落到正常狀態,但若超出自身承載極限,將殘余的白紙畫滿,就會徹底崩潰扭曲。

  因此一個‘剩余內存’越是有限的修士,越不敢進行生死激斗,一旦臨時內存也被填滿,死機之后就是原地爆炸,不存在重啟的可能。

  水盆丸在年輕時,便為了獲得更多‘秘藥方’與‘新法’,常常四處奔波搏命殺敵,多次徘徊于污染失控的邊緣,也有解決之法。

  就是祭煉一件特殊法器,作為插件,在失控前夕將‘污染扭曲’轉移過去,保持理智。他的‘星羅觀棋盤’,就能長期鎮壓心神,吸收承載污染扭曲。

  常常有正道修士,利用高端法器,轉嫁2300的污染扭曲,也沒有崩潰,令無數野生修士艷羨。

  如今,他將這門秘術略作簡化,與畫皮結合,傳授出來。白浪的‘餓死了們’若瀕臨失控,便將污染扭曲一股腦轉嫁過去,獲得片刻喘息之機,繼續被扭曲治愈強化。

  但也有畫皮被撕裂后,瞬間原地爆炸,直接瘋魔的。水盆丸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每當有畫皮暴走失控,就施展‘大手印’將其拋出殿外,或者丟進‘火鍋大陣’中喂魚。

  在可怕的壓力下,外界鬼物殺不進來,無能狂怒又無限恐懼,紛紛失控,變得不分敵我,開始內訌廝殺,大大降低畫皮們的壓力。

  最終,實力最強的那四位義子,借著亂局沖進廟中,想要打開通往陰間的通道。

  白浪也端著一個托盤,來到不久前立下不世大功,毀掉‘金身塑像’,如今嬌喘連連、不堪征伐、虛弱無力、額頭見汗的四天王身邊。

  浪并未憐惜它們,而是放下托盤,指著臨時加工出來的‘劇毒馬肉粥’,說道:“這是我消耗100美味值訂制的‘食譜’,快快喝了它們,能補充元氣,重振雄風,透支生命潛力,繼續廝殺。一人三碗,還不快給我上?”

  此等魚脈魔眼沉淪魔,天生就站在一階巔峰,又有‘魚脈術士’血統‘寫輪魔眼’外掛,實力不比尋常二階差。如今服用五鬼秘藥,更導致‘魔眼’產生新一輪變異,越來越強。

  強大,就代表著壽命悠長。白氏魚脈,那可是傳承自上古神獸‘腦神.鯉魚王’的嫡傳血脈。可以活101載。

  也就是說,這等壓榨生命潛力的粥,不僅能喝,還能經常喝,并且疊加著喝。等閑是壓榨不死的。

  一碗粥下肚,活力無窮,壽命10,那也有90年好活。連干三碗粥,天魔解體,滿血復活,減壽30載,還有70年好活。

  若事后重新養好了身子,還能接著喝粥接著打,連續糟蹋個三輪,也才將將走到油盡燈枯的地步。那時,一刀梟首,一星期后又是五條好漢!

  因此浪并不認為這是壓榨,喝了這三碗,它們起碼還有70年的保質期。比起一周的冷卻期,太仁慈太悠長了。

  四天王也是這么想的,面對漫長的壽命,以及不超過四個月的‘種族平均壽命’,四天王沒有任何猶豫或者抵觸,因為它們發自本能的覺得,以自己活不過4個月的宿命來看,那漫長的101載壽元都是白給。

  于是紛紛端起‘馬肉粥’豪飲起來,然后雙眼重新充血,興奮的迎著那些強大的怪物,勇敢殺了上去。紛紛瞪大眼睛與對方對視,然后釋放出‘嫁衣版自己’與敵人拼殺。

  也正是今夜的一戰,讓白浪看到了‘陰間變異版四天王’的強大戰爭潛力。

  服用五鬼秘藥后,不僅為‘右眼瞳術’帶來新變化,對于‘左眼’同樣有效。

  右眼‘宇智波’樂園變化無需贅述,它們的左眼,曾受扭曲時空與逆轉生死之神.陀螺儀的影響,統一覺醒了能‘逆轉生死’的七倍.伊耶那岐。

  一生中,可用左眼連續發動七次‘伊耶那岐’,最終徹底失明,永久性損毀左眼。七次伊耶那岐,也可拆分成‘1323’的青春版來使用。

  然而過去的‘四天王’肉身雖然不差,但在同階之中算不得強,面對強敵被反復打爆7次并不難。甚至往往都用不完7次機會,只一次就被徹底干掉。

  ‘七倍.伊耶那岐’也只是理論上強無敵。自己來不及發動,直接被秒殺,空有七張復活卡也是白搭。

  但如今,命鬼們不僅將右眼瞳術改造成‘宇智波靈異樂園’,同樣將左眼的‘七倍復活卡’作用在命鬼之上。

  白浪發現,傳統‘五鬼搬運’一旦命鬼被打死,就要承擔損傷根基的反噬。一次損毀三只命鬼,很可能扛不住污染反噬,直接崩潰消亡。

  當然,命鬼之強,輕易也難殺死,頂多重傷隱遁起來。但四天王的‘命鬼’受左眼瞳術加持,足足可以打爆六次重新凝聚六次,還能再戰!

  自己親自作戰,被打死了來不及反應,浪費七張復活卡。但是四天王駕馭‘血嫁版自己’,被打死了也能從容讀條,再結合右眼宇智波靈異樂園,成功拖著最強的幾只妖魔。

  在不差藍的莎爾芙豪爽供給下,四天王盤坐在地,雙眼瞪大,瘋狂飆射血淚,努力堅持不閉眼,操縱各自的花嫁命鬼與敵人糾纏廝殺。源源不絕的虛弱鬼物被‘陰間娛樂設備’所捕獲。

  原本介乎虛實之間的‘游戲設施’,在吞噬封印大量鬼物后,開始在人間凝聚出‘詭異實體’,只不過體型縮小十多倍,變得十分袖珍。

  “啊啊啊!”宇智波過山車突然承受不住,怪叫著跳了起來,大喊道:“我感覺到了!我感覺到了!威裝須佐能乎!”

  那凝聚出靈異實體的地獄過山車突然開到了人間,撞飛敵人,憑空解體,組裝成一臺簡陋的‘兒童機甲’,穿戴在他的身上。大約有一尊寺廟天王像的高度。

  這臺簡陋過山車機甲表面,隨著更多陰間能量注入,形成一件類似‘須佐鎧甲’的血紅色嫁衣,最外層燃燒起一層火焰與黑煙,代表著‘火行命鬼’。

  隨著‘威裝過山車’的誕生,威裝大擺錘、威裝跳樓機紛紛成型,操縱五行之力,將一臉震驚的敵人按在地上猛錘。

  它們出道至今,從未見過如此詭異夸張的一幕,這不是人間該有的序列!

  水盆丸也趁著敵人愣神果斷下黑手,血光一閃,擊殺一名妖魔。騰出手的‘四天王’立刻去幫其他兄弟,水盆丸繼續趁機下黑手。

  幾輪卑鄙的群毆偷襲后,鬼蛤蟆的義兄義弟們紛紛被殺空。屢立奇功的四天王再度不堪征伐,嬌弱的躺在地面上喘息。

  經此一戰,它們的眼睛因過度損耗,徹底報廢。浪卻不忍心讓它們立刻結束生命,畢竟強敵即將來襲,這一周的冷卻期有點長。

  “得想個法子,更加徹底的再壓榨它們一輪?助我度過危機。”白浪托著下巴,看著連續支棱兩回還沒死透的四天王,突然感覺它們不再廢柴了。

  這全是因為自己的高瞻遠矚啊!

  “寫輪魔眼雖然報廢,但命鬼的潛力似乎很大?可以從這里為突破點,挖掘一波。”

  隨著太陽升起,沖擊城隍廟的主力全隕。也服用了‘劇毒馬肉粥’的餓死了們,重新集結,殺入城中,挨家挨戶的清理落單鬼物,并一路高呼往日口號,還在為新出現的大饞寺打廣告。

  白浪雷霆出手,掃清妖魔,并當仁不讓的沿街推銷,為魔象尊造勢,。他已經決定,由治愈神系最沒存在感的魔象尊競選本屆‘城隍’,繼承這份‘無名羅漢序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