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13章 備戰結束,目標地府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玉樓開張的第五天,莎爾芙四天王召喚術第二輪冷卻期正式結束。

  于此同時,水盆丸將收集齊全五行鬼物,按照《五鬼法門》自帶的秘藥方,煉制成五份秘藥。并將對應的新法,分別交給新生的宇智波們。

  若由一名凡人來修煉《五鬼法》,必須先后分五次服用不同秘藥,不斷煉化一只又一只‘命鬼’,鑄就煉氣階段的‘五行根基’。完成后,至少可達煉氣10層。

  一旦五鬼全部掌握,只需最后一道‘秘藥’,將五鬼彼此勾連融合,完成‘合練’,就能沖擊煉氣化神,完成‘五鬼道基’。

  這最后一步的關竅,一直掌握在‘五鬼道人’手中,并未散播出來。但即便如此,《五鬼法》也是浪目前接觸到層數最高的‘序列仙法’。

  水盆丸當年集齊這套秘藥時,未嘗沒心動過。但很可惜,每個修行者對污染扭曲的承受,都是有極限的。

  若把人看做一張白紙,包括一日三餐正常飲食,都會一點點攝入疊加污染,在這張白紙上留下印記。一旦吃錯食物,接觸到污染物,會加快涂抹速度。一旦白紙被涂滿,就會徹底扭曲墮落。

  對修士、妖魔而言,每服用一份秘藥并煉化,就是占據白紙的不同大小,勾勒出一個漂亮圖案。而亂吃污染藥材,則是無規律亂畫一團,加快這張紙的報廢速度。

  筑基,就是在白紙畫滿前,以不同‘秘藥’組合,做出一副內容明確的畫作。(序列起始)

  水盆丸集齊《五鬼法》前五層時,他的白紙已經被不同秘藥印記涂滿,有了主題,也沒了空白,無法承載另一套占地面積巨大的‘五鬼’。

  但‘煉氣化神’后,筑基完畢。已有的污染不會消失,但隨著生命層次提升,修行者的資質迎來新一輪擴容。白紙從8開變32開,有更多面積來承載新的‘秘藥’,繼續豐富完整這個‘主題’(序列)。

  ‘五鬼法’后續的‘五臟神’,則可以順利續接水盆丸原本的‘畫作’,扭曲成新的主題內容。

  對于芙芙的‘四天王’而言,它們原本就是魔物,又沒受過污染,資質絕佳。相當于一張面積更大的白紙,沒有任何涂抹,還有漂亮的‘紅藍底色花紋’(魚脈術士寫輪魔眼),只服用一份秘藥,難度極低。

  等它們順利掌握‘五鬼法門’,不僅莎爾芙實力增強,多出五個適應了本土力量體系的高級打手。對于攻占小地府,開發陰間,也多出一成把握。

  除去開始扭曲修真的‘四天王’外,白浪這幾天也沒閑著,同樣在積極備戰。

  他安排‘水盆丸’頻繁開爐煉藥,制造出一種入門難度極低,可凝聚火行法力的‘秘藥引火術’,投喂給表現良好的‘餓死了嗎?軍團’。

  再經由莎爾芙萬能的小箭頭進行‘調律’,使‘秘藥’融入‘魔術刻印’中,將其轉格式并激活,變成‘餓死了們’能夠讀取修煉的模樣。

  盡管有四只小妖因修為過低,原地起火燒成炭,其余‘餓死了們’統一掌握《引火術》,提煉出火行法力(魔力),踏入修行第一關。可凝聚并釋放一團靈火,進行火焰傷害。

  若再配合辛苦磨練的‘顛勺’技巧,則瞬間從三流小妖魔,轉職成廚房入門學徒。畢竟正常的廚子,并不會操縱火焰,更沒有妖魔強悍的體魄與耐力,一顛勺就是兩時辰,足足四小時。

  此外,它們身上的‘畫皮’雖然走批發路線,導致做工劣質,工筆差勁,看起來像紙扎人,但多少也算一種不入流的法器。

  聽‘水盆丸’介紹,穿上這身畫皮,只要定期用法力與油脂護養,并且喂食血肉精氣,非但不會磨損老化,甚至可以繼續溫養變強,提升偽裝能力。(但無法改變難看容貌)

  除了提前體驗化形外,這張畫皮另有妙用,就是可包裹住妖魔,對抗陰間環境,大幅延長逗留時間。代價是畫皮加速磨損,但回頭殺幾個山寨,血祭一番又能恢復。

  水盆丸選擇大量購入這等劣質畫皮,就存了組團攻打城隍廟,殺入地府的想法。畢竟人多勢眾,白浪對此持支持態度。

  于是水盆丸不眠不休數日,為餓死了嗎團隊轉化出百余只優秀妖魔。

  經過芙芙的‘美食家調律’梳理身體;再加上堅持十余日的體術修煉(顛勺)磨煉體魄;每日不輟的‘當頭棒喝’(洗腦);以及規律作息、頓頓都有‘妖魔(血肉)料理’。

  它們的實力狀態均大幅提升,遠非野生妖魔時期可相提并論,隨時準備加入午夜的‘百鬼夜行’,殺入陰間。

  白浪也在接觸過‘畫皮’后,對這個世界的‘煉器’生出幾分好奇。

  水盆丸的身上,就有兩件法器,分別是重點祭煉的本命法器‘血腸劍’,以及另一件配合《星羅觀》的‘石胎棋盤’。

  后者因缺乏后續功法,處于放棄狀態。被融入血肉中,持續鎮壓心神,趨利避害感知禍福,但作用越來越弱。

  在水盆口中,修行界的‘法器法寶’脫胎于正統修真的煉器術,但有所改變,符合新時代特征,需要額外在法器的內部,融入一門自身煉化掌握的‘污染特性’,以此賦予‘法器’特殊內容。

  本質是,可以將‘法器載體’看做身體之外,另一張小號白紙。用來承載自身白紙上,多余的‘圖案’,分擔修行壓力。

  因此,無論那個級別的‘法器法寶’,因為‘污染靈機’移植的關系,都與自身萬分緊密,難以分割無法斬斷,都是本命法器。

  這代表一旦法器損毀毀壞,其中的‘污染靈機’崩潰,瞬間反噬自身。如果體內的‘白紙’空白不多,承載不了法器中的‘污染’回歸,則瞬間暴死。

  所以法器這東西,煉制難度不大,理論上可以祭煉一堆,從而達到額外擴大資質,轉移承載垃圾秘藥的目的。但垃圾法器根本拿不出手,祭煉的越多,命門也越多,都是定時炸彈。

  所以水盆丸的‘石胎棋盤’,被煉化成活官組織,藏在體內,平日只以反復強化后的‘血腸劍’對敵。

  當一件法器所承載的‘污染靈機(秘藥)’足夠復雜,形成‘道基序列’,就能升格為‘法寶’。相當于修士第二個身體,然而一旦損毀,所引發的污染扭曲,也相當于另一個自己自爆。

  不過‘法寶’因承載‘序列’,可與修行者進行切斷,徹底放棄,轉讓他人,不受反噬。修煉到高深處,可以賦予其活性,也就是傳統法寶的‘靈性’;甚至誕生簡單智能‘器靈’;更高可以化形,成為獨特生靈,或者煉化成‘身外化身’。

  白浪聽完,大受啟發。立刻要求水盆丸煉一批低端法器,來武裝強化自己的餓死了們。

  因為修行者死了,一身‘污染靈機’基本報廢,投資打水漂。但若法器沒損毀,則可以交給第二個修行者煉化繼承,重新與自身‘污染度’綁定,迅速形成戰力。

  就好像二戰中的灰色牲口,只有最前排的炮灰手里有錢。死了第一排炮灰,后面的跟上,撿起槍繼續沖鋒。

  好在‘法器’煉制對于‘器具’品質要求不高,白浪聯系美食樂園,從‘商店’中訂購一批堅固耐用的合金炒鍋。

  水盆丸繼續煉制秘藥,這次選擇了一門‘牽引術’,因藥材有限,只制作出50余份,交由天資最高的‘餓死了們’統一服用,在它的指導下,祭煉最原始、最初級的法器。

  最終,40口‘法器炒鍋’磕磕絆絆的出路,僅有一個功能,就是在三米范圍內牽引挪動,視線短距離御鍋術。

  有了這口‘飛鍋法器’,再結合‘引火術’,白浪在這個世界的主力部隊初見雛形。烹飪、廝殺兩不誤。

  尤其他選擇‘飛鍋法器’,可完美銜接水盆丸的《血腸經》。只需棄劍從鍋,就能用‘鍋’代替‘血腸劍’與腸道建立無形聯系,從此施展正宗‘飛鍋術’,更加靈活的牽引鐵鍋。

  未來,這些妖魔可繼續修煉《太白金精煉氣術》,進一步吸收提煉金氣,祭煉自家‘鐵鍋’,走上水盆丸的老路。

  對于野生妖魔而言,這個是‘煉氣化神’大前輩,用一生趟出的一條血淚之路啊。盡管這條路是死路,但一批煉氣大成的‘血腸飛鍋妖魔’,那也是極其可怕的一股勢力。

  水盆丸對此無語凝噎,感覺白浪在糟蹋他的傳承,但他不敢開腔。

  浪卻覺得自己這是幫他發揚光大,讓這些注定死路的垃圾功法,煥發新的價值。

  又是三日光景,四十來只優秀妖魔,一手引火術,一口牽引鐵鍋,身披陰間畫皮,背書‘餓死了嗎?’,整裝待發。接受浪和芙芙的檢閱。

  水盆丸做為它們的啟蒙導師,給予了最高級贊譽,哪怕他的‘青羊觀’,也沒有這么夸張的戰力。

  無他,白浪給的實在太多了。雖然只是最基礎的‘引火術垃圾法器’。但芙芙的‘調律’與他的‘當頭棒喝’,起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點睛之筆。

  心態上的狂熱,洗腦后的整齊、團結,以及單一法術大規模重復的‘量變效應’,讓它們變成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這支隊伍足以打破城隍廟,在陰間小地府立住根腳。

  原本不爽‘白玉樓’行徑的本土寺廟,曾派出同樣擁有法力的僧人上門恐嚇訛詐。結果看到滿院子的‘畫皮妖魔’,絲毫不受本地庇護之力的影響,反而聲勢浩大的齊噴火焰,形成壯觀畫面。

  這些和尚立刻果斷認慫,甚至主動結了賬才離開。

  看著40只斗志昂揚,相貌滲人,一模一樣的藍衣畫皮,以及40只沒有分到鐵鍋,等待著同伴死掉好繼任的預備役,白浪滿意點頭,并挑出兩個:“你,還有你,出列。”

  浪雖沒有親身修行‘扭曲仙法’,指點它們修行;但他有著不錯(天才級)的農民工武道素養,以記憶中‘美隊’為模板,為‘餓死了們’開發出一套鍋斗術。

  此刻,兩只臉頰上涂抹紅色圓形胭脂的畫皮戰士,手持鐵鍋瘋狂交起手來。合金鐵鍋碰撞之際,迸發出片片火花。

  這件‘法器’即可飛行傷人,又能近戰互毆。既可以當鈍器敲擊,又能當盾牌格擋,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比尋常刀劍更實用。

  見芙芙也投來目光,它們的戰斗更加激烈,‘引火術’雙雙發動。承載著‘污染靈機’的刻印,釋放出火系魔力(法力),流入手中鐵鍋中,瞬間燒的通紅滾燙。

  兩件法器被掄成火流星,瘋狂撞擊,拖著紅色曳光,將空氣炙烤的扭曲焦灼。

  隨著招式與力度越發炸裂,其中一只本尊是‘熊妖’的畫皮女性,突然咆哮一聲,雙臂肌肉高高隆起,施展出怪力,將對面男性畫皮的鐵鍋砸飛。

  接著一個野蠻沖撞,又是一擊大力橫掃,想乘勝追擊轟爆對方狗頭。

  結果一聲“鍋來!”,男性畫皮手手掐法訣,凌空虛扯一把。本該飛遠的鍋,在空中滴溜一轉,倒飛回來,擋在面前,如同美隊徒手接盾,格擋滅霸力劈華山。

  滋滋滋!

  “啊……!”

  伴隨一聲慘叫,徒手抓熱鍋的畫皮手掌被燒破,暴露出毛毛茸茸的狐貍爪子。被自己的引火術燙傷了。

  “停!可以了。”

  白浪滿意的點點頭,雖然都蠢了點,但‘引火術、御鍋術、鍋斗術’都掌握的不錯。而且‘引火術’除了增強火焰,幫助廚師掌握火候外,也是一門克制鬼物的‘法術’。

  視察結束,浪帶著芙芙重回白玉樓,等待夜色降臨。同時進行最后的準備。

  這段時間,‘白玉樓餓死了嗎’為他狂攬2000美味值,是時候增強一下個人實力了。

  他現在有三條路可走:1解鎖部分能力欄,恢復最拿手的力量體系。2解鎖寶具與職業欄,開啟虛擬職業。3放棄被封印的力量,以‘食堂’提供的能力核心,構建新的副職業,適應‘美食樂園’。

  白浪略作思,就選路線3。無他,最經濟實惠。

  若解鎖原有的力量,擺明了站‘墳場’。他現在在‘食堂’手下打工,這就是不給雇主面子。收你120的溢價解鎖費,不過分吧?

  選擇第三種路線,那就是在‘食堂’手下學習美食體系,態度端正,小老弟很醒目嘛,給你八折優惠。

  如今,2000美味值,可覺醒副職業,開啟兩個‘白色菜單’。但每一個菜單,都必須填入‘共鳴食譜’才能生效反饋屬性。這種‘食譜’很難獲得,因為‘共鳴’是自己的事情。

  除此之外,就是從商店購買‘美食樂園’獨有的食技了。

  食技與食譜關聯密切,有時甚至可以混為一談。

  浪的咸魚王配方就是食譜,而‘磨魚術’可以算作衍生食技,至于成品‘北辰流星魚’可算作‘食物武器’。而以此衍生出的一系列配套、延伸能力,被稱作‘美食流派’。

  白浪就將一門白色食譜,開發成一個簡單的流派。

  如今,單純購買食譜無法形成戰力,只算一個起點。然而食技不同,既帶來穩定戰力。而且一門契合自己的‘食技’,同樣能朝上下兩個方向,逆推解析出一個‘美食流派’。

  他現在只需要一門發揮極限熔巖流的食技,構建全新的‘超凡美食體系’。根據他的摸索,‘美食’在這個世界,不受任何約束與限制,不需要與‘扭曲仙道’結合,就能正常發揮。

  原因很簡單,這個任務世界的產權,已經被美食樂園拍賣下來,正處在‘破產重組階段’。美食體系作為‘扭曲天道’背后的東家,當然享有特權。

  是否支付2000美味值,從美食樂園收錄的‘藍階食技’中,抽取契合自身的能力?

  “確定!”

  ‘食技’抽取中……你可從以下三門食技中,挑選一門。A:泡椒銷骨手B:辣醬附魔拳C:十三香氣。支付100美味值,可再次刷新。

  泡椒銷骨手:脫胎自食譜‘泡椒鳳爪(隨食技贈送)’,內家爪法,由XXX主動上傳。以泡椒入道,修煉一道真水,可侵入目標毛孔,無骨不化,并以泡椒入味,回味無窮。附贈一門分筋錯骨手,對禽類特攻。

  辣醬附魔拳:外家拳法,附贈食譜‘秘制辣醬’,選擇以不同品種辣椒制造辣醬,最終呈現效果不同。戰斗前,將雙手反復浸入辣醬中,以秘法吸收儲存辣醬,完成麻辣附魔;戰斗中以獨門拳勁激發辣醬,實現魔法入味傷害。

  十三香氣:美食系內功。贈送《香料不等式》一份。修行時,將超凡孜然、花椒、茴香……等十三種調料,以不同比例與順序(香料不等式),依次磨粉放置于掌心,搬運真氣,攝取香料,合成提煉一道獨一無二的‘十三香氣’,存于竅穴之中。本內功,可于周身儲存360道不同十三香氣。香氣隨真氣內功蘊養,持續時間長短,不斷沉淀,品質可繼續提升。

  白浪讀完后,心中充滿了悔恨。兩千美味值啊,我干啥不行?解鎖一口棺材都比這個強!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