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12章 萌王莎爾芙的正確打開方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城隍隕落,青萍鎮陰陽兩界的平衡被打破。夜間百鬼夜行,每當天明都有人無聲息的倒在家中,再起不來。

  城市氛圍日漸壓抑,絕望、恐懼、悲觀的情緒開始高漲。就在這時,青萍鎮的中心街上,兩家店鋪同時開張,帶給絕望民眾們一絲希望。

  這兩家店鋪開在一起,左右相鄰。分別是名為‘寶芝林’,自帶一個后院的氣派醫館,與兩層樓高的飯店‘白玉樓’。

  前者‘寶芝林’,自稱能令人起死回生的靈芝(芙芙毒蘑菇)仙草成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東主名為‘沙(莎傻?)大夫’,神秘得很。醫館開張后從未露面,一手懸絲診脈技法神乎其技。問診時總是將自己隱藏在屏風后,從不出聲詢問,‘望聞問’幾乎一個都不沾。

  患者們一臉茫然的進去,片刻光景,又一臉懵B的出來,但最終卻總能藥到病除,并交口稱贊一致好評。

  與‘神秘東主在線懸絲’齊名的招牌,還有就是用料十分奢豪,卻又物美價廉的各種‘靈芝(毒菌子)仙藥’了。

  這家醫館不負‘寶芝林’美稱,的確會在每一包藥中,多此一舉添加無論形狀還是顏色都奇奇怪怪的‘靈芝’,并且不計入費用。

  其他眼紅‘寶芝林’生意的醫師藥師計算過,每包藥材的價格,基本上就是去除靈芝后,其他藥材的成本價,幾乎不掙錢,簡直不能理解,難怪東主姓‘傻’。

  但凡買藥,必白送一味絕對不會多余,反而與其他藥材完美相融,并進一步激發提升藥力的‘靈芝仙草’。這種良心作風,大大激發了患者們貪小便宜的人性弱點。

  同樣的價格,在‘傻大夫’這里白嫖一份靈芝仙草,豈不美哉?甚至一些沒病的富戶,也熱衷來這家店里,開一包壯陽保健藥。效果嘛,用了都說好。

  與‘寶芝林’一同開張營業,并且更快揚名的‘白玉樓’,路數更奇操作更騷。

  ‘白玉樓’開張當日,老板白大善人就免費施粥賑災,為街街掛白路路號喪的青萍鎮,帶來一絲暖意。

  由于夜間大量鬼怪出沒游蕩,盡管城中衙門帶來的‘庇護之力’仍在艱難運轉,只要不被妖魔蠱惑,在夜晚亂開門,那么低級的鬼物很難主動入侵人宅。

  但群鬼過境,鬼哭狼嚎亂人心神,加之陰氣過重,能夠穿透薄弱的‘庇護力’,隔墻攝取屋內凡人的陽氣生機。越是小家小戶,土坯房人口少心中畏懼,鬼怪吸走的陽氣就越多。

  甚至有窮書生受不住屋外女鬼纏綿悱惻的聲音,被迷了心竅惡向膽邊生,突然開了門,喘著粗氣伸手將女鬼拉扯進屋中,教導其圣人之言,磨煉自身‘儒家神通’。

  索性書生白天時,在那‘白玉樓’門口白嫖了三碗靈芝藥粥。那夜不細表,只說次日,院中便多出一位臉色紅潤溫柔嬌俏,精通音律女紅,卻不喜曬太陽的乖巧媳婦。

  一年不到,書生因妻子持家有道,不愁財貨安心讀書修行。不僅常在白玉樓吃喝,妻子還去寶芝林抓藥補腎,身體強壯智慧漸增,不僅中了秀才。之后又參加秋闈,獵中一窩白狐,中了舉人。

  很快,書生錦衣歸鄉,家中又納了一房鶴發童顏美妾(白毛蘿莉)。家庭和睦,舉案齊眉。媳婦們被馴的服服帖帖,孝敬老人,最終多子多福。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青萍鎮因夜間百鬼作亂,每當天亮,城中居民普遍精神衰弱、體虛乏力、陽氣不足,多有生病。雖不至于死亡,但各個都像被‘攝魂怪’強吻過。

  全城彌漫著恐慌情緒,卻又不敢逃出城,因為外面更危險。在這種情況下,家中糧食也越吃越少。然后,‘白玉樓’突然開張,老板在店門口撐起遮陽棚,免費施粥,為那些虛弱饑餓的平民補充營養。

  這一舉動,既為自家店鋪增添口碑,打響名氣;也在為隔壁‘寶芝林’做廣告。因為藥膳粥之中,加了靈芝!

  開業當日,‘白玉樓’生意平平,但門口粥棚卻十足火爆。畢竟占便宜是多元宇宙所有人類共有的美德,從天朝領雞蛋大媽,到西海岸零元購Homie。

  得知有被給的藥粥,還加了靈芝。哪怕垂死的老奶奶,都回光返照,背著孫子拄著拐杖趕來排隊。其中不乏將‘白大善人’當成傻子,反復蹭飯、帶頭哄搶、或撒潑耍賴的潑皮、惡臭大媽、老年壞人。

  白玉樓老板雖然樂善好施萬家生佛,卻不是任人白嫖的傻子。只見酒樓中,突然沖出一群身穿藍色奇裝異服的少年男女,一擁而上,揮舞手中棍棒,無視男女老幼,但凡擾亂秩序者,統統一頓暴打毫不留情,直到骨斷筋裂遍地哀嚎,才戀戀不舍的罷手。

  鬧事者下場之凄涼,慘不忍睹,深深震懾住一切白嫖者。但看熱鬧也是人類美德,加上白嫖的誘惑,沒人愿意離開,于是更有秩序的邊看邊吃,津津有味。

  不多時,這家酒樓連聞訊而來,想要訛詐收稅的衙門小吏也順帶著打成殘廢,滿地是血,眼看活不成了。

  當然了,‘白善人’能被冠以這個稱呼,自有其道理。接下來,便是見證商業互吹的時刻。

  白老板一聲令下,藍衣小哥小姐們,便將患者迅速抬入隔壁同樣剛開張的‘寶芝林’進行急救。不到半個時辰光景,一群打滿繃帶的木乃伊被抬出來。

  原本氣若游絲、骨骼全斷、七竅流血,怎么都要死的人,此時雖然還是躺平起不來,卻變的中氣十足,發出‘哎呦喂’的慘叫,并且痛哭懺悔乞求饒恕。

  兩家關系密切的店鋪,就這樣打響名頭。

  當然,圍觀者中有醫生懷疑那‘寶芝林’用了虎狼之藥,才激的患者回光返照。白老板為震懾其他白嫖者遵守秩序,便將這群病患懸掛在兩家店鋪中間的欄桿上,任憑風吹雨打日曬,供人參觀憑吊,引以為戒,還在一旁立了木板,寫滿介紹說明,好像菜市口被高高懸掛的死囚首級。

  這樣做,不僅是殺雞儆猴,讓其他想來占小便宜的人老老實實排隊;另一方面,也是在兩家店鋪進行宣傳。

  只需連續懸掛七日,天天風吹雨打,除了‘白玉樓’每日兩頓藥膳粥吊命外,再不給喂一口水,任由他們挺尸。

  七日后,全身傷勢非但痊愈,而且夜間也不會被妖魔鬼怪謀害。這不僅說明兩家店鋪大有來頭,更證明了沙大夫真才實學,以及白老酒樓中食物的神奇。妥妥的超大型廣告宣傳。

  在兩家店鋪迅速打響名頭,并惠及百姓后。區區一家酒樓,仍無法真正滿足近三萬的缺口。同時白浪開店,也并非純粹的做慈善,必須要有盈利。最后,他高估了這座小鎮的居民素質,白嫖怪實在太多了。

  免費施粥持續四天,店外懸掛的病患也沒有被妖魔鬼怪吃掉,兩家店鋪的設定初步立住后,浪便改了營銷策略。

  也就是從那一天起,青萍鎮的大街小巷,突然多出一群身穿統一藍色奇裝異服(制服),一水年輕靚仔倩女。

  這群人的容貌明顯脫離人類的寫實風格,有種藝術加工味道,像是畫出的,極具違和感(劣質畫皮)。看久了會聯想到陪葬用的紙扎人,很容易引發恐怖谷效應。

  但偏僻地區沒見過世面的凡人懂什么?在大楚皇都,真正的美女與俊俏公子,長的都是這個樣子!

  這些大城市來的帥哥美女們,還帶來了皇都最流行的‘藍色制服’,背后書寫著顯眼的五個大字:餓死了嗎?

  為防止本地居民恐嚇,戴上口罩的白玉樓員工們,每日騎著擁有兩個輪子的木牛流馬,后面安裝一個大食盒,走街串巷,暴力破門而入,精準扶貧。鎖定那些鰥寡孤獨,真正需要幫助的弱勢平民,并放聲大喊:“餓死了嗎?沒死的應一聲,我要進來啦!”

  然后破門而入,對那些真正需要救助的貧苦人,施粥搶救,從死亡線拉回來。而這浮夸造作的大喊、破門,同樣吸引左右鄰舍的好奇圍觀,也算另類的打廣告。

  就這樣,餓死了嗎?組織迅速打響名頭,在亂世中活人無數。‘白玉樓’老板也有了萬家生佛的美名。

  這些來自皇都的餓死了嗎?畫皮員工,在每日例行的精準破門暴力賑災同時。‘白玉樓’生意也日漸興隆,同時推出一種被薅羊毛的‘會員卡’。會員每日可免費領取一枚熟雞蛋,一截麻辣鴨脖。

  前者補充一定營養,恢復元氣,不受夜間陰氣困擾;而后者若留在晚上食用,則能感受到濃濃的火辣灼燒感,在胃中炙烤內臟,并持續半宿,帶來堪比伏特加的暖意。

  足以幫助那些饑寒交迫的窮人們,熬過最艱難的深夜,并且價格十分親民。

  就這樣,白浪這條過江龍,在短短一周內,成功在青萍鎮扎根,不僅摸清了各方勢力,也探查了鬼窟‘城隍廟’的情況,以及陰間鬼物的勢力劃分、實力強弱。

  本土衙門只是群凡人,當他展示出《白玉樓》百余名藍衣騎士的陣容后,總兵力不足四十人的衙門,果斷放棄了報仇找麻煩的想法。

  對浪而言,最大威脅反而是這座城鎮對于妖魔‘抵觸、排斥、壓制’的庇護之力。

  這股力量不僅對抗這陰間鬼物、成為妖魔,同樣在排斥壓制他的餓死了嗎?員工。好在開業前夕,莎爾芙成功攻克這一難題。

  破解之道,就是芙芙的美食家(能力欄5)。

  白浪麾下的妖魔,除老山羊‘水盆丸’外,統一被芙芙植入了‘魔術回路’,改造妖軀,完成力量體系的格式化。

  好消息是,這個世界的天道雖然智障、殘缺、破產、半報廢、系統故障,但兼容性極佳,‘魔法體系’也被識別成為‘魔道功法’。

  更好的消息,小妖魔們因為實力拉胯,改造的代價極低。平均一只妖魔,只需注入三條‘魔術回路’,就能洗筋伐髓,凝聚出最劣質的‘白板魔術刻印’,用來承載‘秘藥序列’,形成獨特的‘秘藥魔術’。

  莎爾芙體內‘紅石’儲量足夠,每天可恢復81條回路(最大上限)。經過這輪改造,妖魔們的本質并未改變太多,體內‘污染扭曲’也沒減少,只是換成莎爾芙監督操縱的‘魔術體系’。調理并隱藏了‘污染’與‘妖氣’,搭配那低劣的‘紙扎人工筆畫皮’,可自由在城內活動。

  同時,這套‘魔術回路洗禮’,也絕了小妖魔們跑路,與自信深造修煉的可能性。若想繼續服食‘秘藥’掌握‘法術’,就必須經過一輪‘魔術體系’的魔改。

  因此它們的最終解釋權,落入芙芙手里,被白浪徹底綁架。想要有前途,只能賣命苦干。

  不過白浪并非一味低效率壓榨員工的垃圾老板,沒人比他更懂如何激發員工的主觀能動性了。

  通過美食家能力改造,它們被莎爾芙打上了標簽,勉強算是外圍眷屬。本就吃莎爾芙的‘顏’妖魔們,更加被芙芙圈粉,被她的‘超凡賣萌屬性’吸引,淪為狂熱的粉絲。

  對自身領導力有深刻認知的浪,果斷將餓死了嗎?團隊轉交給女兒管理。而開了舔狗別天神的水盆丸,更是莎爾芙粉絲應援團的老年油膩粉頭總隊長。

  它通過壟斷并派發莎爾芙吃剩下的零食袋,激勵百來只‘畫皮小妖魔’瘋狂在小鎮上派送外賣,低調傳教,傳播治愈神系的福音。

  另提一句,‘白玉樓’開業一周來,近乎白板價格的提供大量食物,尤其那些雞蛋,均來自新成立的‘青羊觀養殖基地’。

  雖說老一輩被點化的妖魔死的死逃的逃,但深山老林中,不乏具備成妖潛力的野生動物,它們多多少少都有污染痕跡,瀕臨妖化。

  白浪只是動動嘴,就有無數渴望獲得小偶像親筆簽名零食包裝袋的妖魔們,無比狂熱的殺入林中,捕捉大量山雞一類的禽類。

  然后嘛,浪繼續安排小天使莎爾芙出場,磨煉能力欄,用美食家改造它們,獲得超能生蛋的‘魔術刻印’,并且將這些食材發展成新的粉絲。

  再然后,青羊觀中的食材們(禽類),甚至不需要特地打造養殖的籠子,就非常狂熱且有序的主動進食,到指定區域排便,然后到休息區產卵,并繼續補充食物、鍛煉身體……

  總之,這群家禽也極度內卷。只為獲得‘生蛋標兵’稱號,近距離接觸偶像小芙芙。

  起初白浪沒經驗,一些山雞彼此惡性內卷,996瘋狂生蛋,壓榨生命力,透支精血發動‘魔術刻印生蛋’。最終氣血枯竭,蛋盡雞亡,達到日產24的最高紀錄。

  這一猝死事件,讓白浪連忙將觀中儲備的‘妖魔食材’剁碎添加進飼料中,為它們補充足夠的營養,不至于把自己消干。

  然后極限記錄成功從日產24突破到36,并且再無家禽死亡。屬實將莎爾芙的正確用法給玩會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