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09章 財運亨通,畫皮致富(5K超大章)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深入了解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白浪默默放棄了這種以嚴重污染自身血脈為代價的‘扭曲修仙’。

  不過他依舊認可此世界的‘秘藥序列’,極具潛力。尤其聽聞五臟神序列,立刻生出強烈預感,能和芙芙的四天王召喚術完成互補,讓‘能力欄’得到晉升蛻變。

  然而做為一名開明的家長,這種事情還是要和芙芙商量一下,于是他領著新鮮出爐的‘水盆丸’直奔后山而去。

  不多時,主仆二人就站在山頭,看到元氣滿滿,積極投身于教育事業的莎爾芙。

  一塊尚算平坦的草地上,百來只奇形怪狀的妖魔鬼怪,歪歪扭扭的排列成方陣,頗有獅駝嶺群妖練兵的畫面感。散兵游勇的雜牌軍既視感,撲面而來。

  其中既有尚未化形卻能人立而起,模仿人類姿態的狐貍、豺狼、兔子;也有吐出長長舌頭,散發出淤泥臭氣的溺死鬼。

  此時無論是死是活,它們有著統一特點,就是手中端著一個圓形單把炒鍋,頂著陽光照射,揮汗如雨的練習顛鍋。(鬼物則站在樹蔭下,進行訓練。)

  它們以小幅度顛簸技巧,將半鍋砂石不斷拋飛,劃出拋物弧線,再次落入鍋中接住,如此往復練習,劃出一個又一個圓弧,熟能生巧的練入DNA中,像極了‘新東方’實訓課。

  因為經驗不足,加上妖魔的生理結構與人類有別,導致它們分外不適應這種為人類而設計的炒鍋。每一次顛勺,都有大量砂石跌落。

  但它們卻不敢停止,反而戰戰兢兢地的咬牙堅持,臉色慘白呼吸急促,身體更是不住顫抖。因為有兩個面目可憎的‘紅皮小羅剎’,正抓著端部綁有小刀片的皮鞭,在方陣中巡邏。

  當每一組訓練動作結束時,這兩個兇神惡煞的紅皮小鬼,就會挑出鍋中剩余砂石最少的,狠狠鞭撻懲罰,打的體無完膚血肉模糊。正所謂:皮鞭底下出驕子。

  妖魔們當然想過反抗,但收錄它們命魂的《花名冊》,就在小老爺(莎爾芙)手中。兩只紅皮羅剎也非等閑之輩。

  有個鬼物憑借‘虛實法術’,偷襲了一只紅皮小羅剎。怎知這紅皮怪的眼睛突然變化出三顆黑蝌蚪,接著極速旋轉,又變化做詭異模樣,攝走了鬼怪的心神。

  短短一眨眼功夫,那鬼物就慘叫起來,天旋地轉的趴在地面,無比驚恐張嘴猛吐,把內臟都吐了出來。最后又都塞回去,如今失魂落魄,乖巧的一批。

  打不過,就只能默默忍耐了。

  “卡拉尼休!叫起來!都叫起來!”宇智波.摩天輪抬起手表,見休息時間結束,立刻抽響皮鞭,催促妖魔們繼續聯系。

  場地中,響起稀稀拉拉的“哼哼哈兮!”

  宇智波.海盜船也一鞭抽在一頭老實牛怪后背,濺出一道血痕:“卡拉卡拉!不夠響亮,聽不見,重來!卡拉再大點聲!”

  看到這一幕,白浪滿意頷首:“好!很有精神!”

  水盆丸趁機夸贊道:“都是小老爺教導有方。”

  這時莎爾芙看見爸爸身影,立刻歡呼一聲,拋下手中醫經,從石頭上站起,跳進沒過身體的草叢中,只露出一個腦袋。以‘草上飛飛頭蠻’的驚悚可愛造型,搖頭晃腦向爸爸飛快飄來,十分符合本世界的邪典(cult)風格。

  白浪也微笑彎腰,將飄在草叢上方的人頭一撈,拔出來一只新鮮的女兒,抱在懷中。很快將‘五鬼’的事情說給她聽,征求意見。

  結果莎爾芙剛聽完白浪的想法,就立刻點頭同意,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原因很簡單,在得知《五鬼法門》中,有一招名頭最大,也足以擔當核心技能的神通五鬼運財后,小芙芙的悲傷與希冀便被瞬間引爆!

  修行《五鬼法》,祭煉出五只特殊的小鬼,便能夠逆天改命,修改自身財運,通過‘五鬼運財法門’聚斂錢財。

  這一本領,讓貧窮芙垂涎欲滴到眼角濕潤,忍不住流下了傷心的口水。

  她為這個家付出太多了,犧牲了自己的‘財運’為爸爸換來‘旺主’。而隨著破產天使加身、貧窮芙(稱號)入命,她的窮運以³的級數爆發。

  因此她格外看重《五鬼法門》,非但毫不猶豫的同意,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你同意就好,一切包在爸爸身上。”

  莎爾芙抬頭,淚眼朦朧閃爍出明亮的光:“嗯,要快!”

  白浪立刻與身邊‘水盆丸’溝通起來。從哪里弄到《五鬼法門》?又如何讓‘四天王’代替芙芙,修煉成扭曲仙法,承擔這套體系的副作用?

  水盆羊戴上必須死的那一刻,不僅被白浪點亮小目標,同樣以芙芙為對象,點亮了舔狗別天神。為了討好芙芙,水盆羊會不惜一切代價。

  “老爺放心,這方面我早有準備。我最初就想以‘五鬼道人’的五行傳承入道。可惜他那時已是有名‘化神修士’,根本打不了他的打注意。最終無奈,用‘妖魔換基之術’突破。但在突破前,我曾有目的的暗中收集了《五鬼法》的基礎入門內容,以及對應的秘藥方。”

  白浪不解:“這種機密內容,也能收集到?”

  “老爺有所不知,越是境界高深的修士,對‘秘藥、靈機’的要求就越高。拿五鬼道人來講,他突破筑基后,尋常‘秘藥’雜質太多,長期服食這類秘藥,只會加快靈機污染。所以有道真修,往往會故意散出‘低級秘藥方’,供有緣人修行。待修行有成后,取其靈機入藥,一脈相承,雜質最少純度極高。”

  “哦,這和你們培養小妖是同一道理。”白浪了然,“那《五鬼法》的入門就交給你了,有什么需求?”

  “說來也簡單,只是老爺身邊這樣的‘妖物’數量恐怕不夠。”

  白浪不打算讓芙芙直接沾染‘扭曲仙法’,而又沉淪魔代替,并且一只只修煉一門五鬼,難度暴跌。然而這需要五只沉淪魔合練,白浪身邊只有兩個,數量不足。

  “這點你放心,其他三個很快就到。”

  在白浪看來,若能提前掌握《五鬼法門》的入門篇,自己開發陰間地府的把握,又高了一成。陰間屬于客場作戰,對他極不友好。芙芙的四天王若修成‘五鬼法門’,就多了五個主場成員,小芙芙的安全性也大大提高。

  水盆羊同樣心中一動,對自家主子的評價又暗暗調高,背后疑似有神秘勢力支持?再結合‘蓮花池龍君’的說法……

  這個主子大概是楚地水系云夢龍君一脈的成員,開始將爪子伸向陸地。

  “還有其他問題?”

  水盆丸搖搖頭:“我沒有問題,反倒有個問題要問問老爺您和小老爺。”

  “放!”

  “這《五鬼法》的入門篇,旨在祭煉出五只本命鬼物來,這一點與尋常‘法術’不同,五鬼更像一種法器,與修士心血相連,還有成長的潛力。因此,祭煉這‘五鬼’時,有很多說法與講究,甚至可以人為培養特殊的五鬼。”

  在水盆丸解釋下,煉氣篇的《五鬼法》是在為‘煉氣化神’階段的五臟神做準備。低階修行者,沒資格也沒能力養出‘五臟之神’。

  因此捕捉祭煉五只鬼物,既能以‘五鬼法門’護法戰斗;又時時刻刻以‘五鬼’煉出的法力反哺滋養自身。最終將‘五鬼’代替‘五神’入駐五臟之中。

  這妥妥是邪法,而筑基之后,強行控制五鬼,化作自身‘五臟神’,煉成‘五天鬼神通’。最終一點點吞噬消磨掉五鬼,徹底融為一體,成為半陰半陽不死不活的特殊狀態。

  水盆丸在煉氣階段,就錯過這一步,無法走這條路。他只想奪取《五鬼道人》的傳承,從中參悟‘五臟神’祭煉法,并用自己的‘神魂’養出五臟神,在參考書指導下趟出一條新路。

  芙芙情況又不同,四天王完全可以走正統陰間路線。而且只需降服一只‘鬼’,難度更低。這也代表,每只天王,都能捕獲煉化一只更為強大的‘特殊鬼物’。

  白浪:“你詳細介紹一下。”

  水盆丸道:“最普通的五鬼根基,只需攝來五只具備‘五行之屬’的普通鬼物,做為‘秘藥’主材進行祭煉,最終按照天時推算,一次服用,就能掌握最普通的‘五鬼法’。再上一層,就不是隨隨便便捕捉鬼物,而是主動煉制出所需鬼物的‘煉鬼術’。這里面可就大有講究了。”

  “煉鬼術?”

  “不錯,人為制造五行鬼物做為‘秘藥主材’,煉化出奇特異力的護道鬼將。比如溺死鬼、火燒鬼、活埋鬼,就對應著水火土。金木二屬性,可用兵戈擊殺,或是槐樹上吊。這是最簡單的。”

  “除此之外,可選擇靈地養鬼。上等煉尸地活埋,則土屬性更濃。若是碰上獨特的沼澤、戈壁、沙漠……土屬性還能進一步異化。同理,若以生出靈性的妖樹絞殺煉鬼,也能附帶植物的特性。“

  浪點頭:“這個我懂。從八卦角度出發。艮為山、兌為澤、坤為地。若從高空摔死、被雷劈死、被風刮死,或山崩塌死、沼澤溺死……則能湊出‘八卦鬼物組合’來?”

  水盆丸聞言三觀有些崩潰,他壓根沒聽說過什么‘八卦鬼’的說法,也不亂接。而是繼續道:“還有,按民間說法,死前穿紅衣,也有特殊加持,可化厲鬼。”

  白浪深以為然,接著目光一轉,看到自家沉淪魔一身小紅皮,這可比什么穿‘紅衣’厲害多了,天生的厲鬼苗子,若是再加上一層紅衣。

  水盆丸:“這紅衣中,又以嫁衣的怨氣為最!”

  浪的腦中,立刻浮現出‘鳳冠霞帔’一身嫁衣的‘陰間花嫁沉淪魔五天鬼’。我次奧,魔法花嫁富貴丸有伴了!

  于是忍不住夸贊道:“這個好!這個好!”

  水盆丸也不明白究竟好在哪里?繼續道:“此外,可根據生辰八字,測算黃道忌日,結合天時地利,鋪設大量污染靈機材料,勾勒布置法陣,選擇最不利的時辰,逆天而行,進行煉制。”

  浪開始鼓掌,這個世界的修士,當真沒底線。隨后,水盆丸又介紹了‘填器法、瓊紋法、封竅法……’等等。

  白浪既贊嘆又心有抵觸,主動祭煉鬼物,太過喪盡天朗。他身為美食樂園派來的正義使者,自然做不出這么造孽的事情。

  然而強大的定制‘鬼物’又能大幅提升《五鬼法門》的品質。尤其這‘鬼物’相當于本命‘法寶’,品質越高潛力越大。甚至一套優質五鬼,剛一入門,就能和煉氣中期的修士對放也不落下風。

  于是白浪做了一個并不違背良心的道義:“你看它們行嗎?”白浪指了指草坪上,監督妖魔們瘋狂顛鍋訓練的兩位宇智波。

  “嗯?”

  水盆丸瞪大眼睛,愣了片刻,接著道了句:“好!比起凡人,若用有法力的妖魔祭煉,品質無疑更上一層樓,但也代表著難以駕馭降服,危險性更大。”

  白浪聽完就更放心了,還有什么比我煉化我自己更容易的呢?他在這方面可謂經驗豐富,重鑄一開,我煉我自己,超級快樂。

  將‘摩天輪’煉成鬼,再由‘摩天輪’來收服煉化,完美!

  “妙,真是妙啊!”

  不遠處,摩天輪與海盜船同時打了個寒顫,疑惑的左右觀望,始終沒找到危險感的源頭。

  三言兩語敲定了宇智波兄弟今夜隨水盆丸外出修煉后,白浪又將話題轉回‘攻略小地府’上。

  隨著這段時間的低調發育,他已準備充足,兵強馬壯。不打算繼續盤踞荒野,而是向人類世界進發。

  首先,野外已無妖可殺,而新的目標‘城隍廟’就在人類城鎮中。想入陰間,無論如何都要奪取城隍廟,拿下‘城隍之位’才行。

  其次,他最大底牌治愈神系也需要龐大的信眾充電,才能源源不絕轉化‘邪靈之力’,供他揮霍,與這個世界的妖魔鬼怪平起平坐。而人類城鎮,是最大的力量來源,不可錯過。

  最后,他也沒往本次任務的主線,解鎖‘副職業模板’,這其中需要大量美味值。按照美食樂園的尿性,這美味值自然要從人類身上獲得,所以入城勢在必行。

  那么問題來了,他手下一堆連‘化形’都做不到的妖魔鬼怪,怎樣才能隨自己融入人類社會不被排斥與恐懼,并且化身優秀工具妖,行善積德,廣傳白浪美名,傳播計都信仰,并且做出實質性的‘美食功德’行動,讓自己從中分潤到美味值?

  其中難點有很多:

  首要問題,就是模糊掉妖魔與人類的界限?讓妖魔進城務工,不讓無知凡人不恐慌,并主動接納它們。

  關于這個問題,這些沒服用過‘秘藥’的雜魚,根本沒‘化形’資格。這個世界只有成功‘筑基’的妖魔,才能真正的化為人形。

  在此之前,修為高深的妖魔,也只能完成‘人形轉變’,依舊殘留大量妖物的特征。比如頂著一個獸頭,身后一根尾巴。

  更常見的,是狐貍這種妖怪,可用‘障眼法’麻痹凡人感官,制造幻想,仿佛看到了一個美人或者俊俏小郎君。

  這時,忠心耿耿水盆丸給出了完美解決辦法:“我有一計,可解老爺困惑。畫皮!”

  ‘畫皮’是門高深道術,在妖魔圈中很有名氣,卻不常見。并非什么妖魔都能掌握的。

  若能請出一位精通‘畫皮之術’的妖魔,就能大量制造畫皮。讓小妖們穿上,可提前掌握‘人類之軀’,體驗化形之妙。對于未來化形好處極多。

  這個世界的妖魔世家,家中通常都會收藏十幾件上好的‘畫皮’,供家中子弟使用,在‘煉氣期’體驗不同的男女老幼身軀,融入凡人世界,紅塵煉心,學會人情世故,變得和人類一樣奸詐邪惡。

  沒錯,水盆丸信誓旦旦保證。這畫皮若穿上男身,那就是個男人,具備一切正常功能。若換上女身……同理。

  否則,涉世未深,不懂人類奸詐歹毒的妖魔們,又如何能深入的了解學習人類的優良品德呢?

  “真尼瑪是個邪惡的世界啊!”白浪表示我雖然沒聽懂,但我感到很震撼:“這畫皮,你能弄來?”

  水盆丸得意一笑:“小老兒多少有些人脈,又是血荼羅神的門客。只要用觀眾儲存的‘污染靈機’做交換,淘換一批‘舊畫皮’不是問題。”

  “那你多批發一些回來,觀中‘材料’你隨意支取,最少買回來400套畫皮。而且要以年輕靚麗的少年男女為主。記住不要老人、不要丑臉……要偶像,要純愛的感覺,懂?”

  “懂!”

  繼承了富貴丸一族代代相傳的漆黑智慧,水盆富貴當然明白自家主子要的是什么:“顏!顏最重要。”

  白浪欣慰道:“不錯,有一張好臉,天然就能獲得凡人的好感,方便‘美食業務’在人類世界展開,也更容易傳教。”

  用畫皮軍團開展公益美食業務,必定事半功倍。未來,甚至可以考慮開啟‘肉身布施’做為福利回報,加大影響力輸出,這不比送雞蛋更高效?

  “這畫皮真是好東西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