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08章 My precious【五鬼】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又一日清晨,白浪焚香更衣凝神靜氣,接著將降臨至今積攢的美味值揮霍一空,順利請出本輪任務首件寶具——富貴丸必須死  無言感動涌上心頭,為何有淚目的沖動?

  可憐無助的凡人啊,終于在這黑暗的世道中,變強了一絲絲。

  當白浪再度推門而出時,候在外面的‘水盆羊’察覺自家老爺身上發生了什么變化?又仿佛什么都沒發生。

  “跟我來。”

  白浪頭也不回的走到正殿,后面跟著沉默不語的老山羊。大殿里并未供奉任何塑像,此時冷冷清清。道觀中的童子,以及新收服的小妖們,都在后山接受訓練。

  這時,白浪見四下無人,自己也擺足了架勢,一路走來沉默不語,營造出一種凝重正式,卻欲言又止的感覺。

  水盆羊明顯看出這位‘老爺’似乎想說什么或做點什么?卻又沒下定決心。顯然是非常重要的事,他也漸漸跟著懸起了心,默默等待。

  察覺火候到了,白浪仿佛打定主意,突然看向水盆羊。這讓全程關注他的老山羊心中‘咯噔’一下,突然緊張起來。

  “你這幾日表現我都看在眼中,很滿意。原本我掌控你一縷命魂,擔心你心中不服,暗中耍小動作,報復陷害我。如今看來,是我想岔了。”

  老山羊立刻告罪:“不敢!”

  “莫慌。我不是責怪你,而是來獎勵你的。你表現很好,我也知曉清洗屠戮方圓百里妖魔鬼怪,毀了你多年心血。但你依舊照辦,并且良言相勸分析利弊。我這般做,自有道理在其中。你不需要了解,只要知道跟我混,好處大大的,絕不吃虧就行。”

  水盆羊心中腹誹,但臉上卻無比感覺,連連稱是。

  這時,白浪突然攤開右手,掌心瞬間迸發出刺眼奪目的金燦燦光芒。那一圈金黃色的物體,奪魂攝魄,不需任何言語,就深深吸引住水盆羊,牢牢勾住他的魂,根本挪不開眼。

  白浪也適時解釋道:“此物是我機緣巧合所得,乃200年前天地大劫未起的舊日時代,一件無名秘寶。可惜啊,我獲得至寶數年之久,卻始終無法認主,更不知其功能。如今決定忍痛割愛……”

  浪現編的來由統統被‘水盆羊’當成耳旁風,他此時鬼迷心竅,直勾勾盯住必須死,腦中回想起無數低語,完全不在乎白浪,它的世界只剩下這件寶貝。

  甚至露出了猥瑣而扭曲的表情,快步來到白浪面前,非常僭越的伸手去抓,還無師自通領悟了另一個世界的英語,用BT的腔調溫柔訴說道:“Myprecious!Itsmyprecious!”

  這是沉睡在必須死內部的‘富貴丸集體無意識(舞神丸)’對望釋放的邪靈感染,通過腦電波干擾污染了‘水盆羊’。

  當必須死解封的一瞬,長期離線的舞神丸就與主神計都聯系上,開始登錄中……如今‘邪靈供物’自發向外發出感染,鎖定了眼前的‘水盆羊’。

  由于老山羊的表情動作語氣過于猥瑣,白浪打了個激靈,猛退半步,突然握緊拳頭,阻止了對方爭搶的動作。

  水盆羊控制不住的暴怒,周身釋放出扭曲生命血肉結構的‘血腸靈光’,猛的與白浪對視,想要出手攻擊。

  但隨即而來的靈魂劇痛,就像一盆冷水將他潑醒。一陣劇烈顫抖后,它終于清醒過來,心有余悸的后退,又忍不住那撓心的渴求:“對不起,老爺,我失禮了。”

  浪重新掌握局勢后,裝B道:“我給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給,你不能搶。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

  “我說過,跟我混,絕不讓你吃虧,以后好好表現。喏,拿去吧。”

  說罷,浪重新張開手掌,那股控制不住的占有欲,再次涌上它的心頭。雖然在短暫的清醒中,水盆羊意識到這不對勁,但在‘邪靈’的吸引下,它轉瞬間就將一切拋在腦后,只剩下一個念頭:‘它是我的!’

  “嗯?還不快講聲多謝白浪哥。”

  水盆羊一把奪走必須死,表情立刻喜笑顏開,獲得難以言喻的大滿足。接著,它擠出討好笑容:“多謝!多謝浪哥!”并麻利將必須死戴在手指上,愛不釋手的反復撫摸,如同對待情人一樣。

  舊日至寶瞬間認主,與它的靈魂相融合。兼之‘煉氣化神’的強大靈魂,迅速與傳承菜單相連接。無數來自異域的知識灌輸進腦中,無師自通,仿佛流淌在血液、沉睡在靈魂中的天賦神通,簡直妙不可言!

  隨著小目標無聲無息啟動,失去了秘寶之主的浪,已經感受到眼前這只妖魔終于為他所用,成為了準18代目:水盆富貴!

  (知識點:17代目沙富貴,在與小馮的巔峰斗舞中,領悟‘人妖流天鵝拳’,為傳承菜單帶來新變化。)

  就在水盆富貴無聲無息間,完成隱性認主的同時,白浪嘴臉突然一變,逼問道:“為什么千方百計引導我奪取城隍之位,向陰間發展?你究竟有什么陰謀?”

  水盆丸被這神級變臉鬧的猝不及防,腦中一片空白,僵在了原地。那個霸氣、慷慨、威嚴、富有的老爺哪去了?

  然而在小目標污染下,準18代目‘水盆丸’顏藝瘋狂變幻,時而掙扎、時而不甘、時而馴服……它的羊臉在短短幾秒鐘,做出十多種變化,充分表達出復雜的情緒漸變遞進之感。

  與此同時,屬于‘水盆羊’的理智,被必須死、富貴集體無意識、舞神丸多重污染干擾,迅速落入下風,被淹沒。

  取而代之的,是富貴丸一脈相承的自欺欺人。成功說服自己臥薪嘗膽委曲求全。

  當今網文界最流行的‘謊言’,是由99真話組成,包藏1禍心的謊言,幾乎每個主角都掌握的基礎技能。然而水盆丸不同,它決定用100的真話來麻痹白浪,編織出一個只有自己才真正懂得的真實謊言。

  (即:對白浪實話實說,并麻痹欺騙自己的內心。從而獲得智商上碾壓白浪的優越感,繼續潛伏下去,等待反噬時機!)

  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水盆丸風格一改,陰惻惻瞧了白浪一眼,羊格分裂般冷笑一聲,鬼使神差的自爆道:“這都被老爺您看出來了?那我就不掩藏了。我的目的很簡單,借刀殺人!”

  浪:“殺誰?”

  “你!”

  “怎么殺?”

  水盆丸:“利用你的貪心,借助陰間特殊環境,再假他人之手,至你于死地。我也能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同時重獲自由。此乃萬全之策,妙哉妙哉。”

  白浪看著一臉自得又滿面遺憾的水盆丸,暗贊必須死果然沒讓爸爸失望,這個降智效果真沒得說,神了!

  “細細道來,如何借刀殺人?陰間環境又如何害我?”

  在水盆丸爆料中,白浪明白了它的小心思。陰間環境與陽間不同,對活物極不友好。

  如果鬼物通過陰陽兩界的間隙來到人間,實力低微的只要避開白日,就能在夜間自由行動。然而陽間生命,卻不能貿然進入陰間地府。

  若帶著‘肉身’進了陰間,每時每刻都會被削弱一點點生機。就像陸生動物鉆進水里,不懂避水訣的,就要面臨窒息溺死危機。

  這是不可撼動的天地法則,哪怕天道扭曲了,依舊沒有半點改變。普通人若無應對手段,進入12個時辰,就會徹底喪失生機。哪怕不到12時辰,也會元氣大傷,損耗生機壽數。

  水盆丸到不覺得白浪沒有應對手段,但它有把握將陰間之行拖延的很長。據他這段時日觀察,確定浪仍是凡人之軀,體內不見半點法力,屬于極特殊的‘凡人巫祝’,可請神上身。

  但邪神法力絕非無限,更不可能頻頻賜予一個凡人。因此將浪騙進陰間,以巨利相誘,然后不停拖延,持續削弱,最終與強敵大戰一番,自己詐死,最終撿便宜。再不濟,也能陰死白浪。

  而它借刀的對象,是浪從未聽說過的‘五鬼道人’。

  “五鬼道人?什么來歷。你為何要利用他,他又有什么是我無法拒絕的?”

  提及‘五鬼道人’,水盆丸的臉上閃過一絲貪婪與瘋狂:“他?掌握了一道據說能直通‘煉神返虛’的秘藥序列。再不濟,也是一條‘偽序列’,并且有著完整舊法傳承。”

  “不對!”白浪打斷它的話,“你說過,筑基乃序列之始,并且筑基無悔。只能朝著一個目標走下去。你的道基乃妖魔血脈返祖,溯源天道中上古大妖留下的印記。又怎么能轉修他道,謀求別的傳承?”

  這個‘五鬼道人’一聽名字,就與‘血脈返祖’的水盆丸不是一條路,很顯然是接地府的‘序列’。

  “老爺你有所不知,‘序列’也是可以跳轉變更的。但一切都有前提。我雖然以‘妖魔血脈換基之法’突破的‘煉氣境’。但我在筑基之前,曾服用多種低劣秘藥,也在體內打下‘五行根基’。”

  “如今‘煉氣化神’卻無路可走。若想‘煉神返虛’只有兩個辦法,感悟天道,尋求更多能引發血脈悸動的妖魔,將其煉成‘秘藥’,還要尋找或自創相應的‘新法’。要么,就只能找一套符合‘道基’,內容又完整的傳承。”

  水盆丸介紹中,修行者突破煉氣化神的‘筑基’,非但是明確一條‘序列’的起點,同樣將‘煉氣階段’服用過的一切秘藥,都統合起來。

  每一種煉化的秘藥,都帶著一點特殊‘屬性’,做為根基隱藏在這具身體中。將來修行其他‘高級法門’時,修行者體內必須帶有相同‘屬性’,才能上手。

  就好像打地基時,預留了相應的位置,支持安裝‘充電樁、移動廁所’。而缺乏某種屬性,便無法修成這些神通。

  而‘筑基’時的根基,并非‘污染靈機’越多越好,因為人是有極限的。亂嗑秘藥,不僅代表‘根基強大’,也代表死得快。

  ‘五行陰陽’屬于道門體系中,最基本的元素。因此水盆丸在‘化妖筑基’前,就服用過涵蓋五行屬性的‘秘藥’,留下一份引子。

  如今他‘追溯血脈’無望,便將注意打到‘五行道基’之上。天下間,以‘五行概念’為道基的‘秘藥序列’多不可數。對他而言,同樣是一條可以走通的道路。

  不過名門正派,又掌握‘新法傳承’的修士太強,他不敢招惹。最終鎖定了‘五鬼道人’,煉氣階段,掌握一手《五鬼法門》,兼具五行陰陽變化,又以養鬼入道,根腳完爆他的《飛腸術》。

  煉氣化神之后,傳承功法更是神妙,曾碾壓過水盆丸的妖魔道友。哪怕青面鬼王也曾吃過大虧。

  不過五鬼道人行蹤不定,祭煉出五大天鬼,又以‘五臟’為根基,修五行法力。自身為陽,天鬼為陰,五行陰陽俱全,一手虛空遁法,穿梭與多個‘小地府碎片’之間。

  讓水盆丸無比羨慕,曾暗中收集打聽對方消息。知曉‘五鬼道人’在陰間的洞府位置,一直想伙同其他妖魔做一票大的,奈何信不過那些酒肉朋友,實力也不足。

  因此,他才有了慫恿白浪攻略陰間,再引他與五鬼道人死斗,漁翁得利的注意。畢竟浪有過單刷魔宴的戰績,水盆丸內心還是非常畏懼的。

  “五鬼神通,五天鬼,五臟五行?”白浪又問,“他是什么序列?”

  “五臟神!”

  聽完水盆丸解釋,浪立刻動心了。通往‘煉神返虛’的序列價值絕對不低,哪怕‘偽序列’,也是一道準法則。聽了水盆丸的介紹,他第一時間就想到自家芙芙的四天王召喚術。

  與奧菲莉婭一樣,芙芙的四天王也將潛力開發殆盡,走到種族值極限,再沒進化的可能。但新出現的《五鬼神通》,很是令浪心動,或許可以作為‘四天王’的晉升契機?

  不妨一試,失敗了也不吃虧,反正四天王可頻繁刷新,死了也沒損失。

  浪一拍手:“好,辦他!”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