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45章 湊齊七個【七武海】稱號的可能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場小規模‘八門核爆’結束后,馬林梵多的上空升起一朵多層次蘑菇云,照亮了天空。整座島嶼都感受到劇烈震動。

  無數海軍雜兵震驚著抬頭望天,看到了畢生難忘的一幕。爆炸產生的沖擊波,也在瞬間席卷了全島,挨家挨戶敲門砸窗戶,將所有玻璃統統震碎,經濟損失不可估量。

  與此同時演武場上,原本一片狼藉的地面又雙叒叕徹底塑性變形。就像龍珠宇宙歷屆‘天下第一武道大會’開到最后,堅固的擂臺總是要被摧毀殆盡,變成巨大的隕坑一樣。

  此時的比武場不僅呈現出核爆隕坑樣,還殘留大量尚未凝固的‘巖漿’痕跡,釋放出高溫灼熱,燒的空氣劇烈扭曲蒸騰,看不清坑底的情況。

  戰國的臉色難看,這場戰斗的強度遠超預料。那只毛皮族最后同歸于盡的手段,已經能拉著‘七武海’乃至來不及元素化的‘大將’墊背了,就算他開啟‘大佛形態’進行防御,可能也要受傷。

  隨著高溫與煙塵逐漸散去,兩個狼狽虛弱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

  挑戰莎爾芙的契約者并沒有死,而是身體佝僂彎曲,大半軀體呈現出嚴重燒傷。不,更準確講是半邊身體已經烤焦。但他體質詭異,也不知強化了什么血統?如此重傷卻不影響生命體征。

  透過他的傷口,清楚看到里面的血肉是細膩的‘白泥狀’,并不像正常的血肉結構,感覺已經不做人了。

  另一個身影筆直站立,正是被白浪控制著自爆一波的兔干部,在‘動物系鋼鐵戰衣’保護下,它同樣沒有死透。

  兔干部的造型不再是原本的‘毛皮族兔子’,反而成了半血肉半機械的朋克風格。它的關節、部分肢體都被‘機械結構’取代,半張被揭掉表皮的金屬面龐,像終結者一樣,頭頂還有一對金屬牛角。

  實則‘麝牛戰衣’的效果并未解除,仍保持‘穿戴狀態’。但‘動物系機械戰衣’在剛剛自爆中損毀嚴重,已無力再戰,勉強充當外骨骼撐起虛假的空殼,外強中干罷了。

  比起淘汰出局的敗將,以恐怖底牌贏得這場比賽,卻廢了人生、毀了未來的‘兔干部’無疑更吸引人。確切的說,是他首次展現的‘動物系機械種’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讓大家倍感好奇。

  戰國等海軍高層,更是聯想到科學部隊正開展的‘和平主義者計劃’。二者存在諸多相似之處,都涉及了‘生物科技’,還有‘惡魔果實’參與進來。甚至這個‘機械種’的表現更加優秀,比‘暴君大熊和平主義者’也分毫不差。

  此時,兔干部邁動機械式步伐,一步步走到芙芙面前,單膝半跪:“幸不辱使命!”

  小芙芙解除‘貧窮護盾’,發現自己腳下殘留著唯一一小塊完好的地面。在‘抱頭鄉’空間切割隔離下,沒有被‘八門核爆’洗地。

  當‘抱頭力場’解除后,這塊地板如空中樓閣,‘啪嘰!’掉在隕坑中。小芙芙靈活一蹦跶,穩穩落地,一臉擔憂看著這只兔干部。

  傷的實在太重,生命透支殆盡,全憑‘動物系戰衣’內部的反應堆吊命,離死也不過一步的事情,希望它能多撐一段時間。

  芙芙擔憂的自然不是兔干部的性命,她太清楚兔之軍勢的運作原理,一周之后又是一條好漢!這哪里是犧牲?根本就是立了一次大功,又能休假一周,然后滿血上班。

  她憂愁的,是如何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兔干部死后掉落的‘動物系鐵霸王戰衣’回收走,再培養第二個‘牛柱力’?

  于是她真情流露道,鼓勵道:“加牛啊!”輕輕拍拍兔干部的身體,擔憂道:“堅騎住。”接著從口袋里掏出兩個創口貼,黏在對方傷口上:“不要xi!”

  青雉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贊嘆芙芙小天使:“多么善良的孩子啊!”

  “是啊!”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起來,這一幕實在感人。而且大家都清楚莎爾芙‘友情果實’的秘密。若是沒有這份真摯的友誼為羈絆,那只毛皮族也不可能通過‘進化’覺醒前所未有的機械種之力。

  這份友情,已經通過剛才的‘友誼核爆’驗證了,24k純的!

  “咳咳,噗!”虛弱的兔干部忍不住咳了一大口血,這才舒服好許,接著斷斷續續說道:“我能為……船長大人您,爭取到……七武海的…寶座,死而…無憾!”

  聽到兔干部的話,其他旁觀者不由動容。這是何等真摯的感情?遠不是那些通過利益捆綁,貌合神離勉強維系的‘海賊團’可比的。

  單從‘粉紅色毛毛兔海賊團’感情深厚不含雜質這一點,就更得海軍青睞。選她做‘七武海’更容易控制,軟肋把柄好掌握。就像海軍現在利用‘全體人魚安危’瘋狂拿捏甚平一樣。

  聽到這句話,幾個心有不甘,原本已經被‘兔干部’八門核爆嚇到,但突然發現兔干部是真的透支殆盡窮途末路,別說恢復健康?怕是能不能順利活下去都兩說后。

  于是,他們又漸漸升起不該有的小心思。

  “等等,誰說你為她爭取到‘七武海’的寶座了?莎爾芙船長的挑戰還沒結束,我也要向她發出挑戰。廢了這只戰寵,還拿什么跟我斗?”

  另一個契約者看到鷸蚌相爭的機會,立刻跳出來做漁翁。

  “你!……卑鄙。”娜美此時已經來到小船長身邊殷勤的伺候起來,聽到這無恥發言,立刻怒目而視。

  短短半小時,連續扎折損了三名擁有‘中將實力’的聽話海賊打手,戰國心如刀割,悔恨不已。多好的惡犬打手啊,就為了區區‘七武海’虛名,連續折了三個,現在還要比下去,他完全無法接受這種損失。

  就在他準備出言阻止,欽定‘莎爾芙’時,又一種兔干部站了出來,毫不畏懼的喝道:“我來!”

  “嗯?”、“咦?”、“又一個毛皮族!”

  看到又一只與‘兔干部’高度相似的毛皮族戰士走出來,圍觀的將領們議論紛紛,察覺這兩只毛皮族給他們的感覺十分相似。

  “你?”想撿芙芙便宜的契約者瞳孔一縮,發現事情不對勁,這兩只使魔的‘氣息’十分相近。

  單膝跪地,虛弱難以起身的‘兔大’艱難抬頭,看到不斷靠近的‘兔二’。絲毫沒有出言阻止,勸阻弟弟不要代自己赴死的打算。

  相反,已經瀕臨撲街的‘兔大’發出驚喜、欣慰,十分快意的大笑,突然間回光返照:“哈哈哈,二弟,來得好!我們兄弟受船長照顧多矣,‘友情羈絆’糜費無數財富,你我練就一身本領,正是要用生命報答這份知遇之恩!”

  “大哥說得對,弟弟我不會讓你失望,不會讓船長受到半分屈辱。”兔二豪邁應道,接著擦身越過大哥,看向想撿便宜的契約者:“來吧,你要戰,那便決一死戰!我家船長,不可輕辱。”

  “嗯?”

  在敵人反應之前,‘兔二’在白浪暗中操縱下,立刻300暴走。與它大哥施展‘八門核爆’前一樣,完成究極進化,覺醒了‘動物系機械種駝鹿形態!’

  鋼鐵獸人鹿擼擼!

  契約者眼睛瞪大,脫口罵道:“臥槽,你也可以?”

  “不錯!我雖然不行了,但我二弟實力不在我之下,足以代替我守護船長左右!”

  見到又一個壯士出現,戰國宛如宋江附體一般,露出喜色:又是一個上等的好漢啊!好好好,一定要保護好它,用在刀刃上,而不是浪費在內部火并中。

  不提戰國打算勸阻,向芙芙發起挑釁的契約者也果斷認慫。

  這不僅僅是兔二‘機械種覺醒’重新喚醒他的恐懼,同樣有四只與‘兔大、兔二’高度相似的毛皮族戰士,突然出現在芙芙背后為她站場的緣故。

  尼瑪她究竟培養了多少只這么恐怖的‘使魔’?不比了!不比了!

  “罷了,咱們七武海之間和氣生財,沒必要為了區區虛名拼個你死我活。這次‘七武海’的身份,就算我讓給你了。”

  聞言,傻芙芙信以為真,感激的朝對方點點頭,禮貌的說了聲:“謝謝。”

  見戰斗就此罷休,戰國也不想多說什么。他揮揮手,示意眾人回去繼續開會,只覺的心好累。

  十幾分鐘后,眾人重新回到會議廳中繼續會議。只可惜,少了三個能打的鷹犬,這讓戰國無比惋惜,同時還在為戰斗余波造成的財產損失而犯愁。

  在返回的這段時間里,白浪也抽空溝通了娜美,對她下達幾條簡單指令,告知她如何在這次會議中利益最大化。

  這時,在場眾人無論海軍大將、新舊七武海,還預備役,都對三位‘新人選’沒有異議。程序立刻快進到‘確定稱號’上。

  一旦選定,本部就會第一時間告知報社,接著全偉大航道發行報紙,為三名‘新七武海’造勢宣傳。

  兩位契約者早有準備,各自報了稱號,既有逼格又不過分張揚拉仇恨,也沒犯忌諱,很快就通過。接著輪到莎爾芙時,副船長卻突然跳了出來,提出不同意見。

  “等一等,我不贊成我家船長以貧窮王的稱號擔任七武海!”

  赤犬皺眉:“這個‘名號’不是你之前提出來的嗎?”

  黃猿反駁:“我也覺得這個‘名稱’太弱勢,聽起來一點也不威風,反而墮了海軍名頭。改掉也好。”

  娜美想到白浪的指示,立刻解釋道:“不單單是‘稱號’的內容,我更希望將七武海的身份賜給毛皮族的守護戰士,讓我家船長順勢隱藏起來。”

  戰國提出疑問:“這是為什么?”

  “自然是對我家船長的一重保護了。毛皮族戰士的實力,諸位也見識過了。在我家船長‘窮窮果實’的羈絆強化下,只要錢到位,立刻做到‘果實覺醒’,挖掘出‘機械種’的力量。這份實力再加上霸氣,足以擔負‘七武海’之位。而我家船長則隱于幕后,接受海軍指令,暗中指揮毛皮族戰士為海軍服務。”

  娜美侃侃而談:“這樣的好處,就是將敵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毛皮族守護者’身上,大幅保障我家船長的安全。”

  白浪選擇的,是未來‘白胡子二世’的上位戰術。那個冒牌貨本身空有實力,是個沒有腦子的廢物,被他貪財的母親碰瓷白胡子,力挺‘腦殘兒子’成為七武海,實則一切指令都由‘白胡子二世’的母親發布。

  如今,將小芙芙做為控制‘毛皮族戰士’的中樞,隱藏起來退隱幕后。讓兔干部頂替七武海變成靶子樹在人前集火,非常符合邏輯。

  戰國等人聽完,也點頭表示認可,的確是個雞賊的做法。他們也希望單純、乖巧、聽話、善良、可愛的莎爾芙船長能夠長長久久的為海軍效力。于是同意了娜美的提議。

  對于白浪而言,收集七武海稱號是拿來讓兔之軍勢升級的,當然是讓給七人眾來擔當,才能利益最大化。不過在其他人眼中,沒有名分的芙芙,才是真正的那個七武海。

  “既然如此,那就確定你們的‘稱號’吧。”

  娜美再次開口:“再等一等!”

  赤犬惱火起來,這個女人究竟有完沒完了:“又怎么了?!”

  副船長硬著頭皮,說道:“我希望在正式確定七武海之前,能給予毛皮族戰士杰蘭特(兔大)一點補償。”

  戰國也逐漸不耐起來。你們一群海賊,賞賜你們‘七武海’身份已經是天大的福分,你還想和我們海軍討價還價?

  “什么補償?”

  娜美回憶著白浪那些不靠譜的指令,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承受著她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咬牙對戰國說道:“元帥大人,我希望您能追封‘杰蘭特勇士’一個七武海的謚號,讓它死得瞑目。行嗎?只需要一個名譽稱號即可。畢竟,是它用生命幫船長奪來這個位置,原本七武海理應由它擔任。如此有情有義的毛皮族,能否滿足這卑微的心愿?”

  “大哥!”

  這次跟隨芙芙一同旁聽會議的‘兔二’突然激動起來,虎目含淚看向‘兔大’,接著又望向戰國:“元帥大人,懇請閣下冊封我哥哥為七武海,在下感激不盡,愿為海軍赴湯蹈火,粉身碎骨萬死不辭。”

  這就能收買人心,拉攏一只毛皮族?聽到兔二的話,戰國懵懵的,感覺這幫兔子未免也太好騙了吧?

  “二弟!”

  虛弱不堪的大哥,勉強維持坐姿,坐在芙芙身邊陪同。

  聽到二弟的話后,立刻搖頭:“我已是廢人了,不配‘七武海’身份。不要亂提追加身份之事,‘七武海’何等重要,豈能兒戲?元帥大人,我幾個弟弟實力不在我之下,足以勝任‘七武海’一職。希望您能原諒他的戲言,我這就以死謝罪。”

  “大哥!您一路走好,我會好好守護七武海這個身份的!”二弟激動道。

  其他會議參加者一臉凌亂,這特么一群神經病吧?!毛皮族的瘋子都這么癲狂嗎?

  倒是‘天夜叉’比較冷靜,因為凱多的關系,他見識過‘和之國’特產的二b,一群腦有恙的sb武士,做出種種腦殘行為,還以為然。這幾只毛皮族,倒有幾分腦殘武士風范。

  “就這……?等等!你不用死。”

  戰國也變的有些不好意思,感覺自己誤解娜美了。這個要求倒是一點也不過分。

  赤犬沉默不言,反而青雉再度感嘆:“真是有情義的海賊團啊。”他雖然沒有學過‘恐龍讓犁’的典故,但卻感到相似的謙讓品質。

  然而他們哪里知道,白浪在進行一次作弊嘗試。他的兔之軍勢想要晉級,必須湊齊‘七個七武海稱號’滿足7的進化格局。

  單獨獲取一個七武海稱號不難,卻是杯水車薪,在任務結束時,無法為‘寶具’帶來晉升。然而想從海賊手中奪走七個七武海稱號并被海軍認可,根本癡人說夢。

  在這種必敗的情況下,白浪想到了一個破解方法,那就是把一個七武海稱號,重復掠奪七次,凝聚出七種不同的‘稱號’,不同樣是‘七個稱號’嗎?

  因此有了娜美現在的嘗試,海軍為‘兔大’追加一個‘七武海’的謚號,根本不花一分錢,惠而不費,何樂不為?

  但對白浪父女而言,一個官方認可的‘謚號’,就是一個七武海稱號啊!接著‘兔二’上位,又是一個‘稱號’到手。

  再往后,芙芙的‘粉紅色毛毛兔海賊團’只需化身朝廷鷹犬,掀起996風暴的內卷奮斗b,不斷為海軍、為±效死力,連命都搭進去。

  如此優秀模范的七武海,難道不值得繼續連任嗎?畢竟真正的‘七武海’可是莎爾芙小船長,而不是傀儡‘兔干部’啊。

  因此,鐵打的莎爾芙,流水的兔干部。‘兔三’也能順利上位,獲得新的‘七武海稱號’。同理可知,兔四、兔五…六七。輕易就能湊齊七個七武海完成寶具蛻變晉升。

  “可以,你的請求我準了。”戰國點頭,同意了娜美的要求,會議繼續。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