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44章 絕殺底牌: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第844章絕殺底牌:核爆主義者  半小時后,一處滿是隕坑與裂痕的演武場內,指尖‘滴答滴答’下淌血的矮胖子甚平,面無表情耷拉著一條左臂,抬腳跨過被折疊的不成人形的挑戰者。

  他一步步走出比武場,與表情難看一副死mia臉的副船長擦肩而過。其余幾個曾對魚頭出言挑釁的契約者,同樣保持沉默不再叫囂。

  他們認為自己在過去幾天里,摸清楚甚平的套路與極限,又在連續戰斗中耗盡他的體能與精力,導致狀態空前低迷,有足夠把握將其取代。

  但事實證明‘七武海’再怎樣,也是任務世界有名有姓的Boss級nP,即便不如四皇,也不是尋常二階能單刷的。

  老實人甚平被激怒后,終于放肆一把,被逼出Boss模板。并以一條手臂為代價,將挑戰者打出隱藏折疊形態,也震懾住其他契約者。

  與其消耗珍貴恢復類道具,以及一次性底牌在圍觀中光明正大擊敗甚平。還不如等這次會議結束,聯手做個局,用更優辦法坑殺他。死了魚頭,七武海必然空出一位。

  當甚平捍衛了老牌七武海尊嚴后,就輪到莎爾芙小船長接受挑戰了。

  “小鬼,現在認輸讓位還來得及。”一個雙臂纏滿白色繃帶的男子,握緊一雙鐵拳,一個縱躍,輕盈落在場地中央,“我實在提不起欺負小朋友的興致。”

  莎爾芙緊了緊雙肩的書包帶,一言不發邁開小步子,走進比武場。與她一道的,還有上次接受檢測的那名兔干部。以二打一,圍毆敵人。

  “哦……使魔嗎?”

  契約者不是原住民,自然不會被‘窮窮果實’的噱頭欺騙,一眼就認出‘兔干部’的與眾不同,是一只精心培養的使魔。

  他從傻芙子身上,捕捉到了她與兔之軍勢的特殊聯系,與召喚獸、使魔高度相似,因此將‘兔干部’誤判成使魔,對芙芙的能力、職業也有了錯誤的猜測。

  至于錯將小芙芙認成‘契約者’也很好理解,白浪向閨女開放了絕大多數權限,甚至能以他的‘契約者編號’與他人完成交易。

  ‘契約者’與‘使魔(欄)’的聯系其實非常緊密,但大多數契約者只將‘使魔’當成部下、助手對待,遠不像白浪父女這么親密又信任。

  甚至一些契約者強行奴役控制使魔,親密度為0,反倒像‘富貴丸’一樣時刻準備著弒主,有的只剩下防備。因此契約者給予使魔的‘權限’很低。

  莎爾芙有著老爹‘賬號’80以上權限,就好比你上班后,家里的狗子熟練打開冰箱取出可樂,然后啟動電腦戴上耳機播放音樂登錄淘寶訂購進口狗糧,并用密碼完成交易并順手給自己訂份外賣。

  陌生的契約者在和芙芙交流時,傻芙使用她爸的‘賬號’。就如同網購客服也無法通過網線確定電腦對面坐著的,究竟是人是狗?一樣極具迷惑性。

  雙方進入場地,隨著戰斗提示響起,契約者立即光速突臉,身體拉長成一條黑線,將一看就弱小無助的芙芙當成突破口。

  像她這類召喚師,自身往往就是最大的弱……砰!

  轟!!

  在對方出手之際,芙芙也本能的條件反射抱頭蹲防。

  緊接著場地中央迸發出一團刺目的光球。繃帶鐵拳狠狠砸在‘蹲防力場’上,濺射出刺眼的球形爆炸效果,將芙芙蹲著的地面,轟出一個缺口隕坑。

  爆炸缺口的大小,正是紋絲不動的‘抱頭力場’。莎爾芙好奇抬頭看去,她腳下土地反而變成一處高臺,四周是被轟擊下陷的凹坑。

  “啊啊啊!”

  契約者不信邪的握緊雙拳,用閃電的速度左右開弓,高速轟擊著小芙芙的‘蹲防力場’,打出無數道殘影,并伴隨著恐怖的拳力轟擊與爆炸效果。

  轟轟轟轟!

  他的雙拳猶如觸發式炸彈,連續不斷轟擊著‘蹲防力場’。堅信再堅固的防御,也要在這雙鐵拳的持續‘轟炸’中破碎崩潰。

  抱頭鄉內小芙芙,好奇睜大眼睛看著漣漪般受到弱化處理的小光團,一圈圈在力場外圍炸開、擴散。

  每一拳落下,就有一朵柔和光團炸裂、濺射出光芒,如同超小型煙花,并伴隨漣漪漾開。她只看到無數多‘煙花’綻放,漂亮的波紋相互干涉。外界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里面絲毫聽不到。

  就在‘無敵芙’發出‘哇’的驚嘆聲時,兔干部也直接‘仙道.咒印化’,凌空墜落之際,拔出北辰龍鱗刃,一發魚之呼吸.二之型.血車砍了過去。

  血色刀氣形成水車特效,咆哮著砍中契約者。

  對方扭身一拳打出,重擊在‘血浪’特效上,劇烈爆炸將血浪撕成兩半。心中嘆息一聲,終究還是沒有將對方的防御打破。

  他有種強烈的預感,若再能堅持十幾拳,就可以將對方的‘防護罩’打爆。

  而蹲在抱頭鄉中的小芙芙,也感受著自身‘魔力儲備’的流失。自己的抱頭蹲防大約被打消了不到1/20的魔力。

  至于破防?不存在的。馮櫻送她的‘抱頭鄉’并非單純防護罩,而是一種空間切割技術。只不過偽裝成‘能量罩’來欺騙敵人,降低敵人的重視程度,也降低自身存在感。

  契約者還想繼續,但兔干部已經殺了過來,并且進一步解放束縛,通過‘鮫肌融合’流淌出熔巖,一刀劈出:魚之呼吸.四型.巖漿渦卷。

  兔干部再次揮刀劈砍,大團血繼巖漿跟隨他的揮刀動作,化作一團旋轉的巖漿漩渦,龍卷風一般砸向契約者。

  繃帶被撐破,契約者的雙臂率先膨脹、變粗、拉長,眨眼間變成堪比銀背黑猩猩肌肉怪人。下一刻,他全身皮膚開始泛白,整體進一步膨脹,接著外皮硬化。

  最終,變成一個類似石膏雕塑的怪物,表層無比堅硬,硬抗熔巖刀氣,只留下幾道淺淺的螺旋刻痕。而大量高溫熔巖順著皮膚滑落,沒有留下絲毫傷害。

  砰砰!

  他巨大的雙拳在身前交擊,產生震蕩穿透全身,將覆蓋殘留體表的‘熔巖’統統振飛,接著以不符合龐大體型的靈活,高速沖刺,殺向兔干部。

  兔干部憑借‘仙人模式’自帶環境感知察覺到危險,立刻抽身后撤,拉開距離尋找機會。然而蒼白的怪物猛張五指,朝著它的方向一抓一扯,無形牽引力束縛住兔干部身軀,讓他動作一僵,接著身體失去控制,朝著怪物飛去。

  又一拳狠狠砸出,兔干部來不及脫身防御,值得臨時爆發全部氣血,一點點掙脫入贅泥潭的束縛感,勉強將雙臂抬起護在身前。

  下一刻,來自兔王菩薩賜予的‘武裝色氣血’爆發,血焰熊熊燃燒,接著坍塌收縮,在他白色皮毛上覆蓋一層漆黑的‘武裝色’。

  轟隆隆!

  怪物能夠引爆一切的巨拳狠狠砸在兔干部身上,又一次引發巨大沖擊,憑空炸出一個直徑3m的光球,恐怖的沖擊波化成一個環形擴散開來,橫掃全場,響起暴風飛沙走石。

  噗通!一聲。

  兔干部橫飛十余米遠,這才砸落地面,又是一連串的翻滾碰撞。終于一只漆黑手臂插入石質地面,止住了翻滾。

  看到上次戰斗中還不通霸氣的毛皮族,在短短幾日里就掌握高端的‘武裝色全(身)覆蓋’。一位觀戰的少將脫口而出:“這不可能!”

  “羈絆進化,一切皆有可能!”

  娜美高深莫測回了一句,繼續捏緊雙手,緊張的在心底為芙芙大聲吶喊:一定要贏呀!

  怪物化的契約者也驚訝于兔干部的耐打,接著冷笑起來:“你的武裝色還能承受我幾拳?”

  兔干部從新站直身體,接到芙芙發來指令,將手中‘龍鱗刃’飛甩。

  鯉魚妖刀打著轉,呼嘯旋轉飛射,深深插在比武場外圍地板上,狠狠釘進堅石之中,殘留在外的刀刃鋒利而平整,沒有丁點豁口。

  “好刀!”

  “為何棄刀不用?”

  “簡直失智!是被打壞了腦袋嗎?”

  與此同時,兔干部的身體也開始詭異膨脹起來,武裝色防御并未褪去,皮毛下的胸肌反而越撐越大,接著是雙肩肌肉,三角肌、肱二頭肌……脖頸變粗,頭顱變形,一對彎曲朝天的螺紋牛角從太陽穴兩側鉆出。

  最終,兔干部的雙腿反曲,雙腳雙手均變成偶蹄,但整體依舊保持人形,更像是傳說中的……牛頭人。

  雙手變成堅硬的牛蹄,自然握不住刀。

  嗤!!

  兩道長長的白起從鼻孔中箭射而出,兔干部抬起牛頭,看向同樣巨大越3.3m的蒼白怪物,開口說道:“動物系麝牛果實,人獸形態!”

  “原來如此!它吃了惡魔果實!”

  “難怪比上次強出這么多?”

  “別忘了它還領悟了‘武裝色’。動物系本來就能大幅提升體質、增加體能,恢復力。現在又掌握‘武裝色’……”

  “單這一個毛皮族,就已經成長為不遜色甚平的怪物。七武海之資啊!”

  就在一群海軍將領熱烈討論時,以戰國為首的決策層也十分驚訝‘兔干部’的變化。他們還真的忘記了,莎爾芙船長的手下,并沒吃過任何‘果實’。

  而動物系,的確是最適合這些毛皮族戰士的‘果實’,能憑空拔高一個大層次!再加上它掌握的‘武裝色’,的確有問鼎‘七武海’的資格。

  若再考慮‘莎爾芙船長’的因素,新七武海的人選已經毫無疑問了!

  就在戰國考慮是否叫停比賽,莎爾芙這張‘牛頭牌’打出已經鎖定勝局;而變成怪物的契約者臉色陰沉至極,感覺自己玩脫之際……

  卡普撓了撓頭皮,突然提出一個問題:“那個什么‘貧窮進化’,能不能對這種狀態下的‘牛頭兔子’起作用?”

  此言一出,觀戰團突然冷場,每個人都露出驚奇的表情,紛紛看向吹B之王娜美。

  是啊,這位副船長當初就詳細介紹過‘莎爾芙船長’的窮窮果實,通過羈絆進化挖掘‘朋友’的潛能,完成超越極限的進化。

  上次內測時,還未吃過‘惡魔果實’的毛皮族,就已經展現出堪比‘自然系’的熔巖超能力,以及強大的體術,還有堪比‘月獅形態’的羈絆進化(咒印模式)。

  那么這一次吃掉‘動物系果實’的毛皮族,還能不能受到‘羈絆進化’加持?如果可以,那豈不是相當于一個人同時吃下‘兩顆果實’?簡直逆天!

  想到某種可能,一些格局不夠眼界不足的校官,甚至汗毛倒豎,光是一些想法就令身體戰栗不已。

  “呃……這個,這個……”懵逼之王娜美神色訕訕,吹都不知道該怎么吹,于是靈機一動:“這恐怕需要一筆天文財富才能做到。”

  戰國一推眼睛,熱切看向蹲在‘貧窮護盾’中的莎爾芙,說道:“盡情展示力量吧,事后經濟損失海軍一力承擔!”

  娜美更加騎虎難下,無助望向自家船長。莎爾芙也正巧看過來,見到娜美比劃的幾個手勢,點了點頭,表示收到。

  看著頭頂長牛角的兔子,又看了看躲在抱頭鄉的傻芙子,蒼白的怪物同樣騎虎難下:“一擊定勝負吧!”

  身為‘召喚師馴獸員’的小芙芙,也解除了靜音模式,躲在球中對外大喊一聲:“羈絆進化!”

  兔干部想到大老板(白浪)今早囑咐它的臺詞,立刻回應道:“果實覺醒!動物系機械種鋼鐵牛擼擼形態!”

  數碼寶貝的變身音樂突然響起,在三大將一臉懵逼的注視中,兔干部的體內的的確確響起來刻在Dna中的旋律,接著在‘牛頭人’的基礎上進一步變身。

  他的體表泛起了金屬光澤,原本的‘獸人’外貌被機械結構取代,變的棱角分明,最終鎖定在‘鋼鐵鎧甲戰士牛擼擼形態’上。

  當然,這一切和‘果實覺醒’毫無關系,因為他根本沒有食用過任何一個‘動物系果實’,而是被白浪八卦封印了一臺吃掉‘麝牛果實’的半損毀‘鐵霸王鋼鐵戰衣’。

  準確講,兔干部其實是‘動物系麝牛鐵霸王人柱力’。就像上次那個‘響雷引擎’一樣,也是可重復的量產的山寨‘動物系機械種’。

  原本損壞的‘鐵霸王戰衣’在食用了‘惡魔果實’后,重新運作起來。原理成謎,無法解析,但可以通過‘充電’激活戰甲內的‘反應堆’并儲備。

  戰衣無需裝備,也能與‘麝牛果實’融合,變成‘鐵人、鐵獸人、鋼鐵獸’三大形態。

  一旦封印到‘兔干部’體內,可支付‘體能’激活‘反應堆’運轉,以肉身進行聚變,燃料為‘體力’。從而獲得類似‘幻獸種超能力’的鋼鐵俠同款光束炮。

  “凱撒光炮!”

  鋼鐵獸人牛擼擼在敵人震驚注視下,抬手發波。一束光炮擊中白色怪物,將其炸的飛退。

  然后在一種吃瓜將領的驚呼聲中,腳下噴發離子光焰,直接飛了起來。機械的偶蹄鐵臂被武裝色覆蓋,飛射而去,轟轟轟相互毆打起來。

  鋼鐵之軀武裝色,讓他防御力暴增,媲美了蒼白怪物,同時在力量上也絲毫不差,打的旗鼓相當,瘋狂撕B中。

  “凱撒能量炮!!”

  在激烈廝殺中,兔干部不斷消耗‘血繼鮫肌’中儲備的生物能,通過‘惡魔果實’與‘動物系鋼鐵盔甲’進行轉換,不斷生成特殊‘核爆之力’,在手臂中積攢再積攢,最終爆發,狠狠與對方的‘爆炸鐵拳’碰撞,產生小型可控(偽)核爆。

不知何時,通過門來到馬林梵多的白浪,躺在芙芙的房間中,接管了自己的寶具兔之軍勢。開始向‘兔干部’發布指令,進行操縱,測試著他新開發出的王牌:核爆主義者  這可是他拿來對標和平主義者(熊本尊)的王牌啊!

  偉大航道前所未有的‘動物系機械種’,超越古代種,直追幻獸種的,數碼暴龍!(體內有‘龍’之血脈。暴鯉龍稀釋版)

  對波結束,敵對契約者雖然沒敗,卻被小芙芙層出不窮的底牌弄得心態崩潰。任誰看到‘兔干部’這深不見底的‘多重(羈絆)變身(進化)’,都清楚自己根本沒有勝算。

  不是我實力不夠,而是對方玩的太花了。別說原住民了,他都感到目瞪口呆,已經心生輸意。

  然而他想結束比賽,小芙芙也不打算再戰,娜美更是松了口氣時,躺在床上駕馭‘鋼鐵獸人牛擼擼’的白浪卻不樂意了:“欺負了我女兒,還想跑?一號,啟動自爆模式!”

  “收到!”

  白浪忠誠的兔干部屏蔽了小主人的聯系,將‘動物系鐵霸王’反應堆,做為全新的‘大源’,不斷注入生命力進行聚變燃燒,引導出‘清潔能源’流遍全身經脈,借此沖擊八門遁甲最高境界:死門!

  八門全開,真.核爆主義者之核爆模式!

  沖天白焰在場地中爆發,化作熊熊燃燒的白熾火焰,可怕的高溫與極度凝聚的不穩定能量,逼迫圍觀者紛紛移開視線,不敢對視。

  “好可怕,好可怕!”黃猿眼皮狂跳,騷話一串又一串,感覺自己看到了光?尼瑪我不才是唯一的光嗎?

  哪怕赤犬也控制不住抽動小拇指,臉色難看,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先下手為強打死對方剪除后患了。

  戰國也一臉便秘表情,深深后悔自己剛才說過的話。

  娜美看到這一幕,聲音顫抖著鼓起迷之勇氣,作死提醒道:“別,別,別忘了……付,付錢,錢啊!”

  “吼!!核爆夜凱!!!”

  慘烈的爆炸中在場地中央爆發,天地為之失色,最終化作一顆沖天而起的派大星。

  白浪起身,透過窗戶,遠遠看到化光的派大星,贊嘆一聲:“這就是藝術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