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06章 關于突然之間就多出一條命這件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當最后一個敵人被處理干凈,‘計都’無趣的撤銷掉夢魘魔域,幽靈般返回白浪身邊,靜靜看著閉目深思的浪進行頓悟,接著露出恬淡微笑。

  很快,女神忠誠的雙舔狗‘慈悲犬耳娘’與‘荊棘繃帶妹’雙雙出現。一個乖巧為大姐大撐起遮陽傘,另一只手端出一杯飲料獻媚;另一個則殷勤扇著風噓寒問暖,眼里絲毫沒有白浪這個‘爸爸’放在眼里。

  殘存的幾個‘七人眾’也熟練為陣亡的同伴收尸。將封印在‘海鮮三大將’體內的‘血繼鮫肌’插件取出,等待新一批同伴的重置。

  接著,這幾只老弱病殘的兔兔在自殺前,又跑去為死了一地的‘番僧’斂尸。

  上個任務世界中,它們跟隨白浪頻繁參與‘送葬’活動,練就一手摸尸技巧,以及遺體保養護理技能。

  可惜番僧是個窮B,走的煉體流路線,身上沒有攜帶值錢裝備,也沒有貼身財物的習慣。此外,他的肉身被嚴重損毀,在與七人眾兌子時,被打的碎成一塊塊。

  殘存的干部斂尸結束,嘗試拼湊,但七零八落。相互溝通后,一致認定缺少煉尸基礎,都不能拼成全尸,干脆放棄搶救。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兩名契約者死亡,和尚爭氣的爆出一把鑰匙。這個出貨率對白浪而言,相當高了。

  收好鑰匙,從遠出撿回必須死,再從體內解封‘血繼鮫肌’上交給計都主神。

  幾只油盡燈枯的干部便再無遺憾,紛紛盤膝而坐,雙爪合十,念了一聲兔王菩薩法號,然后齊聲大喊:“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兔王老祖,夢魘家鄉。”

  接著剛烈地自斷心脈,氣絕而亡,并將靈魂遁入背后的魚脈網絡,再轉主腦矩陣借道進入夢魘維度,最終回歸兔王租賃的‘分區’懷抱。真是連死后升天都要輾轉多處,我們‘治愈神系’太的艱難了!

  一星期后,它們七兄弟又是七條好兔!

  七人眾整齊狗帶后,大沙漠喧囂不復,重新陷入一片死寂,火辣陽光再度照射襲來,被遮陽傘擋住。

  計都瞅了眼遍地尸體,再次將目光放回浪身上。身旁還飄著兩個小女鬼一般的嫡系邪靈,畫面十分靈異。就好像三個女鬼聯手殺光了這滿地獵物,現在正準備瓜分最后一只幸存者。

  此時白浪經過剛才一戰,累積了遠超當前武學(氣血)境界的實踐經驗。這些嚴重超綱的親身體悟,讓往日積攢的困惑與難點都迎刃而解,不斷突破再突破。

  但對于自身力量體系的成長,與未來成長方向的規劃,卻陷入兩難。

  講道理,氣血欄達到Lv5對契約者而言已經圓滿了。用百分制來形容,那就是滿分100,做為晉升更高階的‘根基’,那是綽綽有余。

  至于Lv6?就是滿分學霸與學神的關系。在能力欄的開發上,后者超越出百分制的極限,才有能力將100分的卷子,憑空做到Lv6。

  白浪就因不少能力都突破過Lv5,嘗到甜頭,甚至機緣巧合有過一次Lv7經歷,徹底解鎖了‘主屬性(體能)’限制,這才念念不忘,不愿錯過每一次Lv6的機會。

  事實上,撇開自身不談,對于廣大契約者而言。起步(品質)越高的能力欄,沖擊Lv6的機會就越少。同時品質越高,突破的難度更大,幾率更低。(但對于垃圾契約者而言,能力品質再低,也沒那個才能,一樣卡死在Lv4匆匆晉升。)

  解鎖一個‘主屬性’,必須三個相關能力欄同時達到Lv6,這就造成絕大多數契約者屬性被卡住上限,難以打破極值,要靠多個核心能力去磨。

  比如他家聰明伶俐乖巧可愛的親閨女,就是一個典型。芙芙所有‘能力’都與精神相關,反饋的屬性早就爆表,但始終卡在19.9無法突破。

  (傻芙眼淚汪汪看向粑粑,用疑惑的眼神控訴這到底是為森么?)(浪:你傻唄。)

  因此對任何一個有能力有野心的契約者而言,不會錯過任何一次沖擊Lv6的機會。

  至于那些開局一水綠色品質超級根基欄的廢柴二代,只能仰天空流淚:凡爾賽的痛苦,你們白板農民工根本不懂!(馮櫻:“我懷疑你在影射我?”)

  如今氣血欄突破Lv6:氣血如龍可謂水到渠成,但白浪不滿意。

  這個Lv6與他血統重疊度太高,還對‘正常人類神魂’有特殊要求,體驗非常差,分明就是個‘廢能力’。

  除了額外反饋1點屬性外,對他大源.氣血體系的配置沒有任何增益。甚至附贈的‘奪舍’與八婆的‘純血限制’嚴重沖突。

  不過后續的‘頓悟機緣’,讓他多個能力欄相互聯動,又找到了新的突破契機,那就是血療欄早早就點亮的小奧義血之鏈。

  血之鏈乃血療Lv4掌握的特殊能力,在象征生命的‘血條’之外,額外鏈接一根‘小血條’,作為‘血庫’增加額外的血量。更加能活,只為流出更多的血。

  畢竟哪怕白浪這種體質型血牛,也經不出血療邪術的無限放血,為他人治療。所以才有了血之鏈讓他體內儲備額外的‘血液’與‘生命力’作為施法媒介。

  可惜白浪在‘血療之道’上誤入歧途,創造出兔之軍勢這件魔道秘寶,成功將血療的代價轉嫁給可愛的兔兔們。(備用血包富貴丸長出一口氣,慶幸的拍拍胸口,逃過108劫。)

  血之鏈也從此變成氣血欄的好搭檔,讓他在遠超同階的‘血量’之外,額外儲備一根‘小血條’的量,獲得超強生命力、超級體能、超強續航、超級氣血量。

  于是,一個新的‘靈感’在浪心中醞釀。

  打過游戲中的關底Boss嗎?就是那生命力特別恐怖,擁有多段變身,打死一次又一次,又爬起一次又一次的鬼玩意。最令人記憶深刻的,就是那長到在屏幕上方反復折疊的血條了。

  狂擊鼠標半小時,一通操作猛如虎,眼看終于打空一整根,以為Boss要狗帶時;只見象征生命值的‘血條’顏色突然一變,又一根滿格的折疊血條出現在眼前。

  并沒有死,而是第二形態,第二條命!

  那種手已經抽筋,還要繼續狂點鼠標,再堅持半小時零失誤操作的絕望感,簡直沒人能懂。

  氣血如龍不是要將體內的一切,包括完整的‘氣血之力、生命’都掠奪殆盡,凝聚成‘龍’,帶著一身修行累積完成奪舍轉生,占據更完美的‘根基’并繼承前世遺產嗎?

  那么,假如我不‘奪舍轉生’,而是將從體內完美凝聚的一整條‘命’,都塞進那根附贈的血之鏈中。

  能否將血療欄附贈的小血庫,直接拓展成第二根象征著自身生命血量的‘全新血條’呢?畢竟這就是我拿‘血條’乃至‘藍條’濃縮而成的‘元神’啊!

  這種騷操作,對于兩個能力欄同時開發到LV5的契約者而言,是存在可能的。能力欄彼此之間的關系并非并列,而是密切聯系,一體多面。

  比如氣血、血療、龍象都對應著同一具肉身,某一個成長,都會帶動其他能力欄增幅。不然的話,三個‘能力欄’又怎么疊出一個大源?

  氣血欄燃燒的‘氣血之力’,就是血療欄對應的血條。而血療的成長,又不斷拉長他的‘血條’,造成白浪的生命力遠超同階,成為怪物。

  有了靈感,又處在突破關頭的頓悟狀態,白浪反復幾次嘗試,越來越有把握,終于,他突然睜開雙眼,深吸一口氣。

  隨即,他原本充滿朝氣與活力,向外釋放出勃勃生機的身軀,逐漸枯萎衰敗,逸散出腐朽的死氣。皮膚一點點失去光澤,出現大量皺紋,血肉消散,身軀干癟,脊背佝僂彎曲,一下子仿佛老了幾十歲。

  如同風中殘燭奄奄一息,說是《枯榮訣》修煉大成都有人信。

  計都作為生命女神對白浪的狀態一清二楚,絲毫沒有擔心。而另一個‘生命系邪靈’慈悲圣母更是看的嘖嘖稱奇。

  她所對應的,正是白浪的血療欄,清晰感受到浪體內的‘生機’在轉移。有些像橫煉當初突破LV7時的‘血魔元胎抱丹法’,但更加徹底與過分。

  ‘抱丹’也僅僅是將生命力高度收斂為一,增強對肉身的控制,以及掌控‘生命源頭’,控制器官肢體修復、再生……而現在,白浪將體內一切生機都‘收斂、掠奪、切割’走,注入血之鏈中,用一命換一命。

  “嗯?!!”

  而一臉不明覺厲湊熱鬧的‘荊棘娘’突然嬌軀一震,露出憤怒、質疑、不解的目光,怒視塑料姐妹‘慈悲圣母’,一副被對方綠了樣子,質問道:“你怎么敢?!”

  白浪在嘗試將這具肉身全部‘潛力、根基、壽命’通過氣血如龍收攏并注入血之鏈時,被血療伴生邪靈暗中一引導,直接將魔種欄已經修到Lv5的‘魔種’給挖走,一并注入血之鏈中。

  這背后原理非常簡單,如果白浪是個正常的‘氣血武者’,那么他發動氣血如龍時,聚攏的不僅僅是一整條‘命’更有完整的‘魂’。

  八婆抗拒這個Lv6,就在于浪缺乏真正意義上的普通靈魂,他沒這玩意,轉生也是個殘廢,還污染血統。但最近剛修出的魔種,卻能看做另類的‘完整神魂成就’。

  于是血療欄在圣母的暗中慫恿引導下,順手牽羊,將湊齊‘龍’的另一部分‘魂’也給嫖走,帶進血之鏈中,抵達Lv6之境。

  隨著白浪的生機不斷衰敗,他最終盤膝而坐,宛如活死人,白發蒼蒼,眉毛也變的灰白,心臟不再跳動,如同坐鎮五老峰的童虎,心臟一年跳兩次就夠了。

  比起老婆(魔種)被NTR,萬念俱灰的荊棘娘,慈悲圣母無比開心,蹲在白浪面前,抓起自己的長發刷他的臉:“我去,你是不是死透了?”接著又將手指放在他鼻孔下面,“連呼吸都停了,死透了!怎么還不重鑄?”

  浪突然睜開眼:“滾!”

  計都這時突然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咔嚓一聲,白浪氣絕身亡。很快,體內飄出大量黑霧將他包裹,干癟的血肉再度充氣般飽滿起來,重獲青春。

  “唔……”白浪再次睜眼,驚喜道,“保存住了!”

  此時,他的氣血欄與血療欄同時突破LV6,并且都顯示著第一鏈,這屬于少見的‘能力欄融合產物’。兩個根基共享同一個‘奧義’,壞消息是只反饋1點屬性。

  經過這次重鑄,原本被NTR的魔種又重新恢復,這正是白浪最精通的‘互嫖能力欄之術’。

  不過‘荊棘娘’依舊心懷不爽,總覺得自己吃虧了。她憑依的魔種欄雖然沒變化,但對頭的血療欄從自己身上嫖到了、變強了、突破了,不就代表她血虧嗎?

氣血/血療Lv6:第一鏈  能力1:命。一根完整的血條,生命力翻倍,血量翻倍。額外儲備一條生命。

  能力2:化龍。施展氣血武道時,可將‘血鏈’化為龍型(氣血法相),雙倍攻擊傷害。

  能力3:獻祭。施展血療時,可消耗一條生命,自我獻祭,對患者進行‘復活’治療。

  能力4:轉生。可消耗‘第一鏈’完成奪舍轉生,創造第二分身。

  備注1:‘第一鏈’屬性唯一,永久性消耗,則徹底消失。保留‘第一鏈’有限度損耗,則能通過修養進行恢復;或者消耗自身生命快速填補修復。

  備注2:因為神魂異常,‘第一鏈’不具備完整的‘元神屬性’,無法做為‘獨立分魂’進行轉生,無法獲得正常分身。

  瀏覽完能力欄反饋的信息,白浪感到滿意。

  雖說兩個‘能力欄’共享同一Lv6,讓損失1點屬性,解鎖‘第二主屬性’進程丟失1/3,但性能夠強就行。

  第一鏈的發展潛力無疑是是足夠的,若非他靈魂狀態過于特殊(模因化),否則這根本就是武道版‘第二元神’嘛!

  而且在白嫖了魔種后,靈魂缺陷被大幅彌補。即便仍有遺憾,他不是還有邪靈嗎?最重要的,第一鏈向白浪展示了某種可能。

  第一鏈的成就,代表他對能力欄小源,以及背后‘大源’的開發與掌握,已經到了某個深層次。

  接下來,血療的后續突破,未必要選擇更加高級的‘固化能力’進行覆蓋晉升。相反,白浪完全有實力‘自定義血療小源’,有目的性的引導、培養、開發。

  二階契約者的核心,不就是收集各種元素,完成二轉,最終進階咩?這不僅是職業欄的需求,同樣可以用在能力欄上。

  既然自己能開發出第一鏈,是不是可以繼續挖掘出第二鏈、第三鏈來?九尾狐都有九條命,赫拉克勒斯還有十二試煉,我白浪為何不能?

  關于‘突然之間就多出一條命’這件事,白浪表現的相當淡定。

  畢竟是擁有‘八婆血統’的男人,已經重鑄了無數次。命這玩意,對他而言就跟水一樣,不值錢。

  值錢的是同時擁有‘兩條命’,可以同時使用‘兩條命’。雙核,雙倍輸出,雙倍燃燒,超強續航,這都是‘一條命’所不具備的。

  首先,第一鏈大大增強了戰斗力,氣血之力真.翻倍。被打死一次后,無需重鑄的冷卻讀條,即時復活!

  即死即活,滿血復活,零時損耗,絲般順滑,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此外,用第一鏈施展武道,就是《氣血烘爐訣》的終極必殺,燃盡一切的舍命一擊,將一條命化作一條‘氣血之龍’進行攻擊。

  如今,無需自殺,就能享受終極自殺效果。第一鏈所化之龍,因為融入魔種緣故,具備相當高的智能,又心意相通,已經是一門武道神通了。

  只要一次不把它徹底用到死,留一點‘血條’即時回收,就能重新蘊養如初。

  最后的‘轉生’也很有趣。第一鏈就是另一個自己,按照‘氣血如龍’的用法,除了殺人搏命,自然是奪舍轉生。

  缺點是‘神魂特異化’不足以徹底的重生。但這是小問題,因為添加了魔種,完全可以走‘神魂寄生’路線。

  《道心種魔》本身就有撈偏門的‘種他第六’,那么把一個‘氣血武道大成精神魔功大成(魔種)’的終極財產贈送給某個‘頂級天才’。

  如此龐大的饋贈,必然占據主動權,深深融入對方,暗中寄生成長,這不比‘轉生’更加快樂?

  自己奪舍還要努力修煉,‘魔種寄生流’多棒?躺著就把錢賺了。對方的開局資源,全部是你的饋贈。對方憑借主角光環所獲得的一切,不理所當然應該歸入你的賬戶之下?

  他,辣時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而白浪送出的第一鏈,更是從轉生第一天起,就在復利放貸了。

  至于那個‘血療系’的自我獻祭大復活術?白浪根本不care!

  他家那么多的兔兔謹遵治愈神系無償獻血教誨,經常陷入自我感動中然后無償獻出生命。那么,為什么要用自己的呢?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